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想问问恐男的顾雪铭为什么会看这种少女漫……而且听起来还是十分玛丽苏的那种!不过,这种状态下要继续交流,显然是不可能的,何风起放下漫画书,指了指边上的衣架:

“呃,这个话题先放下吧,你先穿件外套,我们再来说说……关于误会的事情!”

“唔……”

似乎对于非要让自己穿上外套的何风起十分不满,但对于这个脑海中的初恋对象,顾雪铭也是十分顺从,只能是微微嘟着嘴,有些不情愿地走到了衣架边上,随手拿了一件外套之后,又是赌气地坐回了床边,一副想生气又不敢的样子,最后把自己憋得有点儿脸红。

不过这样,何风起也算是松了口气,这外套还算是管用,毕竟这外套的下沿,甚至连裙子的末端都给没过了,这也足以证明那女仆装的尺度有多大!

而这外套和过膝白丝所组成的绝对领域,依然让何风起感觉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毕竟完美的腿型在这里,任何的一种搭配,都不会掩饰这份美丽本身的存在。

所以,现在应该开始解释了吗?就这么站着说??

唐突地闯进了顾雪铭的闺房后,此时的何风起也是不敢再前进一步,一方面是不敢,一方面是必须刻意跟顾雪铭保持距离。但就算站住了,在这少女的房间内,眼光落在哪儿都感觉是一种亵渎,最后只能是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等待着对方先发话。

所以气氛,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有些小生气的顾雪铭,当然也期待自己的“初恋男友”能站出来,安慰自己一两句。

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时候要如何与对方交流,等待着对方主动的结果,便是永恒的停滞。

何风起自然还是先一步,耐不住这样的气氛了:

“那个……我,首先我得跟你道歉一下,我……不能成为你的男朋友!”

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如此伤人的话!何风起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过分了。

但是想到曾经被拒绝的自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风起甚至在心中有点儿小爽。

不过,就这么低着头等待了半晌,顾雪铭,并没有做出回复。

这就很尴尬了。

何风起鼓起勇气,微微抬起头,看向了顾雪铭。

然后,何风起看到顾雪铭那墨绿色的大眼睛中,已经是闪现出了些许晶莹的泪珠,而看那表情,显然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吧!

这可不能怪我,我们扯平了!

何风起在心中说服着自己,但其实,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自己现在可是一个废宅诶!真的有权利这样伤这么一个美少女的心吗!?

不行,这是应激反应又开始作祟了!何风起狠狠地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驱散了开来。

要解释,就一次性解释清楚吧!

“你听我说,这是有原因的!”

“就算……你有再多的原因,直接跳过做男朋友就想当我丈夫什么的,我……就算是我,也会难以接受的!”

“停停停!你说什么呢!?”

何风起这下是完全把头抬起来了,他这才知道那带着泪珠的眼睛里填满的不是悲伤,而是感动啊!!!

“毕竟,我还小呢,还没做好准备,也完全没有新娘必须的技能啊。再说,父亲大人那边也不会同意的吧?”

没错你父亲那边不会同意这点我是十分的清楚!何风起也是在心里吐血。

不过……等会儿,这意思是说,现在的顾雪铭,真的有嫁给自己……也就是这个废宅形象的自己的意思?!

“等等等等!”何风起也是一边摇头,一边急忙打断了顾雪铭的妄想,“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不能跟你发展那样的关系,无论是女朋友还是老公还是情人还是【哔】奴都不行!”

等等好像不小心说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了,何风起清楚地认识到,顾雪铭这次,是真的伤心了。

“你……不是答应我了吗?”随着表情变得冰冷,顾雪铭言语的温度,也是直线下降,那随之而来的威严感,也是让何风起变得有些畏惧。

毕竟,这才是顾雪铭真正的形象,那在校园中高冷女神的,绝对不可触碰的存在!

也是将何风起打入深渊的拒绝者。

“不……答应?算不上答应吧!?”何风起只能是傻笑,但是他不萌,显然不可能蒙混过关。

“那你,是在玩弄我的感情?”

“我怎么敢啊!”

“那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接受了我,现在却变卦吗?”

突然变得理智的顾雪铭,吓得何风起也是后退了一步撞到了书桌,将那书桌上的少女漫画,撞落了好几本在地上。

看着那少女漫画的封面,何风起倒是冷静了下来。

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顾雪铭对男人的所有认知,都是从少女漫之中得到的吧!?

此时,应该学习少女漫的男主,和顾雪铭来一段狗血的演绎吗!?

不不不,自己可是个死废宅的形象,想学的话肯定会画虎不成反类犬吧!

更何况,自己男神状态的时候,都没能成功。

这里,应该另辟蹊径才是!

既能拒绝顾雪铭,又要继续履行顾雪铭父亲所施加的任务,还满足自己小心思的方法,其实是有的……

但是,这种方法一旦说出口,认真而严谨的顾雪铭当真,自己就没有回头路能走了。

呵呵……

何风起在心中,轻笑了一声。

事已至此了,还考虑那么多后路干嘛?

深吸一口气,何风起再次开口:

“其实……不是我不接受你,是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