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铃一响,落败的大门一郎就像是见到瘟神似的匆匆离开教室这个伤心地。

姜沐雪很清楚以“我去洗手间一趟”为由紧随其后离开教室的自己并没比大门一郎好到哪里去。

出逃的原因,并不是“我讨厌跟强闯女更衣室把我的身体看光光的变态色狼呼吸一样的空气”这种刁钻的理由,纯粹是出于……动物趋利避害的本领。

姜沐雪从顾天浩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就跟哥哥的眼神一样……”

要解决这个困境,她能想到的办法,只剩下一个:向学园长打小报告。

“快跟我决斗!败者要任由胜者处置!所以你就洗干净屁股给我当一辈子的奴隶吧!因为这场决斗我赢定了!”

虽然正经后宫轻小说的女主角都应该面红耳赤二话不说拍案而起这么大吼一声才对,但在武曲学园,学生之间的决斗是必须经过学园长批准的,否则将被视为私斗遭到处分。

“还真是有点羡慕那些被偷看裸体后就像是喷火龙一样追着扮猪吃老虎的男主角到处跑的火焰系女主角啊……”

正当姜沐雪打算敲响学园长办公室的大门——

“学园长我认为您这是在纵容那个转学生继续为非作歹!”

一声熟悉的咆哮从室内传来。

“大门老师,我倒是认为你对顾天浩同学存在很深的偏见……”

与大门一郎这把粗犷的嗓音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十分柔弱的女性声线——是学园长玛格丽特的声音。

“偏见?您管他用裸绞把我勒晕叫偏见吗!”

“那是误会。”

“上课公然顶撞老师这件事,也是误会吗!”

“顾天浩同学只是回答你的问题而已吧?我倒不认为这种行为能称得上是‘顶撞’。”

没想到玛格丽特会这么反驳自己,气势汹汹的大门一郎一下子噎住了,连忙跳到下一个话题:

“他上课一直把手抱在胸前,既不带教材,又不记笔记,这种恶劣的学习态度又该怎么算!”

“你说顾天浩同学不带教材不记笔记就等于不好好听讲……但事实上,不也有学生什么都有带就是没带脑子上学这种情况吗?退一步说,如果顾天浩同学没认真听讲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回答得了你的问题呢?”

“这——”

见大门一郎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玛格丽特才继续问道:

“还有就是,依照你刚才的说法,你是明知顾天浩同学没有教材和笔记本的,那么请问你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向他提出这么多专业性问题的呢?”

大门一郎哑口无言。

明明平时这个学园长都不怎么可靠,倒是在这种事关学生切身利益的问题上,她的敏锐无人能及。

好在玛格丽特并非得理不饶人之辈,为转换气氛,又继续以柔弱的声线说道:

“总之,大门老师提的意见,我会认真研究解决办法的了~”

“那就好……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又一次铩羽而归的大门一郎,是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姜沐雪都还在纠结要不要跟这个失意中年大叔打招呼,好让他振作一点,大门一郎干脆是直接从她身边穿过,嘴里嘀咕着:

“现在的学生真的是越来越难教了……”

由此看来,大门一郎那句“我不管你跟学园长之间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并非子虚乌有。

正当姜沐雪感到进退维谷之际——

“哎呀,这不是姜沐雪同学吗?站在办公室门口,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退堂鼓是打不了了,就干脆放手一搏好了!

