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部门,各单位请注意!现在开始进行装备链接操作,全系统检测开始,检测无异常!链接倒计时!10,9,8——啊!你干嘛?!”

我的手指头从笔记本的触控板上抬起来,有些无奈地看着正对我怒目而视的女孩儿:“开个视频通话而已,你要不要搞得这么玄乎啊?”明明只要点一下鼠标左键就能联通,搞得好像在操作什么高端设备一样。

“唔——!老郑你这人真是没意思!这是生活的情趣啊,情趣你懂不懂?”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生活本是平淡无奇的,要善于从平凡中寻找到奇妙的瞬间,这也就是所谓的想象力啊!世界是因为想象力才会不断进步的!你真是个想象力匮乏的庸人啊!”

“唉唉唉,得了得了,中二病而已,搞得跟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样。”我还能不懂她这些弯弯绕?老子当年中二的时候,砍断一条蚯蚓都能妄想成和神龙搏斗一番,遇见个打雷天就要对天狂呼“九天雷劫,贼老天倒是看得起老夫!”,等到了现在不还是个老老实实上班的普通青年?

“想象力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之一,但脱离实际的妄想没有任何价值——除非你把它写小说。某个哲人曾经这么说过哦。”我一边操作手机,一边对仍旧闷闷不乐的小瓷说道。

“谁说的啊?”她本来看着电脑屏幕,听我说完之后转头问道。

“额,这个嘛,是这个近代埃塞俄比亚哲学家,沃兹·基·硕德,在他的代表作《说话的艺术》第三章第二节谈到的。”我一边胡邹出些搪塞的话,一边想着转移话题,“唉,好了,你看看电脑上能看清楚不?”

她虽然一副“谁啊,根本没听说过嘛”的表情,但是听了我后边的问题,也没再继续纠缠这一点:“嗯,看起来好像还可以嘛,挺清楚的。”

这孩子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

我继续拿着手机在公寓四处拍拍,而当最后我把镜头朝向她的时候,倒是让我吃了一惊。明明我的双眼确实能看见她坐在沙发上摆弄着电脑,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画面中,那个地方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人在。

小瓷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画面和我是一样的,她也好像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这个“属性”,显得有些惊讶:“唉,老郑!你快看,你快看!明明我就在这里,但是这上面就是没有我!”说着,一边指着电脑屏幕,一边招呼我过去看。

“看到啦。”我放下手机,“可你也不想想,你都在我面前飞过来飞过去,穿墙钻天花板这么多天了,现在不过是手机拍不到而已,这算什么?”

她挠挠头发,带着笑意:“唉,这么一说也是哈?不过变成这样之后,就没有人会把镜头对准我了,所以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呢。”她说完半句,顿了顿,歪头好像在思考些什么:“那这么说,我现在没办法自拍发朋友圈啦?”

嚯!您要是能发朋友圈,您那朋友圈估计就直接炸了,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得是“震惊世界!TX公司某即时通讯产品居然打破生死隔阂!”。

“但是,没办法被光学设备拍到是嘛······小瓷,我有点事情想确认一下。”我突然有了个猜想,“喏,你把耳机插到电脑上。”说着,我把裤兜里的耳机递给小瓷。

她看看我,虽然面上带着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等一会儿,我呆在卫生间里,你试着和我做语音对话。”说完,我走进卫生间,回身把门带上,这样可以隔绝客厅里声音的干扰。

我发了条文字消息给电脑端,示意小瓷可以开始了。

不多时,一条带着麦克风图标的特殊消息发了过来,这代表这是一条实时录音讯息。我手指轻触那个小小的麦克风,把听筒靠到耳边,但是除了“滋滋——”的杂音,没有任何声响从手机的听筒里传出来。

“不出所料啊,她的声音也没办法被电子设备捕捉到。”所谓的鬼,还真是一种奇妙的生命形式啊,我不禁感叹。

回到客厅,我向小瓷说明了这一发现:“看起来,你跟我远程交流的手段只剩下用文字消息了。嗯,麻烦是麻烦了点儿,但也最可靠。”

她一脸怅然若失:“这下连唱K都没机会了嘛······”

“······你居然首先想到这个?话说你本来就去不了啊。”

我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也到了该出发的时候,便冲她打声招呼:“差不多了,我走了。”

“啊?现在不是才刚刚八点钟吗?购物中心有这么远的车程吗?”她问道。

我忍不住轻笑起来:“喂喂?是谁一大早就兴奋得不得了,说‘快点儿,快点儿’的?怎么到了我出发的时候,你反倒这么说了?舍不得了?”

她被说得一时呛住了,脸上带着几分恼怒和羞涩,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反正不是我。哼——”

我半无奈半好笑地叹了口气:“是是是,不是您,是我行了吧?我的想法是啊,虽说坐车的话,大概十分钟不到就行了。不过,坐在车里的话,你能看到的东西也少得可怜吧?你想想看嘛,毕竟坐在车子上,视野就只有那么一个小窗,而且速度还快,又不能想停下就停下。走着去的话,虽然时间是多了了不少,可你应该能更尽些兴致吧?嗯?你怎么了?”

她呆呆地望着我不说话,嘴巴微微张着,眼睛里光芒闪动。

我走到她跟前,右手在她眼前左右挥动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喂?喂!小瓷?小瓷妹妹?”

她这才反应过来,浑身打了个寒战:“额,不要那么叫我啊!感觉好恶心!还有,你靠这么近干嘛?离远点儿!”

她嘴上说着嫌恶的话,脸颊上微微泛红。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和她的确实是靠近得有些过分了,咳嗽两声缓解下尴尬:“对不住,看你僵在那儿了,就······”

她偏过头去,小声嘟囔着:“我也没说怪你嘛·······”

“呵,那我得感谢小瓷姑娘宽宏大量。走了!”我回身出门。

“路上注意安全——额!我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出事了,我的计划就,你懂吧?我,额·······”她似乎自己被自己给搞得有些凌乱了,语无伦次起来,憋得脸通红。纠结了半天,最后横了我一眼:“快走!”

