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给奈绪的权杖添加上治愈属性后就和浩一一起离开前去侦察了。现在这里只有我和奈绪还有顾皇龙三人。

“好过分!明明我就在这里,居然这样都能把我忘了!”学生会安保部部长,名为顾皇龙的中国籍少年,此刻流下了代表怨恨的泪水。

好吧,其实按照我对他性格的了解,应该还不至于到怨恨的地步,只是发发牢骚埋怨一下我们几个的想法肯定是有的。

毕竟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么?

明明是一起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的同伴,哪怕只是暂时性的,我们几个好像也确实做得太绝情了点——

——几乎从一开始就完全遗忘了顾皇龙的存在,直到准备出发了,疑惑我们该去哪里的时候,才惊愕地发现墙角居然有顶会动的尖顶帽。

平心而论,如果换了是我被人这样对待的话,也肯定会埋怨的吧。恐怕到时候不止埋怨,而是真会的用背着的双手剑去砍人了。

不过想了想,我认识顾皇龙的时间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互相说过的话可能还不到十句,其实我根本不了解他。也许隐藏那张因为被我们遗忘,所以痛哭流涕的脸之下的,是不断诅咒我们这辈子一直长痔疮的恶毒也说不定。

就算再怎么美好的人,内心也始终存在着阴暗面,这是我一贯的想法。

嘛,还是别想这种事情比较好,被奈绪看出来的话又要跟我说那些什么“要学会相信他人“之类的大道理了。虽然现在的我是个游戏人物,可按照这款游戏之前的表现来看,要完美重现人物表情是完全没问题的,难保奈绪不会像在现实那样能轻易猜中我心里的想法。

说起奈绪,在我们目前一行人中,她算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了吧——

——没错,独一无二。不单单因为奈绪是女生,更关键的是,她不像我,浩一,刹那那般丧心病狂心理失衡,是这里少数仍然保有良知,能称得上善良的人。

话说我是不是忘了还有谁在这里?

一时间想不.....哦对了,还有顾皇龙。看到他头上的尖顶帽我才想起来,这家伙的存在感居然还不如一顶帽子?也太可悲了吧。

不管怎样,作为目前一行人中唯一善良的存在,奈绪充分发挥了如同其外号小天使的作用:安慰顾皇龙。

“顾同学,别哭了,你这样我也会觉得难过的啦。”温柔得像个慈母一样的奈绪,拍拍顾皇龙的后背,轻声安慰着。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喜欢无视我,长得像龙套不是我的责任啊,我也不想的啊...“我想,这应该是顾皇龙长久以来的真实心声吧,很难想象一个男的会有这么好的演技,况且从他的样子来看也不是绫和安娜那种演技好到能拿奥斯卡最佳主角奖的类型。

“不是大家喜欢无视你啦,只是,该怎么说呢...“皱起眉歪着头思考措辞的奈绪,老实说我觉得挺可爱的。如果说,绫是冷漠危险却又依然令人心生向往的鸢尾,那么奈绪应该就是能令人内心温暖起来的桔梗了吧。

嗯...不太习惯拿花来形容女生呢,这样的比喻是否有错?我不得而知。然而,有一件事我是很清楚的——

——我不喜欢看到奈绪这么温柔地安慰别的男生,就如同我无法容忍那些有着龌龊念头的渣滓靠近绫一样。

这与喜欢之类的感情无关,只不过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而已。

即使彼此只是同类,不可能存在以上或者以下的关系,这份占有欲也依然蠢蠢欲动着,或许,这是我内心深处的一部分扭曲也说不定。

无妨,既然是我自己的扭曲,那么就欣然接受并顺从好了。

“只是你的存在感太低了。”我想都没想就把善解人意的奈绪不愿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八神同学,能不说得这么直白吗...”顾皇龙悲痛地低下头来。

不错,他的反应让我很满意,就像欺负浩一时一样,心中的肆虐欲被充分激发起来,我最喜欢这种踩着别人的痛处去打击别人内心的事情了。

“嘛,往好的一方面想,至少你可以当个间谍不是吗?反正存在感已经低到一旦混入人群就再也找不出来的地步,”我一边随口说着一边寻思怎样才能对顾皇龙的内心达成一击必杀,“这可是非常少有的天赋啊,考虑下物尽其用如何?一定会很成功的吧,哦对了,前提是,把你缺乏自信的毛病改掉,不然的话肯定一辈子都只会是个失败者而已。”

