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众多宿舍被毁的学生中的一部分,原三号宿舍的女孩子们分批次迁移,两天内全部迁移完成,新的住所是一栋七层楼的中古大公寓,坐落在旧城区的二环之内。

没错……二环。

到底是靠什么资源和人脉才能弄到一整栋公寓,这种事我就先不深究了,但是问题是,这是二环啊,是老城区,二环内人来人往的闹市啊。

所谓“大隐隐于世”吗。

这我是真想不到,人事老师那句话居然会以这么直白……不,与其说是直白不如说压根就是缺心眼,——的方式一语成谶。

整栋公寓都是年轻女孩子这种事。

动不动就有女孩子半夜串寝搞魔法烧烤,说不定还会搞爆炸这种事。

这我是真懒得管了,到时候引起了普通人的注意,掩盖工作我可不背锅。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刚才说这栋公寓外观有点老旧,不过内部的环境感觉还相当不错。

二号楼、三号楼、七号楼的住宿生混住在这间公寓里,对应的宿管员也各司其职,各自看管对应的楼层。我的职责范围在正中间,也就是3楼、4楼和5楼,我本人的房间则在3楼。

原本在三舍有的,这边基本上也都有,采光不错,网络也稳定,面积还要稍微大一点。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地方变差了的话,一方面是家具显得旧一些,另一方面是灰比在学校里的时候大,不过这里是城市二环线内,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既然是二环以内,那到底要怎么去位于郊区的校区上课呢?解决方案当然是传送阵,不过那个东西在7楼,不归我管,也完全不需要我来操心就是了。

在我整理好我自己的行李之后,处理辖区范围内女孩子们的钥匙和名录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

“535房的钥匙,别…别磨叽了,给我快一点!”

“喂,不是。”

害怕混合着无语,我抬起头,来来回回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手持信封,端着可乐捧着炸鸡的黑长直丫头。

“……没记错的话,一舍根本就没有被毁吧……”

“可别干了坏事不认账,”

名为庄纤跹的妹妹双手叉腰,一脸了不起的样子。

“我的宿舍确实被毁了哦,是很严重的破坏,门可是被你狠狠地踹开毁掉了。”

“不是……那种程度的被毁,我觉得你是不是直接找俞茗帮你报修一下就差不多……哇啊痛!”

庄纤跹的铁拳狠狠落在了我的头上。

“总之啊我说被毁了就是被毁了!”

顺带一提,她的巫女袖子上的铁穗还顺带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抽了我一下,超痛。

“你这个笨蛋老哥,怎么这么迟钝啊,还是说变成笨蛋老姐之后连脑袋也缩水了吗?!”

“不……我觉得无论怎么看都是你被空想奥术烧坏了所以你才是那个脑子缩水的家伙吧嗷嗷嗷痛痛痛啊!!!”

“谁烧坏谁啊闭嘴啦,别满嘴跑火车磨叽了,总之快点把钥匙给我啦。”

“啊啊啊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没有办法,屈服于妹妹的淫威,我只能老老实实从她手里接过信封,检查了一下内容无误,回头给她找钥匙去。

“总而言之……”

我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你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总而言之你现在不在一舍住了,搬到城市这边,跟我们一起住临时公寓了对吧?”

“是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已经迟钝到连这种一看就懂的部分都要问了吗?”

“不,我主要是搞不清楚你换来换去的原因……”

“那、那个理由也很简单吧!死蠢的老姐,连……连这也看不出来也太迟钝了吧?!”

“呃……”

背后的嗔怒声让我一阵为难——这我哪猜得出来啦。

“莫非……你真的和我和解了,不惜跑远路住校外也想跟我一起住?”

“……”

“哇痛!”

这次是真的在故意用铁穗抽我了,在抽到我的胳膊的同时末端还正好击中了我的rǔ头——超痛!

“才,才不是那个原因呢!!”

庄纤跹的声音听起来又慌乱又气急败坏。

“到……到底是哪儿来的恶心老哥啊,还是说变成女生之后恶心指数翻倍了吗……?怎、怎么会有你这么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再、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个就跑过来吧?你是把我想象成哪个轻小说里的倒贴妹妹了吗,死蠢,迟钝,磨叽,你这个恶心妹控!”

“不是……!所以说你不说我真的想不明白啦!”

“很容易想明白的吧!”

庄纤跹怒气满开地抱怨道。

“我们家族是什么情况啊?普通嫡传的阴阳师家族,又不是什么贵族皇遗,名门望族,这个情况,住一舍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吧!”

“呃……”

“所以说,这下懂了吧!?真是蠢死了!”

“呃,呃呃……差不多吧……”

不是我说,这个理由如果庄纤跹不说,以我自己的推理能力,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

我们俩是堂房兄妹,庄纤跹的家境不比我好,之所以能住在环境优渥的一号宿舍,仅仅只是因为参与了不得了的大计划而已,中途决定退出,所以离开了一舍,又回到一舍也只不过是因为回到计划而已。

现在又被移了出来,看来是因为叶海田被停职了,庄纤跹的待遇也没有凭依了吧。

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是说不通啊。

“但是话说回来,虽然一舍不行,但是那些没被毁的宿舍,四舍啊,九舍、十三舍这些……不是也可以…………呃……”

“…………”

不知道为什么,庄纤跹忽然愣住了,抓住袖子,脸色变得通红。

“这,这……这、这个……呜…………”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不问了,不问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感觉庄纤跹的脸颊烫得快要可以拿来烤肉了。如果再不适可而止,估计那串烤肉就是我自己。我赶紧好声好气安抚好我的堂妹,翻出钥匙,然后乖乖地抛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