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顾天浩走向柜台,克丽丝塔心想他肯定是来兴师问罪了。

正当她闭上双眼,决定只身迎接这场狂风暴雨,等待她的,却是意外风平浪静的顾天浩,竖起耳朵一听才知道他今天是来处理干员服务方面的经济纠纷,只得叫其他职员将他领到办公室中填写表格再作处理。

这一刻,正是克丽丝塔大展身手的时候。

“根据顾天浩先生您提供的视频资料,我们基本可以确定作为‘要员护卫服务’对象的姜沐雪小姐对您存在拖欠薪酬的不良行径,接下来我们将进入干员维权程序,如有必要,将通过法律途径对姜沐雪小姐采取强制措施,敦促她归还欠款,并缴纳相应的罚金,但这个程序至少需要两到三个工作日才能完成,如果您真的很急的话,我倒是可以向上级申请加急办理……”

她一边为手头的文件盖章,一边为少年讲述工作流程,不忘偷偷瞄两眼头盔。 一如既往,看不到他的表情。

“那个……顾天浩先生,我刚才说的话您都听到了吗?”

毫无疑问的对方将刚才自己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负数了一遍,这种事情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不过无论多少次,克丽丝塔都会不禁感叹这位少年的记忆力有多么惊人。

“其实您只要回答一句‘听到了’就好了……”

“收到,橘小姐。”

“咦?原来您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对克丽丝塔来说,这应该算是今天最大的惊喜了。

“提问,您的全名是橘·克丽丝塔吗。”

“呜……”

所以,除了喜极而泣以外,克丽丝塔想不出还有什么方式能表达她的心情。

“提问,您为何要哭泣。”

“因为我很不起眼啊,明明都在这里工作快一年了,却还是没什么人记得我的名字……”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不起眼的女生了吧?不起眼地出生、不起眼地长大、不起眼地上学、不起眼地毕业。

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女生生活至今,“无意间被卷入什么阴谋诡计之中”这种遭遇只存在她看过的电影和小说中。

不远万里来到这个被称为“冒险家乐园”的小岛,希望一成不变的生活能迎来转机,结果……什么都没改变。

其实从昨晚的电话中,克丽丝塔就能猜到“女主角”是谁了。

最初,顾天浩只是想了解承接本次委托的竞技对手的情况,就在不知不觉间,话题逐渐围绕着姜沐雪展开……

一个从来对异性就没表现出多少兴趣的男生突然有一天三句不离某个女生……虽说顾天浩对哪个女生感兴趣是他的自由,但能将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变得如此健谈,还是会叫人好奇这个女生是何方神圣。

才、才不是出于嫉妒而动用公会职员的权限去人肉……搜索这个女生的个人资料。没错,这么做仅仅是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在打开姜沐雪档案的五秒后,克丽丝塔就明白顾天浩对这个女生这么执着的原因了。

一看相貌,就知道是正统东方系美少女,见到真人以后,才发觉她跟红遍奇境岛的人气巨乳写真偶像“Yuki”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除了胸部……

家世之显赫,也绝非寻常干员能够比拟——随便O歌一下,都能明白龙虎山天师府是何等有名的魔道派系。

最重要的一点是,姜沐雪与顾天浩还是同班同学。反观自己……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

谁更能吸引异性的眼球,一目了然。

“您果然还是很担心姜沐雪小姐的安全吗?”

“提问,这支队伍有与吸血鬼战斗的相关经验吗。”

但顾天浩的反问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克丽丝塔突然感到一阵子自我厌恶,低下头去,盯着堆满文件的桌面。

顾天浩对谁有好感,是他的个人隐私,身为公会职员的自己,却为一己私欲而滥用职权……

“我真是差劲……”

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过,克丽丝塔只好强迫自己化身为“无论什么事都愿意倾听的柜台小姐”。

“倒是没有,不过这支队伍有讨伐龙鳗的经验。”

“那么他们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顾天浩这番盖棺定论式的唐突发言,叫克丽丝塔瞬间绷紧神经。

“为什么……这么说?”

