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中弥漫着一片白色的水蒸气,却无碍半裸少女们水灵娇嫩的肌肤闯入姜沐雪的眼帘。

在场所有女生都在大大方方地展现自己楚楚动人的年轻躯体,对青春期的男生而言,这里肯定是梦中的“乌托邦”吧。

才刚把体操服换下,还没来及解开包子头的发带,来自同班女生的问候便络绎不绝地堆到姜沐雪的面前。

“小雪,今天是不是有点太慢了?”

“就是说啊,明明就是把钥匙交给大门那家伙而已吧?”

“大门肯定又拉你去谈心了对不对?听说那家伙总会用色眯眯的眼神看漂亮的女孩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小雪长得这么漂亮……呜哇,今天的内衣款式是充满成熟气息的黑色蕾丝吗~”

一旁的同班女生冷不丁地将姜沐雪抱在怀中,两手肆无忌惮地包裹在胸前的起伏上。

老实说,姜沐雪本来并不太热衷于女生之间的肢体接触,但女生们往往将对同性的上下其手当作加深友谊的重要手段,所以——

“呀啊!”

“小雪get!”

“不、不行啦……”

果然……无论多少次都没办法习惯这种“魔法”!

可无论姜沐雪怎么脸红心跳,都无法逃离女生们的魔爪。

“有何不可~有何不可~让我看看你发育正不正常~”

“不、不要这么用力揉……”

“哦哦哦!这种一手把握的快感……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B罩杯’吗?虽然处于巨乳与贫乳之间的微妙地带,但小雪光滑细腻的肌肤加分不少!可恶!有C罩杯的我忍不住羡慕你了~还有这紧致有形的腰、又细又长的腿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来自中国的美少女都是怪物吗?都快让同为女性的我快失去自信了~”

“等等,不要脱人家的文胸啦~”

“哦哦哦,小雪那里居然是粉红色的!好可爱~”

“所以说不要再揉了啦~”

“你之前不是才嫌自己的胸部太小吗~趁这个机会我给你按摩一下,多揉一揉才会快快长大哦~”

好不容易挣脱这名女生的束缚,姜沐雪以手掩胸、气喘吁吁的可爱模样却吸引了更多同性的视线。

女生们刚想一拥而上,将更衣室中嬉笑打闹的撩人景象继续下去,却不料姜沐雪的果断拒绝:

“真的不可以啦……刚才去教导主任办公室还钥匙,正好碰到大门老师在处理事情,光是在门外等候就已经很花时间了,再这么闹下去,第一节课都要迟到了——要是我们集体没到,我们多愁善感的班主任伊莲娜老师肯定会以为我们嫌弃她了,说不定会哭出来的哦!让伊莲娜老师哭出来,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她的回复是经过谨慎处理的发言——虽然那个头盔怪人令她有些在意,但也不是非得要放在这种场合讨论的问题。

身为模范学生,要是因为跟这种来历不明的小人物闹出什么绯闻,那才叫得不偿失。

“对了,我今天可是看到你跟特洛伊学长卿卿我我哦~”

“哪有卿卿我我啦,我们是在谈正事啦。”

如果对方是特洛伊学长的话,以上这条规则可以忽略不计。

“该说真不愧是被武曲学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相貌身材都堪比当红炸子鸡梅宇辰的三年级大帅哥邀请入队的才女吗?就连说话语气都不一样了呢~”

“又是梅宇辰哦~除了偶像以外,你们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什么偶像,人家辰辰可是我老公~请叫我梅夫人~”

“神经病,凡是男人就是你老公吗?”

明明讨论别的话题都不见这帮女生这么起劲,一聊起帅哥,就立刻兴致勃勃。

“好了,我老公的事情请大家放到一边~我倒是想知道小雪那边战况如何哦?”

“特洛伊学长无非是问我考虑得怎么样而已。”

“回答呢?”

“我说我还在考虑啊。”

“特洛伊学长可是黄金级干员欸,都已经三请四请了,再不给人家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会遭高年级学姐怨恨的哦?”