自己可是武曲学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模范学生,任凭玛格丽特与顾天浩的关系再怎么亲密,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投诉熟视无睹。

姜沐雪用力拍了拍脸颊,一扫败北主义者的气场,踏着自信的步伐,走到办公室。

无论与玛格丽特见面多少次,第一感觉都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在常人印象中,学园长都应该是西装笔挺、威严肃穆、不苟言笑的强人,但玛格丽特本人的形象却与这些形容词无缘。

浑身上下散发着软乎乎的气息,除了发育太过良好的胸部以外,就看不出是成年人的角色……不对,即便是身着威严满满的西装制服,她都还是会被误认为发育良好的小学生,但本质上还是和蔼可亲的“好老师”。

这是玛格丽特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

正因为太过好说话,基本就是“不管说什么都会有求必应的玛格丽特老师”,哪怕是考试不及格,只要在她面前声泪俱下,表示自己今后一定会好好学习,不会辜负老师的期望,备受感动、泪流不止的玛格丽特就会立即启动学园长特权修改成绩。像是跟教导主任大门一郎作对这种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但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矛盾,她这个小……学园长又会怎么处理呢?

“学园长,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您立即开除顾天浩的学籍。”

“啊?”

“请·您·立·即·开·除·顾·天·浩·的·学·籍·句·号。”

看到玛格丽特连忙去扶眼镜,先声夺人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姜沐雪同学,你这个不情之请……有点尖锐啊。”

“想必学园长已经知道今天早上女更衣室发生了什么事了吧?”

“知道是知道……”

“那么,请允许我代表一年级A班全体女生要求武曲学园开除强行猥亵犯顾天浩的学籍,以正视听!”

受害者并非自己一个人,只要把象征着武曲学园一年级精英的女生们搬出来,学园长就不敢怠慢。

“我就想知道这个不情之请……是你个人的想法,还是一年级A班全体女生的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件事,我前不久才召集一年级A班的学生和老师们,专门为顾天浩同学开了一个说明会,当时姜沐雪同学你没在场,听说是因为失——”

“我只是因为洗澡花了一点时间!”

“原来不是因为失禁啊……”

“我明明都在极力避免说这个词了!我明明都在极力避免说这个词了!学园长您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啊!”

“因为你的同学都是这么说的,不好意思……”

玛格丽特很快就察觉到自己的失言,也很快捂住了嘴巴,但这种亡羊补牢的措施,对于无意中得知自己半年以来呕心沥血塑造的优等生形象在各位同学心目中已经是荡然无存这个事实的少女而言,显然是无济于事。

“然后呢……”

“事实上,一开始,A班女同学们也跟你一样要求我严惩强闯女更衣室的犯人,但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刚用魔力水晶将附带有顾天浩同学个人照片的简历投影给大家看,她们的态度就立刻发生软化……该说真不愧是年轻人嘛,对新同学的接受度还是挺不错的~”

“我倒想知道哪个世界的的学生会接受这种又戴着头盔又带着来历不明的小女生上学还要来持枪冲进女更衣室的变态啊!凭什么啊!”

“你问凭什么……凭他是帅哥?”

“帅哥?”

“我明白姜沐雪同学你想说什么了——在你眼中,顾天浩同学肯定是整天戴着摩托车头盔的怪人,根本就没机会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但办理转学手续还是要提交个人证件照片的,我本来是想靠这张照片拉近你们跟顾天浩同学的距离,结果没想到引来女生们一阵惊呼,说他的相貌就跟梅宇辰长得一模一样……不好意思,我对这方面不太了解……”

就像是为避免气氛陷入尴尬一样,玛格丽特擦了擦眼镜。

“梅宇辰……就是那个刚刚在奇境岛小巨蛋举行万人演唱会的当红偶像?”

“啊,没错没错,他们是这么说的……”

也就难怪她们愿意对顾天浩这个变态网开一面了。

与此同时,姜沐雪充分认识到当初要求伊莲娜安排顾天浩当自己的同桌这个决定是何等不明智。

这就像是从一群饿狼嘴里抢过最肥美的牛排一样,被认定吃独食的自己,肯定会被人说三道四。

事到如今,除了感叹面对帅哥一年级A班的女生有多么“宽容大量”以外,姜沐雪也总算体验到什么叫“塑料姐妹花”了。

见姜沐雪良久不语,生怕她会有什么地方想不开,玛格丽特连忙劝慰道:

“其实你可以试想一下这种情况——如果有两个男人同时闯进女更衣室,你是宁可被能与偶像明星相媲美的大帅哥看光,还是被样貌平平无奇的男同学看光?”

