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砸了吗?果然我还是有点不擅长演戏。

"若我说是下意识的,您信吗?"轩辕萧叹了口气,对于自己根本不合理的举动,他也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那个瞬间,看到与平时那个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宗主完全不同的人出现时,下意识就这么行动了……好像是身体不愿意让她走似的,就连理智都无法控制。

"下意识?"这下换成杨隐不明白了,单身十多年的恋爱白痴可不是盖的,但是隐隐也察觉出了有点不一样的氛围,难道,这是一个机会?既然轩辕萧对颜刹之前那种抱有敌意的感觉现在已经消解了,那么这可能是问出为什么明明和颜刹曾经在一起待过那么久却突然疏远她的原因。之前因为不明白情况又是在公共场合杨隐并没有感到奇怪,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了。

"颜刹,换你来问问他一些你们相处的事情,这样也能明白为什么他突然疏远你。"

"可是,这样做会不会太贸然了,而且我有一点点没自信哎,要不我和你说你转述一下……等等,喂喂!"不由得她愿不愿意,反正我才不做这种麻烦的事情,杨隐非常讨厌颜刹试图逃避的想法,半强迫地让她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可恶,信不信我把你撕成碎片……"颜刹意识到之后生气地嘟囔了一句,结果好巧不巧被轩辕萧听到了。

"都怪我之前鲁莽推测宗主的意图,望宗主饶小辈一命!"轩辕萧脸色大变,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请求她宽恕。

"这这这这该怎么办?杨隐?"颜刹脑海里慌成一团,表面神色若冰霜,稳得一比。

哈哈哈哈哈哈,还有这么爽的时候,平时说我坏话的恶果自食了吧,笑死我了哈哈哈!

"杨隐……你想不想我把你的灵魂按在地上摩擦,这我还是做得到的哦?"颜刹冷笑三声。

"这这这,宗主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一命,我立刻为您支招!"我的妈呀,这颜魔头也太恐怖了,连灵魂体都不放过吗?!

"没事没事,你就说你说的不是你只是突然想起了某件事,不是在怪罪你,然后轻轻的把他扶起即可。"

"我试试,若是不行你知道后果的。"

拜托,后面那句就没必要说了。

"快快请起,萧,我刚刚不是在说你而是突然想起某事而已,并没有在怪罪你,千万别误会我。"颜刹哭丧着一张脸,想要轻轻地扶起轩辕萧。

但是,某人却有意地躲过了。

"颜宗主不必介怀,原来不是在说小辈我就安心了,不劳宗主大驾将我扶起。"轩辕萧保持着一贯的恭敬立场,这完全就跟她是陌生人一样。

难道颜刹对我撒谎了?

"萧……"颜刹内心失落的同时,又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唇。

"我有一事不明,望宗主告知。"他却抢先一步阻止了颜刹再次说话。

"可以,你有何事不明?"

"为何宗主要直接叫小辈名字?虽然无妨但小辈甚是惶恐。"他的眼里写尽疑惑与不解。

那一惶恐又迷惑的眼神,是如此的陌生与冰凉,在一瞬间仿若晴天霹雳,颜刹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黑,但强忍着没有跪倒在地。

是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和她朝夕相伴的轩辕萧了,因为他已经全然忘却了她,把一切的一切全部舍弃,然后转娶她人。

难怪他会那么的抵触和警戒我,原来如此,真是自作自受……

"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和你相伴了十年的人,难道你一点也不……"颜刹话未说完便咽了回去,因为那双冷漠又陌生的眸子,已经道尽一切。

"小辈惶恐,并不记得有此等事,难道宗主是在故意撒谎拿我开心?"他的语气诧异至极,全然不明白一个高高在上的宗主为何会说出这种毫无根据的谎言。

谎言?呵呵,我从未对你撒谎过。

"今日的事你就忘掉吧,当我胡言乱语便是。"颜刹叹了口气,表情复杂地瞥了自己深爱得痛彻心扉的人一眼。

便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了这里。

她,需要时间愈合伤痛,重新振作。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轩辕萧一人,虽然不解,但却凝望着那伤心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发呆。

"萧哥哥,刚刚从你房里走出去的男子是谁?不像是您的护卫啊?"蓝夕经过已经被打开的房门走进来,疑惑的神色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化为担忧,快步走了过去,轻轻拉住他的衣袖。

"怎么了萧哥哥?发生了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了?"

"没有。"他无言地摇摇头,注视着眼前娇媚的少女再次开口,"夕儿你不是回房休息了吗?怎么突然又跑过来了?"

轻轻撩起蓝夕的秀发,一脸溺爱的神情。

"嘻嘻,夕儿亲手调的仙露刚才忘记给萧哥哥带去,我现在端来了呀,可不要再伤心了萧哥哥,喝了这个会好受一些的。"蓝夕掏出小心揣在怀中的一个翡翠色小玉瓶,将它递给眼前的轩辕萧。

鲜翠欲滴的颜色非常诱人,里面甘甜的仙露散发着淡淡的清色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