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绪和罗桑两人僵持住了。罗桑的表情好像已经快到了精神崩溃边缘。

「那就这样了……你们快离开这里吧。」友绪终于开口,随后不自然的离开了。

「啊--!!!婊子,你迟早会后悔的!」罗桑尖叫着,女生静静地看着生气地罗桑。

太阳在正上空,友绪召集了龍宗和勇。

龍宗穿着校服,手插裤包,走向友绪。周围的女生都心花怒放地仰慕着他,一起起哄着。

「这个新来的学生,还挺有型么。好帅啊!」

「哎呀,我们的吉田小子浑身都充满了现充的味道。不过在竹隐区你抱我时连我都心动了那么一下。」友绪刻意地呶呶道。

「这……我也没有办法啊。这是……」龍宗红着脸,断断续续地说道。

「骗你的。」友绪又笑着快速否决了。

「你……竟敢逗我。」龍宗突然正经,拔刀指向友绪。

「哟!帅哥吉田,最近你很受欢迎呢。」勇也跟着起哄了。

「我不介意连你也砍一刀哦。」龍宗阴着脸说道。

「哈哈哈,还是别了吧。当我没说过。」勇马上认怂。

「所以,你召集我们有什么事呢。」龍宗问道友绪。

「嘛,跟着我来就好了。」友绪毫不在意地回答。

他们俩跟着友绪,勇记得这路径,明显是去校长飞船上的办公室。而龍宗是第一次走这条路。

三人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坐标口,似乎能装下二十来人。三人进入,便被直接传送到了校长的面前。

「很高兴见到你们,同学们。」校长微笑地看着他们。

「别废话了,老头子。报酬呢?」友绪大声地问道。

龍宗和勇一直都是懵的,听到报酬后更加懵了。

「好了,我们三人一人十万通用币,在账户里了。」友绪自然地说道。龍宗和勇的手机也马上发来了消息报信。

「那个……团长,为什么……我们会有报酬?」勇小心地问道。

「我没有和你们说过吗?」友绪惊讶地看着他。

「哎呀,我真是马大哈,忘记和你们说了这一件事。」又吐着舌头,开玩笑般地说道。

校长一直微笑地看着活跃的友绪,随后对勇和龍宗解释道。

「加入了守护团,意味着你们将用生命不顾一切保卫学园,你们的生命和学业也只能放在第二位。所以每个月你们将拥有一万元的报酬,根据任务的难度,你们也将获得一定的报酬。这只是回报你们无私奋献的一点小意思。」

龍宗和勇拿着手机颤抖着。友绪倒是一副还闲不够多的表情。

「那么我们回基地吧。」友绪便拖着勇走了。

龍宗一人留在那里,看了看校长。

「我还有事要问一下。」

「当然,请说吧。」校长回应。

「昨夜我问你关于浅仓的事情,你在隐瞒什么……不……应该说你在逃避什么。」龍宗认真地问道。

校长倒了一杯咖啡,缓缓地喝了一小口。本身优雅地动作,但是看起来却有着不可抵抗的气场。眼神突然一亮。

「怎么了?吉田龍宗同学,你觉得你知道了什么吗?你觉得你看穿我了吗?你不该在意友绪的事的。」

校长究竟有没有生气,他的语气和平时一模一样,微笑着,抬着红宝石手杖。

「啊……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

气氛突然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校长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

「吉田同学,你的同伴们都在等你,为何不快点去找他们呢?」

说着便把龍宗转移到了花园附近的坐标口。

龍宗突然失了神,这一恍,更是让他琢磨不清楚了。打开大门,走进花园。看到了友绪和勇在焦急的等着他。看到他来了,友绪又用可爱地腔调开口。

「呀哈~我就说我是个马大哈么,又把你给忘记下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腹黑团长。」龍宗笑着,心里想着算了吧。走到了友绪和勇的身边。

三人一进电梯。友绪又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哎呀妈呀,这些房间都是空的,不是应该先拿报酬狂买一顿家具吗?你看我又忘记了。」

「算了算了,先下去审视一下学园吧。」勇和龍宗苦笑着,劝道。

来到了第五层,友绪一看监控便又呆了。

罗桑开着豪车疯狂地破坏港岸区的花卉管,人们都四处逃散。各种名花贵花都被碾压。

他有意地看着监控摄像头,扭曲地笑着。

学园的警区出动了,大批战斗机器兵包围住了他。友绪在基地里看着罗桑把众多的机器兵一个接一个的打倒、拆散。

警区已经阻止不了疯狂的罗桑了,校长不知为何也迟迟不出现。

罗桑犀利的眼神盯住了一个躲在墙角的小女孩,他用舌头舔了舔枪口,看着摄像头,准备打下一枪。

一直跟着他的那个女生也稍微抬起了手,看来是打算阻止他。

「那个人是疯子吗?这可不好了,我们快去吧。」勇大叫着。

「其实我觉得不应该随便惹这些人的。」龍宗也应和道。

「你们先去吧,用最快的速度,若是发现不对劲就马上出手。」友绪盯着屏幕。

「那你呢?」

「我一般都是压轴登场。」

「别管她了,我们快走吧。」

友绪看着屏幕上没有行动的少女,她静静地站在罗桑身旁,没有和他一起破坏学园,也没有阻止罗桑。

(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睛,我为什么会害怕她,你到底是谁。)

