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风起其实已经闭上了眼睛,悉听处置,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

尝试性地微微睁开了眼睛,何风起发现白月礼竟然已经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优雅。

看样子她似乎是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而且在一阵纠结之后,对这件事情也有了新的见解,在何风起再次将注意力集中过来的时候,她挡着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优雅地放下了手,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所以你完全改造成和先前相反的样子,是想试着换个法子接近大小姐吗?啧,不得不说,你还真是聪明。”白月礼似乎也要真的进入拷问模式了,“说吧,你是想报复她,还是太爱她了真的不想离开她?”

“都不是!”何风起立马否定,但是对于自己这样的状态,似乎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所以声音,马上又是变得细微了起来,“我……我本来,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你故意装作一个男神,就是为了去把我们家大小姐骗到手?”

“不……怎么可能,我是,真心的,起码……那时候的是的。”

总感觉现在说多错多,何风起说完就后悔了,也是将脑袋埋得更深;但白月礼可不会在乎这些,她现在只需要搞清楚,何风起是不是现在必须的那个人:

“那现在呢?”

“现在?”何风起不解。

“现在你还愿意为了大小姐,去治好她的病症吗?”

不愿意。

何风起在心中已经做出了回答,可他不敢在此时说得这么绝对,虽然白月礼还是一脸看似平和的微笑,但何风起能感受到,这笑容中所蕴含的内容,已经和先前完全不一样了。

去给拒绝过自己的女生做接触别的男生的垫脚石,就算是最老实的老实人,也会有点儿自己的尊严吧!

“看你的表情,似乎是不愿意啊?”

何风起还没有回答,白月礼则是先一步走近了他,更加仔细地打量了起来,这也是让何风起有些抵触地撇过了头。

但对于这名优秀的管家来说,这算不上什么难题,嘴角又一次上扬了一个弧度,再次开口道:

“其实你抵触我这边,倒是没什么,但我背后可是老爷,也就是顾雪铭的父亲,我可不敢保证老爷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啊。”

“过激……?”

“嗯,毕竟他对那个让大小姐明白了自己患有恐男症的男生,可是恨之入骨啊。”

何风起大概能明白这样一种爱女心切的感情,但是这锅显然不应该自己一个人背吧!?

“你……你作为管家倒是好好勘察啊!觉得我不行,应该事先就发现,阻止我表白,不然……也不会,我们都不会落得这步田地了不是吗?”

这声抱怨,似乎也是说到了白月礼的心坎中,她也是有些焦虑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小声嘀咕了起来:

“阻止你?然后你保持男神形象,去跟那个可爱的小萝莉谈恋爱吗!?这种事情才是绝对不可能原谅的……”

“啊?什么?”

何风起依稀是听见了一些十分奇怪的话语,但是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立马被白月礼一笔带过。

“没啥,我再最后问你一次,到底是愿意帮忙,还是不愿意?”

呵呵,这特么的根本不是选择题吧?何风起在心中哀叹了一声。

虽然还没有见过顾雪铭父亲的样子,但是那溺爱女儿无度的蛮横不讲道理的父亲形象,已经在何风起的脑海之中成型;而自己如果说出拒绝的话语,何风起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长江那冰凉的江水。

总之,狗命要紧!

“我我我……大概……愿意!”

白月礼听闻,走到何风起的身前,将手放在胸前轻轻地鞠了一躬,她那一直是微笑的表情,此时似乎也是更多出了一份,对于自身诡计达成的喜悦——

“恭喜你通过了考验,从现在开始,作为这宅邸的管家,我会全心全意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