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宿舍楼前,勇坐在一堆行李中间,两首扶着左右两边的大包小包。

「雯瑞……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行李……」

「呀~哥哥……这些东西都是女人的生命呢……」

听着13岁的少女说这种话,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违和感。

「是吗……具体点,都有什么?」

「嗯……我想想啊……毒性为A的小型黑寡妇野兽流体态毒素,重力加型可爱小铁锤,小型蜈蚣野兽标本,还有家乡特产的猎杀野兽的毒箭,还有……」

雯瑞邪恶的笑脸上让人把她清纯可爱的印象完全消除了,这强大的反差使人突然接受不来。

「够了够了!你这是带着些什么东西啊!」

「唔?这可是稻野区那边哥哥的兄长们特意让我带来的呢。说这是一个女人外出的宝贝。」

「……」

勇只能捂着脸,任凭自己想象他的表哥如何吩咐他的亲梅竹马。

「对了,港岸学园有世界数一数二的屏障保护系统把,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五年制,五年内不会招收任何学员……」

「至于这个,我拿着行李,来到了港岸学园的大屏障面前,像敲门一样的敲了三声。多伦多校长便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笑着看着我,然后我就在学园里面啦……然后遇到了哥哥你的团长……」

勇想象着雯瑞一个小女子艰难的路途,勉强的微笑着。

「……我知道了,总之团长安排你的……三楼09……我们开始搬东西吧。」

勇小小的身板,努力抬起了一包包行李。随便擦了擦汗,走向楼梯口。

这里的学生接受了五年制训练,现在的学生从去年入学。五年内进入,除非任务,不得离开。这五年内也不会有新的学员进入,或者有学员离开。

在这五年之前,里面又是上一场现在的战士。学园里面的学生,入学前都是来自学园外的。

不管如何训练他们的能力,他们都是一个个有着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课间走道里随处追逐打闹。

友绪走在这中间,在这环境里她有些烦躁,直到看到了美椰加最好的朋友,仰起胸,走向前。

「那个……你认识美椰加吗?」

「诶?我认识!她现在在哪里,消失了这么久,我真的好担心她。」

「正因为这样,我才想要请你帮个忙……」

友绪仔细看着美椰加的好友,仿佛想起了什么。

「你是……佐宫良子?」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守护团团长!」

少女被友绪认了出来,原来是友绪和勇相遇时,被勇救过的那个C班女孩。

「太好了,终于又见到你了,没带隐形眼睛差点认不出您了。那个……那个男孩还好吗?」

「哈哈……你不知道吗?我让他进入我的守护团了。」

「没事就好,那快带我去见美椰加吧!我也要好好道谢我的恩人。」

友绪和良子来到了监管室,见到了校长。

「是吗,因为她实在不肯开口,所以找来了她的朋友劝说。」校长说道。

「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干预的。」

「哈哈哈哈哈……」

校长打开了监管室的绝对强度铁门,让良子进入了。正当校长打算紧随其后,友绪拉住了校长。

「老头子……那里面只有她们两个人更好说话,你还是和我谈谈吧……」

「好的。」

「关于勇的妹妹,倩雯瑞,她的年龄和我们相差四岁,为何让她进入这里,如今她已经和我们的进度一样了。我还不想让她经历那么多的……」

「就算现在不接受,以后她也要迟早面对的。」

「我知道你心底打着什么算盘,她还是个孩子,我们不会让她经历这些事情的,她不会是一个战士。」

「……」

校长微笑着,看来并没有打算和友绪继续下去。他们才谈话了没多久,良子便打开了门。

「嘘……她哭累了,睡着了……」

校长和友绪看了看对方,来到了她的基地下的中心室。刚下去,却看到雷乃,龍宗和修翻看着监控。

「你们在干什么?」

「修老师说要让我们看看很厉害的勇……来着。」

只有龍宗回答着友绪,雷乃微笑地看着友绪,修还在不停的找着。

「找到了!飞船上可是可以拍摄到整个港岸区的任何一处哦,现在就看看吧。」

五人看着勇竭尽全力的瘫痪下,又突然冷静的战斗,击败了以他不可能打败的敌人。

龍宗皱着眉头,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修想了想,用余光注视着校长。

「我不知道,有人会研究的。」

「你们先让开吧!勇的事以后还有的时间,我们先看看监控室里美椰加的审问吧。」

友绪找了找,在主页里直接调到了片段。

「良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说啊,美椰加。我好想你。你是怎么了?」

这里开始,美椰加便开始啜泣。

「我……我犯了错。」

「没事的,只要美椰加你说出来,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学习生活了。我们永远是挚友。」

