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试过像现在这样害怕午休时间。

“怎么样?八神君?味道如何?”

原因是,坐在我面前一脸期待地等待我回答的这个家伙。

坐在天台的阴凉处,刚刚从人生的走马灯中回过神来的我,就像个痴呆人士一样地说出了这种话,“好像,看了一场能令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的恐怖片吧?”

我实在不想打击奈绪的积极性,可这已经是我能想出的最不具杀伤力的吐槽了。

“总觉得,很微妙啊,对于我的便当的评价。。。”即使是小天使如奈绪这样的人,听到这种评价会稍稍感到失落也是正常的吧。

“嘛,至少吃不死人。”拿起瓶装绿茶大口喝着企图冲淡满嘴工业酒精和硫酸味道的我毫不犹豫地说起了违心话。

吃不死人?别搞笑了。光是吃一小口就令我觉得自己到三途川的入口了,如果整个便当全部吃完的话别说人了,估计非洲象都会死于非命的吧。

“哈哈哈,吃不死人。。。我是不是,应该辍学别当学生了,去当什么刺客会比较好呢。”虽说奈绪自嘲的样子看起来惹人怜惜,可我还是不得在心里为她的自我吐槽拍手鼓掌。

“如果要当刺客的话,请务必成为一个后脑印有条形码的光头男子,谢谢。”

“什么意思?八神君?”

“没什么,别在意。”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的我干脆就不解释了,与此同时我偷偷瞄了一下绫。

如我所料,安安静静吃着自己那份便当的她,正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我。

早上的时候,我把将奈绪的味觉问题还有接纳她为同类并且承诺吃她便当的事情跟绫说了,令我没想到的是绫居然有一种我所不能理解的,显而易见的不悦。

是哪里出了问题吗?当时的我并没有往这方面细想,倒不如说我懒得去想这种问题吧,反正与我无关。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对绫来说,同类是个很特别的字眼,她是在排斥除我之外的人加入到同类的范畴中吗?嘛,还是别这么想比较好,毕竟这样就显得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和绫,还有奈绪,只不过是同类而已,没有别的关系存在,仅此而已。

万幸的是,作为伊藤牌杀人便当的独门供应商,奈绪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要求的也只是上学的时候我每天中午吃一小口尝试一下而已,拜此所赐我总算可以确定自己不会英年早逝。

但是吃了奈绪的便当之后就越发想吃绫做的,味道正常,吃起来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便当了。。。

算了吧,以我对那家伙的了解,之前肯给我尝一口已经是大发善心的慈悲之举了,现在问她的话估计只会得到一如既往的奚落和嘲笑吧。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不会给你吃的,面包条才是你的最佳人生伴侣。”发现我偷偷瞄她之后,绫冷漠地说道。

看吧,都说了的。

“不过嘛,如果你下跪求我并且亲吻我鞋子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

出现了!恶意满溢的微笑!

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敬谢不敏,我像是那种人吗?为了食物而出卖自己的尊严?别开玩笑了。”

假的,可以的话谁愿意天天啃面包条啊?如果不是因为奈绪在场我早就答应了好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

绫的那双被黑色长袜包裹的长腿,尤其是大腿部分,如果能舔一下的话。。。

。。。。。。。等等,怎么觉得,我的人格好像越来越低下了?

“虽然说得很正经的样子,可是眼神好下流呢,真是个死变态痴汉。”

“八神君,你的视线已经把你出卖了。”

来自少女们的鄙夷眼神直接把我的身心贯穿了。

“不不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不要这样看我!不要这样看我!”感觉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觉醒出什么不得了的异常倾向也说不定!

“呵。。。原来是这样的吗?呵呵,好像,可以好好玩玩呢。”

糟糕的是,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不,只是你的自我幻觉而已。”

“是吗?”她稍稍,把裙子拉上了一点,露出了更多的大腿部分,“这样呢?”

“。。。。。。。。。”我咽了咽口水,视线像是被人用订书机钉住了一样没法从绫那白皙的大腿上移开。

好像,确实有点,不对,不是有点了,是非常诱惑啊。。。不过是我错觉吗?今天的绫为什么好像比平时要。。。色气不少?

就连她脸上那份充满恶意的笑容都仿佛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吸引力?

如果露出的部分再多一点,也许我的理智真的会就这样被吞没也说不定。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我不由得再次咽了咽口水,然后加紧时间把这难得的一幕像工地打桩似的狠狠刻进脑海中。我发誓,如果不是害怕我和变态这个词之间真的会被加上等号,我百分百会拿手机出来疯狂拍下这一幕的!

