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一九四五时。

奇境岛。第六区。马丁·刘易斯大道。

 

姜沐雪算是又一次体会到奇境岛“盛夏之城”这个别名的内涵了。

这座处于热带地区的人工岛屿,并不存在常识中的“四季”,除了夏天以外,还是夏天。

即便是在太阳下山以后,仍旧能感受到暑气正在衣物与肌肤之间的空隙持续发酵,但这种情况仅仅见于“封锁区”之外。

在穿过结界以后,这份叫人苦不堪言的暑热气息很快便被荒凉的街景所取代。

虽然能明白这是警方为保险起见而提前对案发现场附近的居民进行疏散的结果,但这种毫无生气的苍白光景,还是会叫人不禁想起恐怖电影中的场景。

也正如恐怖电影的开头一样,男女主人公总会在这种时候碰上毫无征兆的倾盆大雨,被迫前往杀人魔的老窝寻求帮助。

光是抵抗不安的侵蚀,姜沐雪就必须竭尽全力。

作为目的地的废弃地铁站入口,近在眼前。

也不是第一次在黑暗中执行任务了,比起以往只身拿着手电筒潜入下水道猎杀巨大老鼠与恶魔蟑螂,这一回还有特洛伊、奥莉薇娅及梅丽莎三位高级干员以及“夜视”这种支援魔法鼎力相助,至少从准备的周全程度来看,自己应该安心不少才对。

“你看起来好紧张啊。”

“呜哇!”

被特洛伊冷不丁搭话的黑发少女发出惨叫,唯恐自己超高分贝的哀嚎会惊动潜藏在黑暗中的魔物,姜沐雪赶忙捂住嘴巴。

“抱、抱歉,特洛伊学长,我不是故意想叫出声来的,只是——”

“你果然还是很紧张吧?因为对手是吸血鬼?”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的确是其中一个原因。

“放心好啦,我跟奥莉薇娅、梅丽莎有过讨伐龙鳗的经验——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怪物,光是脑袋就有小卡车这么大,虽然讨伐过程相当惊心动魄,但还是顺利完成任务,我想仅仅是‘离群者’的话应该不会比龙鳗那种庞然大物更难对付吧?”

“也是呢……”

尽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有意埋下头去,不过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姜沐雪重新将注意力摆在这条通往地下世界的电梯上。

“注意脚下。”

由于年久失修,其中一些台阶已经坏掉了,透过这些大张着嘴巴的破洞,能清楚地看到电梯内部锈迹斑斑的零件,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会一头栽进窟窿里去。

好不容易抵达地铁站检票口,姜沐雪才发现这里比她想象中大得多。光是要将大厅搜查一遍,恐怕就得花上不少的时间。

但根据任务简报,吸血鬼为保证自身安全,不大可能会在这种视野开阔的地方筑巢,因此地铁隧道才是本次搜索行动中的“重中之重”。

“有血迹……”

最先注意到脚下有什么异样的人,还是姜沐雪。斑斑驳驳的红色痕迹,在地面一路延伸开去,指向隧道。

是时候提高警惕了,四人纷纷亮出自己的武器。

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隧道前后方向,还有可能来自头顶上的通风管,也有可能来自看似锁死的房间,通道墙壁上的广告板说不定也暗藏隐患。

尽管在支援魔法“夜视”的加护下,但视野依旧有限,充其量只能看清五米之内的事物。为防止己方声音造成干扰,四人不再说话,而是选择以手势进行交流。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自血迹蔓延的方向传来。

在大门敞开的电表房中,六个黑乎乎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姜沐雪一眼就认出了,这些趴在地上、如脸盆般大小的蠕动身影,正是恶魔蟑螂——与温蒂尼类似,是受魔力影响而发生变异的昆虫,在奇境岛中也算是常见的魔物,除了个头特别大以外,能耐倒是与普通蟑螂没什么两样,连手持擀面杖的家庭主妇都能轻易将其摆平。

但基于“当怪物真的很蹩脚时,成群结队会使它们快乐”这一原则,恶魔蟑螂一旦增殖到某个数量级别,就会变成非得由专业干员出马才能解决的麻烦。

区区六只恶魔蟑螂,显然不可能是特洛伊等人的对手。

但由于低得感动人心的智力以及比起素食更喜欢肉类的天性,它们还是十分勇敢地摇晃着细长的触角,张开布满利齿的口器,向走在前面的特洛伊与梅丽莎发动进攻。

转眼间,这些巨型蟑螂或是被魔导剑一分为二,或是被魔力强化的重拳打得四分五裂。对特洛伊等人而言,对付这种弱小的魔物,恐怕是连热身运动都算不上。

不过根据过往经验,恶魔蟑螂虽然没什么智商可言,但也不至于傻到聚集在一块坐等被干员一锅端,除非它们正在进食。

顺着血迹的方向望去,很容易就发现,它们刚才正在享用的晚餐是——

“是尸体……”

是熊人的尸体,虽然死者的脸朝下趴着,但从身上的制服判断,还是能看出这是一名警察的尸体。

说起来,昨天她也遇到了一个乐天派熊人警察,而这位警察也正好被派遣到这附近执行支援任务……这些要素让姜沐雪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随着小队与遗体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映入眼帘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名警察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透过破碎的制服,甚至能清晰看到下面骇人的伤口。

