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某天我和剑志一同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看着天空缓缓而下的白雪,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冷死了。”用双手环抱自己企图让自己暖和一点,可也只是杯水车薪程度的罢了。

“啊啊啊,好讨厌冬天。“

“别抱怨了,三浦市的天气就是这样,不喜欢的话就移民去夏威夷吧,那里肯定能满足你。”

与尽力想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我相比,平时就有锻炼和学习武术的剑志,抗寒能力比我优秀太多了。即使是已经下雪的现在,他看起来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寒意。

“啰嗦,我可不像你这家伙一样平时就有学习那些奇奇怪怪的武术。”

“请称之为鬼之宫古武术,谢谢。话说啊,半个月后是什么日子,你记得的吧?”

剑志指的是什么,我当然记得。半个月后,也就是十二月十五号,是我的女朋友,飞鸟枝月的生日。

“肯定记得啊,怎么可能忘记。”

“那礼物想好了吗?”

这是个问题。实际上,早在十一月的时候我就开始琢磨该送什么生日礼物给枝月了,可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头绪。

该说我对这方面实在没什么办法吗?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剑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走在我身边的剑志停下了脚步,这个笨蛋非常罕见地开始将他那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名为大脑的器官运转起来。

“怎么说呢,你是枝月的男朋友,这种事应该由你自己想出来才有意义。顺带一提我早就想好送什么了。不过啊,现在的你似乎也没什么闲工夫担心这些了吧?”

“什么?”

剑志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忘了?现实中的你,可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哦?”剑志意味深长地笑着。

现实中的我?水深火热之中?这家伙在说什么梦话呢真是。。。。。。不对。。。。。。。

他说的,是真的。

这么一想的我把眼睛闭上,重新睁开眼时,剑志已经不见了,天空也没有下雪。。。不可能看到天空的啊,因为,现在的我是在家里卫生间的浴缸里啊。

没错,浴缸,而且是被五花大绑地扔在装满水的浴缸里面。

“醒了?死变态痴汉。”

坐在浴缸边上的绫,优雅地翘起那双长腿,以一幅女王的姿态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嘴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在她后面的,是奈绪和卡雷尔。

我花了几秒时间来理清状况,被人用绳子绑了个严严实实,还被扔在装满水的浴缸里面,只露出头部,怎么看都是准备严刑拷问了吧。

“没把我杀了我应该感谢你吗?“

“怎么可能直接就把你杀了呢?你可是非常好玩的玩具啊,”绫像是在爱抚自己的宠物似的摸着我的头,之后又用手抚摸我的脸,与这种温柔的举动相异的是,她的语气带有某种危险的味道,“不过嘛,视乎你等下怎么回答,可能会生不如死也说不定哦?“

“恳请藤月小姐大发慈悲直接杀了我,谢谢。”

“八神君,你真是太差劲了。“与绫不同,奈绪到了现在还是黑着脸的样子,看来这次的事件确确实实地越过了小天使的容忍底线了啊。

“是吗?这可真是抱歉了,奈绪。”

接着说话的是我忠实的管家卡雷尔,“少爷,这一次吾也无法帮您了,身为八神家的下任继承人,怎么可以去当内衣小偷?要是老爷知道了一定会震怒的啊。“说完,他还很感到很痛心地叹了口气。

“不,我觉得如果老爸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没节操地狂笑才对,震怒那是不可能的。”

好了,可以确定下来了,在这里我唯一的盟友,只有浩一。

然而我唯一的盟友也自身难保,他的情况只能说比我更糟。

同样被五花大绑起来,不同之处在于他是被倒吊着的,而他的头下面是马桶。这可真是。。。充满恶趣味的拷问形式。

而且浩一现在都还翻着白眼,显然没清醒过来。

估计觉得光是摸不够过瘾,绫转而用力捏着我的脸颊戏谑地说:“愉快的审讯游戏要开始了哦?做好准备了吗?死变态痴汉?”

