“我擦!吓死我了!”李萧捂着小心肝,这尼玛干嘛突然窜出来,大白天的吓人,真是缺德!

然而远处躺着的李郝明口溢鲜血,脸色煞白无比,眼眸尽是惊骇之色同样捂着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在旁的众人则是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

“哎!”李羽军重重地叹了口长气,不知是为李郝明的找死行为感到悲哀,还是再次看到李萧的实力而感到无力。

“这……一拳就打倒李郝明?!这未免太凶了吧?!”众人目瞪口呆,显然未有接受这个惊天骇俗的事实。

要知道李郝明可是李家的天才之一!与李羽军匹敌的人!实力更是深不可测!达到了年轻一代无法追赶的境界——淬体境巅峰!

只差一步,便能踏入圆满之境,成就半步贯灵境高手啊!

然而发生了什么?李萧就一拳把让人感到无力的李郝明撂倒在地?!

虽然是李家第一人,可由于李萧平时不怎么来演武场修炼,以致于给予他们一种错觉,就是比李郝明二人强那么一点点……

结果看到刚才的一幕,他们才发现,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啊!

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李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真不愧是第一人!感到绝望了……族比就是他的舞台!”众人苦笑不已,本以为有李羽军这两人就觉得无力追赶了,结果二人之上更有李萧,让他们仰望!

“刚才的气息很是恐怖!不似淬体境,难道他已进入贯灵境了?!这未免太过恐怖了吧!”有人皱眉回想,那一拳的气势就算是淬体境大圆满也无可匹敌。

“不可能……吧?”众人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李萧多少岁?还未成年!尽管也快了,若果真如他所说的,那真是惊世骇俗!毕竟在他们印象中,以前的族人似乎没有在未成年达到贯灵境!

众人议论纷纷,然而躺在那里的李郝明则被他们的跟班搀扶离开,不离开找虐啊?

李萧未有追击,反之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拳头,他干了什么?

先前的那一拳,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澎湃力量,那是不曾有过的感觉,令他难以忘怀。

“莫非前身的修为很强,只不过我没有感受到罢了,反之我不经意地使用了体内所蕴藏的力量?”李萧得出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他很强!

“糟糕,老子膨胀了!”李萧嘴都要笑歪了,穿越不仅成为了李家高高在上的少主,受人敬畏;还送了个年轻貌美且未有开发过的老婆!更是赠了一身修为,不必修炼!

还有什么比这更爽的吗?!人一旦欧起来,简直无法阻挡啊!哎,人太帅,天都帮他。

唯一美中不足便是没有这一世的记忆,无法熟悉运用自身力量。

不过李萧丝毫不介意,身为李家少主谁敢惹他?敢惹他,刚才的人就是例子!

“这样七天后的族比我就能大放光彩了!”他可不会放弃一个能够装逼的机会!要不然穿越来干嘛?低调发展?不!老子要高调行事!

作为一个立志做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有志青年,咱要花式作死,怎么花里胡哨怎么来!

“不过得尽快熟悉,免得阴沟翻船。”李萧也是看过许多小说的,七日后的族比铁定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子弟会愤然崛起,与所谓的天才一争高下。

所以为了能够稳中带浪,浪中带皮,他得好好熟悉自身力量才行。

唯有这样,才能随意浪!

故此,他离开了演武场,虽然战斗能够尽快熟悉力量,但他不想跟这些满脑子都是肌肉的俗人战斗,他要去找“新来”的老婆!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打累了就上床休息……

“嘿嘿嘿,我真是机智!一石二鸟!”李萧屁颠屁颠地去找李韵,留下动荡的演武场,诉说着他的事迹。

半刻之后,李萧站在李家大门,眉头紧皱,他现在有一件大麻烦,他找不到老婆在哪!还走出了李家。

“为啥没有地图呢?差评!”李萧摇头苦笑,只好等李韵来找他了。

既然出来了,那便是天意,那就回那啥鱼楼看小姐姐跳舞好了。

“走咯。”李萧的烦恼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迈着轻快的步伐去往鱼欢楼,途中还遇到了李策明,热情地“邀请”他陪同。

而李策明则是在少主的武力威胁下,笑眯眯地陪同。

“欸!老子又回来了!赶紧上蔬果什么的,酒就不用了,我要橙汁。”李萧仿佛回到自家,大摇大摆地躺在不知用什么兽皮制成的躺椅上,啃着果子,坐看楼下小姐姐那婀娜的舞姿。

“您还真把这里当家了啊!”沉悦脸上笑咪咪,心中MMP,居然还敢来!还这么自来熟!还有老娘这里不是饭馆!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懂不懂爱?!饭桶!

