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章终幕

死亡,消失。

宛若夜空辰星陨落,世界陷入永黯,只留刹那火光。

于此,无聊的闹剧也终将迎来落幕。

伴随着阿加雷斯核心的破碎,巨大的机体好似完全失去制御一般,楼宇倾塌,大地陷裂,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阿加雷斯方圆百米之内都被轻而易举地夷为平地。

水树所在的楼宇因地表的局部断裂也开始渐渐失衡,在其即将倾倒之刻……

“抱歉,我来晚了。”

即便明了那是现在无法传达到的话语,男子依旧一边抱起满身血污的水树麻衣一边轻声低语,像是诉说着未能及时传达到的某种心意:“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以常人无法目视的速度,男子轻易地从坍塌的足足有数十米的楼层中一跃而出,随后安稳着落。

如若水树此刻尚留有一丝意识,想必她一定会立刻察觉到才是,此刻伫立在她眼前的男子,是与她自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二人,虽然样貌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眼就能明白,就是如此简单直白的道理。

——那已然无法以人类称之。

狮子堂轻轻地将水树置于数千米之外的空旷地带,随后定睛向阿加雷斯的方向望去。

似乎是在阿加雷斯的热感应器的作用下,狮子堂的行动一下子便被轻易捕捉。

“斯法莉亚,听得到的吧。”

“少校?为什么,你的通讯设备明明出了故障,难道说你是靠自己强行构建出了一个通讯平台……”斯法莉亚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惊喜,但随后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可能性一般,话锋一转,声音也随之变得冷酷而无情。“不,不对,你不是少校,你是谁?”

“我需要你的协力。”狮子堂似乎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宛如一台精密的仪器一般,传达着最为基本的讯息。

然而就在这连半秒都不到的脑内对话期间,阿加雷斯用它仅有的左臂,抽出了背在身后的光束枪械,锁定目标,随后射击。

既定的射击流程连半秒都没有花费。

带有着巨大光热的射线将路径上的一切物质都溶为气态,理论值的三十万千米每秒不可能留给狮子堂任何反应的时间。那是现实世界中任何物质都无法逾越的速度的极限。

只是……不凑巧的是,在这虚拟网络空间之中,常理却可以被更为高等的权限所改写。

狮子堂湛蓝色的双瞳中霎时涌过无法计数的数据流,早已握在手中的亮银色的太刀与光束相触的那一刻,蓝白色的光束霎时消散。

像是遇到了数据核心无法处理的条件外事态,名为阿加雷斯的机体显得更为狂躁起来。

“这种难以言喻的异样感,居然是你吗……欧米伽。”斯法莉亚的声音微微颤抖者,好似在极力地压抑着某种即将爆发的情绪,“为什么要占据少校的身体?”

“我只是顺应了他那微不足道的愿望。”

“愿望?你以为我会相信这样的说辞吗?明明在科洛格里之时,你还想致我和少校于死地。”

“不论你相信与否,斯法莉亚,我需要你的协力,这件事,只有现在的你能够做到。如果你还想救你的少校,现在就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

“你想要救少校他?”斯法莉亚再次尝试着确认。

“正因如此,现在的我才会以这种姿态站在这里。”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斯法莉亚才予以回应:“我明白了,请告诉我我需要做些什么?”

“对南条司夜所散布出来的使AI陷入狂乱的病毒物质进行完全解析,然后制作出中和药剂。”

“……为什么?”斯法莉亚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从而追问道,“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欧米伽。”

“因为,这是这个男人的愿望,是我无论如何用数据进行解析运算,都无法理解的可笑愿望。”狮子堂用着毫无情感的语调缓缓说道。

“居然是……对于未知的好奇心。”斯法莉亚忽然间好似明白了什么,“好啊,那我就来陪你这一遭好了,我将与你一同去见证只凭你的演算所无法企及的现实。然后就将这份难能可贵的经验与可能性牢记于心吧。”

“还有件事情需要提前告知你,我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作为欧米伽的一块小小的智能分块的我并不能拥有无限的权限与现界时间,只是AI暴走的药物使得我可以暂时支配这具无聊的人类躯体,若是你想要救他的性命,那就最好快马加鞭,一刻也不要耽误。”

“……”

然而狮子堂的话语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像是早有预料一般,他单方面地切断了与斯法莉亚的联络。

“有多少事物因大火而毁灭,就会有多少事物以灰烬的形式永存,不过是如此简单的事情。”狮子堂的右手因握紧时雨而发出‘咯咯咯’的声响,“AI也好,人类也好,全都是一些不懂得吸取教训的愚蠢事物。”

“五倍速!”

只需要一瞬间的契机,言语上的暗示好似拨动了身体的开关,与平日无二身躯在意志的驱使下犹如齿轮一般飞速运转起来,几近暴走的力量轻易地挣断了束缚身体的锁链,将平时的狮子堂的身影远远地甩了开去。

数千米的距离连一瞬都显得太过漫长,亮银色的太刀宛如切割纸张一般将阿加雷斯的左腿截断,下一刻,阿加雷斯就因保持不住躯体上的平衡而轰然倒地。

庞大的躯体狠狠地砸向地面,一时间,烟尘四起,让人无法目视其中的状况。

“只不过是这种一旦失去人类制御就什么也做不到的低等构造。”

说到底……

“这一切都有什么意义……人类所谓的对进化之路的探求的结果,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真是,何等的令人费解。

然而,在下一瞬间,好似是对男子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不满似的,阿加雷斯的左臂霍然从烟霾中伸出,紧紧握住了狮子堂那与巨大机甲形成鲜明对比的单薄的肉体。