在姜沐雪的脑海中,作为前者的大帅哥自动被替换成特洛伊的形象。

话说——

“我的身体为什么非得要被男人看光啊!”

有些问题必须追究到底。

“我不管其他女生怎么看,但作为受害人,我认为我有权利要求学园长您对顾天浩做出开除学籍的处分!”

“恕我无法满足你的要求。”

“为什么啊!”

面对暴跳如雷的少女,玛格丽特深深叹了口气,将座椅转向窗户,道出这背后鲜为人知的残酷真相。

“因为我要是开除顾天浩同学的话,明年武曲学园就会被废校。”

“什么?”

姜沐雪已经懒得去数今天自己是第几次感到目瞪口呆了。

“姜沐雪同学,相信你应该了解到,在私营军警承包商培育机构共同举办的‘联合演习’中,武曲学园是沉寂已久了吧?”

写作“沉寂已久”,读作“连年垫底”。

“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武曲学园的入学率连年下降,要是放任不管的话,我恐怕没办法跟校董会交代,因此,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在今年的“联合演习”中扳回一局!”

“这跟开不开除顾天浩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在于他是我孤注一掷花费重金从其他培育机构挖回来的人才也是能在“联合演习”中为我们学校一雪前耻的优秀学生!”

“我怎么记得之前您也是这么说笨蛋学长的……”

“笨蛋学长……这种叫法真够失礼的——就算本乡隼人同学是满腔热血的正义笨蛋,他好歹也是你的前辈哦?”

在姜沐雪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后,玛格丽特继续娓娓道来:

“问题恰恰在于本乡隼人同学不愿意出战‘联合演习’,说什么‘正义的伙伴是绝对不会参与这种利欲熏心的自相残杀’……”

“所以说……顾天浩是替补?”

“总之,顾天浩同学是答应参加比赛,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是今年的一匹黑马……这样一来,武曲学园的知名度会上升,不仅能避免废校,还能扩大生源,甚至跻身名校行列,到时候包括你在内的学生都会受惠,不是吗?”

“也对……”

“仅仅是花一百万美金就挖到像他这样的人才,你不觉得是物超所值吗?”

一时间,玛格丽特脸上洋溢着“快快夸奖我”的得意神情。

培育机构之间相互挖角,也是常有的事。

然而即便顾天浩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这也是上一家培育机构的功劳,跟武曲学园关系其实不大……

“这不是在请枪手吗……”

姜沐雪这句无心之语,却令玛格丽特脸色煞白,嘴唇颤抖。

“你、你刚才说了‘请枪手’对不对?你说了吧?”

“说了……那又怎么样?”

“不对!我明明是为拯救武曲学园才花这么多钱的!结果到你嘴里却变成了请枪手……”

只见玛格丽特摘下眼镜,两眼通红,浑身发抖,嘴巴的弧度正在急剧增大——

“抱歉!我刚才说话的语气是重了点,是我不对,还请学园长原谅……”

要是把大家心目中和蔼可亲的童颜巨乳学园长弄哭了的话,姜沐雪有理由相信那群将玛格丽特的训诫讲话录下来反复播放聆听的狂热分子绝对会跟自己没完的……

“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那家伙可是强行闯入女更衣室啊!”

“所以说顾天浩同学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只要对方诚挚道歉,玛格丽特就会迅速收起泪水,恢复本色。

“单是强闯女更衣室就已经很不妙了吧!”

“但姜沐雪同学你并没什么损失吧?”

“学园长,您要是这么说,就等于默许那个家伙闯进每一个女更衣室咯?就不怕A班女生有意见吗?”

“我从来没这么说过!将来报道要是出现了什么偏差,你要负责任的……再说刚才我都已经承诺提高A班女生每个月的生活补贴了……”

“除了拿钱收买人,您就不能干点别的事情吗!”

