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大家现在一定想随着里昂和艾诺他们的视角去游览“勇者祭”,不过很可惜,我们不得不暂时将视线调回到前天晚上,毕竟那个时候,除了里昂与他父亲交心的对话时,在另一处熟悉的地方,也在进行着至关重要的“聚会”——深夜的德赛克若庭一如既往的寂静,虽然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这样说很奇怪,而且,今晚也似乎不太安静啊......

【来了吗!】

依然身处在办公室的缪希菲尔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砰”的一声,不远处的窗户被风“吹”开,就连桌上的文件也有少许被吹散在地。

此时与窗户方向相反的大门也不知道被什么撞开——

倒在地上的是一个人形状物,之所以这么描述,是因为本人披着好似捷亚身上一样的破烂披风,反正那些都是上个时代的产物。

【好久不见了,缪希菲尔。】

接着,从门背后出现的则是勇者队伍中的魔术师,也是当中唯一的亚人,里昂的友人和恩师——莱维·艾德尼斯。

不过,对于缪希菲尔,似乎更加吸引她注意的应该是倒在莱维脚边的人形状物。

【哦!这个啊~在来这里的时候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家伙,我还没有说什么便朝我扑过来。】

说着莱维顺势还踢了一脚地上的那个家伙。

【嘛~你也知道,我因为曾经的习惯“设置”的魔术一般都不怎么温柔,所以也可以说是我下手太重了吧。不过没事的,还没到威胁性命的地步,既然他晕倒了,就交给你随意处置喽......】

【你为——】

【看来自从“事件”发生以后,你这里的“垃圾”就变得越来越多了呢......】

缪希菲尔还没有开口便被另一个声音所打断。

她看向窗口,斜靠在哪里的同样是熟人——卢克·加洛德·莱特,满脸忧郁的医疗师。

【卢克,你也......】

说着卢克从窗外将又一个人形状物丢到了地上。

【如果你也来了的话。也就是说......】

缪希菲尔顺势看向前方——

不知道何时前方的书架周围变得黑暗且深邃,不过这并不是不能什么奇妙的现象就是了。

“嗖——”

突然间,黑暗中闪烁着一丝银光,一把匕首随即擦过缪希菲尔的脸颊,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截断了几根头发。

然而哪怕如此,缪希菲尔脸上的冷峻也丝毫没有颤动,好似早已习以为常......

此时所有人都注释着那片黑暗,很快又一个熟面孔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捷亚·迪米·怀斯,情报员亦或者是......暗杀者!

她一只手抬着慢慢走出来,很显然刚刚那把匕首就是她扔出来的。

浑身散发着令人难以靠近的氛围,面无表情的样子简直和遇到里昂前的她一模一样。

她渐渐远离黑暗,而黑暗也随之消散,最后那掩盖在黑暗中的两个倒下的人形状物也暴露在外面。

【捷亚,你不会把他们给!】

目睹后的莱维急切的询问捷亚。

【没事的......和你们一样,并没有危机到性命,只不过......】

捷亚将抬起的手放下,从另外一只手中拿出了和刚刚一模一样的匕首把玩着。

【他们身上似乎藏了一些危险的“玩具”,所以我就没收了的说,呵......】

【是吗,这样啊......】

莱维以及一旁的卢克长舒一口气,虽然说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样子不仅不会让他们放松,反而会受到惊吓......

这样一来,除了里昂和库洛她们外,所有人就已经全部到齐了。

不过虽说这样的聚会早在不久前就举办过一次,然而这次的氛围和那次相比简直大相径庭。

【呐,缪希菲尔,这些垃圾的处置权就随便你了。所以,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哼......】

这个光景,出人预料?不,预料之中。从里昂来到这里摊牌的时候开始,不,从策划起这一切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一切。

果然还是不得不去面对吗......

“为什么要设计陷害哥布林”

“为什么要将里昂和魔王的子嗣牵连进来”

“你一定是有什么理由,但为什么不和大家商量”

为什么......

你们的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卢克、捷亚......

【看来今晚会很长呢.......】

但是我可不打算奉陪所有人。

里昂,我也很希望这件事能够到此为止......

可是抱歉,再让我......任性一次吧......

喧闹的街道旁,总会有几个黑暗的小巷,这里往往是各个阴谋的卵巢......

“这也算是经典桥段了,对于【我】来说——”

【完了......】

【真的、你真的确定了嘛!】

几个穿着仿佛是存在于上个时代的“地下组织”的人聚在一起苦恼着。

“诶呀诶呀~难道说是某个‘危险’的任务失败了吗,哈哈哈......”

