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纤跹遗憾地笑了。

“回去吧,笨蛋老姐……”

“……”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不过花不上几个星期。等计划结束了,我不用再担心打败你或者被你打败,给小时候的遗憾画一个句号,我们就可以像一对正常的堂房相处,到时候你没事想来找我吃鸡,也完全没问题的哦。”

“不会没事的……那个计划可是……”

“我早就预想过你来阻止我的情景了,也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再说多少遍也是没用的,这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绝对不会反悔。”

“别说那种赌气的话。”

“我想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这个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庄纤跹抿住嘴,似乎含着一口没有叹出来的气。

“小时候不就是这样吗?必须要打败你,必须要向爷爷证明我自己。但是到了最后,决定一切的却还是天生的才能。胜负,根本就没有被分出来。”

“……”

“什么都是才能……什么都是天赋,在这所学院里发生着的一切,全部都早早地就已经被注定,什么都没有变过……”

“……”

「我们这种没有才能的人,到底还能怎么办啊!不要因为自己有才能就觉得全世界都和你们一样啊,我们这种人只能笨鸟先飞的啊!!」

似乎有什么声音在我的周围回响。

「是啊……只有这种出身,只有这种战斗能力,我除了走这条路还能怎么办?」

是从机关之形中发出来的。是这个梦境的背景音。

是那些女孩子们的残响……?

「就是凭着这样的样子,想碰到什么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是那到底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

“在这样下去的话,不就回到那个时候去了吗?好不容易继承来的一切,不就全都会被夺走了吗……”

“没有……那种事情……”

“有的,一定是有的,我,不想再活在那种什么都被比下去的阴影下面了,所以……这就是我自己的决定……”

庄纤跹闭着眼睛,朝向光芒深深地叹息着。

“一定要战胜天赋的桎梏,一定要达到才能的顶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独自承担就好了。”

“……”

庄纤跹开始独自走向光芒。

“爷爷到去世才承认我,爸爸只希望我继承他的东西。反正,除了你会装作假惺惺地在乎我之外,本来就没人会在乎我吧?”

“哈……”

我的胸口开始生出一股有些恼火的感觉。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没人在乎你,你就可以对自己乱来了吗?”

“……”

“也就是说,只要你自作主张地把大家认定为敌人和道具和毫无关联的陌生人,就可以想怎么乱来就怎么乱来,想怎么劳累自己伤害自己也没关系,哪怕有人因为你受伤而伤心也没关系,哪怕有人因为你受伤而弄伤自己也没关系,只要自以为是自我封闭,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是这样吗!?”

“!?”

“是啊,你是觉得没有啊,你也大可以当做我这个当‘姐姐’的,确实是虚情假意啊!但是左莉是真的想要和你交朋友啊,柴璐是真的想要和你和解啊,司空茉莉是真的很喜欢你啊!当你在这里自闭报复社会的时候,外面的大家都在齐心协力,每一个人都想要把你救出来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外面?什么谁来救我?”

庄纤跹好像有反应了。但是声音里透出的似乎是逃避的感觉。

“别说那些不明所以的蠢话,别拦我啦,我要参加计划去了哦。”

“好吧,这些你都可以装作不知道,你都可以自欺欺人……”

我喘着气,向完全没打算停步的庄纤跹用力呼喊着。

“但是姚初芸,她是卷入了你的机关的,你其实能听到她吧,早就看到过了吧!”

「我……要是反应能快一点就好了,要是施展神降的时候,不用等那么久就好了……要是稍微厉害一点就好了……」

“……!?!?”

「不想让,竟然,给了我这么高的期望的庄纤跹同学,不想让她再失望啊……」

“听到了没有?是有人会为了你而哭泣的啊,是有人会因为你的失落而自责的啊,你就算不管我也好,不管左莉也好,不管柴璐不管其他任何人也好——只是为了姚初芸一个人也好,不要再勉强自己了,给我清醒一点啊!给我停下!!”

“…………”

“哈啊,哈啊,哈啊……”

已经到极限了。

从真心生气起,已经说到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胡扯的程度了。

就像庄纤跹说的,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就像她说的,我可能真的只是虚情假意,只是想要靠阻止她来解决麻烦而已?

这里只是梦境而已,我只是看客而已,庄纤跹对我有反应只不过是错觉而已……

“不,不,不……不是……”

但也就在这个瞬间,庄纤跹颤抖着发出了回应。

“你是说真的…有人……会因为我出事而伤心……?”

“那是肯定的吧,你自己是可以知道的吧……”

“啊…………”

光芒中的娇小身影沉默了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如果我在这里住手,不再回去找叶海田,不去正式启动机关之形计划,那么就没有人会伤心了,大家就会高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