可惜的是,班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把绫的裙子拉回原处,“真是的,不能这样子啦藤月同学!”

啊,我难得的福利时间就这样结束了?

“你们两个,夫妻相声要适可而止!而且必须在健全的范围内!还有,八神君你刚才的眼神好像变态!”非常少有地,奈绪生气了。

“真是遗憾呢,死变态痴汉。”嘴上说着遗憾可实际上却是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而且虽然奈绪没察觉到,或者说,装作没察觉到?总之我分明看到绫是带着对抗意识般地有意无意望向奈绪。

搞不明白这两个家伙。

“话说,好像中心区那边的商业街最近新开了家蛋糕店味道挺不错的?”为了把话题从已经到达警戒等级的“我是否为变态”的论证方向转移开来,我随口说出了早上听到的某些女生谈论的话题。

当然,那些女生发现我在旁边之后都尖叫着逃跑了。。。。。

我已经,嗯,真的,对这种事情,麻木了,在谣言平息之前看来还要继续忍受一段时间的非人待遇啊。

“这么快就不想继续验证你是否为真正的变态了吗?死变态痴汉。”

同样的,我也已经对绫能猜到我心里想什么感到麻木了。

“啰嗦,蛋糕店到底去还是不去?”不想落入被她主导的节奏中的话,最好的办法还是别顺着她的话吐槽下去吧。

或许是玩够了吧,绫随口说道:“我没意见。”

“奈绪你呢?”

“嗯。。。”对于味觉有问题的奈绪来说,去吃什么东西想必也是颇为敏感的话题吧,不过虽然犹豫了下,可她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吧,那就放学后三个人一起去吧。”

于是,下午的蛋糕店之行就这么订下了。

---

乘上前往中心区的巴士,我突然觉得有点讽刺。

为什么我这样一个不想与他人有交集不需要朋友的孤僻者,会突然做这种像现充一样的,放学后和女生一起去哪里玩的事情?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剧情好像莫名其妙地就往某些青春恋爱喜剧的方向发展了啊?

嗯,如果这种时候我们还成立个什么社团的话,就更像了。

“让我们社团向美好的青春迈进吧!”一边说着这样的热血宣言一边在夕阳下奔跑。。。呸,想到这种情景就想吐,又不是八十年代的老套电视剧,怎么可能还出现这种看起来蠢到家的情景。

说起社团我又转而想到另一件事,或者说,早该想到却一直没兴趣问而已,“奈绪,你没有参加社团吗?”

“没有呢,怎么说呢,因为参加了社团的话,或许活动结束后就会有些一起去哪里玩去哪里吃东西的活动,这样的话。。。总感觉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身为我们三个人里唯一有位置坐的奈绪,她这样的回答算是意料之中,自身的味觉问题让她产生了某种自卑情结,使她无法真正融入群体,更别提和他人真正交心这类事情,去参加社团的话只会是让她自我难堪而已吧。

至于绫的话,我根本没打算问。

原因很简单。

“问完了你的伊人班长,就不打算问问我吗?死变态痴汉。”刚好,站在我身边的她自己提出来了。

“因为没什么好问的啊,你不想想你的那些谣言,女生为主的文艺社团会接纳你吗?至于以男生为主的体育社团,只会让你觉得恶心吧?”

想起上次在情人旅馆碰到的大猩猩,他当时看向绫的那种猥琐眼神我认为还是很具代表性的,至少,在清楚谣言的部分男生眼里,绫就是个人尽可夫随便谁都能上的婊子吧。

既然如此,身为当事人的绫被沐浴在那种眼神之中的话,其心理和生理上的反感是可想而知的。

就连我也。。。对那些用别有用心的目光看待绫的家伙们,异常不爽。

“有时候你就是太过聪明了,根本不懂少女心为何物,活该你是个被女生看到就绕路走的超级变态。”

这家伙莫名其妙地就把头扭过去还鼓起脸是干嘛?喂喂,亏我刚才还替你不爽你现在就这样对我?

“八神君,你真的是个完全不懂少女心的人呢,这一次我也不帮你了。”

连奈绪也是这样?我做错什么了啊?

“喂喂,你们搞什么?我好像什么都没做错吧?还有,少女心是什么?”

“年轻人,你真的是没救了。”原本站我身后的那位大婶突然拍了拍我肩膀,还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跟我说了这种话。

“。。。。。。。。??”

完全搞不懂啊!这些家伙是脑袋集体出问题了吗?