不得不说现在的她实在很像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

“你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多余,就算我说没准备好你也会强行开始的吧?既然如此何必多问?再说,我觉得与其将这种事情称之为审讯,倒不如说是严刑拷问会更贴切一点。“

“这可不行呐,我们,可是非常看重你的感受的,对吧?伊藤?“

“没错,便当也已经准备好了,八神君,你可要乖乖说实话才行啊。“威胁性地把手里的便当拿到我面前,奈绪又多加一句:”做坏事的孩子是要受惩罚的,不能让八神君你完全变成变态,把这次的教训牢记在心改过自新做人吧。“

我看了下便当,“虾仁,西兰花,炒蛋,还有炸猪排,不错啊,奈绪,真是营养丰富的便当呢。“

“看来很游刃有余嘛,八神君,还能这么冷静地吐槽。“

“因为不冷静不行啊,这种情况下稍微说错一句话都是有生命危险的,沉重应对才是身为高智商人士的我应有的态度。“

“哦?是吗?希望等一下你不会失去身为高智商人士的从容吧。“奈绪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不再说话。

“卡雷尔,把早赖叫醒,是时候开始了。”

“是,藤月小姐。”

在绫的命令下,卡雷尔装了桶水然后泼到浩一身上。

如果按照电视剧里常有的桥段,这种时候浩一应该会立刻清醒过来的。

问题是。。。

什么都没发生,这个中二依然翻着白眼没半点反应。

这下连绫都不禁皱起眉头来,“也太能睡了吧?卡雷尔,粗暴点,不用这么温柔对他。“

“呃,藤月小姐,您指的粗暴是。。。“

“用力一巴掌打过去。“

卡雷尔犹豫了,“这样可能会伤害到早赖阁下,藤月小姐您真的确定吗?“

“对待这种变态不需要仁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用伊藤的便当,不过先说好,那样真的有可能直接让早赖的生命就此终结。“

“吾明白了,还是尽量不要动用伊藤小姐的大杀器吧。根据日内瓦公约,战俘也是有人权的。“

听到自己的便当被形容为能终结他人生命的大杀器,奈绪显得很失落,就差没哭出来了,遗憾的是。。。没有人理她。

不论是绫还是卡雷尔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浩一身上,我忠实的管家听从了他心目中女神的命令,走到浩一前面,扬起那宽大厚实的手掌,接着,一巴掌打下去。

“啪”的一声,浩一当场醒了过来。

“什,什么!?敌袭!?“

我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什么战争游戏玩多了。

也许是想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吧,浩一甩甩头,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卡雷尔?怎么。。。你怎么站在天花板上面了?“

“哟,醒了啊,浩一。”

“。。。修?为什么你也。。。你的全名难道是八神.彼得.帕克.修吗”

这个蠢货看来还没搞清楚状况。

“不是他们站在天花板上,是你被倒吊起来了,早赖。“

经绫这么一提醒,浩一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我被。。。绑着倒吊?哦对了,中午的时候我被有栖。。。好吧,也就是说现在是喜闻乐见的拷问游戏时间咯?“

“请称之为审讯,我们是非常注重人权和你们的感受的。在这里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加藤同学因为有学生会的事务要处理,没法亲自拷,“意识到差点说漏嘴的绫立马纠正过来,”咳咳,审讯你,所以早赖你不用担心再一次被人用飞踢伺候了。“

“你刚才想说拷问了吧?还有,通常来说,好消息之后接着就是坏消息,对吧?那么坏消息是什么?“

绫阴险地笑了,“变得聪明了啊,早赖,是意识到身处危机之中所以大脑细胞久违地活跃起来了吗?坏消息嘛。。。”

把绫的话继续说下去的是奈绪,“看下面,早赖同学。”

