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大家现在一定想随着里昂和艾诺他们的视角去游览“勇者祭”,但很遗憾,我们不得不先将时间调回到前天的夜晚,在里昂与他的父亲谈话的时候,在另一个熟悉的地方,也在进行着同样重要的“会议”,所以请大家暂且跟随我——捷亚·迪米·怀斯的视角参与这场至关重要的会议——

深夜,德赛克若亭·缪希菲尔的办公室内——

除了里昂和库洛(希洛)外,所有的“同伴”都再次汇聚一堂。

这种真的是极具戏剧感的情况。缘、因果、命运、宿命......用上这些带有浓厚哲学意义的词语来形容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违和。

但还是要澄清一件事——我们相互之间可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

【呵,你们会一起来,我可真是没有想到,通知一声也好啊,这样我也好提前招待你们啊......】

我和莱维、卢克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先是意料之中的疑惑,但很快便长舒一口气冷静下来,这也不免算做好事。虽说大家在到来之前并没有仔细商量过,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果然还是因为,大家都在思考着同一件事,默契程度不减当年,甚好!甚好!

【哼,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我可是单独来的.......】

【我们?不,我也是一个人来的,真是巧啊,大家.......】

【是啊......不,都有同样的理由不是嘛......】

只是现在同样也是,“我们”三人审视着眼前这个气质端庄,掌握权势,却做出了堪称“肆意妄为”之事的女人,是否还能被称之为“同伴”......

【呐~我说,不然趁现在把里昂他们也叫来吧!】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一瞬间,空气好似凝固一般,三人都注视着我,尤其是缪希菲尔的眼中更是参杂着许多复杂的感情,游刃有余的样子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莱维和卢克也相视一笑——

【呵,说的也是啊,再顺便将“魔王的子嗣”也叫过来好了。】

【哦?你已经见过了?】

【啊,挺有个性的孩子,不过说她是“哥布林事件的幕后黑手”之类的,我绝对不会相信......】

原来如此,看来里昂已经带着魔王的子嗣去见过莱维了,这么说的话,那个叫艾诺的威胁性已经完全排除了.......

【.......你们,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吗.......】

上钩了啊.......

【那么,你会将话毫不避违的说出来了吗?缪希菲尔.......】

【啧.......】

【哼.......】

【呵.......】

抱歉啊,缪希菲尔,我们可不像里昂那样“温柔”,绝对要让你将事情全盘托出......

不管是我们还是里昂,亦或者是你,在十年前都绝对不会希望“这些事情”发生,不然我们为什么要踏上那样的旅途!在座的所有人明明当初都有选择其他人生的权利,不过用里昂的话来说,那就是对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所以我们始终都信任着你,哪怕是现在......可即便你为了大义,为了顾全大局,而选择了将“事实”向民众掩盖起来的做法,但是,你必须给某些人一个交代——里昂,艾诺,以及被你利用的所有人......

【唉~真是讽刺呢......缪希菲尔,你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在当年的确帮了我们不少,但现在我却感到莫名的厌恶......】

抱歉了,里昂,原谅我......虽然我答应你不在追究,但是这件事必须有始有终,否则绝对会发生隐患。正因为和大家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才能确定,这绝对不是什么妄想或杞人忧天。从“哥布林事件”开始到现在,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忽略了!

现在唯一会知道的只有缪希菲尔......不,捷亚你也注意到了啊......不久前,你见过里昂了......

【嗯?】

捷亚注意到了莱维。

【哦,里昂没事的!“妈妈”就放心吧......】

【是嘛,那就好......】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没能去帮助他.......如今我们都过上了还算平稳的生活,但是他却还在......持续着“勇者”的宿命.......

自十年前分别以后,要不是他因为学业的问题来找我,如今我绝对会一脸茫然吧,她的身边到底还发生了多少不应该发生在这个时代的事情!已经很好的完成了“勇者”的任务,接下来只是想过上平凡普通的生活,这种要求很过分吗......

【真是对他用心良苦啊,莱维,这里只有你比起事情的真相,你其实更想为里昂做些什么吧......】

【......嗯,当然了,缪希菲尔......里昂他很努力呢,作为他的“临时教师”,他的努力我都目睹着,所以为了帮助他实现愿望,我绝对会竭尽所能,毕竟他是唯一的“学生”......】

气势丝毫不亚于缪希菲尔,莱维凝视着她......

【那么卢克,你又是因为什么呢......】

缪希菲尔随意转向卢克,

【我......我很单纯的,除了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外,更想提个意见。】

【意见?】

【嗯——】

卢克将头转向另一边,故意不与缪希菲尔对视。

【可以不要做出让“患者”加重病情的事吗......】

【“患者”......也是里昂吧......】

【他的情况我觉得你也应该很清楚,不管你是为了何种目的,用了怎样极端的手段,都有必要制造出“勇者歼灭四百万哥布林”这样的事吗!】

很明显在这一刻,卢克掌握了主导权......