直到巴士到站之前,我都在这种莫名其妙就被人施以冷暴力放置PLAY的状况下度过。。。。。。

---

虽然不是周末,但中心区商业街一带依然人气鼎盛。早下班的上班族,各所高校的学生,都怀着不同的心情来这里购物娱乐。虽说有些跟大猩猩和他女朋友一样类型的情侣频频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实在让我很恼火就是。

嗯,非常恼火。

“怎么了?发现新猎物了吗?又有哪个纯洁少女要惨遭毒手成为下一任牺牲品了?死变态痴汉。”

“我都不想辩解了,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变态,绫。话说既然有下一任,那你眼里的上一任牺牲品是谁?”

这家伙毫不犹豫地就把奈绪拖下水,“当然是你的小天使班长伊藤同学了。”

“哎?为,为什么会扯上我呢?”受害人对此表示疑惑。

奈绪应该还没习惯我和绫的这种跳跃式吐槽对抗吧。

“好吧,那上上一任呢?”

“我。”她居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就直说了。

这算什么?为了胜利不惜献祭自己吗?

“看来我不得不澄清一下,首先我从来就没有对奈绪做过什么,其次,我也不记得我对你做过什么。”

“哦。。。?是吗?”我清楚地看到,本来保持扑克脸看起来冷若冰山的绫,嘴巴慢慢变化出了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弧度,即使在茫茫人群中,她的这个表情也一样令我感到刺眼无比——

——这是属于绫的招牌式的恶意微笑。通常来说这份微笑的出现意味着等下有人要倒霉,不幸的是倒霉的人往往是我。

不好的预感已经浮现在我心头了。

“情人。。。”

果然没错!这家伙是打算在奈绪面前说出上次我和她去情人旅馆的事情!按照奈绪的优等生性格,这种事情被知道了的话肯定会对我啰嗦个天荒地老的!而且就算啰嗦完了,如果绫再多嘴说出碰到大猩猩的话那奈绪就可以直接确定我是篮球场挂人事件的主谋了!

“OK,STOP,藤月小姐,你赢了,我投降。”

有时候,适当放弃尊严和好胜心也未尝不是明智之举。

“终于明白你这个死变态痴汉在我面前是多么渺小了吧。”

哪怕敌人在乘胜追击践踏我的尊严,也是必须忍耐的。

“。。。为什么我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奈绪就差没把问号画在自己额头上了,“藤月同学说的情。。。”

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我非常机智地及时打断了她的话,“我们也到了。”

这可是实话,我们确实到了。

名为“GoToHell”的蛋糕店。

看到招牌的两位少女,向我投来了宛如观察精神病患般的目光。

我知道的,槽点有点多,可是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目光来看我?

若单从名字来看的话,被认为是某种危险场所或老板的常识有严重问题也是不足为奇的吧,可这里确实是一家蛋糕店没错,至少橱窗里的确摆放了不少蛋糕,不是么?

虽然从门可罗雀的经营状况来看,这家店真的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奔向地狱,还是马力全开全速前进的那种。

只能说,老板对于取名这种事情,有非常独特的个人见解吧。

“好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这里确实是蛋糕店没错,你们看,里面的人确实是在吃蛋糕的,”我指着根本不存在的顾客说道,“至于这个独特的名字。。。呃,我记得早上的那些女生说这也是一个卖点来着?”

后半句是我胡扯的,那些女生根本没有说到这种事情,因为她们刚说出店的名字就被我吓跑了。

嗯,一边用堪称震耳欲聋的声音尖叫着,一边,从我身边,逃跑了。

回想起那一幕,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如果那些顾客不是透明人的话,就是你已经变态到产生幻觉了,死变态痴汉,顺带一提我拒绝认为我的眼睛有问题。”

“八神君。。。要不要我现在陪你去医院?应该还来得及的,要在更严重的幻觉出现前及早治疗啊!”

给我留点面子会死啊!你们!

“绫,你的眼睛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你的思想。至于奈绪,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像关怀残障人士一样的眼神看我?这让我很受伤。况且既然大老远地来了,总不好就这样走人吧?”