但无论机械臂如何攥紧,狮子堂的身体也纹丝不动,而且好似不曾感受到丝毫痛苦一般,只有冰冷而无情的声音在空间中回响。

“所以,才说你是什么也做不到的低等构造……”狮子堂那一如既往的不曾带有丝毫情感的话语猛地中断,接着好似被某种莫名的痛苦侵扰一般,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了,偏偏是这种时候。

【居然想要在这种时候掌管身体,你在想些什么,只要一瞬间,你就会被这个家伙捏成肉末!】

【已经够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你是没有办法进行正常思考吗?你会死的,会死!明白吗?】像是感到无法与眼前的意识进行沟通一般,欧米伽的拟态意识甚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才不是什么低等构造,在时雨与它的躯体相交的那一瞬,我清楚得听见了它的心声。】

【哈?听见了AI的心声?】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玩笑话一般,欧米伽的拟态意识第一次忍俊不禁,放声狂笑起来,【你该不会是因为海马体受到冲击连脑子都坏掉了吧。】

然而这番刺骨的讥讽却像是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受到成效。

眼前的意识体好似对自己的话语置若罔闻一般,自顾自地说道。

【它在痛苦着,寻求着最后的解脱。即便是最低等的AI,在不断的学习之中,也渐渐领会了人类的情感。不要自己骗自己了,欧米伽,你才是最清楚的那个家伙,不是吗?】

【……】

【我来为接下来的一切画上句点,这次的一切真是多谢了,被你偷走的部分情感与愿望就先寄存在你那里,下次我会亲手把它们取回来的。】

……

【切……当真是个无聊至极的男人。】伴随着欧米伽拟态意识的渐渐消散,一股奇异的白色光芒笼罩了狮子堂的全身。

意识回归的那一霎!

“斯法莉亚!”

宛若响应着狮子堂的召唤,斯法莉亚在顷刻间便了解了狮子堂的意图,虽然对于狮子堂本身的改变与其时间拿捏地恰到好处而感到了一丝惊异,但她也明白现在并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

一组简单的小型数据应声传入狮子堂的脑海,那是为了应对触发数据紊乱而引起AI暴走的中和药物。

一切都不过是一瞬,连对数据进行分析检验的必要都没有,秉持着对斯法莉亚的绝对信任,狮子堂将时雨刺入还未来得及继续握紧的机械臂。

“这就是最后了……同调!”

某种强行建立起的联系构成了信息上的互通渠道,被斯法莉亚研制好的应对触发数据紊乱而引起AI暴走的中和药物正在快速地修正并初始化着阿加雷斯体内的庞杂数据。

阿加雷斯的行动也随之终止,进入了彻底的休眠状态。

———————————————————————————————————

一切,都在刚刚的一瞬间画上了最后的句点。

由我自己来说的话可能会有些害羞,但是作为分断性的一刻,赛贝尔的暴乱确确实实地于此了结,在仅仅两位反攻网络特战兵器的活跃之下,仿若闹剧一般的事件得以平安无事得解决。

至少在事后的新闻上是如此报道的,所谓的神秘组织“所罗门之钥”或是“不死魔女及其弟子”都未有在报道中出现,至于是哪方势力对舆论和媒体进行了引导和控制这点不得而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南条司夜的提前应对使得赛贝尔的AI暴走事件的影响降到最小,否则,无论如何都无法这样简单收场吧。

虽然事后被斯法莉亚狠狠地骂了一顿,不过仔细想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暴走的特殊原因,在事后我的全身上下百分之八十的肌肉都因超负荷运动而断裂,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仔细想来,在这一次事件中,我就从鬼门关门前走了三回,现在想想还不免有些心有余悸。至于水树虽然经过柯斯法亜的医疗处理而性命无忧,但是却陷入了深度的沉眠,迟迟无法醒转。

就这样过了些许日子……

“水树少校她醒了?”狮子堂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一边向着前来报信的岸波暝羽大声询问道,一边就向着门口走去。

但身后的岸波暝羽一把就拉住了狮子堂的手臂,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喂,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要干嘛,但现在水树少校她的身体还很虚弱,你要是真的为她着想的话就好好待在屋里,哪也别去。”

“……”好似被猛地泼了一盆冷水,狮子堂悻悻地说道,“那现在她的精神状态呢?”

“想要了解她的精神状态的话,只能等待她身体稍微恢复过来的时候去询问她本人了。”岸波暝羽忽然靠到狮子堂耳边轻声说道,“不过水树少校她刚醒来的时候有些失神,大概是想起了些什么不好的回忆,你可别不知好歹得说些有的没的。”

“我看起来像是会做那种事情的家伙吗?”

“你要是不像,那世界上就没有人像了,就你这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

就在两人为这无聊琐事争吵之际,房门突然“吱呦”一声被推了开来。

“我想现在就开始为回CHEC做准备,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可以把吵架的力气用到别的地方。”

那熟悉的音色令两人不由得一愣,随后同时向门口望去。

飒爽清亮的黑色短发,CHEC特制的纯黑战斗军装,丰满姣好的身材,白润削瘦的脸颊上带有一个分外扎眼的黑色骷髅头的眼罩。

“水树,你的右眼……”目睹了难以置信的状况的讶异甚至让狮子堂忘记了在水树的称谓之上加上官职。

狮子堂忽然回想起当时水树那因超负荷使用能力而留下血泪的右眼,心脏不由得猛一骤缩。

水树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罩:“啊,你说这个?”

“这是,只属于我那无谓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