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之下,冷风凌冽,无数星辰,点滴其中。

披风少女摘下了面具,脱下了披风,美妙的气息随风散播在学园之中。

「如此美丽的景色让我又想起了你……言茜……」

她的身后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人影,他们都是真的人,不如说能力者。

「如今局势已经发生变化,不如说真正的暗战现在才开始。」

「我知道的,所以我们更要一起合作。」

瘦小的少女回到了大部队之中,戴回了面具,但是能够感觉到,她带泪的笑容。

昏暗之中,零星的月光滴进学园地下的内部之中,但是并没有风平浪静的气象,水流澎湃,千淘卷起。一阵折腾之后,东野宗人从水面上升起。

「为什么这久来,野怪的数量越来越多呢……」

就算是强大的A级能力者,他也变得气喘吁吁,身上有些鲜红色的伤口,野怪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在学园中心的一栋大楼里,那里的灯光彻夜透亮,里面到处是鲜血的腥臭味,还有泪水,痛苦。

牧野乃夏流着大汗,已经累得趴下了,但是“生病”的学生还在不停的进来这里。

「不对劲,不对劲,有这么多出现问题的学生吗?」

大多数学生以病菌感染,打架,等等五花八门的方式进入学园的医疗大楼。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盖尔,不好了!野崎汕他失血过多,身上的肌肉都被破坏了!」

「可恶……不明的敌人越来越多,并且在逐渐变强,我们却什么也不知道,只能通过战斗延缓他们的计划。」

在圣护会的大厅里,地上都是一滩一滩的鲜血,还有如同死尸一般的【铁元素掌握】野崎汕,娜美正在通过灵魂能量控制他的状态和出血。盖尔出门了。

在不远处还躺着一个沉睡的女同学,正是【入眠能力】津语霞,她的状况比起野崎汕好很多了,不如说她只是晕倒了,丝毫无伤。看来是野崎汕承担了所有的伤害。

「喂?雪霞吗?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很早就知道了,等会我就去帮你。我现在正在对付刚刚伤害汕和语霞的人呢~等我一下下~」

雪霞,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但是仔细想想,圣护会一直都是有五个成员的,并且他们都是A级能力者。