绫叹了口气,“如果这里的蛋糕味道不能满足我的话,会让你变得跟这家店的名字一样的,死变态痴汉。”

奈绪也无可奈何地说:“记住咯,八神君,GoToHell哦。”

总而言之,少女们先我一步打开了蛋糕店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而我则暗暗发誓,如果因为这家店的蛋糕不好吃从而令我惨遭绫的毒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在早上那两个女生的心底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的,嗯,变态层面上的阴影。

“欢迎光临,诸位客人们~我是你们忠实的老板尔雷卡~”

刚踏入蛋糕店,我就明白这家店没人光顾的原因何在。

原因就出在这个正在跟我打招呼的老板身上。

他有着典型的黑人才会有的厚嘴唇和硬朗的脸,而且体格非常强壮,但偏偏他的肤色却是西方人才有的白色,如果说这种反差还尚在可接受范围的话——

——“哎呀~是两位可爱的小姐吗?还有一位,嗯,少年,你的脸色看起来挺阴沉的,是不是刚被人强行喂狗屎了?算了随便吧,是要带走还是堂食呢两位可爱的小姐~?”

不但说话语气做作还甜到发腻,而且这性别差异待遇也太大了吧!?

凭什么对绫和奈绪就称呼为“两位可爱的小姐”,而对我则是直截了当地问是不是被人喂屎了?话说我看起来阴沉又关你什么事,还有那句算了随便吧也很讨人厌!

“堂食,谢谢。”

我自问自己已经是还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礼貌了。

“两位可爱的小姐,是要堂食还是带走呢~?”

但是这混蛋居然无视我!

“堂食吧,没必要带走。”

“嗯,我也觉得。”

与被无视的我不一样,绫和奈绪很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个老板带来的巨大反差感,然后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两位可爱的小姐请问要吃点什么呢?我强烈推荐本店的两款镇店之作“杀人武装~虚斩之贯穿~”还有“双太刀神皇搅碎你的小心脏~”。”

坐下后,老板拿出菜单指了指两种看起来和这家店格格不入的正常蛋糕。

名字什么的我就不吐槽了,总觉得认真的话就输了。

“就这一个。”

“我要这个好了。”

在绫和奈绪相继下单后,老板转身离开。。。等一下,是不是忘了什么?

“喂喂,我还没下单啊!等等!”

“唧,原来还在啊。你要什么?”

这个家伙用跟看待垃圾无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忍,再怎么说也好,是我提议要来的,如果这种时候发飙的话,肯定会被绫耻笑到底的。

无论如何,下单还是完成了。

总算这个老板还有点正在从事服务性行业的自觉,蛋糕和饮品很快就拿上来,虽说把我的那一份放下时我分明看到他对我做了个割喉动作来着。

我得罪你了吗!

出乎意料的是,无论蛋糕还是饮品的味道都非常不错。即使是对这个老板的待客之道极为不满的我,也只能默默在心里称赞一下了。

同时,我发现,仔细观察绫和奈绪她们吃东西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消遣。

绫是慢慢地,用餐刀一小块一小块地把蛋糕切下来,之后并不是急于吃下去,而是用叉子叉起来慢慢品尝,吃完一块就喝一口红茶,加上本身的冷漠神态,十足的一个高傲贵族少女的样子。这是只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会有的餐桌礼仪。

而奈绪那边。。。有点微妙。她的吃相并不难看,相反可以从小口小口吃掉蛋糕的方式看出她具有良好的教养,只是根本无法从她的情绪来判断是否好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幅机械,进食只不过是程序设定好的而已。看来味觉问题使得奈绪无法从正常味道的食物中获得乐趣啊,也难怪她的口味会重到足以制作出杀人料理的地步了。

嘛,总而言之,从吃东西的方式,也是可以看出各人的习惯和性格差异的吧。

至于我,则是很无聊地把右手放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左手用餐刀切下蛋糕,直接放进嘴里。说实话虽然我的吃香不算难看,可比起坐在对面的两位女生们,看起来确实要低端不少。

没办法,虽然八神家好像在不知道第几代祖先的时候曾经显赫一时,只是到了现在早就没落了,对于餐桌礼仪什么的,我家可从来没那么多要求。

“有个问题,死变态痴汉。”

“我也有个问题呢,八神君。”

不知为何,绫和奈绪几乎同一时间对我发起提问,这可真是少有啊。不过鉴于之前在巴士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就受到了不公的对待,我还是警惕起来。

“怎么了?先说好,我可什么都没说过啊,不要再跟我扯什么少女心之类的东西。”

“不,你是个完全不懂少女心的烂人我们一早就明白了,要问的是。。。”

“八神君,你身后那个恶狠狠地瞪着你的人是谁?”

瞪着我的人?我是背向玻璃窗的,那么瞪着我的人。。。回头一看,差点把我吓死。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张因表情问题而变得扭曲至极的脸贴在玻璃上,从这张脸不断变换的嘴型来推测应该是在说“你快点死吧,你这个带坏哥哥的坏蛋”。

好吧,我认识这张脸的主人,是真吾还在读初中的妹妹秋奈。而她的哥哥正站在她身后朝我尴尬地笑着。

“哼!为什么你这种人居然在这里!”

