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提示:本章部分内容根据剧情人设添油加醋偏离事实恶搞了某位我挺喜欢的嘴臭口嗨拜金主义虚拟主播,如读者之中存在财布天狗组,请勿差评留言寄刀片或约人民广场,谢谢

那么,开始吧(潜台词:我很可爱,请给我应援~

“嘀嘀嘀,嘀嘀嘀”

在那早已习惯了的吵闹噪音伴随下,我睁开了眼,没好气地一拳砸到正在忠实履行自身职责的闹钟上面。

呃,好像有点用力过头了,某样细小的物体从闹钟里掉了出来?

算了,反正这东西别再吵就好。

很明显,一大早起床的我心情非常不好。

好吧,貌似没有哪次起床我的心情是能好起来的,可是今天心情却尤为暴躁。

原因何在?

是刚才作的梦。

梦里的自己,对奈绪说了很过分的话,重重伤害了她,使得她和我的距离......

不,这不是梦。

或者说,是现实于梦里重演了。

也就是说,她...我已经没有资格称呼她作奈绪了吧,从今以后,只能回归到过去的,班长了吧?

“唧,我到底是要烂到怎么样的程度啊。”自嘲自身愚蠢与丑陋的我,发泄地把床头柜的闹钟扔了出去。

---

我在饭厅门口停了下来,没敢进去。

一旦进去的话,肯定要面对奈...班长了吧。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我到底,该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她?

一如往常地打招呼吗?还是什么都不说默默坐下吃自己的那份早餐,对昨晚的事情只字不提?

前者自问我还做不出来,虽然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有多烂,内心有多阴暗,可在昨晚狠狠伤害了她让她哭了之后,还能厚着脸皮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至于后者,有何意义?既然我和班长依然是同类关系,仍然同住一屋,那么就算再怎么逃避也始终有一天要面对的吧?

感觉,很纠结。

我到底该怎么做?

......

算了,还是进去再说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畏畏缩缩地走进了饭厅。然而,往常那个会第一时间跟我打招呼,戴着眼镜,嘴上常常挂着微笑的温柔少女,却不在她习惯坐的位子上。

“如果你是找伊藤的话,她不在哦?一早就出门回校了。”督了我一眼的绫,用略带嫌弃的声音对我说道。

我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卡雷尔和浩一对我打了招呼后便没再多说什么,估计他们已经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吧,不为事情的对错而开口是因为顾及我的感受吧。

问题是...总觉得,他们把我狠狠骂一顿的话,我还能好受一点。

与平时热闹的气氛不同,这个清晨的餐桌,没有人说话,绫和浩一都在默默吃着自己的早餐,卡雷尔则神情肃穆地站在我的旁边。

好压抑。

总感觉好压抑。

这份压抑,一半来自现在饭厅里的气氛,一半则是来自我自己。

提早回校的班长有好好吃过早餐才出门吗?

她提早回校的原因,是因为我吗?

已经对我感到讨厌,甚至厌恶?不想再见到我了?

怎么想...都肯定是这样了吧。

『“真的,非常感谢,我保证不会妨碍到你的...八神同学。”』

有那么一瞬间,昨晚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以及当时她脸上的泪水和微笑,还有最重要的那一声...八神同学,浮现在我的心里。

一想到那一幕心脏位置就隐隐作痛。

回到学校的话,肯定要见到班长的吧?中午她是否会如平时那样在天台吃饭?就算在学校里故意避开她,不与她有任何交集,只要看到了也始终会感到尴尬和痛苦的吧?

到时候,该怎么办?

想着这种事的我,视线再看回餐桌上丰盛的早餐时,已然没有了食欲。

根本没法吃下去啊...不是卡雷尔的手艺不好,只是单纯心情导致的缘故罢了。

算了,还是不...

“别想着连早餐都不吃就走人哦?”像是一直在等待时机似的,绫的声音适时响起了,“有人拜托我,就算是用强硬的手段也要逼着你吃下去呢。”

有人拜托?这是什么意思?

“你在搞笑吧?谁会拜托你这种无聊事情啊?”

