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杰罗特过于强大的实力,所遇海盗都被碾压性击败,也许放在游戏里,这些海盗对于杰罗特来说只是连经验都提供不了多少的杂鱼。

洛庫伊跟着杰罗特一路前进着,不断清扫侵入城镇的海盗,他们在城市的中心广场被拦了下来,等待在那里的,是一大群手持武器虎视眈眈的海盗。

“竟然一个人干掉了我那么多手下,着实是厉害。这头硬朗的白发,和猎鹰一样的眼睛,还有背后那标志性的双剑,不会有错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传说中的白色修罗,该说倒霉还是走运好呢,杰罗特阁下。”

在海盗群伙的正中央,一个眼神冰冷的光头大汉缓缓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微笑却完全感觉不到笑意。

“噢,你是个什么东西,这话又怎么说?”

杰罗特长剑垂向地面,傲然屹立着面对数量远在自己上百倍的敌人而毫不畏惧。

“哼哼,我名派克·艾西里斯,弯刀鬼海盗团的船长。在这里遇上像你这样强劲的敌人,对于这次筹划了数个月的行动来说实在是倒霉到极点,但幸运的是,只要在这里击败你这个万人敬仰的强者,很快我就会闻名世界!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海盗!!”

光头大汉派克伸出一只手缓缓握拳发出了狰狞的笑声。

“呵,有意思,相当的自信满满啊,那好吧!洛庫伊·摩西,你上去会会他!”

杰罗特露出自信傲然的眼神长剑一挥说道。

“诶?为什么是我?!”

本打算继续在一旁看戏的洛庫伊突然一脸懵逼。

“要问为什么,这是给你的即时实战训练,我一直在琢磨找一个合适的敌人给你,现在找到了,这家伙还算能打,你上去把他揍趴下,这次实战训练就算完了。”

“这是何等的!...但是我没有带武器出来啊。”

“来,拿着这个。”

杰罗特一把将自己的手上的剑递给了洛庫伊。

“竟然!这就是教官的剑....比看上去要沉重。好!我上了!!”

“去吧!用这把斩断黑暗的剑刺穿那个杂修的心脏!!”

“噢!!!!”

洛庫伊双眼闪烁着兴奋不已的光芒,已经是干劲满满了。

“喂!!你们两个自顾自的说够没有,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再说斩断黑暗的剑又是什么东西!!”

“啊?因为我以前曾经用这把剑打败过黑暗大巫妖,所以说是斩断黑暗的剑没什么好奇怪的。”

“够了!!我不想要听解说!比起这个竟然让一个小孩子当我的对手,小看我吗,呵呵,好吧!就让我把你亲手送上场的女儿碎尸万段,在那之后就轮到你了!!”

海盗船长派克露出残忍的笑容拔出了腰间的银色弯刀。

“等一下!”

杰罗特伸出一只手示意暂停一下。

“啊?什么?”

“这家伙不是我的女儿,只是一个不成器的学生。我今年才不五十八岁,还没老到有个女儿的时候。”

“一般人这个岁数已经当爷爷了混蛋!!”

海盗船长派克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

“教官,为什么这人突然就生气了呢?”

“谁知道呢。”

杰罗特摇摇头。

“可恶!!真的已经够了,死吧,你的头颅,我收下了!!!”

海盗船长派克拿着弯刀冲了过来。

“等一下!”

洛庫伊猛然伸出一只手大喊道。

“又怎么了!?”

海盗船长派克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额头青筋暴露。

“在开战之前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

“你叫派克是吧,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袭击这座城市?”

洛庫伊的眼神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变得认真起来了。

“为什么?真是愚蠢的问题,当然是财富!名胜!还有女人啊!成功袭击一座海岸城市,就是我船长派克名气大增之时哈哈哈!!”

海盗船长派克狞笑着道出了自己的野心。

“....就为了这些。”

“啊?你刚说什么?”

“你这个不愿通过努力去争取,只想着不劳而获的家伙!竟然为了自己的私欲袭击这座城市!觉悟吧光头混蛋!我的怒火,会将你施加在这座城市和人民身上的痛苦加倍奉还到你的那里!!”

洛庫伊的眼睛燃烧着熊熊怒火,没有持剑的左手直指海盗船长派克发出了宣言。

这个她所出生的城市,生活了接近七年的城市,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重要的家乡,没有纷争,没有贫穷,人们都在努力生活着,努力追寻着自己的人生。她还记得魔药店阿姨亲切的笑容。

但是这和平的生活,却因为面前这个人的欲望而遭到了破坏。洛庫伊的内心第一次燃起了名为愤怒的火焰。(突然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