跟我们坐在一起的秋奈毫不掩饰她对我的反感,嘛算了,反正她从刚认识我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的了。

“是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也想不明白。”一边啜饮着奶茶,我一边无所谓地敷衍道。

“是啊,为什么你会坐在这里?我也想不明白。”绫这家伙看来是不打算放弃任何可以吐槽我的机会是吧。

“是啊,为什么八神君会提议来这里吃蛋糕?我也想不明白。”奈绪算是在对我进行追击吗?总觉得她好像跟绫学坏了。

“。。。。。。感觉修学长你们三个,好同步啊。”

“是吗?不觉得。”

“是吗?完全没这种可能性。”

“是吗?丸山君你是想多了吧。”

“。。。。。。”真吾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像确实挺同步的嘛?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有点高兴。

“这两位漂亮的姐姐是谁?”虽然奈绪见过真吾几次,而绫也在之前见过真吾了,可是秋奈跟她们还是第一次见,会感到好奇也是正常的。

“我是藤月绫,是这个死变态痴汉的宿敌。”

“你好,我是伊藤奈绪,是八神君的死对头。”

喂喂,不要莫名其妙地就给我加上这种关系标签啊。话说绫就算了,为什么连奈绪都开始玩这一出了啊?她难道已经被绫污染了吗?

没想到的是,秋奈居然非常热情地和她们握手,“喔喔,是宿敌和死对头吗?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交流怎么杀死这个人间残渣的。”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开玩笑的啦,她们和修学长不是这种关系的。”刚把蛋糕咽下的真吾开始对秋奈解释起来,“她们两个是修学长的女朋友,不要搞错关系了,秋奈。”

“你错了,我跟这个变态连一分一毫发展到那种关系的可能性都不会有,因为从人类的角度来说,他是不及格的。”

“丸山君,笑话要适可而止,不懂气氛不懂少女心为何物的八神君有时候确实不可以把他当成人类来看待的。”

我。。。我又做错了什么吗?虽然从事实的角度来说,我和她们确实不是那种关系,可是被人从人类的角度来否定得这么彻底我就真的。。。

有时候,说真话也是会伤人的,我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

“哦哦,没想到还有人和我的想法一样!看来两位姐姐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让我们一起想想该怎么杀掉这个烂人吧!”

“这个死变态痴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间残渣,我看下次就干脆用塑胶炸弹让他的灵魂完全脱离肉体的束缚吧。”

“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应该直接把八神君彻底抹杀掉比较好?毕竟是个完,全看不懂气氛和不明白少女心的存在呢。”

奇怪的同盟就此诞生了。

而且我很确定听到了非常危险的犯罪预告。

“这种事情是能当着当事人的面说的吗!”

遗憾的是,没有人理我。

“抱歉啦,修学长。。。”

幸好,还有真吾在,至少拍着我肩膀的他,是能理解我什么都没做错的吧。

“虽然有时候我也觉得她们说得其实正确的。”

收回前言,我现在只想一脚踹死这个混蛋。

---

总得来说,蛋糕店之行还算愉快,至少对以绫为首的女生们来说是愉快的。

“两位姐姐,下次一定要继续聊怎么杀掉那个姓八神的人间残渣!”

“嗯,有机会的话。”

“不如下次约个时间见面再一起讨论怎么让八神君人间蒸发吧?”

走在回程前往巴士站的林荫路,她们已经开始商量什么时候再约出来讨论如何干掉我了。

“受欢迎还真是一种罪过啊,修学长。”

“不如你来试试这种受欢迎如何?真吾。”

比起女生们的热烈气氛,作为男子组成员的我和真吾倒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造成这种微妙状况的原因很简单:真吾至今还对我与剑志绝交以及退出“BLACK”感到耿耿于怀。

在他看来是我放弃了他以及我一手创建的“BLACK”,虽然不会明说,可实际上这家伙应该也在生我的气吧。

即使到了两年后的现在,真吾也一直希望我重返“BLACK”,遗憾的是这是不可能的,确切来讲,只要剑志还在,就绝不可能。

“话说啊,修学长,那些家伙,好像有点不坏好意啊。”

顺着真吾指的方向看过去,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八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家伙,看样子岁数比我们大点,应该是些不入流的混混吧。