一个丰满高挑的少女背影下,一个个人都被从上往下压成了肉饼,一片血海,毫不夸张。她离开了,如此强大的能力者。

剑光在几秒内便充斥了整个房间,时不时还伴随着枪声,黑夜中只能隐约看到两个人在角锋作战,异常激烈,两个人都有很强的实力,以至于打到了现在。

「你到底是什么人……」

「学生而已,倒是你莫名其妙发起攻击。」

两个人确实都穿着港岸区学园的校服,其中一个人是鸩兰,另一个人是新面孔,水蓝色的头发达肩,清澈透亮的眼睛,身后是几十把海军剑。

「我们已经调查很久了,各种怪异现象的发生似乎都和你有一些关联。」

「这些连用来当证据都有些勉强的东西,亏你能如此断定便开始攻击学生。」

鸩兰有些不爽,便又冲锋向前,她把出两把剑,挥剑与相交时竟发出了蓝色光芒,有如同闪电的形式。

地上有很多断裂的刀片,看来已经烈战很长时间了。这样下去,最后也只能以平手而散场。

「哎呀呀……真是乱来呢……但是没关系……这样才有意思……」

多伦多出现在学园出事的每一个角落,所经之处恍然一新,最后又是一个平静的学园夜晚。

友绪从噩梦中惊醒,她有些害怕,有些恍然,她究竟是活在梦里还是现实,她自己恐怕也早已分不清了。

雷乃并没有在睡觉,她的整个房间摆放着各种武器,她坐在那里,擦拭着手枪和小刀,眼神无光。

明日的到来似乎没有多大的意义,昨天的气息还停留在未来之中,不肯散去。

飞船要昨夜便早已到来,但他们都睡在里面了,勇和雷克斯伸了个懒腰下了飞船,友绪和雷乃在下面接待。

就算等了一些时间,但当友绪看到勇时,还是露出了放松的表情,她拥了上去,检查着两人这这那那,担心的小声喃道。

「有没有哪里受伤?这里?那里?嗯?」

「那个……团长,我们没事。」

「是吗……没事就好。急死我了,真是抱歉啊,我的谎言对老头子似乎是没用的。」

「龍宗呢?」

「今天是他值班。」

「那我们快回去吧!」

「我就先回宿舍和姐姐解释一下了。」雷克斯插嘴道。

友绪一路上咕咕叽叽,问勇这问勇那,各种东西都要了解一下,不一会儿时间就过去了。三人还没进入花园便看到龍宗在外边偷偷摸摸瞄着里面。

「喂!你在干什么。」友绪忍不住问道。

「嘘……」龍宗提醒让他们小声。

「真是的,大惊小怪。」

友绪还是毫不在意地进入了花园。雷乃和勇跟着他进去,龍宗摇了摇头,也只能进去了。

四人在门口便呆住,颤抖着手指着翘着二郎腿蹲在玻璃桌上的萝莉。

「啊,回来啦,人类。你们知道我等了多久吗?真是的,不愧是最愚蠢的生物。」她用高傲的语气骂道。

「你……你不是森林里面的萝莉精灵吗?」友绪惊叹。

「笨蛋,看一眼就知道了,你还要说出来。」

「感觉挺可爱的。」勇吐槽。

「说什么呢……」萝莉竟然羞涩了起来。

「但是上次我们差点就死在她手里了吧!」龍宗一语提醒了他们这是敌人。

「完全不了解情况就说起来话,你还真是厉害呢。上次你们是差点被哥哥冻死了,我救了你们呢。」

「无法相信,太可疑了。」龍宗还是保持着警戒。

萝莉听到后,难过得憋红脸,快要哭出来。

一直没有任何行动的雷乃镇静的走到萝莉面前,握着她粉嫩的小手微笑着。

「我的名字是雷乃,你呢?」

「雷乃!你干什么,快回来,太危险了!」

雷乃没有任何行动,微笑的看着她,萝莉颤颤巍巍的说道。

「那个……我……我的名字是金磷子……你……你好。」

「嗯,你好。」

雷乃温柔地表现,让萝莉脸上又浮现出了笑颜。龍宗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她,但是勇和友绪也拥着上去和她打招呼了。

「那个那个,第一次相遇时你说你是精灵,也证明给我们看了。我只听别人说到过精灵呢,好厉害的样子。你能不能说说你的身世啊。」友绪眼里好奇的闪着光。

「嗯……可以哦……我呐,是幸运星精灵哦,还说不到大精灵这么厉害。我在几千年前诞生,因为狛子的能力无法发泄,几百万分支的时间聚集在一起的代谢就形成了我。」金磷子耐心的解释道。

「哦~!这是大事件了,太好了,和你相遇,遇到个厉害的人,哦不,精灵了……」友绪震惊道,勇也点着头。

「你们在干什么!她是什么东西?这么奇怪的事情,快远离她啊,该死。所以你就是这样,再多注意一点啊!」龍宗由担心到气愤的叫道。

对龍宗喷一脸后,萝莉又开始难过起来。忧伤直接表现出来了。

「今天只能到这里了,哥哥快醒了,不能让他知道我跑出来,我走了哦,勇、友绪还有雷乃。」

说完一道绿光闪烁在她的身边,萝莉消失了。

「对不起,我可能有点激动了,但是我是不会支持你们和她来往的。」

龍宗说道砸门离去。友绪只能耸耸肩。

雷乃用特别的笑容看着友绪,她只会对着友绪笑,在友绪面前有些自然的表现自我。

「雷乃,我记得我是因为想要找回那份记忆的感觉才流下了你吧。」

「嗯……」

「现在我觉得已经不重要了,你是值得信任的人,谢谢你!」

「友绪……」

现在的快乐是如此的珍贵。

雷乃,过去,与未来,是踩在谁的影子下活下去的。

因果是纠缠不清的线,每个人都是主宰者,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便可改变整个世界。今天的一切,与其说是某个人的结果,不如说命中注定的因果。

未来,永远不同的下一秒,在等待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