我很确定浩一并没有真的如绫所说的脑细胞活跃起来,因为他第一时间不是往正确的下面看而是习惯性地低头,由于现在的他是被倒吊着的,所以他这么做只能看到天花板。

“我看到了我被绑起来的脚还有天花板,有什么问题吗?”居然还一脸天真地发问了啊。

对于这个蠢货,我们只能无奈地叹气加摇头了。

“下面,早赖,下面。”绫都忍不住用手势提示他了。

“。。。哦,好吧。。。“当看到自己的头下面就是马桶时,这个令不少不良学生闻风丧胆的中二当场悲痛欲绝地哭了出来,”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现在就杀了我,求求你们了!我不想再接触到这东西了,我甚至发过誓我这辈子都只用蹲厕的!“

作为马桶危机最大的受害者,要浩一的头与马桶亲密接触无疑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我有理由相信这样充满恶趣味的拷问手段是绫想出来的,善良的小天使奈绪可没这种掌握人心弱点的本事啊,正直到离谱的卡雷尔就更不可能了。

不理会哭哭啼啼一直喊着“你们杀了我吧”的浩一,这场拷问游戏的主导者,也就是绫,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我这里,“好了,解释一下,阿痴,你们为什么要偷女生内衣?”

“不是我们偷的,实际上我和浩一也对那些内衣出现在手里感到莫名其妙啊。”

“你们杀了我吧!”

“不是你们偷。。。”

“杀了我啊!”

“不是。。。”

“求求你们杀了我!“

“。。。。。。。”

“杀了我,不要再让我跟马桶接触了,求你们了!”

“。。。。。。。”

“。。。。。。。”

我和绫沉默地四目相对。

每当我们想说话的时候,那个笨蛋的悲鸣就适时而起打断我们的话,好烦。

“抱歉呢,早赖君,你太吵了,请先睡一下吧。”忍无可忍之下奈绪从自己的便当里拿了块炸虾,走到那个吵人家伙的面前。

闭上眼睛哭着的浩一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你们杀了我吧!求咕呃呃呃!”

虽然对这个可怜的中二深表同情,不过如果手能动话我还是想拍手叫好,至少现在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浩一又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早知道别叫醒他不就好了吗。

感到非常满意的绫一边对奈绪投以赞赏的目光,一边又像对待自己的宠物狗那样开始玩弄我的头发。

我能受到卡雷尔和奈绪各自不同的眼神,前者是对我受到这种待遇的羡慕,而后者估计是认为这样对待变态有点过于宽容了。

把我本身就有点凌乱的头发搞得更加乱糟糟的绫,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继续刚才的问题,中午的情况可是人赃俱获喔?即使这样你也坚持不是你们偷的吗?那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那里?”

“我们当时可是打算去中庭的大树下面吃饭啊,你知道的,焚化炉那边的小路是捷径。“

“这样吗?我和伊藤的内衣你怎么解释呢?“

我尽力回想中午发生的事情,“我和浩一也很莫名其妙啦,突然有个黑影一闪而过然后你们的内衣就出现在我们头顶了。”

“黑影?”说到这里绫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她的手也没闲着,开始用手指把我的头发卷起来,“我们也是追着一个从女子更衣室出来的黑影到那边的。”

好了,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能够串联起来了。

“现在明白了吧?我们是被嫁祸的。"

是栽赃也好,还是利用我们来拖延时间也罢,总之,那个黑影才是罪魁祸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了。

然而绫还不想就此定下结论,“谁知道呢?也有你们跟那个黑影是共犯的可能吧?“

“拜托,我们到底是要有多闲才做这种事。虽然你平时一直说我是变态,但我最多也只是口头上或眼神上变态一下而已,你和奈绪住进来到现在我都没试过去偷窥你们洗澡或者拿你们的内衣来玩不是吗?“

