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举世震惊的‘金城银行大劫案’已经过去将近一周……”

“警方还在全城搜捕劫案嫌疑人,消息人士称云龙局将接手此案……”

“金城银行总经理等数名高管悉数被捕,警方将对其涉嫌洗钱等罪名进行调查……”

“现在所有人都在提的问题是,这个自称‘必要之恶’的家伙,到底是谁?”

谁?是你戴爷爷我啊,不认识了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在心里过了一把伦理瘾的戴真快速连按遥控器,奈何每个卫视频道都在报道“必要之恶”和他的“金城银行大劫案”。

“嘿!我的好弟弟,你这下可算是彻底火了。”

黄依纯蹦到戴真身边,一屁股坐在双人沙发的另一侧。

“你看网上,‘#必要之恶’这个话题可是热搜榜排名第一呢。还有这个套宝上,好多在卖‘必要之恶’周边的,有T恤衫,冰箱贴,马克杯,钥匙圈,纹身贴……”

“我如果找套宝客服举报,是不是能拿好多专利费。”

“那你多半就会被定位到IP地址的云龙局调查员给查了水表吧。”

“够了!我不想看电视了,有线电视都快停运了,咱们又买不起宽带电视,这翻来覆去就几个频道全是放新闻的我连动画片都看不了。梅姨什么时候来啊?”

“你都多大人了还看动画片,电视上放的都是给小宝宝看的,你得上网去看新番。我妈那动作你又不是不知道,出门化个妆就得俩小时。”

“所以我当初就说了别让她开车来接我,她再不来我就要错过旅馆下午六点check in的时间了。”

嘀嘀——

窗外传来两声汽车喇叭。

“妈——!”

黄依纯又蹦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出屋外。

“宝贝儿!来,妈亲一个,mua。”

梅姨打开车门,摘下墨镜,给了自己的女儿一个拥抱,又在黄依纯脑门上亲了一口。作为戴真的继母,梅姨曾经和姐弟俩住在一起,直到父亲失踪数年后才无奈改嫁,找了个IT精英不知外企高管之类的又忙又有钱人。这有钱人对两个拖油瓶不感兴趣,正好戴真也懒得寄人篱下,就跟姐姐一起住在老宅子里,梅姨隔段时间来看他们一眼,带出去吃顿饭逛逛街。

“阿真!过来让妈抱抱,大小伙子,又长个了吧?”

“梅姨好。”

“这孩子,真是,越长越像你爹了。”

梅姨伸手抚摸戴真的脸颊。戴真对自己的生母没有记忆,从小就是梅姨把他养大的,但你要说他有多恨抛弃自己的生母,那倒也没有,毕竟哪个反派没有点悲惨的身世呢。

“妈,进来坐会,给你泡点茶。”

“傻丫头,这都几点了,快上车,带你们吃晚饭去。”

梅姨给戴真使了个眼色,戴真只好乖乖拉开轿跑后门,让黄依纯钻进去。

“陈叔呢?又出国了?去的伦敦还是洛杉矶啊?”黄依纯在后座一躺,呼吸着真皮座椅的味道。

“咳,这次是去瑞士参加个什么峰会。他那一套我也弄不清楚,反正下礼拜才回来。”梅姨戴上墨镜,一双长腿轻踩油门,强烈的推背感把戴真按在椅背上,跑车引擎的轰鸣声回荡在破败的街区里。

戴真的视线穿越画满涂鸦的墙根、堆积如山的垃圾袋和生锈的防盗窗,落在远方的都市天际线上。那里是富人和超级英雄们俯瞰这座城市的地方,是许多人穷尽一生去追求的顶点。

贫穷滋生犯罪,犯罪加剧贫穷。那些英雄们对此却熟视无睹,只是把坏人们抓起来,在电视上接受采访,享受鲜花和掌声。

他要改变这座城市。他要改变这个超级英雄主宰的世道,让这些活在贫民窟的穷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他要成为最伟大的反派。

靠着父亲留下的这套装甲,他能成功吗?

他能成为那个……

人人羡慕的反派角色吗?

“阿真,看什么呢?”

“没什么。梅姨。”

“怎么,紧张了?不用太在意,你能通过笔试,这就已经击败99%的学生了,接下来基本上只要发挥不失常,面试一般都能过。”

“不……我不是在想考试的事。”

戴真倚在车窗边,回忆起父亲那已经模糊不清的声音。

“梅姨……父亲当初为什么要做反派呢?”

戴真怀中的金属盘微微发热。

“明明他一直在做好事,别人却说他是反派。英雄们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与官员和商人暗中勾结,剥削压迫穷苦百姓,人们无法忍受这样的世道,才会起来做坏事,才有了反派这样的角色。人们做着好人的事情,却过着反派的生活。这样的反派,这样的世道,我该怎样去修正才好?”

“傻孩子。你爹是你爹,你是你,你不可能成为他,也没必要成为他。”

梅姨抬起墨镜,架在头上,露出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如果她不是中年妇女的话,现在应该在做超模之类的工作。

“英雄们做的不一定都是好事,反派们做的也不一定都是坏事。有英雄就必定有反派,但谁是英雄谁是反派,这两者之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界限。你不需要去修正什么,也不需要去改变什么,只要坚信你心中的信念,毫不动摇地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最终就一定会成为真正的自己。”

“哇!老妈说得太好了,我有一种你说完之后就会领便当的错觉。”

“黄依纯!有你这么咒自己老妈早死的吗?”

“因为超级英雄漫画里,主角的亲属一般给主角灌完鸡汤之后,就会被反派干掉。”

“哼哼,阿黄你这就错了,我戴真可不是什么只知道念叨‘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超级英雄,我是要把这些腐朽的超级英雄全部干掉的超级反派呀!”

戴真豪气干云,仿佛下一秒就能坐拥反派堡垒,手下黑道复制人无数。

“话说回来,梅姨咱们晚上吃点啥?”

“这个嘛,想吃日料还是火锅?”

“咱们上次吃的好像是日式烤肉?”黄依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那家店不好吃,我要吃家庭餐厅。就是动画里常有的那种做意大利面的日式家庭餐厅。”戴真口水也要流下来了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小馋虫,帮我手机导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