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提着那个印有二次元角色的购物袋,一只手抱着手办,还把先前为了证明“我就是我”而甩掉的黑框眼镜也带上了,何风起现在就是以这么一副和刚才在街上完全相同的状态,站在了顾雪铭大小姐闺房的门口。

而一旁,笑眯眯的美少女管家白月礼,正对何风起做出请的手势,示意他快点儿敲门,去迎接自己的崭新的人生。

这些,自然也是白月礼的提议,毕竟顾雪铭接受的,是那个时候的何风起,所以他当然是以那时候的状态和她见面最好。

对于这点,何风起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反正现在自己本就是这副形象没错了,只是在被绑了半天之后,现在拎着这些东西手有些酸痛就是。

“那我敲门了?”

“请吧,大小姐应该已经等候多时了,但请注意,因为大小姐今天的行程安排,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又想要解决问题又不给充足的时间,何风起心里十分无奈,不得不说这顾家这大家族的做派实在是太强硬,何风起也是感觉到了一些不适。

但他还是十分听话地敲了敲门。

咚咚咚——

“来了,请问是……”

声音,依然轻柔如同飘雪,何风起甚至真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在闺房外等着新娘出来的,最为幸福的新郎。

只可惜自己手中现在拿着的,并不是求婚的戒指,而是属于死宅的手办。

“是……我,何风起,就是今天早上……在大街上和你撞见的人。”

这么说来那次盛大的表白过后,这位大小姐似乎到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自己表白之前做得准备太少,也难怪会失败了。以为自己够出色,喜欢的人就一定会喜欢自己……现在看来这种自信也是无比的搞笑。

想想也都怪周围的那群损友让自己无比地膨胀了下去,看似盛大的表白,其实是十分仓促而急功近利的……而现在,当自己失去了一切之后,这些趋炎附势的家伙,也都十分现实地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了。

吱呀——

在何风起胡思乱想的时候,门,从内侧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而顾雪铭那怯生生的眼神,有些不安地从门缝中,看向了何风起。

“是……你啊?”

“嗯,是……我。”

“那你……进来吧?”

“嗯,那我……就进来咯?”

这仿佛相亲对象第一次见面时候对话的感觉是闹哪样啊!?不过比起先前表白那次的对话,这已经算是正常一万倍了。

门,轻轻地打开了,何风起也是终于看清了门内的顾雪铭的模样……

然后,在看清楚的瞬间,何风起却停下了他的脚步。

或者说,何风起连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因为面前的顾雪铭,并不是那一身校园内的得体而不失少女气质的穿着,甚至不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睡衣,而是……

一身十分夸张的女仆装!

上半身刚好到胸前的地方一抹,而裙摆,也不过刚好遮蔽了那一处隐私而已,向上便有着无限的风光,而小腹处那缎带和镂空蕾丝所组合而成的装束紧紧束缚着顾雪铭腰肢,也是将她的身材,给完全地显露了出来。

要不是注意到了顾雪铭右手上绑着的红绳,和之前她伸出手来抓住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何风起还真的会怀疑面前这个人根本不是顾雪铭!

何风起不得不将目光下移,但是那轻薄的,微微露出一点儿肉色的过膝白丝袜,更是让何风起急忙将脑袋给扭到了一边。

感觉鼻血似乎就快要流出来了,何风起使劲地吸了吸鼻子。

这套衣服,何风起感觉自己见过类似的,不过……要说见到,那也只是在某些大概是18X的动漫或者是岛国电影精华之中见到啊!

而且,看这女仆装的构造,这顾雪铭的后背……应该是有一大半,都是在这装束的保护之外的啊!

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作为一个废宅,自己有什么被色诱的资本啊!?

不不不……或者,这是一个测试,先前白月礼不是说了吗?自己要是对她的大小姐有任何想法,就把自己沉尸长江!

只是这么拿大小姐来测试,是不是太过火了一点儿啊!?

看何风起愣愣地站在原地,顾雪铭则是再次伸出了手,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

“为什么,又不进来了?!”

“呃……为什么不进来你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何风起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抖。

“我……做错了什么吗?”顾雪铭脸上微微露出了愁容,这让那她那可爱而精致的脸蛋,显得更加惹人怜爱了。

不不不,做错倒是不至于,要是作为福利姬的话,您这可是能得到“好人一生平安”的完美穿着啊!

只是自己……可不是一个拍私房的摄影师。

“你当然没错!”所以何风起也是急忙先一步稳住顾雪铭的情绪,再慢慢发问,“但……为什么要这么穿啊?”

“这么?”顾雪铭似乎有些不解,也是往下看了一眼身着的这一套女仆装,“为了这一刻,我可是特意挑选的这一套。”

“等等等等,哪一刻?”

“和初恋……第一次见面的一刻呀……”顾雪铭的脸色微红,写满了憧憬,“漫画里面的男生,不都喜欢恋爱的时候,女生穿上这样的衣服吗?”

初恋……!?