“肯定啦,顾客是上帝,我付钱你们服务,没毛病。”李萧翘着二郎腿,那样子贼欠揍,要不是仗着他身为李家少主,不用沉悦叫人,李策明就想出手了。

“还望沉悦姑娘见谅,少主很少来这里。”李策明只能尬笑赔罪,后悔自己为何碰到李萧,这一天他啥都没做,光陪这家伙!

还我青春!可恨少主!

不过楼下的小姐姐还真是好看啊,那舞姿不仅优美,还会撩人!过分了,真以为自己是纯情小处男?呵,他真是!

沉悦亲自端着蔬果上来,见到两个猥琐的男人紧盯着楼下舞姬,不由得冷笑道:“臭男人!”

当然,也是内心骂骂而已,若是真惹到李萧,她一个弱女子可抵抗不了。

“哇,策明你看右边的小姐姐,那胸摇的很晃!大而弹性十足,怕是一手把控不了啊!”李萧擦了擦口水,尽管前世的他阅便天下情片,但还是亲眼的好。

“嗯,我觉得中间的姑娘下盘颇稳,显然是有功夫的,真想与她私下‘切磋’。”李策明也化身成老司机,带着审阅的高尚目光,俯瞰万象。

“策明!”李萧仿佛找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激动地看着李策明,没想到遇到了同行!

“少主!”后者也是真挚地看向少主,真想与其探讨一下爱的知识。

然而沉悦则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这两人,还惺惺相惜。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一身正气的我鄙视你!”李萧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令沉悦蓦然扑哧一笑,居然有这种骚操作?!

李策明一脸懵逼,不是遇到同行了吗?怎么鄙视我来了?一身正气的你?除非母猪会飞!

这一刻,他真想操起香蕉,戳少主的嘴,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深喉!

不过出于做了后自己铁定会死的担忧,李策明忍了!并且笑眯眯地说道:“你误会了,我李策明顶天立地,正气浩然,岂是那种思想淫秽之人?

“就如少主你所散发的王霸之气,让我折服!才会与你惺惺相惜。”

沉悦折服了,她算是见识到了,一个人不要脸不可怕,两个人不要脸才可怕!还商业胡吹!你咋不上天?!

“嗯,有眼光!”李萧爱听这话,满意地点了点头,继而与李策明看小姐姐的美妙舞姿,共同探讨彼此的见解。

哪怕他们所说的没有一丝污秽的字词,但听起来则邪恶无比,各种骚话连篇,就连沉悦这个老湿姬也听不下去,离开这是非之地。

……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李策明甘拜下风,没想到世上还有比他更淫秽的人,说出听都没听过的“爱”知识。

什么角色扮演啊,什么三十六房术,什么七十二体位……简直“文曲星”再世!

“哪里哪里,你也是可塑之才,想必以后便能出师了。”李萧笑呵呵地拍了拍李策明,成功把一个老司机扭曲成一个死变态。

“少主,在下还是想了解什么是cosplay啊?”李策明就像是一位好学的学子,积极好学。

李萧轻叹,如果天下人都像李策明这么好学,世上便无纯情人。

想要把他塑造成彻底的死变态,任重而道远。

“我倒要看看哪个不知眼的家伙敢坐公子的专属包间!”李萧刚要讲解,结果门外传来一阵怒喝,旋即便有人一脚踹开门,嚣张道:“给你们三息时间离开!否则让你横着出去!”

“我去,这么嚣张?!”李萧眉头一挑,他还没这么做呢,居然有人做了,还是来弄他的?

李策明则是阴沉着脸,少主在此,到底哪个不开眼的找死?

二人定眼一看,便是尖酸刻薄的人站在门中,倨傲的看着他们,气息动荡,也就锻皮中期的实力。

李策明不由得佩服这人,连他都打不过,居然敢挑衅少主?说他无畏好呢,还是无知。

反正李策明心中为他祈祷一下,希望不要被揍得太惨,死了都有可能。

“你确定?”李萧问了一句,给挑衅者一次逃命的机会。

然而那人却是头铁地说道:“废话!我家公子还在外等着呢!小心我撵你出去,可不要说丢人!”

李策明轻叹,这么头铁的吗?老铁,走好,不送。

“那你还真体谅人啊。”李萧不禁笑了,反之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说道:“策明,把他轰出去。”

“诺!”李策明点头便动身,一身淬体初期的气息让那人双腿发颤,被他轻松地撵了出去,关好门。

(ps:本人仍在读书,可能更新慢,还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