【精灵、暗杀者以及......那个“病源”,都在那里出现了......】

【这、这不是就全员到齐了嘛!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

“那必须得是在这种时候才行啊......”

【没办法了,这次行动失败,暂时放弃对缪希菲尔出手......】

【是......】

“也是啊,这种展开的确太突兀了......”

【你到底要在哪里自言自语多久.....】

随着令人遐想的角色逐渐消失,视角最重难得的转移到那个“奇怪的声音”——

“哦,我吗,呵——

【只是一个的癖好罢了,不用在意。】

随着声音的逐渐明朗,那个屹立在楼顶的不可名状的东西也慢慢化作人形,只是在夜晚的衬托下,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面貌,也包括十米之外,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的女仆装少女。倒是这边却能够借助月光,看清她清秀的脸庞以及洁白如雪的皮毛......

【哼,我也懒得在意你的恶趣味。】

她不屑的撇过视线,看向远方的德赛克若亭。

【你真的打算让那群垃圾去暗杀缪希菲尔吗?】

【暗杀?】

【如果是那样没让我去不是更加快捷吗?】

【啧......】

“所以才说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简直无聊透顶.....”

【虽然说,在这个时期上演这种戏码也不为过是早就一处令人印象深刻的段落,但是那还不够——】

他伸出手,一本看似厚重的古铜色的书落在他的手上。

【必须要做到精彩至极才行!】

【所以你要怎么做呢?】

少女的语气让人觉得敷衍,然而她早已不自觉的流下冷汗。

【我这次不过是想趁机测试一下“勇者的同伴”是否还有战斗的能力罢了。】

【测试那种理所当然的事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这就像看某部小说中描写不多的配角,总是会让不少读者为他们的故事感到好奇一样的心态,所以才会有“外传”的出现嘛。呵呵.....】

【你的话还是叫人难以理解,所以我才不太想和你交流。】

【多谢夸奖......】

说完他跳上楼顶的边沿,玩味的翻阅着书本。

【我的目的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了.....】

少女咬咬牙,对着那个人形状物强调着。

【是是~因为你要做的事在我的计划之内,所以我才会协助你的,不是嘛~】

展开的书本被他用力闭合起来,转而望向少女,

【不过,我也不能随意插手,这也有违我的身份......】

【嘴上这么说,你不是一直在“插手”嘛,不管是制造那些垃圾,还是和缪希菲尔......】

【不不!这怎么能叫“插手”呢?对我来说,不过是“近距离观看”而已的程度.......】

话音刚落,那本书便偏离他的手顺势落下,当落到他的脚边时,书本自行翻开,里面每一页羊皮纸脱离书本随风飘散,将人形状物包围起来。

【接下来要做得才叫“插手”——】

留下这句话,那些书页与人形状物便消失与此地——

在里昂还在与自己的久违的重逢着,殊不知外面一个明显不怀好意的视线正注视着他.....

“他?”

“抱歉了旁白。里昂·泽任·奥斯维尔,这个人对我来说宛如中学的教科书一样无聊,要理解他的行动和思考方式简直和呼吸一样简单。然而对于我却不得不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这一点来说真是可悲......”

“不过他的身上似乎有一个更加有趣的东西——”

“魔王的子嗣,艾诺·洁·赛特.....”

“在这次事件中虽然作为剧情推动的关键,但她本人却一直处于被动状态,这倒是一处败笔。”

“那么,你的价值到底能让我垂涎到什么地步呢?我可是饶有兴趣......”

【里昂? 怎么了?】

【诶!你还没睡吗?】

......

“呵......”

窗外映射着那两名“主角”的身影——

【诶!是吗!太好了!】

【太好了?】

【嗯!只要再得到里昂的爸爸的承认,我就是里昂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呢❤~】

【呃,我们还是跳过这个话题吧......】

......“看来他们相处的十分不错呢......”

“魔王的子嗣,你是否也能够引出勇者的真正价值呢......”

“呵呵......”

到这里,人形状物也不再是单单注视着他们,书本再次由他的手中展开,似乎是准备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行动,然而——

【勇、“勇者祭”?!】

【勇者祭!】

......

“勇者祭.......原来如此,来这一套啊......”

很显然,他放弃了行动,并将书本合了起来。

“嘛,也罢,享受循序渐进的过程也不错。所以,主角们啊,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逸吧......”