“学长这又不是跟我表白……”

“我倒觉得没什么差别——人家肯定是对你有意思才邀请你的嘛,倒是你……该不会是在欲擒故纵吧~”

“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有价值,所以你才要特洛伊学长三顾茅庐?”

“你这是在胡说八道。谢谢。”

“真是过分啊~人家明明是在为你担心,你却说人家在胡说八道~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不接受帅哥的邀请嘛?”

“据我所知,特洛伊学长的团队由三人组成,学长已经晋升为黄金级干员我就不再赘述了,另外两位学姐的干员级别是精钢级——三人的干员级别都在我之上,这就意味着无论我愿不愿意,我都是在拖他们后腿,既然我的加入有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危险,当然要慎重考虑”

“我都不知道原来小雪你为这个问题考虑了这么多……”

“不过,这件事我确实考虑得有点太久了,出于礼貌,也是时候给学长一个答复。再说啊——”

姜沐雪微微一笑。

“放帅哥鸽子,可是会遭人怨恨的。”

“放心好了,小雪跟特洛伊学长郎才女貌,这门亲事哪轮得到三年级的老妖怪反对啊~”

“况且,小雪还跟那个号称‘宅男女神’的‘Yuki’长得这么像,无论什么级别的帅哥都能轻而易举攻陷吧?”

“那种哗众取宠的女人哪里好了?大庭广众至下穿着暴露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无非是凭胸前那对牛乳吸引死宅的目光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吧?怎么能跟我们的校园偶像相提并论,我说得没错吧,小雪?”

“哗、哗众取宠?我、我都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呢……”

需要澄清的一点,“Yuki”——这位最近红极一时的人气Coser兼写真偶像的“伟大胸怀”并不是这么的真材实料,至于姜沐雪为什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嗯?小雪你说话怎么突然变得磕磕巴巴的?眼神也变得飘忽不定……”

“啊哈哈哈……到底是为什么呢~”

“该不会是因为你就是那个哗众取宠的女人的本尊吧~”

被女生们紧紧盯住的少女不由得紧抿双唇,汗流浃背,全身一抖。

“怎、怎么可能?我的身材哪有人家偶像这么好~”

“所以才需要多揉一揉啊~看招看招~”

刚刚落幕不久的香艳剧场再度上演,更衣室略显尴尬的气氛被一扫而空。

女生们继续一边走向浴室一边嬉笑打闹,谈论着“学校附近哪家蛋糕店推出新品”、“哪里的卡拉OK包间最便宜”、“放学后要跟哪间学校的帅哥联谊”这类话题。

也不知道谁小声嘀咕了一句:

“听说我们班来了一个转学生,有谁知道这件事吗?”

一瞬间,这个话题便成为全班女生的焦点。

“什么什么,有转学生?我怎么不知道?”

“是男是女?”

“我听说是男生欸~”

“是帅哥吗?长得怎么样?身高?体重?单身吗?”

女生们的眼光不再集中在自己身上,而话题的主角也变成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阿猫阿狗……

转学生本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人家要是追问自己对此有什么想法,适当回应几句就是了。

然而,今天姜沐雪却感到莫名的烦躁,好似这个正体不明的转学生一来,就会夺走自己身上所有光彩一样。

回想起来,这应该就是最初的不祥预感了吧。

“我刚才在交还钥匙的时候,就碰到转学生了哦~”

“诶?小雪,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啦~”

“不愧是武曲学园的‘人气女王’,就连这种小道消息都一清二楚……”

“只是刚好碰上而已啦。”

“是男是女?”

“是男生哦。”

光是这种程度的情报,就已经能在女生中间引起不小的骚动。

该说她们真好糊弄还是怎么样……无论如何,被女生团团围住的自己已经成为话题主角了。

“是帅哥吗?长得怎么样?身高?体重?单身吗?”

“抱歉,没看到他长什么样子~”

“诶~这种时候小雪你就不要卖关子啦~”

“是真的没看到啦~他戴着摩托车头盔,你教我怎么看?”

“为什么要戴着摩托车头盔?”

女生们面面相觑。

“就算你这么问我——”

“至少记得头盔长什么样子吧?”