“我就是个毫无存在感又一直缺乏自信的人,真是对不起了!“嗯,这个家伙的头变得更低了,估计再来多几句就会把头贴在地上任我践踏了吧。

这不是很好玩吗?好,试试看吧。

偏偏这时已经清楚我目的的奈绪阻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不是这样的哦?顾同学。想想吧,如果你真的是存在感如此低下又毫无自信的话,司马同学也不会喜欢你了,对吧?“

她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什么,然后嘴边浮现出由衷羡慕着某人的微笑,“之前我就发现了哦?司马同学看着你的时候,是觉得非常幸福的呢,顾同学。要是你真的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司马同学也不会喜欢你了,更不可能感到幸福的吧。”

“说得...也是啊,谢谢你,伊藤同学,我没事了。“

唧,不愧是小天使,安慰别人的功夫一流,还一击命中最关键的一点,这个姓顾的家伙几乎立刻就振作起来了。

现在的顾皇龙不但已经擦掉眼泪,还发自真心的笑出来,看来那个叫司马夕莉的女生在他心里有很重要的地位嘛。

“说起来,到了这里之后我都没怎么走动过,我先到处看看啦。”说罢,顾皇龙心情大好地离开了。

不但没有得手,目标还离开了,这次的欺凌行动只能说是彻底失败了啊。

只不过,我可没打算这么轻易放弃,我要把这个家伙的自尊践踏得......

“不可以哦,八神君,”在我还想着怎么把摧残人心的丑恶把戏继续下去时,奈绪却对我投来了带有警告意味的视线,“欺负得太过分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呢。”

好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也只能放弃咯。

可是有句话我还是想说的,“你一早就知道我想怎样了?”

“不要忘了,了解你的人可不止藤月同学一个,”她竖起一根手指,摆出说教的姿态,“我可是很能察觉到八神君的恶意的呢,所以该收手的时候就要适可而止才行哦。”

听到奈绪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她只不过察觉到我对顾皇龙的恶意而已,对于我心底里关于同类的占有欲她是不知情的。

奈绪和绫一样,都只是自认为对我了解而已,我从未对他人诉说过的内心的扭曲,想必她们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吧。

嘛,随口应付两句了事就好。

“是是,小天使大人,我会适可而止的。”

“还有欺负早赖同学也一样,不能太过分,知道吗?”

“你只是让我适可而止而不是让我完全停止这种行为,这样算是特殊照顾的一种吗?”

少有地,奈绪露出了能以狡黠来形容的微笑,“就当作是给八神君的奖励吧。”

“奖励?”

我不明白。

如果说,半个月前的膝枕待遇是因为我解决了“马桶危机“和内衣小偷事件的奖励,那现在这样的允许我在不算过分的范围内欺负别人,又算什么?

“是八神君能够逐渐对他人敞开心扉的奖励。“她这么意味深长地说着。

我很反感奈绪的这种说法,不想就这个问题深入下去,“嘛,你怎么想怎么好,反正我是不会变的。”

然而,奈绪没有放弃的打算,按我对她的了解,肯定又会跟我谈些什么我不想听的大道理吧,“所以说,八神君你...“

刚好这时,浩一和刹那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范围内,他们已经侦察完了。

“啊,他们回来了。你去叫顾皇龙准备一下吧。“抛下这句话,我无视掉奈绪之后说了什么,直接往浩一他们的方向走去。

对他人敞开心扉?

别开玩笑了。

没错,这段日子以来我确实过得还算开心,这个小团体也的确是我的容身之所。然而,这只是因为大家都是同类的缘故,充其量就是一群失败者在互相寻求归属感罢了。

并不代表我会对他们敞开心扉。

仅此而已。

“即使是相处时间最长的你,我也没有对你敞开心扉的打算啊。”背对少女的我,如此喃喃自语着。

---

“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个游戏里,作为一名贤者的我,”被我们几个围在中间的顾皇龙,疑惑地看向刹那,“该怎么知道你们应该要攻略的关卡是在哪里呢?”