“毕竟我,也差不多要去做好准备了......”

留下这句话后,人形状物彻底消失在黑夜中。

“看起来‘那边’也进展的差不多了——”

【缪希菲尔,你真的干了不得了的事呢,给我们好好解释一下吧!】

捷亚的杀气肆意的释放着,手里的刀刃也直指缪希菲尔。

当然,大家都明白,捷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只不过她现在这个状态实在叫人心惊胆颤,哪怕和她抱有相同目的的卢克和莱维都表现的较为冷静。

其实也不难想出,毕竟在做的所有人中,捷亚是“当时”最接近里昂的人,然而她的出现不仅没能帮到里昂,反而将他推入更大的麻烦中。

【你不久前见过里昂了吧......】

缪希菲尔面对她却表现的十分平静,她以平常的微笑说到。

【差不多一周内左右吧,或许就是前两天,还是说......今天吗?嗯~】

仿佛是在激怒捷亚一般,而捷亚也的确做出了行动,这也算是暗杀者的特点之一吧——谁也没能来得急反应,捷亚已经“瞬移”到缪希菲尔身后,并用匕首低着她。

【喂!捷亚!】

【等等——】

到这里卢克和莱维也不再冷静,他们急忙跳到二人身旁,他们的脸上在一刹那间表现出直观的恐惧。是因为捷亚的举动吗?并不是——

他们注视着捷亚手中的“匕首”,那早就不是从那帮类似地下组织的人的手中夺取的普通匕首,而是捷亚的“私人物品”——银灰色的刀刃上布满暗红色的裂纹,周围散发着不祥的血色微光,那正是捷亚从统合战争时期开始就随身携带的“防身道具”——“噬咬(Bite)”。

这把匕首拥有三个特性,其一就是像刚才一样的“瞬移”,正确来说应该是“锁定”,被这把匕首盯上的目标绝对无法逃脱,因为只要在一定范围内,这把匕首就会瞬间撕裂猎物的咽喉;其二就是“诅咒”—“永远的伤痕”,也就是米特身上的那一处,她还好,仅仅只是擦伤,今后注意一点还是能够正常生活的,所以说在统合战争时期,那些被捷亚弄成重伤的就不好形容了,毕竟在与捷亚交锋过后,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幸存者,比起带着剧痛生不如死的活下去,不如早点解脱,这也算是捷亚的“仁慈”了吧......

而第三个特性......算了,关于这一点对于目前的情况没有太大帮助,今后会有几乎详细说明的.....

不过说到底,光凭这两个特性,这把匕首就几乎是和库洛她们一样的bug级别的武器了,所以说,刚刚的情况真的十分惊悚,好在捷亚没有真的下手......

【哼,“噬咬”都那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早就将这玩意给扔了,该说是你“本性难移”吗.....】

【我可没有里昂那么窝囊,而且你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说我,“背信弃义”的家伙!】

因为捷亚的这句话,所有人都僵持着,莱维和卢克也不由撇过脸,绷紧着身体。

捷亚很明白,在“同伴”之间“背信弃义”这个词的分量与意味,不过对她来说完全没有犹豫的必要,迄今为止缪希菲尔所做出的举动早已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范围,同时也给了她无论是身边的人,亦或者是陌生的人,都造成了难以比拟的伤害......

【......如果你所说的是米特的事,我可以向你详细解释。】

【没有那个必要!】

“噬咬”再次逼近,此刻只要有一丝微风吹过,缪希菲尔的喉咙就会被撕破,哪怕得到之后得到及时的治疗,她每次颤动的时候都会带来难以忍受的剧痛。

【你使用了“暗部”,对吧......】

【......没错,呃——嗯?】

【捷亚——等——等?】

虽然捷亚的表情狰狞了一瞬间,但是她却将“噬咬”收了起来。

【暗部的事情,我已经从里昂哪里得知了......我、不,我们.....至少我是想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知道了又怎样?】

缪希菲尔的态度依然没有变化。

【还是那样的态度吗!自欺欺人也该到此为止了!】

【所以知道了又怎么样!】

【你——】

【我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是可以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还是说能改变现状.....】

虽然说已经化解了肢体上的冲突,但气氛似乎变得比刚刚更加紧张。

【一直......呵,不得不说,你时刻都能稳定自若这一点在当初的确十分可靠,不过现在我也差不多理解了当时被你玩弄的敌人的心情,真的是十分不爽呢......改变?缪希菲尔,难道你觉得你的所做所为不过只是历史书上翻过去的扉页吗!】

【事实不就是如此嘛,反正不管什么都会成为历史——统合战争、勇者、魔王,亦或者是“哥布林事件”......当然也包括“勇者的舆论风波”......】

她故意将里昂的事强调出来,虽然说以她的处事风格来说,这样一般都是为了挑衅对方,让对方失去冷静而落入自己圈套之类的,不过就这次来讲,应该仅仅只是意气用事罢了.......

