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午休时间,想好对策的我与绫和奈绪一同去找水无月。

谈话地点依然选择了之前的焚化炉小径。

出于想要尽快搞定这件事然后回教室睡午觉的缘故,我开门见山地把现在我们所掌握到的信息以及解决方法跟水无月直说了。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

“哎?哎哎哎哎哎!?不,不行的!我做不到的!要我亲自去和跟踪自己的痴汉说话什么的!绝对,完全做不到的!”

当水无月一脸要死要活的样子拒绝我的提案时,我觉得自己是能理解她感受的。虽不到胆小如鼠的地步,可按照水无月的性格,要求她去和跟踪自己的犯人当面对质,想必是一件只能以“可怕”来形容的事情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接连用上好几个“不行”来拒绝我的水无月,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被猎人逼到绝路的兔子,不但紧张到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放于胸前,眼角更挂着楚楚可怜的泪光,“八神同学,你说得太轻巧了,我根本做不到啊!”

老实说,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确实,我从一开始便明白水无月肯定会第一时间对我的提案抱持拒绝的态度,然而,这种程度的抗拒却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原本还以为,只要花点功夫就可以说服水无月,可现在看来是我太想当然了。对于小林信介这个跟踪自己的犯人,水无月的害怕程度超出我的想象。

何其讽刺。

明明是抱着爱慕之心作出的行为,却只换来心上人的畏惧,对小林信介这个追求水无月的人来说,想必是比自己被迫去泰国变性还要糟糕十倍的事情吧——

——前提是小林信介确实对水无月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遗憾的是,从那个把自己当成情圣看待的混蛋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勾搭绫的情况来看,那家伙对水无月的感情恐怕也就跟便利店的速食便当一个价值而已。

一想到这一点,本来对那位“爱之求道者”还一丝尚存的同情心,瞬间就烟消云散仿佛从没存在过了。

言归正传,该怎么说服水无月是个问题,如之前所说,我能理解她对这件事的恐惧,然而,只是一味害怕的话,那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再怎样害怕也好,再怎么胆小也罢,如果想要解决这次的事件,那么...水无月不得不做,水无月必须亲自对小林信介说清楚,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对于被跟踪这种事,她是感到多么的困扰。

鉴于这种想法,即使不想对曾冒险帮助过自己的女生说这种话,可我还是选择了当一回坏人,黑着脸对她说道:“好了,你就别在这里发抖了,水无月。我能理解你害怕的原因,但是你要明白,很多事情,不是单单在这里害怕就能解决的,如果你不想这辈子一直被跟踪,甚至被做些更过分的事情的话,那么,你必须去和小林信介当面说清楚。”

“做不到的,我做不到啊!”她看来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了解到这一点的我开始不耐烦了,下意识地摆出强硬的姿态,“别再说什么做不到了,连尝试的想法都没有,你就这么确定自己做不到吗?还是说其实你很享受自己被人这么用跟踪的方式来追求吗?如果是的...”

“不是这样的!”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侮辱一样,刚才还带着哭腔说自己做不到的水无月,一反常态地强硬起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奈绪的斥责,“八神君你这么说太过分了!”

就连绫也像看不过眼似地不给我好脸色,“情商低到无可救药的你还是乖乖闭上嘴站在一边吧,死变态痴汉。”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我只不过是说出实话而已啊?

无视感到莫名其妙的我,绫走到水无月面前,认真地看着她,“虽然这个笨蛋”,她用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情商太低完全不懂怎么对待女生,不过他说得没错,只是害怕的话,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一旁的奈绪也趁机补充道:“没错呢,有些话,是不得不说的。如果你不亲口与对方说清楚,对方是无法明白你真正的想法的,这种时候只有你自己一人是默默受伤的啊,水无月同学。”

“可我,还是觉得很害怕...一想到那个人一直在跟踪自己就...”是因为同为女生的绫和奈绪起到的作用吗?水无月的态度即刻软化了不少,没有了刚才面对我时的强硬。

我想,之所以会有这么迅速的变化,可能是水无月把绫和奈绪当作避风港了吧。然而,在我看来,这种依赖他人的事情,只不过是懦弱的表现罢了。

“觉得害怕是正常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只是一个处于弱势的女生,水无月同学。不过别忘了,我们会保护你的,这一点我们可以答应你。至少八神君,”呃,鄙夷的眼神又出现了,这一次是来自奈绪的,“还有早赖同学肯定会保护好你的,身为男生的他们有这份能力,放心吧,再不然还有卡雷尔老师呢。”

问题是,奈绪的承诺还是无法让水无月放下心来,“可是...”