他侃侃而谈的情形不太常见,甚至可以说是反常。

“因为即便强大如龙鳗,魔兽终究是无法摆脱野兽的天性,但吸血鬼却是由人类转变而来,这就意味着吸血鬼像人类一样拥有智慧。”

比起魔力量、异能、基础体能、反射神经、耐久力、不死性,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增长的智慧才是吸血鬼最强大的武器。

即便是被放逐的“离群者”,虽是血族中的“新生儿”,但也拥有与人类同等的智力。

“魔兽是谁砍它一刀,它就对谁还以颜色,但离群者不是——”

它会尽可能通过仆从或陷阱等手段削弱队伍,瞄准队伍中最弱的成员进行攻击。

倘若在战斗中遇到不可能战胜的对手,它就会开始利用老弱妇孺的外表欺骗对手,制造趁虚而入的机会。

“‘以后不可以做这种事情哦’——你以为对吸血鬼说这种话,它就会乖乖照办吗。”

怎么可能?试想一下,人类在吃家畜的时候,会对家畜感到愧疚吗?人类在吸血鬼眼里,又跟家畜有什么差别?

“所以,只能赶尽杀绝了。”

任谁都明白吸血鬼是可怕的怪物,但在遇到吸血鬼之前,人们对这些怪物认知大多停留在“道听途说”的程度罢了。

然而,这一次的“道听途说”,却让克丽丝塔不寒而栗。

“退一步讲,‘贵族’要想‘用餐’好歹必须遵守‘餐桌礼仪’,但‘离群者’为能在人类社会中生存下去,什么都愿意干,什么都干得出来……而在这场混乱的斗争中,越没现实的一方,就越有可能成为赢家。”

败者拥抱死亡,胜者屹立不倒。

“渐渐的……会变得乐此不疲。”

克丽丝塔面如死灰,双唇不住地颤抖着。她有点搞不清楚上面这句话主语是“吸血鬼”还是……“顾天浩”。

“所以,您才说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吗……”

也幸亏顾天浩将狠话说到这个份上,克丽丝塔才领悟到他之前回电话给自己的用意。

他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希望能通过自己这个公会职员及时劝阻姜沐雪,但自己却没能理解。

姜沐雪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自己绝对会被顾天浩讨厌吧?难得有人记得自己的名字,无论如何都不想被他讨厌……

在仓皇失措之中,克丽丝塔好不容易想到一个补救办法:直接把他这个“吸血鬼见愁”送过去不就好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啊!”

为防止犯人逃窜,袭警案发现场一带的地区已经被空间结界完全封锁,没有公会出具的证明,不要说钻石级干员,哪怕是屈指可数的山铜级干员,都无权进出结界。

除非案发地点附近刚好有什么委托……克丽丝塔的余光落在隔壁还在哭哭啼啼的母亲身上。

“顾天浩先生。”

“请讲。”

“您对这个可能涉及吸血鬼活动的委托很感兴趣吧?”

“肯定。”

“您好像也不怎么在乎报酬多少吧?”

“肯定。”

“嗯~我想我找到了一个能让你去帮姜沐雪小姐一把的办法了~”

“嗯?”

顾天浩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是迫于欧若岚的压力不得已之下前来公会办理欠薪追讨手续的,怎么突然就成了姜沐雪的后援了呢?

任由他将手搭在头盔上摸了又摸,还是半天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

十分钟前。

“综上所述,这个任务大概、也许、可能会遇到吸血鬼哦。”

在将任务简报文件递到特洛伊手中后,“加藤”小姐如是说。她脸上依旧挂着象征着柜台小姐的招牌笑容,但这句话的某些字眼却叫姜沐雪不得不在意。

“您的意思是……这个委托与吸血鬼活动有关?”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如果对这个委托实在没有把握的话,我建议你们可以找外援帮忙……”

在干员眼中,“外援”可称不上是什么讨喜的词语,只有实力不足的小队才会找外人帮忙。

“听橘小姐您的口气,似乎是有人选推荐给我们?”

特洛伊却并没对“加藤”的说法表示抗拒。

“我只是觉得你们跟‘他’可以聊聊而已……至少据我所知,目前为止,奇境岛上应该是不存在比‘他’经验更丰富的对吸血鬼战专家了……”

“加藤”一边小心翼翼地拿捏着自己说话的音量,一边扫视着柜台前的四人,目光最终落在姜沐雪身上。

“更何况,姜沐雪小姐还是这位‘专家’的熟人,我想看在这一层关系的份上——”

听到这个好消息,无论是特洛伊,还是两位学姐,紧绷的脸庞都放松下来,纷纷向姜沐雪投去期待的目光。

“对吸血鬼战专家……是我的熟人?”