作为所有事件的“幕后黑手”,她这样不合理的举动早已引起了身边的人的注意......

【明明都是你一手策划,你倒是挺理直气壮的嘛。】

【不,你说错了,捷亚。“哥布林事件”之后的事......说白了,将里昂推入深渊的人不就是你吗!】

想反驳的心情仍然在,但实际上捷亚的锐气早已被削弱。

【我所策划的仅仅只是到魔王的子嗣......不,仅仅只是哥布林事件,里昂、艾诺,以及哥布林们,他们这些角色在我的“剧本”里明明早已安排妥当,到是你给自己加了那么多戏,我可从来没有将你考虑进去啊。】

令人十分气愤的话语不断脱口而出,但是实际上确实如此,虽然说在场的所有人在当时都很想帮助里昂,但基本上只有捷亚做出了“有意义”的事,不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的原因,她的所做所为几乎成了多此一举,如今的舆论风波便是其结果。

【我......我本是想——】

【当然了,如果说没有使用米特的话,我想里昂也就不会从你口中得知我在使用暗部,没有耽误时间的话,也许就能平安救下魔王是子嗣,后面也不会有这样的麻烦, 所以依旧是我的错,我的失误......】

【说的这么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就根本无法完成你想让“魔王的子嗣帮你杀了四百万哥布林”的目的了吗!你到底想做什么!】

到这里缪希菲尔没有回应,仅仅是看了大家一眼......

【里昂的事,我已经开始解决了,所以不用担心,接下来......】

【你又想干什么!】

捷亚与缪希菲尔再次对视着,缪希菲尔无奈的耸了耸肩。

【看来我是完全失去了你的信任了,反正我说我是想帮助里昂,你也不会相信吧.....安心吧,因为你们公司那篇绝笔,国家也和勇者一起陷入到了舆论风波,所以我和里昂的立场在此刻是一致,安心吧,这一次对待里昂我会好好处理的......】

(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不过,我主要也是想好好保护这个国家,毕竟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啊。】

【啊~是啊!这个国家的建立牺牲了多少!最介意这一点的人究竟是谁!不管你是什么目的,非要让里昂——】

【够了!】

卢克出手拦住了冲动的捷亚。

【这种事我们谁都清楚,但也没有必要现在提出来,里昂已经在我们之前来过这里了不是吗......】

因为卢克的阻拦,捷亚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或许也没有吧,如果缪希菲尔是敌人,她早就不会站在这里,现在的她大概满脑子都是里昂与自责吧......

“我彻底输了......”

仅仅这一句,就足以表达捷亚的思绪......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也无法原谅你,缪希菲尔.....既然你刚才那么说,那就表示你承认了对吧!自己糟践了我们努力的结果!】

完全不需要废话,卢克单刀直入。

缪希菲尔不禁握紧了双手。只要她回答,那么就是正式下了判决,在昔日同伴到底围观下,这种感觉宛如被审讯的犯人,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头一遭遇到。

【......是的,我承认,但我.....】

卢克看了看身边的两人,她们微微点了点头,而卢克也以同样的方式回应。

【我们并不是想改变什么。】

他上前走到缪希菲尔的办公桌前,拿起了他们之前的合照,一脸深意的端详着。

【换句话说,在发生这件事之前,你的确做好了身为这个国家领导人的任务,我们也很欣慰让这个国家交给你统治,所以我们认为的是,你也应该是真的想管理好这个国家,无论形式再怎么严重,你也不至于对那些哥布林们下达制裁,更何况是借由里昂和魔王的子嗣之手。】

【也就是说,你认为这里面有“隐情”,我可能是出于什么原因被迫这么做的?】

她的脸上泛起笑意,没有人分得清那到底是嘲笑,还是......对自己的自嘲......