【我和里昂说过,并不想去探究下去你的事,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最后就是我们所有人之间的决裂......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直球,不,简直就是丝毫不留余地地划破对方的脸皮。我们本以为卢克是我们当中最沉稳的一个,但谁也没有想到,是他先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但是没有料到也没办法,毕竟如此情绪化的他,到目前为止这也只是第二次......

【......就当作捉弄、戏弄、玩弄里昂,是你对他的爱情表现,但这次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说的更直白一点——他为了你(国家),已经杀了多少人,你知道吗?还差这四百万吗......】

空气在此刻凝固,因为卢克的话,不仅是缪希菲尔,就连我和莱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也是因为卢克他已经将她们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出来了......

决定了,我不会再将自己代入到“勇者”的角色里了。

    选择自己承担的责任......我终于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果然我还是——

    【呃!】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秒?!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

    【错觉吗......】

    【里昂——】

就在这时艾诺和库洛小跑着向我走来。

【喂~在这里别跑来跑去的,也别大声喊叫。】

【嘿嘿~抱歉❤~】

说着便挽住了我的手。

嘛~虽然已经不那么厌烦了,但还是感觉有些困扰啊......

正当我打算轻轻将手挣脱出来时,艾诺却先放开了我,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嗯?怎么了?】

【不,只是感觉里昂身上的氛围好像变了......】

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那个,其实——呃!】

她突然有扑了过来,抱住了我。

【嘛~这样也不错啦,嘿嘿~里昂就是里昂❤~】

【呃,哦、哦!那、那就好......】

【嘿嘿~这样很好哦!里昂!】

【嗯?】

【以后在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我知道这是里昂的优点,但是一直纠结下去也并不是好事.......】

【艾诺......】

【啊~总、总之!今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黏在里昂身边的!做、做好觉悟哟!一直失落可是很无聊的!我可是因为有趣才来的!】

她这个样子简直——

【噗!呵......】

什么嘛~这家伙最近怎么一直做着微妙的行为,人设都快崩了!

真是“有趣”呢~

【嘁!谁管你啦!】

【诶!】

我将她从身边推开,不过她倒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嗯、好!趁着里昂恢复过来,就暂时忘掉那些糟心的事!去下一个地方吧!】

说着她得意地指向前方。

【呵,算了......】

【哦~!】

【哦(棒读)......】

得到我们敷衍的回应后,艾诺便跑向前方,而我和库洛则暂时留在原地.......

【你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啊......】

之前一言不发的库洛总算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啊......】

【嗯,因为签订契约的关系,你内心的感情波动都会传达到我们这里......】

【果然是这样啊......】

【那么里昂下定的决定是什么呢?】

库洛转换为希洛说到。

【......彻底抛弃了“勇者”的身份。简单说的话就是这样......】

【这样啊......】

不知不觉再次换回了库洛。

有些失落的样子,也许是错觉吧......

【反应还真平淡啊......】

【这里摆放着这么多与“勇者”、“魔王”相关的东西,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来这里之前,你们就已经预料到了吗?】

【不,就算你不这样想也罢。况且因为你别忘了,我们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勇者”......】

【我铭记于心,但这样说出来,还是不免让人有些失落呢.......】

【诶?为什么?这是好事啊!对你来说的话。反正你一直都想过上平凡普通的生活,可一边还想手护“勇者”的名誉之类的,这本身就自信矛盾了,而且你当初也不是自愿当“勇者”的吧,就像那处蹩脚的话剧一样......】

【这样想的话也没错......但是既然我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你们的话——】

【蛤?】

库洛露出鄙夷的眼神,好似在说“你管的可真多”一样.......

【你还顾及这个啊?那你当初还强行把我们“拔”出来!】

【不!当初是不可抗力不是嘛!】

【嘁!总之我们的事不需要你担心——】

随后再次变成希洛。

【我们现在只是想好好享受生活,和里昂你是不是“勇者”一点关系也没有......】

【所以你不用在意,就像那家伙说的,里昂就是里昂,哪怕不是勇者,那家伙也一定会像现在这样喜欢着你的吧......】

【嗯.......】

不知道为何,我的心在此刻顿了一下,脊背也冒出了一点冷汗。

刚刚和艾诺时也同样有类似的感觉......

我难道是在.......

不!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好了,走吧。让那家伙一个人,鬼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所以快点吧!】

【等等!库洛!】

【嗯?又怎么了?】

【我的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蛤?那种事又不是我的专长,你去问你们的那个医生啊!】

【啊!不是,我是指......】

一开始的那个感觉真的很令人在意啊.......

【没什么变化啊?你的“气息”.......嘛,反正就是越变越俗气,这很正常啊.......】

【是嘛,虽然从你口中说出来让我很不舒服.......】

果然是错觉吗......