而那些混混们视线投注的目标,是绫她们。

没猜错的话,估计是觉得人数占优而且我们这边有三个女生,构不成威胁,所以就打起我们的主意来了吧。首要目标很显然是绫她们,毕竟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说,奈绪本身的长相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在穗绫学园里是处于上游水准,而秋奈也不差,最重要的是,像绫这样给人冰山美人印象可以激发雄性征服欲的冷漠美少女可不多见。

当鲜花过于芬芳时,自然而然上门的就不止蜜蜂,还会有苍蝇混杂其中。

而现在走过来的那八个混混,无疑就是苍蝇。

言归正传,单纯以人数来说的话,我方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我从未担心过。

首先,绫可不是那种只有样子好看的家伙,作为连环打脸以及踢裆事件受害者的我可以很肯定地说,绫是学习过防身术一类技能的。

只要不是那些熟知她谣言的家伙,就不会对绫造成什么心理负担,我保证那些混混敢招惹她的话一定会被她踢裆踢得很惨,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有人重蹈我的覆辙承受一波我当初受过的伤害了。

其次,我身边站着的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叫做丸山真吾的家伙,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欺负——

——“修学长,要不要打赌看看?我多久可以把他们全部搞定?”真吾已经跃跃欲试了。

鬼之宫家是世代修行古武术的家族,而剑志本人则是家族的下任继承者,早在两年前,剑志就已经可以跟他老爸打个不相上下,这位继承者的头号弟子,就是真吾。

早在我还没离开“BLACK”的时候,真吾就已经跟随剑志学习他们家的古武术,虽说还不算学有所成,可是对付这种不入流的混混简直就。。。。。。

等等,怎么回事?

那些混混,为什么。。。反而后退了?

“喂喂,那个,那个刘海过长的家伙,是,是穗绫的八神啊!”

“啊!?穗绫的八神?你是说那个只要看一眼就会以惊人的变态之力开始强暴男人的变态吗!是那个穗绫的八神!?”

我。。。我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

那群混混,看到我之后就慌张起来了。。。。。。

而且这种话说得这么大声是闹哪样啊?才多久啊喂,穗绫学园的谣言就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还连街头混混都知道了吗?

不要把谣言当真啊你们!

“修学长,原来。。。你已经变成这么,这么无法明说的人了?时间真的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啊。”

“你什么意思?那是谣言,明白吗,谣言!等下,真吾你后退做什么!?给我回来!”

连这小子都信了!?

“死变态痴汉,恭喜你功成名就了,成为史上第一个因过于变态和不懂少女心而出道的人类。”

“恭喜恭喜,八神君,出道之后请记得忘了我们,毕竟你是个完全不懂少女心令我们极其失望的人呢。”

这两个女人就不能放过我一次吗!抱起双手看戏就算了,居然还反踩我一脚!还有到底要纠结那个少女心到什么时候?

好吧,至少这里还有一个人,至少,还有她——

——“恶心。”当我看向秋奈时,她是这么说的。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其实挺残酷的来着。

对于身边的人已经感到绝望的我,企图把希望放在那些混混身上,“喂喂,你们不要跑啊,我不是你们想象中那。。。”

“别,别过来!我要报警了!”把头发染成茶色的混混对着我惊呼,说着,居然真的拿出了手机。

“有话好好说,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别再踏入半步了,不,不然我真的,救命啊!”穿着夏威夷衬衫的混混大声求救中。

如果说这还算好的话,那接下来的这一个就真的令我欲哭无泪了,“刀,刀呢!我记得我带了小刀的,啊,在,在这里!”他掏出了小刀,指向的目标不是我,而是他自己,“别再向前半步了!不然我就自杀给你看!你就算得到了我的肉体也得不到我的心的!”

我。。。。。。。。

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我说,我真的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尝试在不刺激到这群混混绷紧神经的前提下靠近过去,“我不知道你们听到过关于我的什么,但是我可以保证,那些全部都是谣言!”可是我每向前一步他们就退后三步。

“谁会信啊!”

“像你这种变态,肯定已经采摘过不少男人的后庭菊花了吧!”

“我们可不是你的同志!”

“救命啊,谁都可以,快点报警!”

他们七嘴八舌地闹起来,搞得我越来越心烦,“冷静点,我真的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不信的话。。。来,来揍我啊!来揍我吧,揍了我你们就能明白的了!”

真的是。。。有够犯贱的,居然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种变态,而要求别人揍自己。我也没办法啊,我也好无奈啊!

“假的!他肯定是在骗我们过去!”

“一旦过去了就绝对贞操不保了!不要相信他!”