别开玩笑了,一个手里掌握着一堆塑胶炸弹和电击器,另一个能制作独门招牌杀人便当,偷窥她们洗澡拿她们的内衣来玩,十条命都不够死好吗。

“嗯。。。伊藤你怎么看?“看来我的话还是有着不少说服力的,不然绫也不会咨询奈绪的意见了。

“和八神君认识这么久了,虽然偶尔会有下流的眼神,可是。。。“奈绪思考着,”很难想象八神君真的会付诸行动。“

果然,小天使是懂我的——

——前提是接下来她没有笑着这么说的话,“毕竟八神君是个有色心没色胆又不懂少女心没什么用的废柴。“

“在你眼里我原来是这样的人吗?奈绪?“

“哎呀,八神君真是喜欢开玩笑呢。“

“不要在这种问题上用你的口头禅搪塞过去,老实回答我。“

“八神君果然很喜欢开玩笑呢,呵呵。“

算了,如果奈绪是打算不说的话,再怎么样也没法强迫她。只不过。。。心里有点受伤。

我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不懂少女心又没什么用的废柴?

那下次是不是真的该把我的变态下流想法付诸行动起来才对?我开始认真思考实行起来的成功几率有多高。

看穿我内心想法的奈绪义正言辞地警告我,“这可不行哦,八神君,人要有廉耻。单纯口头上或眼神上的变态我和藤月同学是可以容忍的,只是如果你敢把这份变态之心化作实际行动的话。。。。。。“她的眼神变得危险了。

同样的,绫也用力抓住我的头发,“除非你想自己的人生就此结束吧,阿变。”可是她又转而用带有极强魅惑性的语气说道:“不过嘛,如果让我开心起来的话,偶尔当作奖赏让你舔一下我的腿也不是不行哦?“

嗯。。。。。。这个。。。。。。

我的视线不禁在绫穿着黑色长筒袜的双腿上游走起来,同时开始妄想那画面。。。。。。

喔!这不是很棒吗!

“咳咳,不纯异性交往是禁止的,八神君,藤月同学,STOP!“遗憾的是,奈绪毫不犹豫地终结掉我即将失控的妄想。

难得的福利时间就这样没了,可惜。

不论如何,该下结论了,“好了,事情明了,我和浩一是被陷害的,我们确实没有偷你们的内衣。就算有那种想法也没那个胆量。“

事实摆在眼前,即使是绫也只能承认了,“我暂且先相信你好了,伊藤你呢?“

“我选择相信八神君。“恢复理智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小天使还是很好说话的。

在这场审讯OR拷问里充当观察者的卡雷尔也适时地问道,“那么,吾可以为少爷和早赖阁下松绑了吗?“

“可以了。“

得到绫的首肯后,卡雷尔准备为昏迷不醒的浩一松绑。

问题是。。。该说这个中二太过倒霉还是怎样,虽然已经被证明是清白的,可在卡雷尔动手前,绳子就不堪负荷直接断了。。。。。。。

“咚“的一声,浩一就。。。。。。。

只能说,该来的,总归会来的吧。

---

“太过分了!我们不是”八神家的五LOSER“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客厅里,浩一在鬼哭神嚎。

本来还想把LOSER纠正为败犬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也难怪他这样。不但被人栽赃嫁祸当作内衣小偷,头还要撞进马桶里,真是祸不单行。这一次的“头入马桶“意外想必会和二度“牺牲“于“马桶危机”的阴影一同跟随浩一一生的吧。

说实话如果换了是我遭遇这种事情,早就有自杀的打算了,浩一还能在这里发牢骚就证明这家伙的精神有多么坚韧了吧。

而且,作为整件事里受伤程度最深的浩一,有着理所当然地牢骚甚至埋怨的资格。因此奈绪才会愧疚地尽量不去看浩一那边。

反而拷问游戏的主导者,令浩一遭遇“头入马桶“这种惨剧的元凶,也就是绫,完全不在乎浩一的感受,“好了,早赖,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一直闹了。“

这个女人早就把“愧疚“这个词从自己的脑海字典里删除了吧?