离开了“展览馆”,我们又去参观了好几处地方,不过都是一些关于以前那趟旅途与“统合战争”的详细记载,还真是完完全全的“勇者祭”,不过以即兴来说,已经做得十分漂亮了,不过这样一来就能将那些引起不安因素的声音压下去了吧,但愿如此.......

而此时已是傍晚——

【里昂.......感觉到了吗?】

【哦,当然.......】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经常感觉到异样的视线。

毕竟有米特的事情在先,所以尤其是艾诺,她估计比我或库洛更加敏感吧......

我们保持着平常的步调,避免被对方察觉。

【那样的话,我们就......】

【里昂,要处理一下吗?】

库洛和艾诺都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我再次观察着周围.......

【算了吧......】

【诶?!】

【哎......】

艾诺惊讶着,而库洛则是一副预料之中却还是深表遗憾的样子,

【米特是最后,也是唯一的“暗杀者”,而却缪希菲尔也答应过我,不会再监视我们了......】

【那现在的那些人究竟是?】

【谁知道.......】

唯一还会做出这种举动的,估计就是那些少数不吃“庆典”这一套的顽固之人吧,似乎还是想从我们身上挖出一点猛料,真是无聊至极......

【反正既然不是国家派来的,估计就是一些没有影响力的小组织罢了。反正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反而冒然出手的话估计还会露出破绽,只要像这样按兵不动,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但是我......】

艾诺似乎是在意着自己“魔王的子嗣”的身份。

【没事的,你的名字和长相都没有暴露,这一点我也确认过了,没事的.......】

【嗯!我知道了!】

【呃........不过还是稍微安分点吧.......】

【嗯❤!】

真的听进去了吧........

艾诺.......

“啊~总、总之!今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黏在里昂身边的!做、做好觉悟哟!一直失落可是很无聊的!我可是因为有趣才来的!”

.......

我的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虽然早晚有一天她会察觉到的.......

就这样第一天的“勇者祭”到此结束,人们在欢乐幸福的气氛中结束了一天,并满怀期待的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再回去......】

离到家还有两条街左右的距离时,我突然结束了我们之间的欢声笑语。

【诶!?里昂!你还要去做什么吗?!】

语气比起说是惊讶,更多的是担忧,也对,毕竟这几回我让她单独回家去,都是为了处理一些和那些“事件”有关的事情,也难免她会担心啊。

【不不!你放心,这次我真的只是想再走走罢.......】

【那我陪你一起!】

【诶?!至少给我留一点单独行动的时间也......】

【但是——】

【魔女......】

库洛,不,似乎是换成了希洛来劝说艾诺了,还真是稀奇,不过库洛也是因为不太擅长这种事才叫希洛出来的吧......

【艾诺小姐,没事的,相信他吧......】

【希洛.......好吧,我知道了......】

艾诺会这么听话倒是让我更加觉得意外。

不过还是有些失落的样子.......

【那个,艾诺.......】

【嗯?】

【时间还是有的,明天再一起出来玩吧。】

一秒、两秒、三秒......停——

【诶!明天也——】

【嗯、嗯.......毕竟这两天也让你一直待在家里,所以趁着事件差不多都平息下来,多玩几天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我是这样认为的.......】

【也就是说——连续约会!】

【啥玩意?.......哦!对!就是那样没错,就当是那样吧.......】

艾诺突然转过身去,我和库洛疑惑的看着她——

【......泣......泣——】

她在.......抽泣?

我去,有这么夸张吗?!

【喂,艾诺......】

【和里昂相处的这几个月来.......不过都是我在单方面的求爱........现在终于!里昂也——】

【喂、喂.......库洛,拜托你——啊?】

库洛走到艾诺跟前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是啊,真是辛苦你了,面对这个憨货,你也是不容易啊~】

【喂!怎么连你也起哄起来了啊!】

【放心吧!我和希洛已经满足了,明天会将二人事件留给你们的!】

【嗯!十分感谢.......】

【草.......完全不打算听我的话,感觉她变成熟了,也是我的错觉吗.......】

 也不知道实际上过来多久,差不多十分钟吧,虽然短暂却令人煎熬的闹剧也终于结束了——

【那里昂要早点回来哟!拜拜❤~】

【哦、哦.......】

离她们近百米远后,我挥手回应着她们,说实话,我现在都想跑起来了!

和她们暂时告别后,我独自一人在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荡。

逐渐放弃了和“勇者”相关的事宜后,我可以说是一身轻。

我知道,这完全可以称之为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但这不代表我会忘记那四百万哥布林,以及曾经所犯下的罪孽,他们并不会随着我勇者的身份一起从我身边离开,总有一天,我会以里昂·泽任·奥斯维尔的身份去赎罪的......