“关于这个问题,”好了,刹那的自豪感又来了,“为了趣味性,我可是设...“

“浩一,动手。“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毫不留情打断刹那说明的我们,又开始了以拳会友的“畅谈”交心活动。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种能令人身心顺畅的行为,尤其是被殴打的对象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让自己深感不爽的情况下。

只不过,如同过去大多数时候的我们做出脱线行为时一样,总有个人会在“该有人挺身而出阻止这一切”的时候跳出来,履行那一份“挺身而出”的责任。通常这个人,都会是我们这些非正常人士(不包括我在内)中唯一保有良心的存在,也就是名为伊藤奈绪的小天使——

——就和现在一样。

“八神君,早赖同学!暴力是不好的!STOP!再打下去甲斐会长就要被你们打死啦...”以和为贵的良心小天使,正奋力阻止校园暴力欺凌的发生。

问题是她的这番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除了这里是游戏世界,只会体验被人活活打死的痛苦,而不可能真正出现命案的原因之外,还有更为重要的理由——

——“呃,伊藤同学,我觉得会长他...可能早就习惯了啦,你看,他不是一边被揍一边还笑得很开心吗?“就连本应站在阻止校园暴力第一线的,学生会安保部的路人脸部长也是这样说的。

虽然不否定存在顾皇龙恶意报复刹那把他当作龙套贤者的可能性,只不过在我们揍得很开心的同时,刹那作为被揍对象也一样笑得很开心的情况下,我否定了这种可能。

这被人胖揍还能发自真心笑出来的表现,只能令我认为这个神奇学生会长在各种方面都很神奇——

——比如说,平时就已经被我的表姐,名为安娜的副会长揍出了抖M性癖。

或许刹那确实是在享受被揍的过程吧。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的那个神棍变态麦库罗斯,那个胖子也是在绫她们的酷刑之下觉醒出了对电击器的抖M性癖来着。

当然,也不是说刹那对此完全无所谓的,至少,他有明确提出自己的要求,“我知道你们对我很不爽,两位吾友,不过打哪里都好,不要打脸!只有亲爱的安娜可以呃咕!”

谁管他那么多?

揍就是了。

几分钟后,在我和浩一终于满足的前提下,鼻青脸肿的刹那总算可以继续刚才的说明了,“是这样的,顾,你原地转三圈,然后喊”妈咪妈咪哄,甲斐刹那万岁“,接着在视线正上方随便用手指点一下,会出来一个菜单栏,选择带有”QUEST”字样的图标就好,里面会有详细说明。”

“呃,会长,”大致上听懂了的顾皇龙,提出了一个我们都很在意的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东西,”他用左手拍拍自己右手拿着的法杖,“有什么用呢?我的作用是指明需要攻略的关卡所在,但是我需要做的事情里完全用不上这根法杖啊?”

对此,刹那又露出了自豪的表情,这个举动使我和浩一下意识地又扬起了拳头。

“等一下啦!八神君,早赖同学,我知道你们很不满,不过这次听完甲斐会长的话再决定是不是要动手也不迟吧?”为了阻止自己所认为的“悲剧”再次发生,奈绪抢先我们一步。

“好吧,既然奈绪你这么说了。”

“我听修的。”

我和浩一的拳头慢慢放下了,就听听刹那怎么说吧。

“这根法杖,是完全没用的,”这个濒临被揍边缘却毫无悔改之心的家伙竖起一根手指在我们面前摇了摇,仿佛在讥笑我们的愚蠢,“顺带一提其实要指明攻略关卡的话打开任务栏就可以看到了,之前的原地转三圈和”妈咪妈咪哄,甲斐刹那万岁“,只不过是我觉得这样比较帅而且听起来很爽而已。”

“......”

“......”

“......”

“......”

我们集体沉默中。

某种不那么和谐的气氛在蔓延,然而造成这种气氛的元凶却仍然沉浸在自己自豪感之中,“没想到吧?是不是很有趣味性呢?”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善良如小天使奈绪这次也无话可说了,她只能苦笑着摇摇头然后不去看刹那。

“我有话要说,“说话的人是顾皇龙,这让我有点意外,只见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请在不打死的前提下用尽全力吧,八神同学,早赖同学。“

连自己的部下都这样说了,可想而知刹那这个混蛋白毛有多欠揍!

“动手,浩一。“

“收到。“

于是,又是之前的重演。

详细过程就不多说了,反正这个神奇学生会长的脸又一次肿了起来。总之,在面无表情的顾皇龙用不带感情色彩的语气跟我们说明目的地后,我,浩一,奈绪,刹那,四人正式出发。

关卡名称:新手关卡必死的必死院.短流程版。

---

好吧,其实关于这个关卡名称,槽点还是挺多的。

首先,是这个“短流程版”的问题,虽然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可...这也太短了吧!