事到如今,我觉得,要说服水无月是不可能的了吧?毕竟都已经再三承诺我们会保护她,可水无月也依然没有改变想法的打算。

只不过,与上次企图说服小林信介时一样,绫没有就此死心的打算,“呐,你应该听说过吧?”

她轻叹了一声,接着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闭上眼,几秒后,重新睁开眼睛的她,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似的样子。

我不知道绫打算说什么,只不过在我看来身为当事人的水无月都拒绝正视这个问题的话,无论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

“2-D班的藤月听说过吗?人尽可夫的藤月,婊子藤月,贱人藤月,专门抢别人的男朋友,与谁都能上床的藤月。”

她说出的,居然是这种话。

 “没错,那个藤月,就是我。”

无论是我,还是奈绪,抑或是作为绫对话对象的水无月,都呆住了。

纵使表面上看起来是神情自若地微笑着,可对绫而言,由自己亲口说出那深恶痛绝却又无力反抗的谣言,只可能是一种自我折磨吧?这种如同将小刀捅进自己心脏的事情,有何意义?

有那么一瞬间,我能感受到绫心里的悲伤,可更多的是疑惑...

她到底...想做什么?

猜不出绫是带着何种想法自揭伤疤的我,只能继续听她用那轻描淡写,仿佛与自己无关的冷淡语气接着说下去,“那些事情当然是假的,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确实被这些谣言所折磨哦?”

“不对,哪怕到了现在,也一样深受其害呢,”绫苦笑着,“只要是在这所学园中,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知道谣言的女生们指指点点,被知道谣言的男生们投以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她越说,就越是显得哀伤。

绫说到后面时,几乎是到了强撑着让自己说下去的地步,“也许在他们心目中,我确实是那种谁都可以上的,像是公共厕所一样的存在吧。”

“我和你一样,都在默默地忍受着,同时也在害怕着。”

听到这句话的我,拳头,下意识地握紧了,我明白,愤怒正在内心深处蔓延着。

然而,亲手揭开令自己无比痛苦的伤疤,诉说着他人对自己不公的绫,却突然变得像是释怀了一样,“可是啊,最近发生的某件事让我明白了,不反抗是不行的,如果只是一味地忍受,一味地去承受伤害的话,只会在最后将自己逼疯,陷入无法自救的领域罢了。”

“那个领域的尽头,是死地哦。我不想看到水无月同学你成为踏上那个天台的下一人呢。”这是,绫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让我想起了,与她的相遇。

那时候的她,到底是带着何种心情,带着何等的悲伤,选择自我轻生这一条路的呢?我想,或许当时的自己,虽然嘴上说不想看着绫就此死去,可实际上还是低估了绫一直以来承受的伤害也说不定吧。

这么一想,感觉自己也只不过是个随口说说漂亮话自以为是的混蛋罢了。

何等讽刺。

这样的我,真的能实践当初对绫的诺言,让她产生继续活下去的想法吗?这样的我,真的具有...以藤月绫这位少女的救世主自居的资格吗?

我......

“原来是...这样的吗?”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是水无月,“真是,非常对不起!藤月同学你们原来是这么为我着想,可我却...放心吧,我答应你们,我会和跟踪我的小林同学说清楚的!”

绫的一番话看起来相当有用,现在的水无月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惧怕,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泪水。当然,这不是出自于害怕与小林信介对峙而流下的眼泪,是被触动到内心,深受感动的证明。

“你能想明白就最好了,那么,午休时间不多了,回去吧。”少有地,绫露出了能让人察觉到她的内心放松下来的微笑。

“嗯!嗯!好的!”刚说完,水无月就牵着绫的手往前走了。

总觉得,绫靠自己的一番真心话赢得了...不对,那家伙怎么趁着水无月没留意到的时候把头转过来对我洋洋自得地偷笑啊!?还竖起了个代表胜利的V字手势!?

难道...都是演技吗!?难道刚才的一番话,全部都是演技吗!?

这个该死的女人!把我刚才的感情还给我!还给我啊喂!

“藤月同学原来一直这么痛苦的吗...”与内心波涛翻涌恨不得当场拆穿绫的假面具相比,奈绪反倒忧伤起来了。

唯独这一点,我不认同,“喂喂,奈绪,别告诉我你真的信了她刚才的那些话啊?你没看到那家伙在对我们偷笑吗?”