“你别管,反正就是有人委托了我这种无聊事情,”不耐烦地回答我的绫,不知何时手里已经拿起了招牌的电击器,“阿痴,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乖乖把早餐吃了,二,我把你电晕之后再慢慢跟你玩填鸭游戏。”

从她扬起电击器的威胁性举动来看,是认真的吧。

“我觉得你乖乖照做才是上策哦,修,一大早就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少爷,吾也认为您还是先把早餐吃了比较好,心情再怎么不好也请始终以身体为重。”

好吧,连浩一和卡雷尔都这么说了,再加上绫的电击器已经在逐渐缩短与我的距离......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吃还不行吗?”一边说着,我一边皱着眉头把秋刀鱼夹入口中。

与此同时,我也在心里想着,到底是谁委托绫做这种无聊事情?这是什么整人节目的一环吗?

与我抱持相同性质苦恼的人,似乎还有绫。

“真是的,明明以我的立场来看可不应该被拜托这种事啊...都是笨蛋。”

因为我听到绫不满地小声抱怨着。

至于抱怨的对象是谁,这个就不得而知了,现在的我也没心情去想这种事。

---

中午,刚吃完饭的我捂着肚子艰难地在教学楼走廊前行。

绫那家伙以受人拜托为由,强行让我吃了一大盒便当,现在肚子已经被撑得完全塞不进其他东西了。

呃,感觉好难受。

话说回来那个拜托绫这种麻烦事的见鬼家伙到底是谁啊?

难不成...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会不会是...班长拜托的?

不不不,肯定是我想多了。

班长整个上午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哪怕看都没看过我一眼哦?

甚至乎在午休一开始就离开了教室,连惯例的天台午餐都没有参与,像是从我的世界里人间蒸发了一样地彻底消失不见了哦?

对我的厌恶已经到达这种地步的班长,怎么想都不可能拜托绫监督我的一日三餐吧?人的温柔始终是有着界限的,当对一个人的厌恶超出了这份极限时,自然而然地就不会再想接触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了。

而我,刚好就是越过了这份极限,成为了班长...

唯一不再温柔对待的人。

『“八神同学。”』

啊,又想起那个称呼了,老实说有种类似失恋的感觉,就像当初枝月选择了剑志,把我甩了时一样。

嘛,虽然班长并不是我的女朋友,与我的关系也仅仅是同类而已。

“八神同学。”

啊,又想起了,那个称呼,越想我就越...

“八神同学?”

为什么老是想起来啊!求求你...等等,不对啊?

“八神同学?”

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不是自己想起了那个称呼,是有人这样喊我。叫我的人是...

顺着声音源头的方向看去,发现川崎爱正站在不远处关切地看着我。然而,当我看到她时却整个人大脑空白了好几秒,不是因为川崎爱有什么问题,而是......

班长正站在她的身边。

这可...真是不走运的巧合啊。

她们是在这里聊天吗?不太想回应川崎爱啊。

毕竟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班长...可既然已经喊上我了,如果不回应的话就显得太没礼貌了。

带着这种想法,我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当然,我的视线一直游离于班长之外。

这种时候的我,该用何种表情去面对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是,比起我这种已经能被认为是怯弱的表现,班长倒是显得很大方,“中午好,八神同学。”

脸上没有往常的微笑,语气中的冷漠也表露无遗,这宛如对待陌生人般的...不,以班长平时对待他人的态度来看,现在的我在她心里应该连陌生人都不如了吧,还有那句“八神同学”,都无一不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呃,中午好,班长,川崎。”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强作镇定地回应了。

“川崎?不对哦?八神同学,”不清楚我和班长之间发生了什么的川崎爱,轻笑着说道:“上次不是说好了吗?下次见面时,要直接喊我的名字,爱,记得吗?”

话刚说完,班长的表情似乎变得僵硬了。

而我,有那么一瞬间,心底里涌起了把川崎爱痛骂一顿的冲动。

你无端端地这么好记性干嘛啊!

班长还在这呢!这种时候你让我叫你的名字!?