“你的头又没有撞进马桶里,当然可以这么冷静了!可是我不一样!"激动的浩一站起来指责绫的不负责任,”说到底让我遭遇这种惨剧的人不正是你吗,藤月?为什么你可以一点都不在乎?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的良心去哪里了!被什么人吃了吗!?“

嗯,很有道理的一番指责,即使黑心如我也觉得浩一是正确的,然而,我不认为绫会因这种程度的指责而有所动摇。

“我确实从来没想到过你的感受呢,而且要说良心的话,这种东西有存在过?阿变你觉得呢?”

虽然疑惑为什么会把话题抛给我,不过我还是直说了吧,“死心吧,浩一,这个女人身上从来就不存在良心这种东西。顺带一提我也是没有的。“

“你们。。。好过分!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日渐低下了?呜呜呜。。。呜呜呜。”

啊,居然哭出来了。

算了,管他呢,反正受害者又不是我,这种时候我只要默默注视浩一如何被害就够了。

不过。。。现在似乎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迫切需要解决。

“你们都闻到了吧?“

“是之前的那种恶臭呢,八神君。“

奈绪说得没错,敌人,也就是。。。好吧,这次就不说“哔“了,我已经厌倦这种消音的说法了,就姑且称之为黄金炒饭吧。

总而言之,就是黄金炒饭又开始发动进攻了。而且,这次的时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早。

以往都是在吃饭时间才出现,这次在吃饭前就已经来了,最重要的是,恶臭远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浓烈。

我有预感,敌人要发动总攻了。

“浩一,先别哭了,去拿空气清新剂,绫,奈绪,你们去检查女卫生间。卡雷尔,把你疏通厕所的装备准备好。“

不需要多说什么,连续一个多星期以来每晚与黄金炒饭的战争已经让我们养成了默契。在众人都去忙自己应做的事情后,我也动身去检查男卫生间的状况。

然而。。。。。。。

刚走到男卫生间前的走廊就看到某种山吹色的恶心物从半掩的卫生间门旁边飞出,被我侧头躲过去以后就被重力所捕捉稳稳地落在地板上。

“Whatthefuck。。。“

基于显而易见的理由,我小心翼翼地逐步靠近男卫生间。。。结果,惨烈程度超乎我的想象。

很难形容这是怎么样的一副光景,要说的话,就是真正让我见识到何谓地狱了吧——

——黄金炒饭宛如公园喷泉般地,从马桶里喷撒而出,何等可怕的“盛况“。

别说马桶了,洗手盘,浴缸,地板,天花板,墙壁,整个卫生间都已经被那些东西占据了,根本不存在我介入的余地。

这。。。。。。

完全不合逻辑!

到底要堆积了多少年分量的屎才能出现这种恶心状况!?

我能理解马桶堵塞有多可怕,但这已经不是马桶堵塞能形容了吧?此刻我家的马桶正在以超高速接连不断地射出黄金炒饭,企图把山吹色变成卫生间唯一存在的色彩。

马桶堵塞?别开玩笑了,这根本就是屎之喷泉好吗!不对,是屎之加特林了啊!

“这都什么鬼!?”

由于这种状况实在太过可怕,我不得不赶紧关上卫生间的门以防自己也步浩一后尘。

问题是,敌人显然没有把占领区域限于卫生间的打算,已经开始透过门下的缝隙入侵外面的走廊了。

这使得我只能立刻从走廊区域撤离,进入客厅。

看着地板上缓缓蔓延开来的山吹色,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常荒谬的想法:这些黄金炒饭,是有生命的。

这也太搞笑了吧?

有生命的屎?

说出来谁会信啊?

可是我的心里偏偏就是有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阻止黄金炒饭对于这间房子的进一步侵略。让我想想,能怎么办呢。。。。。。。

恰好这时,脸色发青的绫和奈绪也跑到我这边,“阿变,阿痴,死变态痴汉,糟糕了,真的糟糕了!”

“八神君,这次完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惊慌失措的绫和奈绪。

难道。。。不会吧。。。

“Letmeguess,是我们家的马桶来了个超进化变成屎之加特林以超高速射出山吹色物体,把整个卫生间占领了的同时还往外扩散入侵,对吧?”