这些混混到底是要有多胆小啊!而且还要一边说一边继续后退,我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

“死变态痴汉,你看起来确实变态得很可怕。”

“要不要考虑下去整容呢?八神君?可能有奇效喔?”

绫和奈绪到了这种时候都不肯放过我吗?还有奈绪真的是越来越像绫了,已经被彻底污染了!?

“不要随便回答我心里的想法啊!你们!”

在我忙着跟绫和奈绪吐槽的时候,混混们已经后退到相当远的程度了,不行,让他们跑了的话就真的什么都解释不了了!

“你们不要跑啊!来揍我吧!我求你们了,来揍我好吗!我给你们钱,一拳一千日元!说到做到!”说话的同时,我确实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把里面的钞票亮给那些混混们看。

金钱有着匪夷所思的魔力,这句话在这种时候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因为立刻就有人上钩了。

那两个人走到我面前,一幅蠢蠢欲动的样子。

“要说到做到哦?死变态痴汉,一拳一千日元。”

“嗯。。。有点心动了呢。”

问题是上钩的目标错了!你们别在这里给我添乱好吗!

“暴力不成就打算用金钱攻势吗!”

“这个变态好卑鄙!”

“居然利用人性的弱点!”

“虽然我们是一群不入流的混混,可我们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

“死心吧,我们是绝对不会为了金钱而出卖肉体的!”

按正常剧情来说应该为钱而出卖一切的混混们却坚定地保有了自己的节操,而且一边说着一边后退得更厉害。

为什么越描越黑了!?说好的钱是万能的呢!?

“哥哥,一拳一千日元哎,要不要试试?”

“还,还是不了。。。总觉得这种钱好肮脏,各种意义上的肮脏。”

这是来自我亲爱的学弟以及他妹妹的友军火力。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这样一直下去可不是办法,那些混混不相信我,本应站在我这边的绫和奈绪又只会添油加醋,还有真吾和秋奈在旁边看戏,继续僵持下去的话我想解释都做不到。

现在缺少能打破这种僵局的契机,不先让那些混混们冷静下来的话。。。。。。

有没有人,有没有谁可以帮帮我?

“嘶呼。。。我看得出来。。。嘶呼。。。你需要帮助。”

!?

突然响起的声音,不是我幻听吧?不,从绫他们的反应来看,她们也同样听到了,这不是幻听。

有没有这么巧?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真的有人出现了?不过,那个“嘶呼”的声音是。。。?

“嘶呼。。。虽然你是个罪大恶极的坏蛋。。。嘶呼。。。但是只要你确实需要帮助,身为正义使者的我。。。嘶呼。。。”

声音也越来越近了,然而听起来也越来越不对劲,我是罪大恶极的坏蛋?正义使者?这是哪来的特摄片看多了的中二吗?

“嘶呼。。。现在,是我出场的时候了。。。嘶呼。。。”

话音刚落,旁边的灌木丛就突然窜出来的一个家伙。

“嘶呼。。。我就是,正义的使者,铁之莱因巴雷尔!。。。嘶呼。。。”

“。。。。。。。。。。”

我们,包括那些混混在内的所有人,集体沉默中。

好吧,事实证明,老天果然喜欢跟我开些别开生面的玩笑。

“爵,爵爷?”我发誓,真吾的嘴巴张开得幅度足够塞进个鸡蛋了。

虽然自称铁之莱因巴雷尔,但这个不速之客却戴着《星球大战》里黑武士的头盔,我算是明白那些奇怪的“嘶呼”声是什么原因了。

这个家伙看样子应该和我差不多高,排除那奇奇怪怪的COSPLAY头盔的话,听声音应该和我差不多年纪吧。他看到我们集体沉默之后,又疑惑地补充了一句:“就没人欢迎正义使者的到来吗?”

我正义你个大头鬼啊!

实在忍不住了。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天啊,为什么我周遭的人都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家伙,“麻烦你还是别到来了,行行好,从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还有,你戴着达斯维达的头盔发出那种呼吸装置的声音,却自称正义?你真的看过《星球大战》吗?”

谁知那家伙听到之后立刻把头盔摘下来,露出一张帅气的脸,而且还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红发,“谁说戴着达斯维达的头盔就不能是正义啊?天行者安纳金在前期可是GOODGAY好吗?”

我对这种张脸有印象,他是之前大猩猩挂篮事件里跟我有一面之缘的那个红发男生。

“是GOODGUY,不是GOODGAY,你的英语课是体育老师还是化学老师教的的?”

“是体育老师啦。嘛,细节问题别在意了。总之,”红发男生摆了一个难度极高需要身体柔韧性极好才能摆出的知名POSE,“我是正义的使者早濑浩一,现在,来帮助你这个受混混纠缠的穗绫魔王八神修了!”