好吧,这件事上面川崎爱并没有错,不对,应该说爱,她没有做错,只不过是在错误的时机错误的场合提起了错误的事情而已。

而且这也是她的一番好意,因为这样而责怪她的话就显得我太不知好歹也太小气了。

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把话题接下去了吧,“呃...中午好,爱。”

这一次班长的表情变得更加僵硬了。

“哈哈,”然而,不知道我和班长之间发生了什么的爱,开心地笑了起来,“除了家人之外,还是第一次有异性直接喊我的名字呢,感觉有点不习惯呢。”

这是连无心之过都算不上,却又是最能伤害人的话了吧。

“接下来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八神同学,川崎同学。”也许是不想再继续看到我吧,班长礼貌性地点点头,先行告辞了。

只是,虽然说话时她尽量表现得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可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我还是发现到她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而且,我发现班长的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那是,便当盒吗?

应该是刚吃完饭没多久,碰到了爱,于是两个人在这里闲聊吧?为了避开我,所以选择了中午独自一人吃饭吗?

为了避开我而做到这种份上,还真是辛苦班长了,只是这样一想心里便觉得更痛了。

“嗯...”这时候,看着班长那逐渐远去带点寂寥味道背影的爱,歪头发出了疑问的声音,“总觉得,八神同学和伊藤同学之间的气氛好像怪怪的?”

被看出来了吗?

嘛,也是正常的吧,毕竟爱之前就接触过我和班长,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与当时截然不同是很容易被察觉到的事情。

然而,这不代表我会就此承认了,有些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有吗?你的错觉吧。”

“不对哦,”爱认真地看向我,以肯定的态度来反驳着,“不是错觉,八神同学。最明显的一点,称呼变了呢,对其他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我认为对于伊藤同学来说,称呼是真正能决定与一个人之间关系距离远近的证明。”

可谓...一语中的。

在我于心中感叹的同时,爱又像说绕口令似的补充了一句,“八神同学,八神同学这个称呼可不是之前的伊藤同学会喊出口的呢,八神同学。”

怎么感觉有点被调侃的味道?

“我发现原来你有时候挺坏心眼的啊,爱。”

“嘻嘻,谁知道呢?或许我并不是八神同学想象中的那种乖巧类型也说不定?”

不得不说,爱说得对。在我之前的印象里,爱应该是那种品学兼优且非常乖巧的类型。虽然...班长也近似于这样,但其身上偶尔出现的强大压迫感至少表明她本身在某些时候,还是具有非常明确的代表着“拒绝”的界线的。

“好吧,你是怎么得出在我印象里你是乖巧类型的结论?”

爱笑了笑,“大概,要说的话,是直觉吧?女生的直觉。”

真是个摸棱两可的答案啊。

“那你刚才就是用你的直觉来洞悉出我班长之间出现问题的?”

“一半一半,”她似笑非笑地摇摇头,“直觉是一部分,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刚才说的称呼问题。”

爱从我的正面走到了旁边,以仰视的角度打量着我,“正如刚才我说的,我认为对于伊藤同学来说,称呼是真正能决定与某个人关系距离远近的证明。从“君”降格到“同学”,这证明在伊藤同学心里与八神同学的距离被拉远了,同时八神同学对伊藤同学的称呼也变了,之前还是直接称呼奈绪这个名字,现在也被降格为同学了,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哦?代表了什么?”必须承认,我的好奇心被爱勾起来了,想听听她的说法。

“这代表着,八神同学虽然无奈,或者说,不情愿吧?只是到了最后还是接受了距离被拉远的事实。到底是出于什么才接受呢?这个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了哦。”

她说得...没错。

昨晚的我,或许在某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如何愚蠢的事情后,是有过想挽救的打算的,然而,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说出那个名字的资格了...

所以,纵使不情愿,也只能接受了吧——

——这是,为自身的丑陋和愚蠢而付出的代价。

或许是看我默不作声吧,爱收起了笑容,摆出了严肃的神情,“我是不知道八神同学和伊藤同学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过问,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为了好奇心而揭别人的伤疤是不道德的。”

她思考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是,我觉得...既然之前彼此的关系已经好到能以名字相称,那么肯定有着足以用深厚来形容的感情存在吧?不论这种感情是什么。”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爱的脸上似乎有着一丝由衷的羡慕?

也许,她说得没错,我和班长之间的感情确实很好吧,然而......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没错,自昨晚的事情后,不论我和班长的感情有多好,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大概,是再也无法挽救的过去吧,毕竟我确实深深地...