【哦,没错。但也正如你所说的,已经改变不了什么,我也说了,我无法原谅你......所以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说完这句话卢克用力将手中的合照扣在桌子上。

【好啊......】

缪希菲尔果断的回答了,但是嘴角的笑意依然没有褪去的意思。

【我可以给你们详细解释,但是,你们可以听多久呢?】

所有人对缪希菲尔的话表示疑惑,然而没过多久,缪希菲尔变走到了捷亚的身边,她不禁绷紧了精神。

【捷亚,因为里昂的事情,我想你应该很忙吧,真的有闲心听我的胡搅蛮缠吗?】

【你什么意思,那种恶心的工作,我早就——】

【是吗?】

那意味深长的笑容顿时让捷亚感到了不安,同时——

“滋——滋——滋——”

捷亚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到底是谁,在这种时候——】

她拿起电话,看着上面的一连串熟悉的号码——那是新闻社的电话,

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辞职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联系过来?!

【不接电话吗?】

【谁要接啊!】

眼看捷亚就要挂断电话,缪希菲尔褪去笑意,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真的要这样吗?没准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呢......】

如果刚刚是这样的态度,捷亚估计也不会做出哪些冲动的举动。

注意到缪希菲尔态度上的变化,捷亚也不敢草率了。

“滋——滋——滋——”

她看着莱维坚定的眼神,最后决定接通电话——

【喂,我是捷亚......】

电话的那一端除了捷亚以外所有人都听不见,但他们能够看到捷亚脸上表情的变化,她难以置信的瞪大瞳孔,咬紧牙关,看来这通电话电话的内容十分不妙,就连捷亚也不免庆幸自己刚刚没有挂断电话。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知道了,我会赶过去的......】

说着,她挂断了电话,转而恶狠狠的看着缪希菲尔。

【这也是你所策划的吗?!你别太过分了!】

先不说其它的两人有点不明所以,缪希菲尔却一脸淡定,好似一切都在运筹帷幄之中,不过她却给予了否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保证,现在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做出什么事,这一点还请你相信我.....】

【我怎么可能还会相信你!】

【我知道,但是不管怎样你也要去的吧......】

捷亚咂舌,她不甘的走到莱维和卢克身边。

【拜托你们了......】

这句话的声音歇斯底里,仿佛喉咙在滴血一般。

【等等——】

眼看捷亚准备离开,缪希菲尔喊住了她,并向她扔出了某个瓶盖大小的东西,捷亚接住了它。

那时一种储存电子信息的便携设备,对于这个捷亚自然很熟悉。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既然你要回去,那就帮我个忙吧......】

【为什么我要帮你?】

【就当是,为了帮助里昂吧......】

她看了一眼缪希菲尔,将设备放入口袋。

【我知道了......】

说完捷亚便推开门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两人注意到,捷亚此刻目送捷亚的神情不再带有一丝嘲弄,那是久违了的十年前作为大家的领袖对同伴抱有的一种真挚......

【捷亚,要小心啊......】

在捷亚离开之后,她又来到了卢克的身边。

【你是想把我们都支开吗!】

【并不是所有人就是了......】

缪希菲尔看着莱维,而同时莱维的眼神也变了,她似乎在示意着卢克。

【原来如此......】

卢克心领神会,点了点头,重新看向缪希菲尔。

【说实话,我之前就和里昂说过了,并不想继续探究此事......】

【那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也是......】

他缩了缩领子,走到门口,回头看向莱维与缪希菲尔,

【我之所以不想深究下去,是因为不想再看到我们的关系分崩离析的样子......今后如果有什么事是我能够帮上忙的就尽管来找我吧,这是我作为同伴唯一能够做到的了......】

缪希菲尔与莱维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莱维,之后就拜托你了。】

【嗯,交给我吧.....】

卢克露出信任的笑容后,默默离开......

因为捷亚的态度,所以必须第一个支开她,而莱维似乎是和缪希菲尔在先前就联系过了,看来对于情报的资源,她们原本就商量好单独谈话,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理由留在那里了。

而且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昔日的同伴们争执的样子,不想听到我们之间的羁绊崩裂的声音......我想这之后,我也很难去相信这些已经发生的事实......

为什么,缪希菲尔、里昂,到底因为什么你们要做出和我一样的事情,难道我的罪孽还不够深重吗!

玩弄里昂的命运,离析我们的关系,糟践这个国家......

说不想深究什么的也不完全是骗人,但是,如果那一天让我遇见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我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

此时,办公室仅剩莱维和缪希菲尔两人。

终于,在目睹了两人的离开,缪希菲尔,那个从头到尾都始终保持着自信的领袖,在这一刻重要支撑不住了——

【缪希菲尔?!】

她瘫倒了下去,跪在地上,嘴里呜咽着。

【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请原谅我......里昂.....捷亚.....卢克......原谅我......】

看到此情此景,莱维不禁回忆起来,在几天前,缪希菲尔早已联系了她——

【莱维.....来我这里......我要告诉你所有的事......】

从电话的那一段可以听到轻微的呜咽声,也就是说,当时她也是这种状态.....