槽点,越来越多了。

“是JOJO立吧?初代的著名站姿?”

“嗯,的确是JOJO立,而且还原得很不错,看来有狠下功夫练习过,我给八分。”绫很合拍地配合我的吐槽。

“不不不,我觉得给九分。。。不对,问题不是出在这里吧!穗绫魔王是什么意思?”

差点被绫拖入吐槽的节奏把正事给忘了。

另一边,混混们也抗议起来,“喂喂,什么叫做我们纠缠他?是这个变态男一直纠缠我们不放我们走才对!就算我们是混混,也是有尊严的,我们才不会去纠缠一个变。。。”

然而,自称正义使者早濑浩一的红发男生,根本没打算给那些混混说下去的机会,“别废话了,反正你们这些混混就是该揍!”

“你只不过是想打架而已吧!?混蛋!我们可不呃!?”

他直接冲进了混混堆里,率先把那个正在抗议的混混一拳打趴。

真是个没礼貌兼没耐性的家伙,不过无论如何,以一敌八的混战还是开始了。

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说的话,这是一场不可能有悬念的斗殴,因为早濑浩一强得离谱,据我的推测至少应该也有剑志的水平。

反正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八个混混全部倒地昏迷,看他们鼻青脸肿的样子我都有点同情他们了。

打倒了混混之后,拍拍手显得一脸轻松的早濑浩一很没品地站在原地朝那些混混吐口水,“呸,真不经打,还以为邪恶势力的爪牙会有多厉害哩,不过今天正义又一次得到了伸张!”

正义得到了伸张?开什么玩笑,怎么看都是随便找个借口开打而已吧?比起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混混们,依然站着的那个胜利者才更像是邪恶势力的爪牙好吗。

“恕我直言,他们只不过是普通混混而已,不是什么邪恶势力爪牙,而且我也一点都不觉得你是正义的。”

我的话引起了早濑浩一的注意,这个红发中二转而把矛头指向我这边,“我怎么不是正义了?被我揍的人全部都是邪恶的坏蛋,正义使者揍人是从来不需要理由的。”

“言下之意你只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揍人咯?”

“没错,因为我是正义使者,所以不需要理由。”居然想都没想就承认了啊,而且听他的语气貌似还觉得自己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想,他是真的从潜意识里就把自己的行为正当化了吧。

嗯,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中二的自我催眠和绫认为自己很纯洁一样都不失为一种天赋。

“不要把我跟这种不知所谓的中二混为一谈,死变态痴汉,何况我确实是很纯洁的。”

读出我内心在想什么的绫直接就踢了我小腿一脚,好痛。

“是是是,你非常纯洁,纯洁到穿小。。。呃,我不说了。”看到已经把右手扬起来的绫,我没有勇气说下去了。

“算你识趣,哼,再强调一次,我就是纯洁,纯洁就是我。”这一位的想法看来也是相当地理所当然啊。这种不容置疑的态度都能匹敌早濑浩一的中二了,恐怕绫也是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就是纯洁一词的具现化吧。

“暴力和恐吓算哪门子的纯洁?我还真想知道来着。”

“咳咳,两位,夫妻相声要适度喔?现在不是你们互相玩吐槽表演的场合啦。”

班长的声音提醒了我,现在不是跟绫玩吐槽对抗的时候,“那个,早濑浩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会出现在这里不单单是为了揍这些混混的吧?”

这家伙挠了挠头,几秒后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对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向你宣战的!”

我没听错吧?

“宣战?”

“没错!宣战!”他再次摆出了那个著名的姿势,“猴子是永远不可能超越人类的,修修!而你对我来说,不过就是只猴子罢了!”

总觉得,好微妙。

玩烂梗的人不少见,但问题是能把梗玩得这么烂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说着某著名反派的台词却自认是正义使者,不觉得讽刺吗?还有,不要乱改我的名字。”

我越来越觉得难以跟这种蠢货中二交流了,耐心差不多耗尽了啊。

“不管啦,总之就是,身为正义使者的我会制裁你这个万恶之源的,穗绫的魔王!我不做人了!修修!”说完,他就跑进旁边的灌木丛里,就这么离开了。。。。。。

“搞什么。。。莫名其妙。”

我相信我的这句话是我们众人心里一致的想法。

唯独绫,以看穿一切的超然姿态对我说出了我最不想听的话:“看来变态与变态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呢,死变态痴汉,恭喜你要多个同伴了。”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