“八神君真的是个笨蛋!”我的观点遭到了奈绪的彻底否定,“女生的演技虽然很厉害,但藤月同学刚才的悲伤是千真万确的!而且啊...”

说到这里时,奈绪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八神君你之前对水无月同学说的那些话实在太过分了!”

当然,这一点我也一样是不认同的,“我怎么过分了?我只不过说出事实而已啊?”

也许知道强硬的说法对我是没用的吧,奈绪的态度缓和了下来,“八神君,我了解你,你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单纯以内心而论的话可能比所有人都要坚强。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这个世界始终是存在弱者的,你说你理解水无月害怕的原因,可是你真的理解吗?在我看来并非如此呢。”

 “身为强者的你...”奈绪停顿了一下,应该是在思考该用怎么样的措辞吧,“大概很难明白弱者的感受吧。”

我...

她说得是没错的。

其实我...根本不理解水无月因为什么而害怕,我虽然知道水无月是在害怕着,但实际上,即使自己再怎么不愿承认也好,在我看来,水无月害怕面对小林信介始终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同时,我无法理解奈绪的这番话,无法理解她是用怎样的心情来对我说出这些。因为我能察觉到,她是带着遗憾与自怜并存的复杂感情把这些话说出口的。

“不过藤月同学真的变得坚强了呢,如果我也可以变得坚强起来的话,那我就可以......”同样的,我一样理解不了已经动身走在前面的奈绪,她这段羡慕与忧伤并存的低语到底带有何种意味。

我知道,真正的绫,只不过是一个弱者罢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不会默默承受着那些谣言而毫无反抗之力,陷入任由他人欺凌的困境。

然而,奈绪也算是弱者吗?

或许...奈绪因为自身味觉问题而无法与他人真正交心的自卑心理,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吧。

突然觉得,其实我...对于身边的两位少女,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了解也说不定。

―――

既然决定好怎么做了,那么当务之急便是趁热打铁尽快把事情解决掉。于是,下午放学后,我让浩一先去联系小林信介之后,跟奈绪一起去了焚化炉小径。

当我们二人到达时,发现绫和水无月早在这里等着了。

趁男主角小林信介还没登场,我先和作为女主角的水无月说明等下该做些什么——

——能让小林信介对水无月的好感烟消云散的事情,只有那一样了吧:水无月那或许能被称之为奇特的兴趣。

说白了,就是让水无月把自己是B...BL狂热爱好者的事实一五一十地告诉小林信介。

平心而论,我不认为小林信介得知自己的梦中情人居然是狂热BL爱好者后还能一如既往地想要与水无月交往,或者从根本上来说,是我觉得不可能有男生能够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存在那种兴趣。

试想一下,当自己牵着女朋友的手走在大街上,被现充的幸福实感所包围时,身边的那位少女却满脑子想着自己与另一个男生如何进行肉体上的缠绵......

这种画面真的是怎么想怎么微妙。

基于这种理由,我个人认为这次行动的成功率还是挺高的。

问题是,水无月的兴趣虽然算不上有违道德伦理,可也确实是羞于对他人开口的难登大雅之堂的趣味,要求她对一个跟踪自己的男生坦白自己的这种兴趣,恐怕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中午的时候我才没有直接告诉她这一点,而是打算等她答应了,准备跟小林信介摊牌了,也就是现在,才正式告诉她。

这么做的目的是,不给水无月充分考虑的时间,逼迫她迅速作出决定。按照常人的心理,既然已经答应并出现在这里,那么,即使再怎么不情愿,也始终会有鼓起勇气就此了结这件事的想法存在的吧。

这是,也许行之有效,但也能被认为是卑鄙和下作的算计。

正因如此,当我把这件事说出口后,绫和奈绪像是要审判我似的,把带有强烈谴责意味的视线牢牢锁定在我身上时,就显得相当之正常了。

无妨,这一点在我的意料之中。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水无月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没问题哦,我明白了,只要和那位小林同学说出我的爱好就可以了,对吧?”当她笑着这样说时,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我无法从水无月的脸上发现任何能以“抗拒”来形容的情绪,与其说她没有勉强自己接受我的做法,倒不如说现在她是以坦然的心来面对吧。

这难道也是女生演技的一种吗?