短到怎么样的程度?

当我们透过原本的篝火圆盘传送到这里时,看到的是一条大约长一百米左右宽十米左右,铺砌着深褐色地板的走廊,尽头就是BOSS区域,顺带一提不知道为什么我前面几米外的地方有块地板很奇怪的颜色要比周围的地板浅一点。

算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短流程版简直短到能称之为“吝啬”的地步,好吧,毕竟关卡名称已经说明是新手关卡了,还算在能够容忍的范围内。

可是,问题不止这些,如我上面所说的,我们是透过篝火圆盘传送过来的,也就是说,之前浩一和刹那前往侦察的区域,与这里,完,全,无,关!

这样的话侦察到底有何意义!?

对此,刹那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充满了他的个人风格:趣味性。

于是我和浩一也按照我们所理解的趣味性,把这个该死的白毛又狠揍了一顿。

如果说也就这样的话,那还依然算是在我所能够容忍的地步,毕竟某些时候我的耐性还是挺好的,容忍限度也是挺高的。但,没错,但,问题就在于,或者说,真正要命的地方,还不是这个。

长一百米宽十米的走廊,看起来空间还是挺大的不是么?

然而,当这条走廊里塞满了密密麻麻的骷髅杂兵时,这空间可远远没法和“大“这个字眼扯上关系。

平均每两米就有一只骷髅拿着砍刀在对我们“友好“地招手,这已经不是大还是小的问题了,这样的”人口“密度比上个世纪香港的九龙城寨还要过分了喂!

至此已经可以确定一件事了,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乱七八糟的,是完全基于甲斐刹那这个非人存在的非人思维来构造开发的彻头彻尾的粪作!

“喂,刹那,这个真的是新手关卡吗?“出于想要弄清楚神奇学生会长的想法,我这样问了。

“我的目标是,开发出一个超硬核的RPG,所以当然也会有超硬核的新手关卡了。“

刹那对于硬核这个字眼是不是存在了什么微妙的误解?

“单纯的高难度可算不上硬核啊,新手关卡都布置了这样的杂兵大军,之后的关卡你想让人怎么打?“

“现在的玩家就是太浮躁也太喜欢快餐化了,“或许他确实对游戏有着自己的一套见解吧,刹那开始一本正经地阐述自己的理念,”很多年前名为FC的主机上有着许多高难度游戏。被怪物一碰即死,掉下陷阱也一样要死,还充斥了许许多多简直能用恐怖来形容的跳台关卡,但那个年代的玩家们,不也一样痛并快乐着的玩过来了吗?“

“.......“

见我不说话,刹那继续说下去,“回想一下,吾友,你真正花费时间,绞尽脑汁,不断提高自己的操作技术,只为通关一款游戏,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在绝望的难度里挣扎,不断前行,苦练自己的技术,提高自己的实力,最终,迎来真正的令自己感动的完美结局,对玩家来说,这不是最好的奖赏吗?”

...刹那,说得有道理。

作为一名从小伴随游戏一同长大的玩家,好像,真的已经很久没试过只为了通关游戏这一单纯的目的而通宵达旦地沉迷其中了。

或许是发现我严峻的表情有所缓和,刹那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怪物和玩家的强度差异,我都有精密计算过的,看似无法可解的死局,其实也暗藏着简单轻松的破解办法哦?“

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

我看了眼浩一,只见这家伙露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还若有所思地点头。好吧,那就试试吧。

“OK,那我们就来尝试一下好了。我数三二一,一起冲出去吧。“

作为玩家的我,浩一,刹那,三人眼里燃起了旺盛的斗志,就连很少玩游戏的奈绪也被我们感染,充满干劲地点点头。

是时候了。

“三,二,一!我们上!“

浩一和刹那率先冲了出去。

可是在奈绪也打算跟上的时候,我却拦住了她。

“咦?八神君?为...“

她的疑惑是正常的吧,毕竟我事前什么都没有说明。

我摇摇头,示意奈绪看着刹那和浩一的方向。

嗯,如我所料...怪物的AI非常高,不但轻松躲开了刹那的巨剑攻击,还反过来以砍刀进行三连斩的反击,直接把仍处于硬直状态内的刹那活活砍死。这么说可能有点抱歉,只是我个人觉得刹那的死状让我十分愉悦,都能称之为大快人心的地步了。