“你怎么。。。”

“不用怎么了,因为我这边也是这种状况啊。“

“。。。。。。。“

“。。。。。。。“

“。。。。。。。“

三人集体无言中。

我觉得,这个消息对她们来说,可能刺激有点大。

良久,奈绪才终于回过神来,“看来这一次,是八神宅的最大危机呢。”

“最大危机是肯定的,不过现在想这种事情也没用,还是考虑下用什么办法阻止吧。”

这时候,卡雷尔和浩一也到了。

在听我说明现在的状况后,浩一整个人都抓狂了,“完蛋了,彻底完蛋了!这次我们没救了!死定了!是不是我现在去自杀会比较好?总比再一次被那些屎污染要好吧!“说罢,这家伙居然真的冲动到拿起空气清新剂往嘴里喷起来,问题是除了呛得他疯狂咳嗽外就没别的作用。

这样子自杀也太蠢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把那些物体称之为黄金炒饭“

“都这种时候了,咳咳咳。。。你还关心这种问题?你难道就不害怕吗?修?何况这些东西明显就是山吹色根本和金色不沾边吧!咳咳咳咳咳咳。“

嗯,怎么说呢,我明白浩一的意思,可是害怕有用吗?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吧?

“黄金炒饭怎么说也好听一点不是么?再说,与其有时间害怕,还不如先想办法解决问题,至少吃黄金炒饭不会死的,就是多洗几次澡多刷几次牙而已,你不就是最佳例子吗?浩一。“

“不要再跟我提那种东西!我没有吃进去啦!”

对于浩一的说法,我表示质疑,“没有吃进去?那为什么最近你的牙齿变得这么白?肯定刷了好多次牙吧?”

浩一咆哮起来,“修你给我闭嘴!”

“嘛,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问题吧。”

说是这样说,但这次的问题严重性已经远远超越我所能控制的范围,平心而论一时间我也想不到什么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

因此,我决定咨询一下我忠实的管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卡雷尔,你怎么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他神色凝重地沉默了一下,接着才回答我:“据吾多年以来疏通厕所的经验来看,这一次是名副其实的地狱之境啊,少爷,恐怕不存在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

多年疏通厕所的经验?

当佣兵需要经常面对马桶堵塞的问题的吗?

哦,算了,现在不是思考这种事的时候。

“那能做到暂时隔绝吗?“

卡雷尔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这个是没问题的,少爷。吾的行李里面有过去在战场上用来建造临时防御工事的折叠装甲板,非常坚固,而且密封性好,暂时隔绝是可以做到的,只是。。。“

我就不过问这家伙为什么会把折叠装甲板这种东西也带过来了,反正这个黑人壮汉身上尽是些奇奇怪怪的反常现象,费心思考这种问题只会浪费时间而已。

“无法确定能维持多久是吧?毕竟那些东西这样一直喷出来迟早都会超过密封极限的。。。嘛,没关系,能争取到时间就足够了。

“应该是可以的,少爷。“

我考虑了才说,”。。。这样吧,用装甲板把男女卫生间的走廊彻底封死,要预留出缓冲的地带,能争取到三天时间吗?“

“这个是没问题的,少爷。“

“那就立刻开工吧。“

卡雷尔点点头,跑回自己的房间做准备了。

我又对绫他们说:“你们先回房间收拾行李,今晚就到外面的公共澡堂洗澡吧,明天一早我们集体去物业管理处投诉。”

“可是。。。之前物业管理处不也毫无办法吗?八神君?跟他们投诉真的有用?”奈绪的担忧不无道理。

然而现阶段也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做法了。

“不管有没有效,总得让他们知道我们这里的境况有多糟糕吧?“

绫也适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物业管理处也解决不了呢?到时候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好了,“到时候就。。。搬家吧。“

虽然就我个人而言,实在不想搬回去那个地方,但从现在的状况看来。。。也由不得我任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