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那么说,只是……只是真的,希望你不要再勉强你自己了……”

“但是不那样的话,只不过是B级,只是有‘点’强,仅仅只是女孩子、小个子、没有吸收魔法的才能、局限于阴阳师的后代身份、游戏上手的能力比不过你、记忆力远远不如观察力和运算力……这样的我,就永远只能是这个程度的我了……”

“……”

庄纤跹的声音好像再次冷了下来。

“所以说,不要再动摇我了……”

“啊……”

“我不会动摇的,不会放弃的,这是我的,这是我为了……残缺制品的自己的证明,别、别、别……别再动摇我了,不许再阻止我了!!”

“什……!?”

我发现庄纤跹的身影不再立于地面,而是出现在那个巨大的怪物当中。

“我不听,我、我才不会听!滚回去!!”

辉光淡去,闪耀的天使变成了一片混沌,那不是天使,就是机关异形本身。

“滚啊!!”

狂乱的咆哮将我震落在地。

“沙……呜嗷嗷嗷……!!”

机关异形还在咆哮,感觉好像还在梦境?……但是雪是冷的,身后柴璐的怀抱是软的,我这才渐渐意识到,我好像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

“有变化了,它动摇了!庄姐,你真的做到了!!”

“……”

我?做到了什么?

我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机关异形那巨大的形体:一片混沌之中,好像出现了光点。

不可名状的怪物好像显得非常痛苦,各种各样的触须、枝丫、附肢狂乱挥舞着,咆哮声更是夸张,给人感觉仿佛要让整个校园都听见似的。

这一幕,和梦境最后的场景很像……

“左莉学姐说她听到你的心声了,知道你接触到小庄学姐的心声了,所以说你做到了啊……庄姐!我们成功了!!”

“心……心声?”

我不由得疑惑地看向左莉。

“是之前施加给遥泠姐的那个魔法,时效好像正好撑到了现在的样子。”

左莉的声音里透着激动。

“虽然断断续续的,不过关键部分全都听到了,原来小纤是遥泠姐的堂妹。我完全理解了,庄纤跹同学,她——”

左莉顿了顿,重新看向前方,名为机关异形的混沌存在。

“——小纤,果然是在以自己的潜意识行动。是在用自己的意志,与我们战斗着呢。”

“……”

“所以,抱歉了呢。”

左莉话锋突转,诚心诚意地低下了头。

“要说对不起的不是遥泠姐,而是我应该对小纤说这声对不起。”

机关异形越咆哮越膨胀而松散,呈现在它的形体中的亮点越来越多,从几十个变到近百个,最后似乎足足有几千个。

“我自己的认知有偏差,因为一直以来总是靠努力解决问题,就觉得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样子。以为只要努力就好了,只要努力了,无论是自己的苦衷还是别人的苦衷都可以一笔勾销——”

左莉静静地说道。

“但是……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每个人,所有的大家都是不一样的。因为这种原因,雪宁才会生气,小纤的事情,也是我的错。”

“沙嗷嗷嗷…………”

机关异形在咆哮中发起攻击,左莉用自己的护盾挡住了这一击,与此同时,灵装层层展开,将自己的左手也高高举起。

“不,稍微等一下!”

“……?”

制止的声音是司空茉莉发出来的。

“最好不要逞强,就算魔法结构全部暴露出来了,这也仍然是1240层具象的魔法层层嵌套起来的怪物,只凭B级的魔法出力的话……!”

“就让她来吧。”

我扯住了司空茉莉的袍子。

“之前不是你自己说过的吗,重要的是才能的方向而不是绝对值,就算你只有B级的时候,你也会毫不犹豫地与这个怪物对战吧……”

“可是……”

司空茉莉抬头仰望怪物,似乎还有话没说完。

“一千多层的嵌套,如果不找到对应这些结构的最佳的切入点使用最大的出力将它们一口气全部破坏掉的话,就只会让它们互相修复重构……这样不就和我们在暴露结构之前进行的毫无意义的攻击一模一样了吗?除非…………呜诶!?!?”

