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吱呦”的声响,房门被轻轻拉开,映入狮子堂视线中的是一位衣着朴实却长相清丽的女子,身前还有一个不算大的小推车,上面摆放着西式的专用餐具。

“打扰了,这是楼下一位先生为361层的世良小姐订的宵夜。”女子说着便要推着餐车往屋里进。

“等一下,”狮子堂在惊讶之余,并没有失去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在女子行动前抢先一步,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住了女子的去路,“在这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向小姐你请教一下,希望你能够配合。”

“……”

“请问你口中的那位为世良小姐点了夜宵服务的男性,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基于我们这行的保密协定,抱歉无法向您透露这方面的相关信息,还望您能够理解。”

“居然是保密协定……”狮子堂显然对这番回答有些不满,但却又无法由此进行更深一步的逼问。

“放她进来吧,看样子她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世良水月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

“但是……”偏偏是这种时期不请自来的,连当事人都对此毫不知悉的上门服务,实在是太过可疑,狮子堂几乎可以肯定,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看看那家伙脖子上的标示吧,那个好像英文大写字母‘D’一样的标示,那是英文‘domestic’的缩写,家政用AI机器人。那家伙并不是人类,只会按照特定的流程办事,无论是谁想要利用这种机器人耍坏心眼子都是不可能的。”世良水月向狮子堂耐心地解释道。

家政用AI机器人?也就是说……这家伙不是人类?

狮子堂不敢置信地望向面前这个正值妙龄的女性——无论是外在的样貌,行为,谈吐,乃至思考都与常人并无二致的她,并非人类。

在得到这个冲击性事实的狮子堂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因为得到了屋内主人的许可,女性机器人微微低头示意,然后绕过了狮子堂走进了屋内,将餐点和餐具搬至客桌,用着周到而得体的礼仪,微微弓身,小声说道:“那么,祝二位用餐愉快。”

言毕,家政用AI机器人便踮起脚尖,不发出一丝声响地退出了房门并轻轻阖死门扉。

“嘛,不用那么神经兮兮的,既然有人特地为我们点了宵夜,我们也没有不接受的理由不是吗?”世良水月淡定地走向了客桌,“就像之前说的,因为家政用AI机器人的存在,想要将食物替换成危险物品,乃至于在食物中下毒都是不可能完成的行为,正因为是用于生活之中的AI,其行为才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纰漏。”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世良水月的话锋一转,“我们的长期所在地,在刚刚那一刻,彻底地暴露了。”

“……”狮子堂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犹豫了片刻后,才对着正在享用夜宵的世良水月缓缓说道,“世良,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伴随着日光倾斜着透过玻璃照入屋内,摔在地板之上,些微的光线射入眼睑,受到光刺激而起了反应的感光器官驱散了主人的沉沉睡意。

狮子堂缓缓地睁开了朦胧惺忪的睡眼,由于正值夏日,窗外天色已然大亮,而房间外依稀听得见“兹兹”的莫名声响。

狮子堂不自觉地望向摆在床头的闹钟,时针刚刚转过六点,心中多少有些讶异。

世良水月那家伙这个时间就已经起床了吗?

在恋恋不舍地从温暖的被窝中爬出后,快速地换置好贴身衣物,将床铺拾掇齐整后便踏出了卧室。

“啊拉,起来得倒是比我预想的要早得多,”似乎是听到狮子堂那象征性的皮制长靴与地板磕碰发出的声响的世良水月用着对方刚好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明明想着你要是起不来我就可以只准备一人份的早餐了。”

不过令狮子堂未曾料想到的是,世良水月居然会亲自下厨房,明明身为家财万贯的富家大小姐,不论是雇人打点家事,购买现有的高档食品,乃至于买下一台像是昨天那样的家政用AI机器人应该都不成问题。

“原来世良你平日里都是自己做饭的吗?”

“不要一大早起来就问些傻问题,这可是独居的必备生活技能不是吗?”似乎是对狮子堂的脱线问题感到无语,世良水月深深地叹了口气,“无论科技如何发展,物质生活水平何等优渥,这都是刻在人骨子里的求生技能,从能够吃上熟食的那一刻,人类才算是真正脱离了原始人的范畴。”

“呃……”由于世良水月的话语堪称正论,那蕴藏于话语中的正当性让狮子堂完全无法出言反驳。

“还是说在你的眼里,所有的富家大小姐都是那种无忧无虑,好吃懒做的类型吗?”世良水月一边说着,一边端出了两个还冒着热气的盘子,“不过,我早餐的喜好倒是继承了父亲从简的欧式风格。”

就像世良水月所说的那般,被端到自己面前的盘子上摆放着两片蒸得刚好松软的起司面包,一个煎到半熟的糖心蛋,两片只看色泽就能明白是高档货的培根肉,以及一杯还热气腾腾的黑咖啡。

“居然是手冲咖啡……”狮子堂不由得对世良水月的用心感叹出声。

“当然,那种为了方便省事而偷工减料的速溶咖啡毫无灵魂可言!”世良水月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般地回道。

这股对于手冲咖啡的可怕执念……该说是不愧身为从事咖啡相关工作的精英吗?