等等等等这个误会好像有点儿大,但是……

何风起仔细想想,先前在大街上顾雪铭表白的时候,自己似乎说的是“没什么不行”。

没什么不行,那就是可以的意思咯?

也就是自己其实已经答应顾雪铭做她的男朋友了??

这么说来刚才白月礼似乎也强调了,顾雪铭现在可是以交往为前提,在等待着自己的答复!

千言万语,最终在何风起口中汇聚成了一声重重的疑问:

“哈?”

“嗯?”

顾雪铭这天真的,仿佛什么都不懂的语气,也是让何风起稍微冷静了些许。

毕竟,这应该算是误会。

是误会,就要解除。

何风起努力看向了顾雪铭,但这一身女仆装实在是太让人有犯罪欲了,他只感觉自己的某些东西似乎比大脑先行动了起来。

压枪,此时,要学会压枪啊……

何风起努力摆出了一张正经脸,开口说道。

“总……总之,你先披上一件衣服我再进来吧。”

顾雪铭显然是不想披上的,但是何风起看起来也不准备妥协,本想迎接一段人生中最美好时光,但这个计划显然是落空了,顾雪铭的表情也从羞涩,渐渐地变成了失落。

“嗯,好吧。”

顾雪铭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小猫咪一般,轻轻地放开了何风起的手,走进了房间内。

在右侧的衣架上,挂着好几件看起来十分正常而且精致的衣服,然而顾雪铭却是直接走回了左侧的床边,有些惆怅地坐了下来。

所以……自己是让她伤心了!?

何风起心中也是有些愧疚,毕竟女生敢在男生面前穿上这种衣服,无论怎么说还是要莫大勇气的吧?自己这样的反应,是有些太不给面子了!

但她当年,也没给自己面子吧……

何风起的脑内就仿佛是出现了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告诉自己要去宽慰她两句,一个则告诉自己不要引火烧身。

然而,在何风起还没纠结出对策的时候,顾雪铭已经行动了起来。

她轻轻将右腿抬了起来,那在白色轻丝所包裹下的长腿,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显现出了那完美的轮廓。

简直……可以放在博物馆里面展览了!何风起心中惊叹着,就连那两个吵架的小人,显然也是被这一幕给迷住了。

这是白丝所带来的和平!毕竟白色,是如此圣洁,代表和平的颜色嘛!

然后下一秒,顾雪铭轻轻地,从大腿膝盖处,将那紧贴着肌肤的雪白色丝袜,用大拇指勾着,轻轻褪了下去。

何风起这才意识到顾雪铭想干嘛!

“等等!你别动!!!”

顾雪铭似乎被吓了一跳,歪着脑袋看向了何风起,手上那脱到了一半的动作还保持着,这诱人的动作加上略显哀怨的表情,让何风起的脸更红了一点。

“总之别再脱了,我不是……让你去穿吗?!”

“我以为这套你不喜欢,那么换一套不是更好吗?”

“哈?”

“毕竟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白丝吧?但我以为你这种类型的,应该会喜欢的,是我错了,我这就换上黑丝……不过啊,你要是喜欢裸足的话,我也会尽量满足你啦,但,但我还是喜欢穿袜子的,那种被丝袜所裹紧的感觉……”

“等等等等,我可没这方面的嗜好,你……你这是在说什么啊!?”何风起感觉这话题走向有点儿失控,急忙叫停。

当然,何风起这里自然是装傻而不是真傻……什么黑丝啊白丝啊裸足啊!他作为资深死宅也算是一个老司机,研究过很多了,但现在的问题是……

这个高岭之花,绝对的大小姐,甚至还患有男性恐惧症的顾雪铭,为什么也对这些东西如数家珍啊??

“我……”顾雪铭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说多了,微微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我只是想……要是成为情侣之后的第一次约会,都不能让你动心,我作为女朋友的话,就有点儿小失败……嘿嘿,对不起啦。”

听到顾雪铭有些尴尬却又十分可爱的笑容,何风起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掉了——

对方不仅是真的想跟自己交往,而且,甚至是在不择手段地让自己也喜欢上她啊!!!

但不对呀!第一次约会就穿得这么情趣,是谁教她的?虽然这言语之中透露着青涩可爱,但是内容已经是少儿不宜了啊!

何风起差点儿就顺口说出迎合的话了,但是此时要是承认了这情趣女仆装,总感觉往后的发展,会更恐怖!

“我觉得……第一次约会的话,穿得跟平时一样就好了!”何风起绞尽脑汁,想出了一句自认为得体的话语。

“是吗?”顾雪铭十分疑惑。

“是啊!”

“但是漫画上,不是这么说的呢!”

所以说她这穿情趣女仆装,都是在漫画上学的知识么!何风起只能在心中哭笑不得。

“你……看的啥漫画啊?”

“啊,你也感兴趣吗?那边的桌上有哦?”

何风起也不管闺房啊避嫌啊什么的了,丢下了手中的手办和购物袋,急忙冲进了房间看向了书桌上的漫画——

《纯禽总裁:今夜放过我》

何风起这下,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