左莉的护盾立场展开,将我们全都弹到了后方。

立场内的魔法不如司空茉莉华丽,但司空茉莉却无力阻止她,这其实说明司空茉莉也累了吧。

“除非什么?”

“……”

司空茉莉的声音忽然哽咽。

她的双眼直直地向前看着……毫无疑问,这次吸引她注意力的不再是那个巨大的怪物,而是孤身在前的左莉。

魔法变换的景象似乎有些……

“…………除非暴力解析这1240层魔法的发生序列,强解这1240个单元的映射结构,分别单独编排这1240个节点的击破顺序和角度,用等同于用解1240组1240阶方阵的方法,直接解掉眼前暴露出来的结构…………这……以小左莉的能力,不,以人类的能力,真的有可能吗…………????”

“好啦!”

护盾之中光芒闪动,那个数量,似乎比司空茉莉口中的“一千二百四十个”还要多得多。

“现在——已经是最终回了!可不要在这个时候被误伤啊!”

无数光粒闪烁、跳跃、聚散,我不知道该拿什么东西形容这个景象,围棋只有19×19格,电子芯片又太小……

「矩阵」——

——司空茉莉这样喃喃地形容着。

“我已经知道错了喔,小纤,所以,原谅我吧?”

左莉看向机关异形的方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不是只要用力就能交往的,不是只要打赢了就对得起谁的,不是只要努力了就什么都好了的,努力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大家和大家的才能,全都是不一样的。”

光粒中的魔法开始具象,是冰锥,每一个都是冰锥,有且只有冰锥。

所谓的“冰袭方阵”,只不过是将简单的冰枪术阵列起来的伎俩而已,但是,如果将所谓“简单”的数量级提升到上千,如果要求每一个冰锥都能锁定自己的目标和轨迹,按照具体的时序发起攻击,那就是……

“专属于「矩阵」的,驾驭并行计划的才能吗……”

庄纤跹的反制魔法可以很容易地解决这些低阶魔法,但是现在伏行在那里的不是庄纤跹的表层意识,机关异形只能在受到攻击后再被动地反制魔法。

那么如果第一次的释放就已经是全部,第一次计算就已经直指目标……

“如果在才能不足的地方努力,只能是徒劳无功;如果带着自己的才能自称努力家,那……只不过是在嘲笑别人。可以被称作榜样的努力家是不存在的,脱离了才能的努力,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沙嗷嗷嗷嗷嗷嗷………………”

机关异形开始反击。

“但是啊,非要特定才能才可以做到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吧,非要把人踩下去才能活下去的世界,也是不存在的吧?”

也就在这个瞬间,反击还没有开始就忽然停止了。

“……”

是锁链!

无数锁链以机关异形的每一处节点为目标,将其牢牢地锁死了。……原来这些冰锥并不是左莉的战术的全部吗?

我说怎么感觉光粒的数量好像比节点多,再者说怎么看冰锥也不可能完美瞄准这种乱舞的怪物的每一处……不过等等,冰锥好像也不是她的全部!?

冰锥仅仅只是和锁链相配合,冻结了机关异形的节点,在这之后,光粒重新演算,从中浮现的是魔法炮击单元。

不大不小的炮击光圈以每秒十个以上的速度连续成型。

“我想,因为是普通人,所以从心因科的计算起步;因为有洞察力,所以以式法科为自己的发展方向……这不就已经是答案了吗?”

“……嗷………………”

“总有可以让自己笑着生活下去的地方,总有……可以好好朝自己的理想前进的方法,”

明明知道自己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左莉还是深情地宣讲着。

比方说用程序力去拔除锚点的她自己,比方说用能力来移动和复制拔除的斯蒂兰娜,比方说通过特殊用法帮助我们升空的柴璐,比方说独孤宁宁,比方说我,比方说凭借绝对的咒法才能,一直战斗到刚才为止的司空茉莉。

“所以,虽然脱离才能的努力是不存在的,但还是请继续走下去,努力地走下去吧!”