若真如此,那这份演技也未免过于高超了。

虽然心里满是疑惑,想要弄清楚水无月的想法,可时间不多,估计浩一很快就会带着小林信介前来了吧?

没办法之下,只能先把这份疑惑抛诸脑后,处理好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再说。

几分钟后,浩一带着,哦不,以带着来形容可能不太正确,用押解小林信介前来应该更合适一点——

——因为小林信介不但显得畏畏缩缩,而且走路一瘸一瘸的,浩一甚至还在他身后抓住他的两只手,推着他前进。这不是在押解犯人是什么?

我大致上能想象得出他在来到这里之前遭遇了怎么样蛮横的对待,总觉得浩一这次做得太过火了。

感受到我们一行人责备的视线,浩一不满地说道,“别这样看着我,这家伙一见到我就准备逃跑了,速度还快得要死,为了抓住他费了我好一番功夫,田径部成员真是有够麻烦的。”

只能说幸好身为教师的卡雷尔因为要处理事务所以不在这里,不然这种事被传出去了肯定要被人误会为“教师联合部分学生对其他学生实施欺凌”了。

“你直接跟他说水无月想要见他不就得了?他听到之后一定高兴都还来不及啊?”出于对浩一做法的疑问,我这样问道。

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愣住了,“咦?还能这样的吗?早说嘛。”

这话说得倒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出于对浩一的了解,我很肯定他绝对不是想装傻糊弄过去,而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霎时间,没有人想跟浩一说话。

不论如何,既然男女主角都在这里了,那么,也是时候开始了吧。

对水无月使了个眼色的我,拉起浩一站到远处,与此同时绫和奈绪也一样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了那两位当事人。

而水无月,她深呼吸了一口,走到了小林信介面前。

看到喜欢的女生就在眼前,还是这种从未有过的近距离,小林信介似乎显得相当紧张。反倒是水无月看起来异常镇定,很难把现在的她和之前那个畏畏缩缩的女生联系到一起,简直判若两人。

是因为想通了,所以变得毫无顾忌了吗?

还是说...

不,现在想这种事情毫无意义,我,应该说我们,静观事态发展就行了。

“那个,是小林同学吧?”先开口的人,是水无月,“听八神同学他们说,你喜欢我,对吗?”

这个问题,透过水无月之口说出来,显然对小林信介有着非同一般的“杀伤力”,只见他整个人的言行举止都僵硬起来,不但脸红彤彤的,还深深地低下了头。

“是,是的!”

我意识到,小林信介打算豁出去了,“我...我喜欢水无月同学!非常非常喜欢!请务必和我交往!”说罢,他像大部分告白的高中男生那样,对着自己心仪的女生弯腰,等待着,她的回复。

“是...这样的啊...”水无月由衷地笑着,这份笑容,大概是开心与遗憾并存的吧。

“真是,让我非常高兴呢,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生的告白呢...”开心的,是作为女生收到了首次告白,证明这个世界上有人一直注视着自己。

“那,那么...水无月同学你...”

“可是,非常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遗憾的,是这份饱含对方心意的告白,注定无疾而终。

如我所料,被拒绝的小林信介露出了深受打击的模样,可同时他看起来也没有放弃的打算,“为什么?请给我一个明确的理由!”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想,有喜欢的人,应该只是借口之一吧?因为接下来水无月犹豫了,是在考虑是否要把该说的说出口吗?

你可不要犹豫啊,不这么做的话,不把你的真实一面表现出来的话,那个人,肯定不会放弃的。

在心里如此默念的我,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的打算,现在的我,只要在这里冷眼旁观就足够了。

不论如何,能给水无月犹豫的时间并不多,再三考量之下,她还是认真地说道:“最重要的是,我的兴趣你一定无法接受的。所以恕我拒绝你的好意了,小林同学,真的非常抱歉!”

仿佛做错的人是自己似的,水无月弯下腰来,诚恳地道歉。然而,这份歉意是否能传达到小林信介的心里,却是一个未知数。

“你的兴趣我一定无法接受?怎么可能!告诉我啊,你的兴趣是什么,我绝对不会嫌弃的!”小林信介,就这么信誓旦旦地说着。

“那么,请问小林同学你能接受一个喜欢BL的女朋友吗!”