天可怜见!我又做错什么了?

······

“这里是公寓附近的公园,还挺漂亮的。”我举着手机,把镜头朝着四下转来转去,想要更多地把周围地景色传到屏幕的另一边。

本来去购物中心自然是没必要从公园里过的。我特地从这里穿过,虽然绕了远,但好在“客户”满意。手机屏幕的右下角,一个小小的文字气泡冒了出来:“这个地方,我有印象!”

这倒是意外之喜,我对着耳机的麦克风问道:“有印象是什么样的印象?记忆恢复了一点吗?”

右下角的文字泡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不是,只是脑子里有关于这个公园的认知而已。”

“就跟,在百科书里查到一个词条一样。”

“至于其他的,我在这里做过什么,我和谁来过这里之类的事情。”

“完全没有印象。”

几句话说完,她跟着发了一个“沮丧”的emoji小表情。

我皱皱眉头。看来,要找回她的记忆果然不可能那么顺利吗?

“不过,这未尝不是个好现象啊。”我对着麦克风说话,“这说明,你以前来过这里不是吗?这座城市里,肯定还有很多这样的地方。也许,其中有一些,能让你想起一些过去事情啊。你只想着找到过去的家人,期望他们能够让你回想起过去。但现在,你多了个选择嘛,这些过去对你很重要的场所,也许也能让你找回记忆。别想得那么悲观嘛!”

我说这话,一半是因为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另一半是在安慰屏幕对面的小瓷。不管怎么说,今天出来是指望着她能开心的,可不能说丧气话。

屏幕的右下角弹出:“嗯!你说得有道理!”

接着蹦出个“比心”的emoji。

一秒钟之后,它就被撤回了。

“······”

朋友们,人们在使用文字作为沟通工具的时候,意外地会变得比平常更坦率。——《说话的艺术》,埃塞俄比亚哲人,沃兹·基·硕德。

此后一段时间,我带她漫步在周围的街区,寻找着她留有印象的地方。最后的结果算是有喜有悲,喜在她对周围的地标建筑大多都有印象,甚至一些不怎么起眼的店铺,街道什么的也能说出个一二,悲的是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起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好在她的心情没有像之前在公园里那样受到太大的印象,而是不停地发消息给我,说着“没想到这里变成这样了”,“这栋大楼边上新盖了一栋没有印象的新建筑”之类的话。她就像是个久未回乡的旅人,觉得哪里都熟悉,但也觉得哪里都有变化。

花费了大约四十五分钟,一路上走走停停,我和她(物理上不在一起地)总算是接近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啊!我记得路,走过这条步行街,然后右转,就到购物中心了!”她发给我一条信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她的兴奋劲儿。而我说实话,则是暗暗松了口气,觉得有些累了。

倒不是因为路程遥远而累,是因为心理上有些疲惫。毕竟举着手机边拍边走,其实还挺吸引别人目光的,着实让我感到有些尴尬。但好在大家平时大概也见惯了“直播”“X音”这种东西,顶多瞥我几眼之后也就不再搭理了,不然我非得钻进地里去才能缓过气来。

“还是跟以前一样,受不了被大家看着呀。”我想起了高中时在班上做演讲时结巴了半天的自己,额啊,那可真是个让人即便只是回想就想满地打滚的时刻。

“你嘀咕什么呢?快到了,你走快一点儿嘛!”一个接一个的气泡从右下角钻出,催促着我加紧步伐。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三步并作两,小跑着前进,“嘿嘿,看你这个样子啊,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和我完全不同,一点儿都不虚吧?”小瓷又强势,又外向的,在大家面前讲话也绝对面不改色。

“啊?我怎么听不懂你说什么?啊!难道你话里有话,偷偷嘲笑我?”也是奇怪,明明只是用文字气泡交流,却仍然能让我想象到此刻她带着恼怒的表情。

“嗯,谁知道呢?”我挑挑眉,并未解释什么。

她回了一个“怒发冲冠”的emoji。

······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来买什么产品的呢?”穿着水蓝色制服的导购员小姐浅笑盈盈地招呼我,“额,先生您举着手机是?我们这里虽然不是不准拍摄,但是——”

她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我也猜得到她的意思,任谁被一个陌生人用镜头对着也都会觉得不舒服吧?我连忙把手机放下:“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在跟,额,我,我妹妹聊天呢。她想让我帮她买点东西啦,就让我在这边拍一点商品的讯息,她好看一看,挑一挑。”

她露出释然的表情:“哦,这样啊。如果只是拍商品的话,那当然是没有关系的,请您随意。还有需要我帮助您的地方吗?”

“啊,暂时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谢谢。”

她微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向最近的导购员咨询。”说罢,转身离开。

“相当漂亮的人呢,身材也很高挑。”我瞧着她的背影感叹一句。评论刚刚遇见的异性的外貌如何,这可不算什么光彩的行为,只是生而为名为“男性”的生物,这种事情像是本能一般难以避免,我感到很抱歉。

刚刚放低的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起来,我把它拿到面前一看,屏幕的另一边,小瓷连发了三个窗口抖动,右下角的文字气泡也接二连三的跳出来。

“老郑?屏幕黑掉了唉!”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谁是你妹妹啊?”

“精虫上脑,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我看错你了!”

紧跟着的是一排“鄙视你”的emoji表情。

我看着好笑,回道:“这你可就说错了,我看见你的时候,道儿走得可顺了。”

文字气泡顿时不再从屏幕角落蹦出了。

额,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