“这样想就错了,八神同学,”没想到的是,爱斩钉截铁地否定了我,“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感情,所以才不会轻易成为过去呢。你们二人之间的问题如何解决,是取决于你们的想法的。可是一直原地踏步可不是办法哦?总有人要先走出关键一步的吧?”

意思是,让我先对班长道歉吗?

说得倒是轻松,她现在一直对我避而不见,就算想道歉也没办法啊?难不成用老套的鞋柜塞信件手法或者发邮件约出来吗?

先不论有没有效,光是这么做就很容易被误解成告白了吧?而且我觉得班长只要知道是我的信件或者邮件就肯定会看都不看便扔掉删掉呢。

“想法很美好,可真的要做的话,肯定有诸多困难吧。”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八神同学。”爱抱怨似地说道,“还是说你觉得你和伊藤同学一直这样下去就可以了?”

“这...”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想,然而...

对我感到不满的爱,摆出一根手指对我说教,“作为男生,要主动关键的一步才行,知道吗?”

这样的她,总让我想起过去的班长...有那么一刹那,她们两个的身影在我心里重叠了。

皱着眉头的爱,思考了一下,“这样吧,八神同学,有时间的话,去搜索一下叫做神乐NANA的虚拟偶像如何?”

虚拟偶像?

“等等,话题跳跃性太大了吧?怎么突然说起虚拟偶像了?”

“是这样的,之前...在家里自闭的时候,”爱不好意思地笑了,自闭应该是指发现自己被欺骗感情然后请假的那段时间吧,“无意中看到的,叫做神乐NANA的虚拟偶像,现在很红哦?我觉得挺不错的呢,她最近都在搞烦恼相谈的直播,我觉得八神同学应该可以从那里得到有用的意见吧?”

烦恼相谈么...嗯...好像,确实值得考虑一下。在近乎走投无路的现在,听听素不相识的局外人有何看法应该有帮助吧。

不过话说回来爱居然有追星的嗜好?而且追的还是虚拟偶像?该不会她私下里其实是个阿宅吧?

表面上是品学兼优相貌身材皆出众的美少女优等生,暗地里却是个狂热的追星宅?嗯...好像,挺带感的?

这设定不错!我喜欢!反差萌元素满载啊!

不过说起反差萌我又想到了某位忠实服侍我的黑人管家兼保镖...呃,卡雷尔还是算了吧,那不是反差萌,是反差呕才对,反差大到足以令人感觉恶心想呕。

在我想着卡雷尔那令人反胃的反差问题时,爱突然说道:“时间不多了,午休快结束了,我先回去啦,八神同学。”

不过,在我刚想说再见时,她又非常认真地问了我一句,“虽然可能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八神同学介意答应我一个请求以及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我吗?总觉得爱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嘛,无妨,反正她也帮了我不是么?

“说吧,不过先声明一点,违背道德底线可以,借钱免谈。”

“哈哈哈,谁要跟你借钱啦,八神同学,”爱开心地笑着,“话说这个回答好奇怪呢,居然是以违背道德底线为前提的吗?”

接着,不知为何,爱扭扭捏捏地看着我,支支吾吾地说道:“是这样的...怎么说好呢,八神同学和伊藤同学...真的不是恋人的关系吗?”

老实说,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只不过我还是诚实地回答了,“不是。”

听到我这么说后她如释负重地松了口气,这种反应...感觉好奇怪啊?

难道......

不,一定是我想多了而已,我可是闻名全校的“变态高中生八神”啊,我的身边怎么可能存在那种可能性呢真是。

太看得起自己并不是好事,因为现实的残酷最终一定会令自己一败涂地。所以,我否定着那种可能,也认为那种可能不应存在于我身上。

这时候,爱变回了那副扭扭捏捏的样子,“那...等到时机...不对,等到我认为可以的时候,我也可以称呼八神同学作...八神君吗?”

呃,只不过是称呼的问题而已,有必要这样吗?我是没什么所谓啦,只是完全搞不懂爱的想法啊。

算了,还是如实把我的观点说出来吧,“随你的便,如果你想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称呼我作八神君。”

“不行不行!这,这样进展太快了!”这家伙莫名其妙地脸红起来,还要这么大的反应是闹哪样?