虽然说出来的话显得有些滑稽,可我很明白,现在的水无月,是以认真无比的态度来说出这些,她是在以自己不为人知的真实一面来回应小林信介的感情,“我啊,非常喜欢BL哦?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我的理想是成为BL漫画家,画出这个世界上最真挚,最美好的男性爱情!而且我也不打算仅仅只画一些清水类容,露骨也好,鬼畜也好,甚至被人认为可怕或者毛骨悚然也行,我都想要画出来!”

呃...等等,怎么,气氛好像变得有点...微妙?

微妙的源头,不是我,浩一或者绫和奈绪,更不是脸色变得煞白呆立在原地的小林信介,而是那个现在像连珠炮一样地激动地阐述着自己理想的家伙,“十八禁是必须的!美少年与美少年赤裸身体纠缠在一起,说着肉麻的情话,互相舌吻,互相抚摸对方,甚至连那禁忌的后庭花园也必须完全敞开!”

这...越说越儿童不宜了啊...

“最佳的例子,是他们!”不知为何,水无月突然指着我和浩一,这种举动除了让我们同时有不好的预感之外,更吓得我们下意识用手护住自己的屁股,“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就是一对天生的BL素材!腹黑的八神同学,狂野的早赖同学,从清晨到深夜,从凌晨到傍晚,一直互相冲刺,冲刺,冲刺!”说到这里时,她的眼里已经满是狂热...如果这份狂热的对象不是我和浩一就好了。

我认为,现在的水无月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先不论那个“冲刺”是什么意思,总觉得继续听下去我今晚睡觉会做噩梦啊!

然而,这还没完。

“小林同学你说你喜欢我,对吧?喜欢我的话,是不是应该成为我心目中理想的男性才对呢!我心目中理想的男性是要与美少年贯彻BL之道直至永远的人啊!直至永远!还有,BL和HOMO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BL是那么的纯洁,美丽,哪怕双方的肉体已经互相开发了无数次,每一寸皮肤每一根发丝都已经了如指掌,但是依然不能停下!不能停下!”

水无月连续说了一大堆之后像是不需要换气似的,又把视线投注于我和浩一身上,“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你们每天KISS多少次呢!?你们晚上会互相采摘禁忌之果到几点呢!?谁是攻!?谁是受!?关于你们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啊!真是太棒了你们,为什么这个世界存在着像你们这样如此合拍的BL少年!”糟糕,这家伙开始流口水了!

“神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说着,水无月居然双手合十跪在地上,宛如虔诚的信徒般地赞叹道:“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真的是完美的一对呢!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没有任何人可以拆散这对命中注定要纠缠在一起直到永远的蔷薇色伴侣啊!”

可以确定了,水无月这家伙非常危险,是,非常,危险!她已经完全失控了!是,完全,失控!

神啊,求求你阻止她吧!就算这个世界没有神,也麻烦随便来个人阻止一下她啊!我根本不敢听下去了!

应该说,此刻幸运之神还是眷顾着我的吗?

能够阻止水无月的人终究还是存在的,这个人不是谁,正是那位喜欢水无月的小林信介,只见他以我从未听过的响亮声音大喊道:“这,这么棘手的,我再饥不择食也不可能选择这种变态吧!完全没法将就啊!我,我,我...对不起!我不该喜欢你的!再见!不对,再也不见比较好!就这样吧!”

呃,他像是见了鬼似的,哦不,是真的见鬼了,总之,之前还信誓旦旦说着会接受水无月兴趣的小林信介,就这么...落荒而逃了。

总觉得这已经不是水无月在他心里的人设崩坏问题了,而是他已经把水无月当成彻头彻尾的变态了。

话说之前还搞跟踪行为的家伙,现在却被吓得落荒而逃,真是有够讽刺的啊。

不论如何,小林信介的逃跑算是把水无月从关于蔷薇色泥潭花园的妄想里拉回到现实中来,“咦?咦?这样就走了吗?好没礼貌呢,明明人家都展现出自己的真实一面了。”

这个另类痴女居然还好意思一脸无辜地说这种话!?

拜托,谁看到你这种样子都肯定逃之夭夭的好吗!

老实说,被吓到的人不止小林信介一人,也包括我们几个在内。虽然事前早想到水无月对于那种事情有着无比的热爱与执着,可完全没想到会到达这样足以用恐怖来形容的地步。

呃...好吧,至少往好的方面想,学生会暗部的工作这次也算圆满解决了,不是吗?