“……嗷…………”

“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好,也一定要笑着走下去啊!就算是努力没那么成功也好,就算是觉得自己才能不足也好,那也是你自己拥有着的才能啊。所以啊,好好拥抱着它,在你自己的生活里走下去吧!”

“嗷……”

“毕竟你可是小纤不是吗?毕竟你们都是比我出身更好的,伟大的魔法师们啊,难道不是吗!?”

“……”

炮击齐发。

“毕竟,大家都在好好地活着不是吗!!”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再也没有痊愈的机会,因为这正是左莉按照这些魔法结构互相呼应的模式,以最佳顺序施展的攻击。

每一击的破坏都远小于司空茉莉,但是每一击都刚好击碎一处被冻结的节点,场面远没有万法书记那样壮观,却远远比迄今为止的任何手段都有效千万倍……

魔炮的余光散去,剩下的只有一个高悬在半空中的,仍被裂隙和丝线包裹着的少女的身躯。

左莉最后掏出空想奥术的图形。

“就是现在!!”

裂隙退去,伴随着左莉的宣言,混乱终于全部结束了。

“扑通”、“扑通”……

耳畔传来两阵坠地声,其中一阵是我的堂妹的,失去了凭依的她如同一张单薄的纸片一样,轻飘飘地坠落到了雪泥里。

我并不是不想去接她,只是距离实在太远,确实来不及。

多亏司空茉莉弄出来的雪做缓冲,我在第一时间抱起堂妹之后检查了一下,小小的身子上没有伤痕,应该没有摔伤。

另一阵坠地声则是左莉的,她直接一屁股墩坐到了地上,看起来真的是相当疲劳。

“那个,所以说左莉,你感觉没事吧?”

“还好了,还好啦……”

左莉如释重负般地长叹着。

“就是……负荷果然还是有点大,好累好累,做过头了……左手也好痛好痛……”

“所以说你这个总是只用单手施法的习惯也是比较的……”

“比起那个,小纤还好吗?”

“啊啊,也是!”

不能因为已经把堂妹抱在了怀里就松懈。

娇嫩的嘴唇附近有白雾,这说明她的呼吸是温热的,伸手感受了一下,小小胸膛下的心脏也正有力地跳动着。

“啊,呜……”

庄纤跹发出轻微的呻吟,看来她醒得也很及时。

妹妹睁大眼睛,看了看周围,唇边的雾气轻弱地抖动着。

“我……失败了吗?”

“嗯…失败了。”

我沉默了一下。

深深地呼吸一阵,终于下定了决心。

“是我擅自破坏掉的,要怪就怪我吧。”

“……”

“全都怪我就好了,我才是既不肯正视努力也不肯正视才能的那个家伙,宁愿说我自己弱,也不愿意承认你们很强。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小纤已经很厉害了,都是我的错,不要、再勉强你自己了……”

“哎,啊…………”

庄纤跹的眸子缓慢地荡漾着,沉默了很久。

“也好……”

长长的叹息声。

“太累了,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我,我累了……”

“挺好的……我也,绝对不会再让你做噩梦了。”

“……”

庄纤跹没有再做回答,而是依偎似的将脸靠向我的身体。

看来她说的是实话,机关之形也好,机关异形也好,对于这个妹妹来说,已经是负荷过于巨大的东西。

“……胸。”

不过也就在这时,猝不及防地,庄纤跹忽然又冒出了一个单字。

胸?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因为之前摸心跳的缘故,我的右手一直揉着我的妹妹的胸部,更重要的是,庄纤跹现在浑身上下一块布料都没有,而我不仅一直没松手,还让周围的女孩子们看了个全程直播。

“噗,呵呵呵……呵呵呵……”

能够听到忍俊不禁的笑声,而且好像还不止一人!

哇啊啊,虽说在场的全都是女孩子,但这还真是有够尴尬!呃不等等,柴璐不是女孩子,所以说谁去帮忙捂一下这家伙的眼睛,给我快一点啦!

这阵尴尬最终为我换来了庄纤跹的一记猛踹:“所以说磨叽死了,快点给我披件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