越来越搞不懂了。

还有那个进展是什么意思?爱在玩什么心理测量游戏吗?

“嘛,那你觉得可以的时候就那样喊我咯。”

听到我的话后,爱露出了那十分适合她的,甜甜的笑容,“嗯...说好的了,谢谢你,八神君,非常谢谢你!”

看到爱的笑脸,我突然有某种其妙的感觉...似乎,原本心里一直笼罩着的阴霾,被驱散了一部分。

可能,这就是名为川崎爱的少女,所独有的能带给人治愈的笑容吧。

---

晚上吃饭的时候,班长没有露面,她以有重要的事情在忙为由一直待在房间里,拜托卡雷尔把做好的晚餐送到她的房间。

是否真的有如此重要的事情以至于连饭都必须在房间里吃已经不重要了,不论谁都能看出班长是想尽可能避开与我的接触吧。

甚至乎连放学她也是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

感觉自己被当成了什么恶心的害虫来对待了啊。

只能说...自作自受。

这是我应得的待遇。

嘛,中午的时候爱说得没错,确实,不是原地踏步的时候,如果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我始终要先做点什么的吧。

因此......

吃过晚饭后的我,马上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搜索爱说的,虚拟偶像“神乐NANA”。

不查不知道,查了吓一跳,这位神乐NANA可以说是彻底颠覆偶像这个概念的人物。

嘴臭口嗨是家常便饭,时不时在视频平台的直播中作出男性“自哔”时的手势动作或者H话题满天飞已经算好的了,更离谱的是这家伙居然蔑视轻视自己的死宅FANS,把他们称作脑子发抽有毛病的一群人,而且还贪婪成性贯彻完全的拜金主义。

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孤僻下作好色乖戾尖酸刻薄贪财嘴贱还时不时有频发性变态行...等下,怎么越说越像在描述我自己?

咳咳。

总之,这样的人,真的能称之为偶像吗?就算是虚拟偶像也该有个下限吧?可问题是,这家伙看起来毫无下限可言啊喂?

最重要的是,由这样的已经能被称为问题人物的家伙搞的烦恼相谈,真的有用吗?

一开始我也抱有这样的疑问,只不过想了想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看看完全的局外人对我的烦恼有什么见解应该也是一件有帮助的事。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很不知死活地进入了神乐NANA的直播间。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

该怎么形容我所看到的东西呢?

如果说,播放窗口里的那个正在说话的,看起来应该是女仆没错的3D动画美少女就是神乐NANA的形象的话,那么...

什么鬼!?

除了她本人的那个在动的3D形象在中间之外,整个视频播放窗口的其他位置都被这个形象的头像所占据了,虽然神乐NANA的动画形象并不难看,相反,足以被认为可爱的地步,可是当这个美少女的“头”密密麻麻地充满了整个播放窗口时...我只感觉这是是什么鬼畜视频而不是虚拟偶像在搞直播。

这家伙的正体,绝对是个脑子有病的人——

——这就是我对神乐NANA的第一印象。

神奇的是,这个直播间非常热闹,起码有四万多人在观看神乐NANA的这次直播,评论区也一直刷新个不停...

好吧,也就是说,有好几万人心甘情愿地忍受着那个鬼畜播放窗口,或许还以此为乐地崇拜这个以嘴臭口嗨缺乏下限以及淫乱而著名的虚拟偶像是吧?

我不得不开始为这个国家的未来感到担忧了——

——突然感觉神乐NANA说得没错,她的FANS都是一群脑子有病的家伙,嗯,就跟他们的偶像一样脑子有病。

与此同时我也为自己进入这个直播间是否正确而产生自我怀疑。

要说唯一能称之为优点的东西的话,那大概是神乐NANA的声音挺好听的吧,除此之外我真的找不出什么能让我印象好起来的优点了。

不论如何,看来我运气不错,神乐NANA的烦恼相谈才刚刚开始,试着按照直播里提示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吧。

“嘟,嘟,嘟...”

响铃声到第三下时,应该是神乐NANA本人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

“喂喂?你好?”