另一边的浩一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仗着双刀的攻击速度比巨剑要快不少的优势成功干掉了一只骷髅,可接下来他想后撤时却惨遭另一只骷髅的偷袭,依然是那“夺命三连砍“,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死掉了呢。

好了,从那两个笨蛋冲出去到被活活砍死,也就一分钟左右,测试时间不太理想呐。

没错,这是一个测试。

虽然有点对不起浩一,不过无论刹那说得有多么冠冕堂皇,我也不会蠢到什么准备都不做就上去跟那些骷髅拼命的。

按照我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刚才骷髅的砍刀砍在他们两个身上时,那种痛楚应该也忠实地反应在肉体上了吧,他们两个死亡时脸上的那种“我被耍了?”的表情也是相当令我愉悦。

哎呀呀,这么一想真是走运呢,没真的傻傻地冲上去。放心吧,两位烈士,你们的牺牲是值得,因为我已经弄明白了。

“八神君,真是坏心眼呢!”洞察到我的意图,奈绪不满地撅着嘴,嗯,看起来挺可爱的,不是吗?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难道奈绪你想跟他们两个一样吗?想清楚,虽然只是个游戏,可一旦被砍中的话也是很痛的哦?”

“嗯...“看了一眼前方的那些骷髅,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两具”尸体“,奈绪也只能收起自己的不满了,”好吧...”

好了,奈绪的问题解决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

“说好的一起冲出去呢!修!”

“吾友,你这可以算是蓄意谋杀的一种吗?”

被我耍了的浩一和刹那,在复活后带着短暂的无敌状态跑回我这边,开始了他们的牢骚。

“嘛嘛,别激动,拿你们当白老鼠真的是不好意思了,“我满不在乎地说着,很确定自己脸上完全没有任何感到不好意思的表现,”只是,我也有我的理由哦?”

显然我的答复是不可能让浩一满意的,因为他唾沫横飞地对我咆哮起来,“你的理由就是想看我怎么被那些骷髅砍死吗!不是开玩笑,真的很痛哎!”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对于一些没什么必要存在的细节还原真的有点多余,多余到我不得不用衣袖擦掉浩一喷到我身上的口水,然后才慢慢说道:“你们的牺牲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这条走廊,如果单纯上去跟那些骷髅拼命,确实是无解的死局。”

没错,无解的死局,在玩家存在耐力值设定的前提下,要通过这条布满平均三刀可以送走一条“生命“的杂兵骷髅走廊,是完全不可能的。

只不过。

刚才刹那就说了,“无法可解的死局,其实也暗藏着简单轻松的破解办法“,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提示了吧。

走到刚才就很令我在意的,那块颜色与周围有所区别的地板前,“如果我没想错的话。”

一只脚踏上那块地板,“咚”地一声随之响起,我想得没错,这块地板是某个机关的一部分。

在我的施力下,地板慢慢沉了下去,接着.......

面前的走廊区域,地板从中间开始往两边收纳折叠起来,这样的结果是:所有的骷髅都掉了下去,而下面,是燃烧着熊熊烈焰如同熔炉的岩浆喷泉。

瞬间,刚才还能用“杂兵海洋”来称呼的走廊,现在已经变得宽阔无比,之后,地板又重新出现铺设回去。

浩一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这种设计还真是有够阴险的啊。“

他说得没错,这是很简单,却也很阴险的设计。先不论是不是会有些像浩一那样脑子一根筋的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上去,如果有人,无意中踩中了那块地板机关的话?

“一个不小心我们也会跟那些骷髅一起掉下去呢...”苦笑着的奈绪已经说出后果了。

这个粪游戏的开发者,也就是刹那对我送来了没什么必要的赞赏笑容,“不愧是吾友修,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这个很明显好吧,颜色有差异的地板,还有你的那句“无法可解的死局,其实也暗藏着简单轻松的破解办法“。“

好歹也是从小开始玩游戏的玩家,虽然算不上重度,可这种程度的暗示和提醒已经显得很多余了。

“这只是一个新手关卡而已,接下来的可不会这么容易了哦?“

“那也要我有兴趣打通这个游戏再说,好了,走吧,赶紧把新手关卡的BOSS搞定之后就回到现实吧。“

不理会若有所思的刹那,我和浩一还有奈绪开始往走廊尽头的BOSS房间前进。

---

在我面前的,是灰色高两米宽三米的石制大门,只要打开这扇门就能进入这个新手关卡的BOSS房间了。

看了浩一和奈绪一眼,我把手放到大门上,“好了,赶紧搞定回去吧。”

当我开始用力推门时,门却自动地打开了,似乎是只要感应到压力就会自动开启的结构?