缪希菲尔已经承认了,那就没有给予无罪的必要,她今后必定会遭到报应,但是果然,这件事有一部分,不,是许多部分,被我们忽视了......亦或者是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注意到......

【原谅我......原谅我......】

虽然说我真的迫不及待想知道,但是......

忏悔的时间我有义务给她,毕竟我们是同伴......

【抱歉,我失态了......】

【不,没关系,反正也知道了你新的一面嘛~嘿嘿~】

其实也没过多久,而且缪希菲尔的也好像积蓄的压力都被放松了一样。

真的很像十年前,刚遇到里昂的样子.....

【呵呵,你可不要告诉里昂啊,不然那家伙就要得意忘形起来了。】

【诶~这可说不准哟~如果所你能够分配一个更“适合”的工作,我的嘴巴可能会更严呢~嘿嘿!】

【我、呵,我会考虑的,不过近期还是不要为难我了,哈、哈哈......】

【哈!开玩笑的啦!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工作,我也没有机会去“宠爱”里昂呀,你说对吧。】

【看来你有好好的照顾他啊......】

【那当然,他可是唯一叫我“老师”的人。还有我说你啊,二十多岁的小学生什么的,你的恶趣味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呵,那只是体验生活的一种啦,哈哈......】

【所以说,你也是希望里昂能够过上平凡普通的生活,对吧......】

愉快的气氛很快便结束了,两人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是的,如果他能够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果然,你的目的实际上并不在哥布林身上,而是里昂和艾诺......】

沉寂的夜晚即将结束,一丝丝阳光也初露水平线。

【莱维,虽然我在联系你的时候说是要告诉你“所有”,但这些并不是真的所有,仅仅只是我知道的,可以用口头给你描述的。】

【也就是说,有些事,身为策划者(之一)的你也没弄明白,对吧。】

【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了......】

整个国家再次运作起来,宛如他们这些人命运的齿轮......

【你刚刚撒谎了,对吧?】

【什么意思......】

【你和捷亚争执的时候说到,自己策划的只有哥布林事件,不,你在说到魔王的子嗣时急忙改口,你为了贯彻“恶人”的形象,让他们认为你真的是所有事情的主使,实际上,在逮捕魔王的子嗣之后的事,并不在你的掌控之中,对吧?】

缪希菲尔闭上眼睛回忆着——

当时她也目睹了哥布林们的湮灭......

【可恶!】

她紧紧握着拳头。

【不愧是莱维呢.....】

【所以说,那并不是你的“剧本”,这出闹剧到底是谁撰写的!?】

缪希菲尔话到嘴边,但还是犹豫了,可她很清楚,自己已经伤害了同伴,不能再继续让他们、让里昂再次受到迫害.....

【撰写剧本的人,真正的幕后主使,同是,更直接一点,他就是“哥布林事件”谣言的源头.....】

【到底是谁!?竟然能迫使你去行动,将我们所有人,包括“勇者”和“魔王的子嗣”都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人!】

【没错,我们被玩弄了,我们这次彻底的输了,没有一丝得利!他轻易的挑起种族纷争,轻易的撕裂我们的关系,借由我、里昂、魔王的子嗣之手将我们费劲千辛万苦的成果毁于一旦......】

缪希菲尔抱着头,像是再恐惧着什么一样。

【为什么不在一切发生之前找大家商量!只要我们一起——】

【不行!】

这声“不行”,从哪个一直以来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镇定自若,扭转局势的领袖口中说出来竟会如此让人感到绝望。

【缪希菲尔.....】

她不是不信任我们,而是说她真的去想过、去判断过——

【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

【他真的是“人”吗?不,他是超脱于这个世界的某种东西,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东西,哪怕是勇者和魔王这两种最强的力量联合在一起也只会被轻易击败的某种存在......】

新闻社的大楼,一脸急躁的捷亚闯入办公室——

【社长,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医院里,卢克正在自己的候诊室里收拾着行李,看样子他似乎打算去某个地方......

包括此时莱维与缪希菲尔的谈话,这一切都被、都被、都¨№ǰǯǤǢͻΟΐ——

“都被我,看在眼里,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