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扇漆黑色的门,门上雕刻着数不清的骸骨,散发着令人发指的诡异气息,仿佛在诉说着门的另一端是无尽的地狱。

“Black Gate”——人们这样称呼它。

没有人知晓它的由来,它总是突然地出现,随后又突然地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门的另一端究竟存在着什么?人们无从得知,因为未曾有人打开过。不,也许有人打开过也说不定,只是,想要窥伺地狱之人,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自身存活于世的证明。

它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被压迫之人,充满了绝望与不幸之人,对世界不满之人,憎恨世界之人的面前,给予他们选择:

你认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是幸福吗?你所身处的世界是美好的吗?世间的一切都是公平公正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幸福,也没有任何美好的地方的可言,它给我们带来的只有绝望,不公与不幸。所以,这样的世界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只有死亡才是众生平等,只有毁灭才是符合这个世界最完美的结局。

如果你有献出一切的觉悟的话,我将给予你给这腐朽的世界划上句号的机会。

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

那是从门中所渗透出来的,夹杂着一切负面情感的一段文字,让见者在一瞬间便认识到,文字中所诉说的并非虚有其表。

但也因此,绝大多数的人也在下意识之下便选择了拒绝。

人类终归是一种胆小的生物,即使被压迫,即使充满了绝望,即使对世界有所不满,他们依旧不想要做出改变,不敢去做出改变,而是在心中抱着虚无缥缈的希望,不断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在得到答案之时,“Black Gate”便从见者面前悄然消失。

拒绝了的人,留在了原地;接受了的人,进到了门里,再也没有回来。

没有人知道,接受了“Black Gate”的人去了哪里,如今是死还是活?而留下来的人,则将“Black Gate”当做只存在于脑海中的一种幻想,当做一种精神寄托。以便于日后他们在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的时候,可以如此想道:如果我当初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的话,是否就会有所改变?现在就不会是这样毫无价值地活着了?

抱着诸如此类的想法,然后满怀悔恨地从世界上逝去。

……

无质能源,那是不知何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种新的能源物质,无人得知它的由来,也不知道其出现的原因是什么,也尚未有人完全解析出其构成。

在最初的研究中,人们从中所得到的信息只有,它的内部蕴含着庞大的能量,以及这些能量能够代替人类现在所需要使用的所有能源。不仅如此,在不久的将来,一名科学家发现了能够用它来改造人类原有的体质,得到超乎常理的力量。

只是成功率微乎其微,在数万人当中,能够成功的也许就只有一个,但单是如此,这便已经是足以让整个世界为之疯狂的消息。

对管理着这个世界的管辖之地来说,如果能够将其使用得当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将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存在,也是人类进化的一个转折点。

而对于犯罪者们的组织来说,这也同样是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如若能够得到这样的东西,那么金钱,权力,地位都将唾手可得。于是,世界各处开始蠢蠢欲动,犯罪者组织与管辖之地之间开始为了争夺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无质能源而行动。

世界各处开始燃起了战火,这是一场战争。就算会有无数的人们受到牵连而死去,城镇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也不足为其。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战火却很快便被平息了,对于管理着这个世界的管辖之地来说,小小的犯罪组织根本不足为患。大部分出现的无质能源纷纷落到了管辖之地的手中,只有极小部分在机缘巧合之下,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中,但之后又立即被管辖之地所夺走,能够将其存在隐瞒下来的,寥寥无几。

此后,世界开始急剧地发生变化,能力者的出现让管辖之地的力量更加巩固,世界各地的犯罪率也急剧下降。

人类的生活也因为无质能源所带来的庞大能源而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改善,机械人类的诞生也使人类的生活得到了更大的便利。

世界开始变得平和,几乎没有纷乱,也没有了饥荒,越来越多的疾病得到了解决。绝大多数的人都过上了平稳而幸福的生活,在他们的眼中,此时此刻的这个世界毫无疑问是美好的,而同时他们也对带来这一切的管辖之地钟表感谢。

但无论是多么平静的湖面,也终有泛起波澜的时候。在这样的世界中,依旧有着什么在黑暗的角落中蠢蠢欲动。

……

“扫描中,最高级权限确认,允许进入。”

一声毫无感情的女性机械声音响起,男人面前的墙壁开始发生变化,数次的翻转和缩动之后,一道入口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在他走进去之后,入口便重新恢复成墙壁的样子。

入口内的空间在感应到人的踪迹之后,自动打开了光源,白炽光瞬间便充满了整个空间,周遭的一切也变得明亮和清晰可见。

四周是白色金属组成的墙壁,地面上摆放着数十台的设备和各式各样的仪器,设备所投射出的荧光屏幕上显示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

这是一间巨大的研究所。里面除了他一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存在,但四周的设备却又依旧自行运行着。

如此数量繁多的设备仪器,并没有让他所处的空间变得狭窄,巨大的空间内依旧有着十分空旷的地方。

他无视运作的设备,劲直走向了空间内的正中心。

在那里的是一座圆台立于其中,圆台的四周屹立着四条短小的圆柱,看上去仿佛就像是一座科学的祭坛。

在圆柱的上方漂浮着一块拳头般大小的方形晶体,在这明亮的空间内依旧散发着耀眼的莹蓝色光芒,没有任何规律的围绕其中心不停旋转着。

无质能源——这便是这些晶体的真面目。

在几乎所有出现的无质能源都被管辖之地所占有的情况下,在这里却出现了四块,若是他人见了的话恐怕会大吃一惊吧。

他是一名科学家,但不同于其他科学家对无质能源的狂热,他此时对这些晶体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并非他不知道这些晶体的价值,而是在他的眼中,此时有着让他更为注重的东西存在。

将右手从白大褂的口袋中伸出,取下了眼镜,凝视着圆台上的物品。

那是一扇屹立于圆台上的门,一扇漆黑色的门。是衔接着世界与世界之间的一条纽带。是他倾注一切的心血结晶之一。

他就这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圆台上方,任凭时间流逝也毫无发觉,直到口袋中传来一丝震动,他才将意识以及视线拉回,闭上了感到些许疲劳的双眼,重新戴上了眼镜。

“很快一切就将开始,但你不用担心,我会让这一切很快就结束。”

他对着无人的四周喃喃低语,于眼镜之下的是犹如死灰一般的眼神。他回头朝着后方走去,离开了研究所。

光源重新关闭,荧蓝色的光芒将变得漆黑的四周染上了另一重颜色,机器的运作声依旧回响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