“好过分,人家明明是为了拯救武曲学园才这么做的……”

“同样的招数对我可不奏效!”

姜沐雪一拍桌子,便叫玛格丽特收住眼泪。

“但你确实没什么损失嘛……”

“怎么没损失!试想一下,被一个陌生的男生脱光衣服,还要被他用枪指住脑袋!”

“嗯,想象完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损失了什么。”

“当然是精神损失啊!明明女孩子纯洁的身体应该奉献给新婚之夜的丈夫才对,他却把我的身体——”

“放心,我也会提高你的生活补贴的,当作精神损失费~大家同学一场,要以和为贵,对吧?”

“也就是说,学园长一定要包庇那个色狼了?”

“我只是希望你们和睦相处而已,大家都是同学,老是嚷嚷着要开除哪个人,要把谁赶出学校,不是有点过分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彼此的意图已经明了。继续谈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是时候亮出自己的底牌了。

“好,那么我就不要求您开除顾天浩了。”

既然玛格丽特怎么样都不允许自己开个“窗户”,事到如今只能把整个“屋顶”给掀起来了!

“我要求启用全封闭式演习场,与顾天浩进行一对一决斗!”

“好啊。”

“咦……学园长您不阻止我吗?”

这个巨乳小学生的态度转变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明明刚才苦口婆心地说大家以和为贵,转眼间又同意动刀动枪的决斗……

“既可以让同学们尽快认识新来的转学生,一口气扩大知名度,又可以调动大家锻炼干员战斗技巧的积极性。最低限度,你也出了一口恶气,何乐而不为呢?嗯?姜沐雪同学,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呢?”

“我只是在想您答应得这么爽快,会不会有什么猫腻罢了……”

“但一对一决斗是姜沐雪同学你提出的吧?”

“是我提出的没错……”

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呢?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不过在你向他发起决斗之前,我觉得有必要让你浏览一下他的干员简历——为避免影响你作决定,我还是先把顾天浩同学的照片删除好了。”

我姜沐雪是那种一看到帅哥就忘乎所以的人吗?

将不满写在脸上的包子头少女没好气地接过玛格丽特递过来的PDA。在视线接触到屏幕一瞬间,姜沐雪的表情凝固了。

“基础体能A、相关知识A、实战技巧A、魔力总量S、钻石级干员……”

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她立即掰起手指在心中默数干员等级——青铜、黑铁、精钢、翠玉、白银、黄金、钻石、秘银、绯金、山铜。

无论她怎么揉自己的眼睛,屏幕上的钻石图案都没有变成跟自己一样的黑铁。

“那个……多嘴问一句,这个‘钻石级’该不会就是比特洛伊学长的‘黄金级’还要高一级,跟笨蛋学长同一级的那个‘钻石级’吧……”

“你说呢~”

“也对,哈哈哈……”

即使是为避免气氛陷入尴尬而打起哈哈,玛格丽特可不容许姜沐雪在决斗这种重要问题上采取蒙混过关的态度。

“那么,姜沐雪同学,请问你还要向顾天浩同学发起决斗吗?”

《封神演义》中大名鼎鼎的“太公望”的嫡系传人、武曲学园一年级首席——成绩优秀、谦恭有礼、才色兼备、文武双全的千金大小姐姜沐雪的回答是:

“容我考虑一下。”

……

网络聊天室(3人在线)

Sonic Dullahan:ZB-26轻机枪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对轻机枪来说,20发弹容量的弹匣要维持火力的连续性必然有一定难度,无论更换弹匣有多么迅速,仍然会给敌人可乘之机。因此阿尔比恩根据ZB-26轻机枪改进的布伦轻机枪就增加了弹容量,但枪身重量也会增加,即便如此。ZB-26轻机枪仍旧是二次世界大战中表现出色的轻机枪之一。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都过了一节课时间了,你还在讲轻机枪啊……_(:3 ⌒゙)_

