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院长,你就这么随便的让他们去吗?」

「这可是守护团的任务,学园里面还有隐藏的势力在平衡着和平。」

「你是这么觉得吗?适可而止吧,这几天每一天都把我的工作安排得满满的,我对于情况的接触已经受限了。」

「牧野同学,你是很优秀的能力者。」

「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帮助友绪的。」

「是吗……」

在多伦多的办公室,他们在看着守护团战斗的情况,牧野乃夏靠在墙上,压低着声音。

距离机器兵围攻港岸区起,已经过了两天了。

少女低着头,被锁在病床上,一声不吭。守护团三人和校长围着她。

「美椰加,原本是港岸学园的D级【气流掌握】,不知为何离开学园,从哪里拿到的神器,又如何到达了B级。」多伦多看了看她是不会开口了,便如此说道。

「我记得我回到这里时,看到她浑身都是血,现在怎么完好无伤了?」龍宗好奇地问道。

「龍吉田宗……好过分呢,你就忘记了你的救命恩人吗?有种能力叫……」

「【细胞回复】吧~友绪酱~」还是熟悉的绿色麻花辫,穿着白大褂的少女从背后抱住友绪,接了友绪的话。

「笨蛋!你怎么会在这里!」

「咦?这里是医疗室,我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龍宗看着眼前的两位少女互相摩擦着对方的脸蛋。

「抱歉,因为好久都没见你了,我还以为你出差了。」

友绪正要回答,又被白大褂少女抢话了。

「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每天都在恢复病人啦~」

「笨蛋变态……」友绪悄悄说道。

龍宗怒目而视,友绪也与他争锋相对,乃夏仔细打量着龍宗,摸着下巴说道:

「喂喂喂喂……你们两个……才相处了几天……你和友绪……难道已经是……情侣?」

「不是!」

友绪红着脸剁着地面大叫道。

「真是的,乃夏。你不要什么都说出来啊!」

「不要什么都说出来?意思是……你们真的是情侣!」

龍宗并不在意两人的嬉戏打闹,看向了雷乃。

「那个……初次见面,我叫雷乃……」

「哦哦哦!我听说了哦,这可真是守护团的春天呢,对吧,友绪酱~」

「哼!」

「这么严重的伤口真的都是你恢复的吗?」雷乃问道。

「当然啦~稍微努力了一下,就救活了她。话说……你们都在一个团队了,应该比朋友更亲密才对。还叫对方的姓氏呢~现在开始就叫名字吧~」

友绪的脸更加红了……

「所以我说!你不要掺合了!」

「浅仓……友绪……友绪……」龍宗竟面朝地面,有些羞涩地认真喊了友绪的名字。

「诶?」这一叫,连乃夏也被吓到了那么一下。

「啊哈……你竟然真的当真了……本来人家只打算开个玩笑开着……」乃夏卖着萌,打算蒙哄过关。

友绪双手向上翘着,头顶冒着烟。

「笨……蛋……不管你怎么叫……我……明明都……无所谓的。」难得见友绪如此的少女。龍宗也红着脸,蒙着不出声。

「呀哈哈……你们……真是有趣。」乃夏又尴尬地呶呶着。

校长只是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年轻人们嬉戏打闹,雷乃更是没有再说一句话,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睡在病床上的美椰加抬起头羡慕地望着友绪他们,又忧伤地低下了头。

白色的玫瑰从天上飘下,勇在地上躺着,但这里很柔软,不像冰冷坚硬的水泥地。

「青司勇,你准备好了吧?」

「唔……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

「好了,那我们开始吧。」

「啊!疼!啊!放过我吧。」

「嘻嘻,这是老师新研发的机器,是不是感觉有钢针从脑袋里穿过?」

「喂?青司勇?啊,晕了。」

五岁的勇睁开了双眼,他的双手被绑住了,脚也一直在发抖,头上太阳穴刺痛得要死。

眼前科学老师正走向他,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棒。他经常被老师用作解除生活压力的工具。老师也会为了尽情发泄的快感,研发出一些折磨人的工具。

「等了你好久,终于醒了。因为想听你痛苦的哀吼,我一直在等你哦。」

「老师……你又要……干什么……」

「这个棒球棒上染着能让皮肤滋滋作响,逐渐腐烂的宝贝哦~你要好好享受,也让我好好享受。」

「不!老师!不要……」

「不要?如果不想背上偷拿老师钱包的罪名,你可以不要哦,青司勇。」

勇闭上了眼睛,为了忍痛牙齿咬破了嘴皮。被球棒打过的地方逐渐变红,真的发出了“滋滋……”的响声,同时勇的皮肤逐渐糜烂。

「下星期周末,来我的办公室补习,不要缺席。这个是回复的药,拿去涂在伤口。」

那个变态老师把一小瓶药放在了勇的跟前,微笑着离开了。

勇拖拉地走进教室,发觉了朋友们都在等他。

「勇,你太慢了。我们要给你惩罚。」

「诶?你们说的惩罚是……」

「把你妈妈钱包里的东西都给我拿来,还有……我们要揍你一顿。」

勇绝望地看着走向他的朋友们。

一拳,两拳……

一脚,两脚……

衣衫褴褛的他,拖着步伐,回到家里,拿起了妈妈的钱包。

「哇!这么多?你们家真有钱啊,以后多照顾了。」

「……」

「勇,虽说你做了。为什么我们还是看你不爽呢?」

「……」

「被揍一顿也无所谓吧。」

「哦。」

勇的指甲被打断,鲜血滴在了白玫瑰上,一切染成了红色。

「哥哥!哥哥!」一个女孩的声音回荡在勇的脑里。

躺在病床上差不多昏迷了五天的勇终于醒了,这次友绪并没有在他的身边,而是口口声声叫他哥哥的黑长直少女。

「啊……」勇身体的每一处都是说不上的疼和无力。「哥哥……你终于醒了……」黑长直少女贴上勇,娃娃般的稚嫩脸蛋,但是已经在成长阶段了,很普通的体格。

「雯瑞?校服……你……进入了学园?」

「是啊,有一个叫友绪的姐姐帮我做了程序,然后我就进来了。」

「怎么会……」

「真是的,哥哥你总是瞒着我做这么多危险的事情。」

「不是……我有点搞不清楚情况,这是怎么回事?让我见友绪。」

「我了解到情况后,就把你妹妹拉进学园了,开心吧?」友绪对雯瑞一笑,走到勇身边。

「这都什么和什么!」

「呀……我听说了小雯瑞的父母进入了监狱,终身监禁。最后把她托给你照顾,你却自个儿进来了,她一个人在外边……」

「我这是为了变强而进来,五年到了出去好保护她啊!」

「是吗?她是你的青梅竹马吧……一起变强更好吧?学园里面一定比外面安全的,你放心吧。」

「啊……团长……」

勇只得无奈地抓着头发,看着他面前扭扭捏捏的青梅竹马--倩雯瑞。

勇一站起来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明明被少女叫着哥哥,但是看起来两个人还是差不多大。

雯瑞也做了入学的资料。【霸力崩坏】C级。13岁,身高一米六八。

「你真的不打算开口吗?美椰加……」

「……」

「我们有可以轻松逼你说出口的能力者哦。你要想好。」

「……」

美椰加在审判室内沉默着,不曾回答过友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