看来今晚我的运气确实不错嘛,第一次打过去就接通了?

“呃,你好,我是...”

话还没说完,神乐NANA便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话,“就称呼你作BEACH君吧?”

BEACH?沙滩?

我不禁检查了一下自己在视频平台上登陆的账号ID,嗯,上面写着Osamu,这样的话没错啊?

“等等,我的ID应该是...”

“BTICH君!不要死!”求求你,一定要振作!NANA永远都是你的女仆,只要你给我一百万日元,NANA一定会陪伴你一分钟的...救护车!有人吗!有人能叫一下救护车吗?BITCH君要死了!”

我愣住了。

过几秒才回过神来,这家伙莫名其妙地自嗨什么啊!

槽点...太多了!

“不要擅自把我代入到你妄想的剧情里面好吗!话说你刚才喊我BITCH君了吧!是的吧!别想狡辩,我听出来了!还有那句给你一百万陪伴我一分钟?收费也太贵了吧!”

事实证明我低估了神乐NANA,因为面对我的吐槽,这家伙居然可以满不在乎也十分不知廉耻地回答道:“哎哟,有什么所谓嘛,名字这种东西,随便应付一下就好啦~还有你没听说过吗?贪婪是人类前进的动力哦。”

道理我懂,可她这算是在把自己的拜金主义正当化吗?

算了,不管她,还是先聊正事吧。

我清了清喉咙后说道:“无聊的玩笑先到此为止吧,我今天打电话来参与这个所谓的烦恼相谈,是因为我真的有烦恼啊。”

“说吧说吧,有什么烦恼?发现自己被出轨了?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还是说准备要死了却忘了买保险?想要自力发电却发现发电机坏了?尽管说出来让我乐一乐吧。”

......

这家伙在逗我吗?

还是说爱在逗我?推荐我找这么一个嘴臭口嗨的淫乱虚拟偶像来搞烦恼相谈?

我觉得,如果现在拿镜子照一照的话,一定能看到自己青筋爆现的样子。

...我忍!早清楚神乐NANA是什么人了,现在发火也无补于事,毕竟是我自己找上门来的。

“不不不,没有你说的那些问题,我的烦恼是...”

“哎?没有?真是遗憾呐,”从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和显示器的播放窗口里那个摇着头的形象来看,这家伙是真心感到非常遗憾的,“嘛,没关系,你是NANA的FANS吗?又是哪个生无可恋的死宅?”

“不,我不是死宅,而且我也不是你的FANS,我今天是第一次看你的直播。”

“哎!?居然是第一次!?”不知为何,电话那头传来了像用抹布使劲擦盘子一样的声音,听了几秒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神乐NANA的笑声,“可以嘛,你的第一次就这样奉献给NANA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等鬼畜的笑声...还有为什么要着重强调这个第一次!?

“为什么会是这样认为啊!?”

“哎?难道不是的嘛?”神乐NANA的声音变得疑惑了,“那么,是来寻找素材,想要把NANA变成你的...”不知为何,这家伙的声音突然带了些魅惑的性质,“自力发电的永动机吗?”

永,永动机!?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家伙是在叫我把她当成“哔”幻想对象吗!?喂喂,这可比绫平时的勾引还要露骨了!这家伙直播到现在居然都没有被BAN,真的不是跟平台的运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不不不,恕我直言,我根本无法把你当作那种对象来看待。”如果像绫那样直接跟我有肉体接触的话那我还真有可能答应来着,问题是有隔着网络的这个前提,虚拟偶像的面具下其正体是怎样的人完全无从知晓,我实在提不起那种兴趣。

见我丝毫不受引诱,神乐NANA开始采取积极进攻的态势,“不用害羞啦,可以哦?NANA可以答应你的哦?只不过要收费的呢,发电一次十万日元哦,多谢惠顾。”

“让我掏钱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价格太贵,不要。”然而我还是非常坚定地拒绝掉,嗯,这一刻感觉自己的人格顿时高尚了不少。

好了,不能再被她牵着鼻子走了,不然必定越说越离谱的。

“嘛,能入正题了吗?”为了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里,我决定不管这家伙如何调侃,都一股脑地把话说下去,“是这样的,最近呢,发生了某件事,一个和我有着某种关系的女生被我伤到了,我现在想弥补这段关系,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样啊,”突然,神乐NANA一反刚才的嘴臭,用认真聆听的态度说道:“先问你一个问题,那位女生是你的恋人吗?”