「不!我讨厌这里,不管怎么努力,能力永远是D级,搏击课第一个倒下,射击课连枪都拿不稳……每个人都嘲讽着我……」

「别着急,美椰加。我懂的。」

「我决心踏出学园,到外边接受考验,于是偷偷进入了老师的飞船,去到了异地……」

「然后呢?」

「被一个人绑架,他在我的头上戴上一个像航天员的空头套。然后……然后我感觉力量涌了上来,随便一使,我竟使出了B级的能力,他还给了我一个神器……虽然有排斥反应,但是我努力控制住了它……真是的……我真的好想你……」

「没事了……美椰加……你回来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良子抱住了泪崩的美椰加。随后美椰加便在良子的安抚下睡着了。

「佐宫良子,【情绪晕染】C级。」雷乃突然说道。

「是吗……所以美椰加她才那么激动,突然就招了。」友绪也默默地说着。

龍宗也接上了话。

「听这么说,那个绑架她的人一定也想破坏港岸学园。但是他也应该知道港岸区的实力,不会傻到白给她神器,白让她被我们抓吧……」

「所以有了那几个人的突袭。」

说来说去,最后大家都看着校长。还是要看校长的意思。

「放了她吧,回归她的学园正常生活。神器很珍贵,至少我们又多了一件神器……我会处理好的。」

多伦多吩咐道。

「好久不见了,东野同学。」

「是啊,毕竟我是因为恶作剧被关进监狱的人呢。」

东野宗人和牧野乃夏在离友绪他们不远的地方喝着茶。

「所以说,你觉得如何。」东野宗人认真地看着她。

「怎么说?」牧野的发丝划过脸颊。

「这久来的一切。」

「嗯……如果硬要说的,很乱……」

「果然,就算是浅仓友绪,也不是原来的浅仓友绪了吗……」

牧野瞪了他一眼,使劲拍了桌子。

「不是因为她!不过是你在监狱里面不清楚罢了,总之发生了很多事。」她别开眼神。

「呵……牧野同学,别看我平时傻乎乎的,半个学园地下的野兽都是我负责清扫的,当我这么说的时候,你也该知道了。」

「我不清楚……」

「你究竟是不清楚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知道。我就直说了,学园乱套了,跟你们的团长大人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她平时也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改变不了局势。」

「你!」

「所以说~是学生们出问题了。」

他用说手在牧野的鼻尖上空摆划,水杯里的水都围绕着她的手指转动,就像是在威慑她一样。

「友绪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守护团,是学园的守卫者。」

「守卫者?守护团,不过是在大众眼下的战士。然而,真正的勇士却永远是在幕后努力保护学园的人。」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守护团已经很努力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你就想想看吧,就用那些表面文章来思考,这么大的学园,这么多的学生,守护团?浅仓友绪一个人?学园无事发生……只死了一个人……不合理吧。」

「……」

牧野沉默了,此时对面已经看到了守护团一起走出来了,东野宗人笑了笑,站起身走到门口。

啊,今天他穿了衣服呢,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呢。

「为什么学生们会排斥守护团呢?为什么会有表学生会和圣护会的存在呢?」

「这样的东西,我懂的啊,但是……」

「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能力不足才寻找守护团的吗?改变现状吧,牧野同学。」

他打开门后跑了出去,马上又露出了以前那副嘴角,抱住青司勇。友绪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他说了两句便走了。

之后牧野乃夏低着头来到了友绪的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

「呐,友绪。你很努力了吧?」

「为什么突然间……」

「回答我……」

「如果要说的话,应该可以再努力的吧!」

友绪看着守护团的大家自信的笑着,牧野终于抬起头,又是平时治愈的笑颜啊。

哒……哒……

黑暗中,水滴下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又是在下水道里吗。

「好了,好久不见了呢。接下来,是我的战场了。」

水流的声音,无数红色的双眼浮现在他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