这个要用语言描述也有点困难啊……正当姜沐雪环顾四周,看看更衣室有没有类似物件的时候……

该说今天运气真的是非常不错吗?一眼扫过去,她就发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摩托车头盔。

“就是长那个样子!”

顺着姜沐雪所指的方向看去——没错,在那里,的确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摩托车头盔。

不过,更具体的表述应该是……一个戴着一模一样的摩托车头盔的人以及正在打游戏机的银发小女孩正站在更衣室门口。

只见头盔男一手握住左轮手枪,一手正拿着一个手榴弹形状的物体,看上去似乎是正准备往这里面扔。

下一秒,嬉笑打闹的女生们僵在原地,如妖精戏耍般的香艳乌托邦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姜沐雪听到空气冻结的声音……不,岂止是空气,时间、空间都被一并冻住。紧随而至的,是在更衣室内卷起漩涡的骇人杀气。

然而——砰!

头盔男迅速放弃手榴弹,转而向天花板扣动扳机,鸣枪警告:

“在更衣室里面的所有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了,请你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我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

失策了,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顾天浩毫无头绪。

姜沐雪的一切都太过自然了,甚至感受不到一点吸血鬼的气息。况且,让吸血鬼顶着太阳享受校园生活,本来就像是“卧室里出现大象”一样不靠谱。

吸血鬼雷达误报了吗?顾天浩无法确定,他只是习惯将思考回路引起最坏的方向,姜沐雪是吸血鬼的奴仆。

根据教导主任的证词,无论在哪个方面,她都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学生,简直是“完人中的完人”。

明明是这么优秀的学生,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留在武曲学园这种风评不佳的培育机构呢?

顾天浩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

“为掩盖身份吗。”

在有高级干员的私营军警承包商学校,如果凭借吸血鬼赐予的异能上位,想必会被高人识破,但在这种无人问津的小地方,就不存在这种风险。

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不过是“事后诸葛亮”,无法改变姜沐雪已经进入更衣室这个事实。

看来她是寄望于挟持人质,好让她自己在这场事发偶然的遭遇战中占据上风。

只是刚打开更衣室的大门,还没来得及扔出烟雾弹对其进行干扰,她就笔直地指住身为营救人员的自己,煽动人质对自己进行攻击……这是何等的狡猾!

在顾天浩看来,这就是最好的犯罪证明。

然而——砰!

“在更衣室里面的所有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了,请你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我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依靠果断的鸣枪警示,被困在更衣室中的一众女生呆若木鸡,他成功控制住了局面,但这种武力震慑的有效时间并不会太久。

留下小梅负责门外警戒工作,顾天浩迅速推进,不等目标人物反应,就一把将她从扎堆的人质中拽出来。

“这个房间即将成为战场,请各位无关人士迅速撤离!”

一声令下后,女生们才一边连忙拿起衣服毛巾遮掩裸露的身体,一边发出“色狼啊啊啊啊啊”的惨叫飞奔出更衣室。

“承认吧,姜沐雪,你的阴谋诡计已经失败了。”

“呜……”

嫌疑犯少女的喉间泄漏出带着长音的悲鸣,接着顾天浩就听见姜沐雪满脸通红地大口将空气吸入肺中。

“有色狼啊啊啊啊啊啊!”

“提问,色狼在哪里。”

难不成这间更衣室还潜伏着性犯罪者吗?

“还敢问色狼在哪里!你就是那个色狼啊!”

姜沐雪噙着泪花,拼命用毛巾遮盖住自己的身体。

“你刚才是打算声东击西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毛巾下藏着凶器吗。”

就连最后的遮掩也被顾天浩无情地夺去。

妩媚动人的年轻肉体暴露无遗——

白净娇嫩的手臂。

曲线优美的锁骨。

圆润柔软的香肩。

娇艳欲滴的胸脯。

紧致有型的腰身。

纤细无暇的双腿。

在灯光的渲染之下,让这具胴体更具不可思议的魅力。拥有如此曼妙的姿容与身材,难怪会被吸血鬼挑中。倒不如说,姜沐雪不是血仆,才会叫顾天浩感到惊讶。

“呀啊啊啊啊啊啊!”尽管少女发出更高分贝的惨叫,在地上缩成一团,少年却依旧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