接着,特洛伊、奥莉薇娅与梅丽莎以姜沐雪为中心散开警戒,好让她能专心确认警察的情况。

姜沐雪深深吸了口气,将熊人警察翻过身来。

当那张满是血污的脸庞闯入她视野的瞬间,先前不祥的预感便随即应验。没错,正是那位总是乐呵呵、喜欢吃甜甜圈的胖警官。

事实上,姜沐雪与他仅有一面之缘,但在她眼中,这位熊人警官毫无疑问是个好人。但好人为什么总是没好报呢……一念及此,姜沐雪不禁感到悲从中来。

伸手去触摸这名警察的颈动脉,从指尖传来的也只有冰冷的触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其进行抢救——

“拜托,给点反应……”

尽管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都烂熟于心,但仍旧无济于事。

此刻,姜沐雪能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无力感,就像是传说中追逐太阳的夸父一样,她抢救越卖力,熊人警官却离她越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耳边传来温柔的声线:

“小雪学妹,到此为止吧,你已经很努力了。”

“但是——”

“你已经很努力了。”

“我明白了……”

冷峻的理性思考必须凌驾于摇摆不定的心情之上,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只能证明你不适合干干员这一行。

又一次深呼吸后,姜沐雪将观察重点摆在尸体本身。

眼前的景象却让她觉得心脏好像是什么东西给握住了一样。

只见熊人警官双目暴睁,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枪非得要姜沐雪动用双手才勉强取下来,弹匣也是空空如何,衣服底下的皮肤、肌肉、血管、骨骼变得支离破碎,仿佛是被什么大型肉食性猛兽撕狠狠撕咬了一通。

他遇到怎样的麻烦,姜沐雪无法想象,但能肯定的是,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绝对不是恶魔蟑螂。

那么,结论就出来了——这些臭虫,不过是后来的“鬣狗”,真凶另有其人。

黑暗就像是一块多孔海绵一样,贪婪地蚕食着有限的视野。无论多么锐利的目光,都无法穿透这片黑暗。

声音亦然,来自血管搏动的悲鸣与沉重的脚步声,在这条隧道里听起来也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悉悉索索……熟悉的杂音在姜沐雪耳边响起。

难不成又是恶魔蟑螂搞的鬼吗?

如果只是搞定这么几只臭虫就能顺利完成任务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但越是靠近声音的来源,姜沐雪就越能清楚地感觉到叫人心神不宁的现实向她袭来。

是臭味,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在姜沐雪的印象中,恶魔蟑螂是肮脏不堪,但要说有什么异味,顶多是虫子的腥臭罢了,但如今侵袭鼻腔的,却是尸体腐烂般的恶臭。

正当她对这股臭味的来源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答案昭然若揭。

就跟刚才遇到的恶魔蟑螂一样——

“它们”也趴在地上。

“它们”也在进食。

“它们”享用的晚餐也同样是警察的尸首。

但比起那些黑不溜秋的臭虫,“它们”却像是人类一样有手有脚,尽管脸面已经出现龟裂,皮肤也几乎快脱落下来,但依旧能看出人类五官的轮廓。

然而,从“它们”的一举一动之中,却感觉不到一丝理性、感情的存在。

“食尸鬼……”

作为吸血鬼的看门狗,算不上什么强敌,但与恶魔蟑螂一样,数量一多起来,就会变成麻烦。

如今光是出现在小队视野当中的,就有十只。如同野狗般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低吼,好让在黑暗中蛰伏的更多同伴前来助阵。

仅仅是五秒不到的时间,可供地铁通行的宽敞隧道就被密密麻麻的食尸鬼挤个水泄不通。

它们进攻不需要战术,也不需要技巧,只是像洪水一般冲垮猎物。

至少,对身为黑铁级干员的姜沐雪而言,与这种数量级别的食尸鬼为敌,的确会有一种叫她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让姜沐雪不得不将衣领拉松一点,试图通过深呼吸让大脑变得更清醒一点。但她此刻涌入鼻腔之中,只有令人作呕的腐败气息。

反观特洛伊、梅丽莎、奥莉薇娅依旧面不改色,甚至还有跟她这个新成员谈笑风生的余裕。

“小雪学妹你真的有点紧张过头了啊~”

金发少年这逗趣似的说法,引起两位学姐会心一笑。

“并、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在想敌方人多势众,有没有必要进行火力侦查罢了……”

所谓“火力侦查”,即通过法师、僧侣、游侠这类具备远程攻击手段的干员向敌方发动佯攻,以试探对方底细的战术,可以说是狩猎落单魔兽不可或缺的一环。

如今站在特洛伊等人的对面,却是将数量作为斗争资本的魔物……火力侦查看似派不上什么用场,但在实战中,往往也能起到削减敌人数量,甚至“引蛇出洞”的奇效。

踏足奇境岛半年以来,姜沐雪能屡屡以单枪匹马的姿态战胜在数量上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她的食人巨鼠和恶魔蟑螂,这份谨慎功不可没。

“小雪学妹,你也未免太大题小做了吧?”

在离开公会的时候,梅丽莎明明看起来还多少有些不安,但现在她却又一脸轻松地这么说道。

她一定是对小队的实力十分自信吧,特洛伊与奥莉薇娅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们的笑而不语已经表明了。

“放心好啦,小雪学妹,我们可是曾经成功讨伐龙鳗的干员小队欸,不过是区区几只食尸鬼而已,还能把我们赶尽杀绝不成?”

就连身为后卫法师的奥莉薇娅都一扫脸上的阴霾,这么轻松愉快地搭住她的肩膀。

就在姜沐雪准备投出手中符咒的瞬间——

“所以说,这些沙包就交给特洛伊和梅丽莎来处理准没错,就当做是讨伐吸血鬼之前的热身运动,我们只管在边上看热闹就是了。”

站在她身边的奥莉薇娅又一手制止住她。

“但食尸鬼的数量会不会有点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