Sonic Dullahan:报告董事长,属下发言完毕。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既然你讲完了,那么我也提一个问题好了~^O^

Sonic Dullahan:请讲。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在你眼里,是枪重要,还是我重要~^O^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那你就抱着你的枪过一辈——嗯?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ˍ⊙)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够了!我已经看到了!才不是因为脸红得像是麻辣小龙虾一样所以赶紧跑到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耽误了回复!我只是在想你这家伙的求生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 ⁄•⁄ω⁄•⁄ ⁄)⁄

Sonic Dullahan:你重要。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我知道了啦所以拜托你不要再重复了啦公司都有人问我为什么脸突然变得这么红了!(/‵Д′)/~ ╧╧

Sonic Dullahan:所以属下希望董事长您能将ZB-26轻机枪纳入这个星期的武器装备采购计划。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敢情你是把我当作ATM啊……_(:3 ⌒゙)_

M·M:所以吾辈希望能董事长能将吾辈在游戏机商店看中的《异O之刃》纳入这个星期的武器装备采购计划。

帕拉塞尔苏斯@提不起劲:小梅你这个连武器装备都不是啊喂。_(:3 ⌒゙)_

……

在离开学园长办公室之前,玛格丽特似乎是说了一句“啊,对了,姜沐雪同学,你的爷爷又给你寄了一套作战服,我已经让人把衣服送到演习场属于你的储物柜里了”,而自己也只是本能地大骂一句“反正那个老不正经的家伙肯定又给我寄了什么不知廉耻的奇怪衣服!”。

然而,这点刺激对于变得一片空白的大脑来说,终究是杯水车薪。

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学园长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转过头一看——

“特洛伊学长……”

“小雪学妹……你怎么哭了?”

“不好意思,我这就去——”

刚想逃往洗手间的黑发少女,却被高大的金发少年一把拉住,将手帕递到少女的面前。

“看见弱女子流泪却放任不管,这可不是绅士所为。”

见姜沐雪的情绪得以平复些许,特洛伊才敢继续追问:

“是被学园长批评了吗?在我印象中,她应该不是会责骂学生的人。”

结合两人所站的位置,很容易得出这种结论。

“不是这样的。”

“难道说……是被谁欺负了吗?该不会又是那个头盔怪人干的好事吧?”

“不。”

讨厌顾天浩是事实,恨不得他立刻人间蒸发也是事实,但硬要说是谁欺负自己的话,就是蛮不讲理的现实吧。

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明明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优等生”这面金字招牌哪怕只有一颗灰尘落在上面,自己都会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

像是因为有“优等生”这个名头就坐吃山空、不思进取这种事,自己连想都没想过。

不断努力,日日精进,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从来不负有心人的皇天却将顾天浩这个“怪物”派到自己身边——光是简历上的数据,就能把自己甩开九条街有余,真要跟他动手的话……光是说出“胜算”这个词,就足以令人发笑。

姜沐雪已经能预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顾天浩将彻底取代自己的地位。

回过头看,闯进更衣室猥亵女生这种问题,反而是无足轻重的琐事。因为他是如此的优秀,所以他无论做什么都是正确的。

大众只会追求优秀的人。

当有人比自己更加优秀,他们肯定是对更加优秀的人趋之若鹜,自己则会变成无人问津的路边小石。

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打回原形,姜沐雪便忍不住痛哭落泪。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遭受那种孤单一人的切肤之痛了……

留给自己悲伤的时间极其有限,自己必须奋起直追,更加努力,变得更加优秀,才有可能让大家回到自己身边。

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

“特洛伊学长,你之前邀请过我进你的团队吧?”

“诶?”

“我现在给你的答复吗?”

“我倒也没这么着急要求你马上答复,大可以考虑清楚再说……”

“我现在就能给你答复!”

然而,姜沐雪脸上的坚毅神情,已经让答案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