“不是。”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诚实地回答了。

“那和你有着某种不见得光的肉体关系吗?”

虽然这个问题听起来怪怪的,不过我还是老实回答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估计挺想有的,但很可惜也不是。话说肉体关系基本上都是不见得光的吧?这样的话加上那个“某种”有意义吗?”

怎么说我也是个生理方面很正常的高中男生,肯定也会有这种想法,不是吗?所以自问这么回答其实没什么错的。

“也存在可以见光的肉体关系啦,做人不要太死板,阿宅。”

总感觉这家伙在敷衍我。

“能见光的肉体关系到底是哪门子的肉体关系啊?”

“AV哦,AV,”屏幕上的神乐NANA轻蔑地摇摇头,“不要看不起AV呢,小子,宰了你哦?顺带碰到喜欢的AV我也是会补票的呢,虽然人家还没成年啦~”

她能不这么光明正大地当着四万多人的面跟我谈论这种事吗?总觉得谈下去会风评被害啊。

“好了,麻烦消停一下,我跟那个女生真的不存在你想的那种不正当关系,”以防这个恶俗系偶像继续拿我当消遣的玩具,我补充了一句,“我和她的关系虽然可能...不算正常,但至少是非常清白的。”

“哦...我明白了。”听筒里传来恍然大悟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白了你不就是个留着口水垂涎那个女生肉体的渣男嘛?哦不对,你是个死宅,根本当不了渣男的啦,因为渣男是现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的笑声...确定她真的不是在擦盘子?

还有,这算什么?我来寻求解决烦恼的办法,她却当着四万多人的面嘲笑我?

不爽,实在不爽!

为了回击这家伙,我对着手机怒吼道:“喂喂,别说得很了解我似的,我不是死宅,也不是渣男,你先给我搞清楚!再说,虽然偶尔会妄想一下,但是我绝对没有你说得那么露骨!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的,不是来给你嘲讽的!你这嘴臭乱口嗨的淫乱偶像!”

没想到的是,神乐NANA居然以比我还要大的声音反驳起来,“说得好像真的不是死宅似的,你既然不是那个女生的恋人,又没有和她保持肉体关系,你这么关心别人干嘛?死宅就应该有个死宅的样子,缩在你那个暗无天日整天拉着窗帘不见阳光的房间里然后看你的工口动画自力发电才是你应有的生存方式!不要妄想引起女生的注意啦!”

SHIT,这家伙说话不用回气的吗!肺活量也太大了吧,后半句几乎是完全连在一起说的!?

话说还真被她说中了,我的房间确实整天拉着窗帘不见阳光啊,猜得挺准...

不对,现在不是佩服她的时候!

“呸!你见过我吗?你知道我到底是谁吗?不知道吧!什么都不了解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是死宅!?虽然我偶尔的确会看看工口动画来...不对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该死,差点说了不该说的东西了!

然而,太迟了,电脑屏幕里的神乐NANA已经露出了抓住破绽才有时的阴险笑容,“那重点是什么?重点除了你看工口动画自力发电以外,难道还有别的吗?”

“你管我这么多哦!话说对于每个男高中生来说这都是很正常的行为吧!”

“呵,正常?”当我看到屏幕里的神乐NANA,嘴角几乎呈现出完美的弧度时,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对其他人来说是很正常啦,可是你这个“哔哔”短小的家伙,就算自力发电估计也只能照亮个小灯泡吧?”

果然!

她这是在对我人身攻击吧!?

绝对是的吧!

这一定是人身攻击吧!

被强行定性为死宅这个我可以忍,可事关这种男性尊严问题绝对不能忍!

“你又没见过,怎么知道我“哔哔”短小!?别随便定义你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我用尽全力怒吼着,“或许我的“哔哔”比你的头还大呢!是不是要试试看啊?尝试一下?啊?看看哥哥的大钢叉好吃吗?啊?啊?啊?”