算了,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BOSS战的区域已经展现在我们眼前。

赤红色的天空,熊熊燃烧着红莲的宽广大地...这个BOSS房间,和外面的走廊明显是处于不同空间的吧。

而在这片燃烧之地中的是...

“吾恭候多时了,少爷,还有诸位!”

卡雷尔!?

没错,卡雷尔,那个高十米下半身是公牛上半身裸体还有着隆隆肌肉的人牛型怪物,长着卡雷尔的脸!

它也确实用卡雷尔的声音来说话了!

此时,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行大字:大屁股人牛慈善家.卡雷尔。

这是什么?BOSS的名称吗?

嗯...屁股确实挺大的。

不对,我去留意怪物形态的卡雷尔屁股大不大做什么!

“在等待诸位的时候,吾已清楚吾在这片大地上的职责,来吧,少爷,就让吾来验证一下,少爷您是否有所成长吧!”

燃烧的大地,赤色的天空,还有...等待着我去挑战的半人半牛怪物...老实说,我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

不...应该说,没有任何一个RPG玩家,面对这种情况还能无动于衷的吧?这可是真正的,能让自己面对巨大怪物并去战胜它的机会!

哪怕这头怪物是自己的管家所扮演的也一样!

“也就是...多说无益是吗?手底下见真章吧!卡雷尔!"

不用我多说,浩一和刹那已经满怀斗志地冲上去了,可奈绪似乎有点胆怯?

“奈绪,你就待在这里远程支援我们好了,你的权杖手枪可以射出带有回复能力的子弹,一旦我们头上的HP栏,“我指了指自己头顶的位置,”降低到一半左右,你就朝我们开枪吧...虽然肯定有点痛就是。“

奈绪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权杖,犹豫了一下,可还是坚定地说:“我明白了!八神君,请务必小心!我也会...一直注视着你,支援你的!“

美少女的言语真的是可以让人内心充满干劲的啊......

好,我也要上了!

“吾友修,吾友浩一,就让我们,来创造传说吧!“看到我也加入战局,刹那大喊道。

平心而论,这种发言很中二,不过...人有时候也确实需要中二一下的吧?

仅此一次,我就响应一下他吧,“我们上!“

“少爷,吾来了!“

半人半牛的卡雷尔对我们发起冲锋,他的体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奔跑在大地上的时候甚至连地面也在颤动。

不过...没关系,我们...等等,怎么回事?周围的一切...

赤红的天空,燃烧的大地,突然化成了0和1的数据流...正在逐渐消失?就连向我们冲锋的卡雷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遭发生的异象使得准备迎击的浩一停了下来,疑惑地看向四周,奈绪的脸上满是不安,也对我投来了疑问的眼神。

而此时,整个BOSS区域都已经变成了和外面走廊一样的构造。

这...不对劲。

恰好这时,两行大字出现在我们面前,上面的是恭喜成功击破BOSS大屁股人牛慈善家.卡雷尔,而下面则是玩家等级提升。

什么!?

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啊?卡雷尔被击破了?

怎么回事!

太扫兴了吧?好不容易燃起的斗志瞬间都被消磨殆尽了啊。

等等,难道,这个游戏......

我想到了某种可能。

“吾友修,看来出BUG了呢,“刹那的话验证了我的想法,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刚才试了一下,我的GM权限有部分被锁了,脱出机能无法使用,按照原定的计划,只要攻略了新手关卡的BOSS,游戏就会自动结束,我们也会被送回现实世界,可现在......”

他从游戏的物品栏里拿出了一样东西给我看,那是一张地图,中间应该是我们之前所在的篝火圆盘,以此为中心有五个被黑色浓雾一样的效果遮蔽了的地区,其中四个与篝火圆盘相连,而最上方的一个被称之为“少女心熔炉“的地区却是独立开来的。在地图的下方,写了一行小字:距离达成脱出条件要求关卡数目:5。

“看来不打通整个游戏是不行了呢。”这一次,连刹那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