倒是成为话题中心的包子头少女一脸茫然。

“抱歉,我好像没什么印象呢……”

在这种情形下,还是“不知为不知”吧。

“这就奇怪了,您说不认识这位专家,但您的个人资料却显示,您跟‘他’是同班同学……”

盯着PDA的“加藤”十分不解地摸了摸脑袋。也正是这个动作,外加“同班同学”这种描述,令姜沐雪脸上的笑容瞬间定格。

“您所说那位专家该不会是姓顾吧……”

她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由衷希望自己能碰上“你以为你的初吻是JOJO的?其实是我DIO哒!”这种剧情展开。

反而是在这种时候,原本应该对拿他人人生开玩笑乐此不疲的命运又显得格外乖巧。

“对对对,就是顾天浩先生!咦?您这不是认识他吗?顾天浩先生也正好在公会,只是暂时走开一下,等他回来以后——”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姜沐雪并没打算怪罪她。

可一谈到顾天浩这个人,明明刚才还是连话都说不利索的狼狈模样,这一下子却变得能说会道、眉飞色舞,就叫姜沐雪忍无可忍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加藤”与顾天浩有着怎样的奸情,但应该秉承“公平、公正、公开”这三大原则进行工作的柜台小姐如今却公然为他拉皮条——

“我们不需要外援!”

就休怪姜沐雪冲上前去猛拍桌面了,整个公会顿时鸦雀无声。

“小雪学妹——”

“特洛伊学长,我相信以您与两位学姐的实力,完全有能力承担这起委托,所以说——”

不要说特洛伊了,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姜沐雪都不给面子。

“我们不需要外援!”

在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的“加藤”眼中,与她只有一桌之隔的黑发少女,尽管嘴角还挂着微笑,但表情看起来却与鬼神无异,头上两根呆毛更是像恶魔的长角般竖了起来。

“可是——”

“我·们·不·需·要·外·援·感·叹·号。”

“我、我明白了。”

就结果而言,特洛伊等人是顺利拿到了委托书。

“抱歉,特洛伊学长,真的非常抱歉,是我太过意气用事了,我不应该擅自替您做决定……”

半小时以前才在公会大门落下帷幕的鞠躬致歉剧场,又再度上演,就连事件起因都一模一样:

“又是顾天浩干的好事!”

一想到对方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就让自己出了这么大的糗,姜沐雪感到胃袋一阵痉挛。

特洛伊并未大发雷霆,浮现在他脸上的,依然是和蔼可亲的神情。

“好啦,能深刻反省自己的不成熟是好事,但无论你向我道歉多少次,都没有后悔药可喝哦?”

“但是——”

特洛伊的轻抚,让姜沐雪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曾几何时,当自己做错事时,兄长也总会这么安慰自己,傻乎乎地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头上,所以从小到大,无论自己做错什么,受罚的却总是兄长。

但兄长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自己犯下的过错,只能由自己来承担。

无数次告诉自己一定要正确,但总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尤其是在顾天浩转学到武曲学园以后这一周时间内,马失前蹄的次数呈直线上升趋势。

能称得上是一点安慰的,就是特洛伊仍未嫌弃笨拙的自己吧。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小雪学妹你也没必要这么耿耿于怀——因为我本来也没打算请那位专家当外援。”

“诶?”

金发少年给出的答复却出乎姜沐雪的意料。两位学姐——奥莉薇娅与梅丽莎也微微睁大双眼,露出有点难以置信的神情。

“虽然是柜台小姐推荐的人选,但小雪学妹与这位专家有过很多不愉快的经历,考虑到团队协作的问题,请他当外援,我不认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特洛伊的正论,赢得姜沐雪的认同,却未能赢得奥莉薇娅和梅丽莎的共鸣。

“不过,对手可是吸血鬼,光凭我们四个人会不会有点……”

“奥莉薇娅说得没错,我也觉得既然公会都已经向我们推荐了外援人选,证明这个任务没我们想象中这么简单。”

“多一个帮手也没什么坏处吧?”

两位学姐的担忧,姜沐雪也能理解。

队伍中缺乏对不死者有天然克制属性的职业——无论是圣骑士,还是牧师,只要有其中一者,在与吸血鬼的战斗中都不会显得被动。

“我倒是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就好了。”

重新睁开眼来,特洛伊爽朗的笑脸近在咫尺。

“小雪学妹,你觉得呢?”

满心欢喜地刚想开口回答,却蓦然发现两位学姐的神情依旧不安,就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却没能说出来。

两人的目光,叫姜沐雪如坐针毡,不得不压低高昂的声线,苦笑道:

“我尊重特洛伊学长的决定。”

某种言语难以形容的忐忑,自心底油然而生。

事到如今,姜沐雪也只能由衷地期望任务能够圆满……不,只要顺顺利利完成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