然而,该说神乐NANA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恶俗系虚拟偶像吗?

这家伙在对骂的时候思维活跃度不亚于我,几乎立刻就作出了反击,“哦哦哦,你这蛆虫死宅还想吃天鹅肉呢?我告诉你!NANA我是绝不出卖肉身的,哪怕你打钱过来也绝不可能!话说回来你这种死宅肯定穷得飞起连个一百日元都给不起吧?”

什么!?

这家伙是在小瞧八神家的财力吗!

虽然八神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可我的手里可是掌握从卡雷尔的工资那里克扣回来的美元账户的!

“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穷得飞起的死宅!”

不管那么多了,今天就算是破财我也要让这个该死的恶俗系虚拟偶像给我闭上她那淫乱的臭嘴!

下定决心的我立刻打开直播平台关于神乐NANA的打钱页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要死撑吗?”同时神乐NANA标志性的擦盘子笑声依然在电话里继续回响,“就凭你这个区区的...”

不过,她的笑容没能持续多久。

“这...一二三四五六...六位数!?”神乐NANA惊呼道。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轮到我擦盘子,不对,轮到我笑了!“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就是本少爷的力量!区区十万日元而已,我想都不用想就给了!金钱就是力量啊!看到了吗?你这淫乱嘴臭口嗨的恶俗系虚拟偶像!现在乖乖低头给我舔鞋道歉顺带跳跳脱衣舞什么的还来得及哦?或许心情变好的话会再给你来个十万日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屏幕里和电话里的神乐NANA同时沉默了下来。

被我的财力吓得自闭了?

嗯,心情不错哦~

大概十来秒后,这家伙终于一脸纠结地不情不愿地说:“我承认,你是个有钱的死宅,”可话音刚落屏幕里的她表情又变了,“你啊,不要为了争一时的面子,连养老金都用上啊?这不值得呢,NANA看到这样的你会伤心的。“

这夹在着同情与怜悯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养老金!?

在她眼里,我是那种为了一时意气跟她争面子吵架就连养老金都赔上的人吗!?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NANA,会伤心的,虽然NANA很喜欢钱,可是你也要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啊...”她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是...真心实意地劝告我啊...

我,好像有点被感动了......

“毕竟你要活下去才能继续给我打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下一秒又变成了这种擦盘子一样的笑声。

混蛋,把我刚才的感动还给我!

“闭嘴!我才不是用保险金呢!这只不过是我的零用钱而已!给我闭嘴!别笑了!说得好像你不喜欢钱似的,你嘴臭口嗨兼淫乱不也是为了钱吗!?”

“哦?你是这么认为的?”等等,这语气不对劲,刚刚还跟我互骂的她,怎么现在突然变得平静起来了?难不成已经恼羞成怒了?

“NANA虽然贪财,但怎么说也是有原则的,绝对绝对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出卖尊严和肉体!就算在直播中胡作非为搞些问题发言,好歹也维持在不被BAN的程度哦!你又如何呢!?”

很好,我确定她这次真的生气了。

没等我反击,神乐NANA便机关枪一样地说了下去,“从你刚才说的话来看就可以看出来了,你这个人不但自以为是,以为有钱就能操控一切,而且嫉妒心极强,心灵丑陋,占有欲比富士山还高,就算不是死宅也一定是个烂人!”

如果说,刚才的互骂还带着相互吐槽的性质,那么这一次,我完全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她有多么鄙视我的整个存在。

“有时间在这里后悔的话,为什么当初伤害人的时候不多仔细考虑考虑!?那个女生真可怜,居然遇到了你这种恶心的家伙!像你这种全人类的排泄物集合体最好一辈子便秘生痔疮啦,你就是个“哔哔”短小的“超哔哔哔哔哔”而已啦!再见!走好不送,赶紧去死啦!”

我还来不及反应,手机听筒里便传出了“嘟嘟嘟”的声音,同一时间,屏幕里显示的神乐NANA也不见了...

这家伙是被我气到直接下播了吗?

可是...现在的我却生气不起来。

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我确实是个自以为是,嫉妒心极强,心灵丑陋,占有欲比富士山还高的...烂人。

突然感觉浑身无力呢,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随便把手机扔到一边的我,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