友绪很早便埋下了这样的疑问。

「喂……臭婆娘,你在看着摄像头吧……我只数十秒哦,要开枪杀人哦,反正也没什么价值。」他像是很习惯一般,随便说出口。

「价值?那个死狗……」友绪阴着脸,大步走向电梯。

这黄金电梯用了五秒,打开的一瞬间便没了身影。勇和龍宗赶去的路上,突然一阵强风袭过。

「不是吧……浅仓友绪她是怎么做到的……」龍宗如此惊讶道。

「这就是团长。」勇习以为常。

「7,8,9……」

「给我停下来!」友绪愤怒地叫到。看到友绪出现了,女生又放下了手。

小女孩忍住眼泪,用手捂着嘴,努力不出声。

罗桑望着赶到路角的友绪,放下了枪。突然整理衣襟,绅士一般的对友绪说道:

「浅仓友绪小姐,我是翔空区武器基地的罗桑长官,很高兴你能特意赶来。」

「这位是我的妹妹,雷乃。我希望……」有把手指向那个女生,说道。

「我说过了吧,我不会收取她的。」友绪努力地避免着那个名叫雷乃的女生的目光,不自然地说。

听到友绪的回答后,罗桑又开始脱离正常了,他扭着身体,双手捂着脸。

「啊~啊~为什么要拒绝我……」扭曲地呻吟道。

「既然这样,那就杀了你,让雷乃成为团长吧。」说着罗桑又举起了枪,对准了友绪。

这时龍宗和勇也赶到了。

「团长!这是什么情况啊!」勇大叫道。

「你没事吧?」龍宗也担心地问道。

「别管我,快带走墙角的孩子。」友绪对着他俩喊。

「可是……」

还没说完龍宗便被勇拖拉着抱走了孩子。

「你开枪啊,混账东西。」友绪无畏地大叫。

勇一直都在观察着情形,要是罗桑一开枪,他可以移动友绪躲过去。

罗桑瞪大着双眼,看来他是真的想要开枪。快按下板机时,雷乃不知何时拔出了一把长而锋利的剑,就在罗桑的颈部。

(她为什么?这些感觉都这么熟悉,但就是想起不来。)友绪按住自己的太阳穴。

「对不起,哥哥。在这里……我是不会让你伤害任何人的。」雷乃开口。但是她的这句话与先前不同,语气很明显,眼神有光地看着罗桑。

「你……」友绪的行动也有些奇怪,没有说出口。

「雷乃,你反抗我了。」罗桑不仅没有更加癫狂,反而欣慰地说。

而后,另一手也拿着枪,对着雷乃的腹部。枪口已经贴在了她的衣服上。

每个人都能看出情况非常的严峻。

友绪甩着甩头,使劲一跺地,地上陷下去了一个坑。心有余悸地与雷乃四目对视,像是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笑了笑。

「别闹了,停下来吧。我会收下她的,但是,现在还不会信任她。」

「哼,早这样不就好了,你们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既然你是团长就随便你管她了。」罗桑突然正常了语气。

「诶?!」勇和龍宗两人大叫着。

友绪走到那孩子的面前,擦拭着她的眼泪。但是罗桑和雷乃都看着友绪,依然没有放下刀枪。

「你们还要干嘛,最后一员……是雷乃。」友绪又看着雷乃炯炯有神的眼睛说道。

罗桑确认后终于放下了指在雷乃腹部的枪,雷乃也歪着头,好奇的望着友绪。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校长这时突然出现在坐标口,微笑着看着友绪和罗桑。

「看来事情完美的解决了。」

「不管怎样,我的妹妹还是来到了你这里。」

「是吗……你是不会知道的吧,事情的真相和原因。」多伦多笑道,就像在嘲讽一般。

「你这个……不过我也没时间理你,还要会见更重要的客人呢。」

罗桑一脸气愤,看来他是真的生气多伦多的一言一语。上了他们来时那辆特别的飞船。

「等待我的指令,雷乃。」

「是,哥哥。」雷乃弱弱的回了话,也不知道罗桑是否听到。

在2024年,港岸学园区守护团,由浅仓友绪担任团长 ,团员有青司勇、吉田龍宗、雷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