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戴真一记邪恶铁拳打在雷王脸上。

轰……

雷王被纳米机器加速后的铁拳打得360度螺旋升天,脑袋撞到天花板,再跌落在地。他在一地碎石尘土中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行吧,看样子还有口气。云龙局执法,将你正式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

戴真落地,从身后拿出手铐,一边念叨一边把雷王铐上。

“打得不错。”OB结束的陆薇也飘然落地,“我果然没看错,你藏了不少东西。这种运作模式,是纳米机器吗?”

震惊!戴真已经把战衣的发动程度限制到最低,还是让陆薇给看穿了。戴真也没办法,如果连这种程度都不发动,他就要被反派给干死了。

或许赌一把选择被干死才是正确的,把胜算放在搭档陆薇出手救他上面?但戴真毕竟跟自己的这位搭档还不是特别熟悉,没有到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给她的程度,谁知道她会不会真的眼睁睁看着戴真去死而见死不救?

“麻烦你不要外传,这是我爹留给我的遗物……”戴真也没啥好办法,只能向搭档求饶,“似乎是某种人工智能控制的纳米机器,具体使用方式我还在研究中。”

“没事,你这点能力在云龙学院真不算什么,谁还没点小秘密呢。”

出人意料,陆薇对戴真展现出的能力并不在意,兴许就像她说的一样,戴真的这点小秘密,在外挂遍地走的云龙学院一点也不引人注目,大家都会飞天遁地闪现对波了,身上藏着一些纳米机器实在不算什么。

淞沪警察的增援在两分钟后才赶到,留给他们的是一地碎玻璃、碎石头、碎砖块、碎艺术品和几个被绑在一起的劫匪。

毫不意外,陆薇和戴真目送霍钧老师被叫去院长办公室训了一顿,然后他俩又被霍钧叫去训了一顿。尽管美术馆有保险,对手也是拥有强大异能的罪犯,人们还是会怪罪云龙局没有保护好他们的财产,而戴真也确实没能将破坏控制在最小范围内。因为指挥链条的存在,院长收拾一班的教师霍钧,霍钧收拾手下的学生,戴真和陆薇只能老老实实挨训。

“没事,我们下次会成功的。”离开办公室,陆薇向自己的搭档竖起大拇指。

“不是,我们这次明明成功了?”戴真很无语,“而且不都是因为你边缘OB作壁上观,友军有难不动如山,见死不救……我想不到押韵的词了。”

“只是小小测试一下而已,不要在意啦。”陆薇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尽管戴真知道这多半还是在揶揄他,“请你吃好吃的补偿你,算我道歉了,可以吗?”

“好吧,你说吃那就吃,都听你的……”

被陆薇叫去吃好吃的第三食堂,难得在学校里吃了顿大餐,戴真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走在校园里,思考着接下来做什么。陆薇回寝室睡午觉了,戴真昨晚折腾半天现在浑身酸痛,多半是辅助控制系统留下的后遗症,他也想回去睡觉了。

“嘿!小学弟,你好啊。”

走出第三食堂没多久,戴真居然被人叫住了。

“你是……那个学姐!”戴真定睛一看,顿时吓得往后大步倒退,这人不就是那天把他压在底下做宝搞的白大褂学姐嘛!

“真是没礼貌,我叫白依依啦。”白大褂,不对,白依依学姐拉着戴真的手臂很亲切地问,“我说小学弟,昨晚挺厉害啊?今天新闻都播了,云龙局成功阻止一起盗窃案,超级罪犯当场被捕,想不到居然是你们几个新生干的。”

“运气好,运气好。”戴真也不知该说什么,今天班上其他几个同学看他的表情都怪怪的,尤其是自称班长大人的正道巨擘姬襄遥女士十分不爽,可能是因为头功被戴真抢了。

“那么,有什么好东西入手吗?”

“咳咳……”戴真左右看看,“你跟我来。”

戴真将白依依学姐带到教学楼大厅的储物柜前,此时是午休时间,教学楼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就是它了,我出门前顺的。”

一只宝光耀眼的翡翠扳指,出现在戴真的储物柜里。

“标签上说的好像是清早期的老东西,这么大个应该值不少钱。”

“不错不错,看样子是冰种的祖母绿翡翠,上好的料子,几万块是有的。”

“才几万吗?麻烦龙学姐为我卖个好价钱了。”

“一定一定,这东西来路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那个叫雷王的家伙在被我打爆之前,已经运出去了不少赃物,至今下落不明,我顺出来的东西都算在那里头了。”

“OK,这个就交给我们了。老大定的规矩是15%抽成,行内最优惠价。”

“15%有点高了吧?”

“还高?你去找魔女帝国,她们至少抽18%,非魔法物品定价还低。”

“10%吧,咱们以后还要长期合作呢。”

“14%。”

“12%,交个朋友。”

“13%,不能再低了,再低我就得自己掏腰包补贴了。”

“行,那就13%,一言为定。”

戴真与白依依握手,交易成功。

为期半个月的集训很快结束,戴真等人终于在开学那天成为了云龙学院的学生。尽管带的证件还是黄牌实习生,好歹不用每晚出去巡逻了。

“弟弟!集训半个月你……好像没晒黑。”

因为弟弟住校而很久没见到的黄依纯走进校门,跟成功度过集训期的弟弟重逢。

“因为我们昼伏夜出,白天在寝室睡觉,晚上出门巡逻……”戴真打着呵欠,可能这就是超级英雄的作息时间⑧。

“不错不错,人比之前精神了不少,看来集训还是有效果的。”黄依纯笑摸弟弟狗头,“怎么样,跟你的搭档过得如何?我可是都看见新闻了,你们两个风头出大发了,半个月时间抓了一打罪犯。”

“此消彼长嘛,别的罪犯少赚钱就是我多赚钱。”

“说得好!多赚钱,老爹的地下室还有不少设备需要修复,等翻修完毕咱们说不定就能继续开发‘黑洞’战衣了。”

“嘿!戴真,跟你姐说什么呢?”陆薇从远处走来,身边是她那个叫秦涵的姐姐。

“咕咕咕……”黄依纯像领地被侵犯的猫科动物对秦涵怒目而视。

“唔唔唔……”秦涵也寸步不让地瞪了回去,两人关系还是这么好。

“没什么,说我家地下室有点年久失修了……”

戴真身为反派角色的传奇故事,在新校园里开启了新篇章。

第一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