但是世良她应该干的不是厨房相关工作才是……也就是说这份考究是完全出自于兴趣的自发性行为?

“虽然不知道你在发什么呆,但是如果你不吃的话,那我就先开动了。”世良水月言罢,便双手合十,向恩赐给自己食物的神和大自然表达谢意和尊敬之后,拿起一片起司面包,将颇为烫手的糖心蛋用刀叉摊到面包上,轻轻一口咬下,流体的蛋黄便从中溢出,不过由于经验丰富,并且小心翼翼地食用的缘故,蛋黄并没有流到嘴巴之外的地方。

那优雅的体态,得体的方式,与时至今日已然不会有多少人遵循的古旧礼仪。那份与其高贵的身份相称的家教与修养令狮子堂颇为钦佩。

想来,曾几何时,她的家庭也应该不似如今这般静谧冷清,以至于沦落到这位十五六岁的少女不得不独守这空房的可悲地步。

“!!!”

这个味道……

虽然都是如世良水月所言的处理起来简便快捷的食物,狮子堂本以为这样的不存在复杂工序的食物的味道上本身不能和原材料相比提升多少,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合适的火候,适当的调味料以及本身拥有较高质量的高档食材,仅仅只是这几样简单到极点的要素相互结合却产生了非同一般的化学反应。

入口就好似要融化的薄薄的蛋皮只需要用双唇轻轻一捋,流体的带着丝丝甜味的蛋黄便会流入口腔之中,配上松软的溢出香气的起司面包,成为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绝妙搭配。而高档的培根肉比意想中的更为鲜美,一口咬下去,肉汁混着煎制时的油水流入喉中,一股舒适的暖意便沿着喉咙直通胃部,培根含有的超高热量大概支撑一整天的高强度运动也绰绰有余。

世良水月本来是想要向狮子堂询问一番用餐感想的,但是看到那不言自喻的神情,她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进食的过程中,两人一语不发,只是不断地用餐具将食物送至口中,就好似达成某种共识般——有什么事情也留到饭后再说。

“哈……多谢款待。”狮子堂仔细回想才发觉,这也许是没有良好作息习惯的他近一个月以来吃的第一顿正常的早餐,令人幸福的满腹感实在是令他不得不如此感叹。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而世良水月也对此番致谢作出回应。

第一次地,狮子堂感觉自己开始逐渐了解眼前这位少女在生活中的真正姿态,优雅得体,富有家教,坚强正直,却又任性而敏感,永远都不会在嘴上留下情面,不会渴望和谁拉近关系,只要想要维持着这样简单的生活……

不,应该说是仅仅只是维持着这样的生活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吧,这本不是身为一介学生的她需要去背负的……生活的重担。

“说起来,真的这样就好了吗?”

“哈……谁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世良水月朝着狮子堂翻了翻白眼,“要是有耍这嘴皮子的功夫,不如去把你用过的餐具洗出来。”

“是是,”狮子堂闻言微微一愣,随之便露出了一缕苦笑,站起身来,将连带着世良水月的那份餐具带向厨房,“作为你为我准备食物的回礼,这点工作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好好考虑一下吧,关于昨晚我和你提及的那个提案。”

“你还真是个纠缠不休的家伙,”世良水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说过了吧,现在还不是考虑那种事情的时候。”

没错,现在连魔术舞台上的帘布的一角都还未揭开……

虽然并不意外这发生的一切,但在得到我想要的那个答案之前——

——抽身离去的选择,不存于此。

即便,那是会给眼前之人带来多余麻烦的无聊执念……

“是吗?”狮子堂熟练地清洗着残留着油渍的纯白餐盘,在得到回答的这一刻,连回头观望世良水月的表情的行为都毫无意义。

“那么,作为不曾抒写于合同上的额外工作,请提前准备好报酬吧。”狮子堂蓦然回首,“所谓佣兵,收钱办事,就是这样简单直白的理念。我可不会干白工,事到如今就算你要拒绝我,我也不会罢手的。”

“所以,做好再被我这个烦人鬼纠缠一段时日的觉悟吧。”

“啊……没错,当真是个纠缠不休的家伙。着实是令人……不快。”

世良水月将头别了过去,只有略微哽咽的抱怨声在房间中渐渐消弭,归于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