只是现在,我不想再给“勇者”添麻烦了,一直以来借用着它的身份完成了许多事,但我逐渐已经感到疲惫不堪了,也可以说这就是所谓的代价,但是——

“里昂......你要选择好自己承担的责任啊。”

现在的我并不想成为“英雄”,而是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大人,所以有比起“勇者的名誉”更需要守护的东西,为此我必须与“勇者”告别。

今天的宣誓仪式将是我最后一次借用“勇者”这一身份,最后的任务也已经完成,现在的我仅仅只是个普通的求职者.......

“呼~呼~”

话说今天的天气格外的热啊,还有延续不停的蝉鸣。

“哈~哈~”

嘛~毕竟已经到六月了啊——

【呃!】

“啊!抱歉!”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那人似乎是很着急的样子。

【喂!你没事吧!】

我晃了晃脑袋,终于停止了眩晕感后,才看向眼前的人、的、的、的人!!!

捷——

【捷亚?!】

【里昂?!】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捷亚,那身西装不就是她曾经哪家新闻社的工作服吗?!等等!那我们那天的告别到底算什么?!

可能是看出我疑惑,捷亚咳了两声后,示意我跟着她——

【总之,这里不太方便,换个地方给你好好解释吧......】

【好吧........】

虽然说今天的祭典已经结束,但街边依然有着小摊在贩卖零食,我和捷亚顺便买了份炸丸子后,便坐在一旁的椅子那里.......

【看来你又回去了啊......】

也许应该再买瓶水的,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是单一的咸味充斥在口中也并不是那么好受......

【你别误会,虽然我比较随机应变,但该有的原则还是有的。所以你很介意吗?】

【不,怎么会,你依然能有稳定的工作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吧......】

捷亚注视着里昂。

【呵,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其实我回去是有两个很重要的理由。】

【理由?】

【嗯,如果只是单单为了谋生的话,我还不至于回到那里......】

看着捷亚的语气逐渐改变,里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你还记得不久前我跟你说过的,那篇报道的来历吗?】

【嗯,也就是你辞职的理由......】

现在想起来似乎还有点过意不去,果然一时之间是不可能那么快转变过来的。

【当时副社长与我吵架的时候,社长出面解决了,并且当着我的面将那篇报道作为废案......】

【但是那篇报道还是发布了,不过看来对方并没有履行约定啊......】

【......从情况来看的话的确是这样子,但是我并不觉得不遵守约定的人可以成为领导者,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

【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自己的感觉就去下定论的人,但我还是更加倾向于哪个愚昧的家伙自作主张的决定,在回到那里前我是这么感觉的......】

【会自作主张的家伙也不过是个小人,不仅不会分析情况,而且还违背命令,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坐到“第二把手”的位置......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么那篇报道会发布出来,绝对参有别的因素!】

【没错......】

看似是肯定的语气,但捷亚却说得有气无力,更像类似于不甘的心情......

【那一天,社长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告诉我——副社长失踪了......】

【什么!?】

对于捷亚来说我的震惊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她苦笑着。

【现在的我不是记者,当然也不是去作为副社长顶替他,仅仅是负责了他原本的工作......】

【工作?】

【嗯,负责的是对于报道内容的整理恶化审查——】

【诶!等等,那不就是!】

【换句话说就是“情报管理”.....呵,对我来说这才是“天职”啊!】

真是令我感到意想不到的答案,但她既然会这么说,那不就表示,她已经掌握了什么......

【呐~里昂,你知道吗,第一天回去就有很大的收获哦~】

【什么啊?】

【但是那篇报道还是发布了,不过看来对方并没有履行约定啊......】

【......从情况来看的话的确是这样子,但是我并不觉得不遵守约定的人可以成为领导者,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

【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自己的感觉就去下定论的人,但我还是更加倾向于哪个愚昧的家伙自作主张的决定,在回到那里前我是这么感觉的......】

【会自作主张的家伙也不过是个小人,不仅不会分析情况,而且还违背命令,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坐到“第二把手”的位置......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么那篇报道会发布出来,绝对参有别的因素!】

【没错......】

看似是肯定的语气,但捷亚却说得有气无力,更像类似于不甘的心情......

【那一天,社长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告诉我——副社长失踪了......】

【什么!?】

对于捷亚来说我的震惊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她苦笑着。

【现在的我不是记者,当然也不是去作为副社长顶替他,仅仅是负责了他原本的工作......】

【工作?】

【嗯,负责的是对于报道内容的整理恶化审查——】

【诶!等等,那不就是!】

【换句话说就是“情报管理”.....呵,对我来说这才是“天职”啊!】

真是令我感到意想不到的答案,但她既然会这么说,那不就表示,她已经掌握了什么......

【呐~里昂,你知道吗,第一天回去就有很大的收获哦~】

【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