...不对,好像还没彻底解决,因为我突然发现绫和奈绪正用一种明显带有危险味道的眼神看着浩一。

迅速走到浩一旁边的绫,用力抓住了他的肩膀,“早赖,有时间吗?我有事情想跟你好好谈一谈。”

另一边,奈绪也是同样的做法,“早赖同学,我也有一些事情想跟你好好谈谈呢。”

她们就这么皮笑肉不笑地对浩一发起“邀请”来。

作为被“邀请”的对象,以智力低下为代价换来直觉异常准确的浩一察觉到了这份“邀请”是何等的危险,“不,我拒绝,我没有时间,我等下要做作业,请把你们的手放开,我是说真的!放咕呃!”

浩一的话没能说完,因为绫先下手为强对准他的脖子后面来了一记手刀,直接把他打晕了。

接着,绫和奈绪默契地看了我一眼...她们的眼神,实在令我毛骨悚然啊...

幸好这种眼神持续的时间不长,没几秒后两位少女又互相对视了一下。

“虽说我们是竞争对手,可既然双方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存在...伊藤你觉得呢?”

“在处理完这个共同的敌人之前,我们暂时休战吧,藤月同学。”

我分明听到她们用像是准备对浩一灭口的危险语气低声交谈着。

随后,绫和奈绪一左一右地把浩一拖走了...至于拖去了哪里,浩一会遭受何种凄惨的对待,就不是我能干涉的事情了。

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我明白这件事...大概是我插手不了的吧,倒不如说,唯独我绝对不能插手。

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插手这件事的话,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

好吧,浩一的事情还是别管了,反正也不是我能管的。

虽说这次事件算是圆满解决了,可是,我的心里却突然有个疑问,或许应该说,这个疑问从看到水无月面对小林信介的告白由衷地笑出来时便已存在,只不过直到现在我才有这种闲心去正视而已。

能解答这个疑问的人,就在此地。

我向着她,也就是那个人开口问道:“水无月,其实你,有想过的吧?...接受小林信介的告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时的你的确有这么想的吧?”

我不认为水无月当时的微笑是伪装出来的,她不是我这种戴着虚伪的面具来对待他人的家伙。正因如此,我尤其想知道水无月的真正想法。

“哈哈,”面对我的疑问,水无月笑了笑,“是的哦,八神同学,你说得没错,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心动了,当时我啊,的确想到了,可能就这样顺势接受小林同学的告白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毕竟我到现在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呢。”

既然如此,为何又会选择拒绝?我的疑问越来越深了。

“那...为什么还是拒绝了?”

 “因为只能拒绝了啊,我很清楚的,自己的这份兴趣难以被他人接受。所以平时我都小心翼翼不让身边的人察觉到真正的自己是怎样的。”

“是吗?”

在我看来,水无月的这种做法,是正确的选择。然而,这样的话,没必要放弃唾手可得的恋情吧?

不明白。

我继续说出自己的疑问,“继续保持你一直以来的作风,在不让小林信介察觉到的前提下和他交往不就可以了?”

水无月摇了摇头,否定着,“不可以哦?”她将自己的视线投注于黄昏的天空之中,似是遗憾,又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我不想欺骗真心喜欢自己的人,朋友也好,恋人也好,我都不想去欺骗他们。难以获得认同是一回事,可是欺骗他人的作法又是另一回事了。虽说我也只是在兴趣和认同之间选择了前者啦...”

她真诚地微笑着,这份笑容,对我而言是如此地刺眼,“只不过,终究,我还是不想戴着虚假的面具来示人呢。”

原来如此...吗。

我明白了。

名为水无月祀叶的少女,是我绝不可能成为的存在,是既与我相同,却又完全不同的,同类。

可能察觉到了什么吧,她关切地问道:“这样的答案可以吗?八神同学。”

“啊啊,就这样吧。”我冷漠地随口敷衍着。

对水无月彻底丧失兴趣的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EXTRA

由某人想出来的有关小林信介的后续各种可能性

1.小林作为bl漫画家助手的人生。

2.小林即便讨厌bl到想吐也依然和水无月共度余生的人生。

3.小林逃跑后反思自我努力成为了bl漫画家希望被水无月认同后再一次认真表白的小林的人生。

4.小林在拿到g计划书坐上机动兵器Gaydom的人生。

5.小林感动天地和水无月交往实则厌恶一周后主动分手的小林的人生。

6.小林和水无月一拍即合并且表示之后愿意以自己的方式协助暗部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