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感觉好像有点明白了。

现在这个“我”是庄纤跹吗?

这里是庄纤跹的记忆吗?

场景飞转,我的视线一直追着那个讨厌的小子的身影。

“哼哼哼,我可是比你大两岁的长辈!这可是超级决定性的经验的差距,正是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年龄的差距是决定性的差距。

(并不是这样。)

“嘿嘿,这个可是好玩的新游戏,男孩子的游戏哦!不过小纤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很可爱,我就勉为其难带你展示下我的通关绝技!!”

性别的差距是决定性的差距。

(才不可能是这样。)

“怎么又受伤了啊?又和那些家伙打架了吗?”

面前的男孩子的距离很近很近,是很细心的涂药和包扎,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但是……果然还是很讨厌。

“所以说啊,小小纤这么小的个子,就不要去招惹他们啦,这种情况打架只能落花流水吧!不……就算你说要和我对练也……别别别!疼,疼,真的,真的,妈妈和臭老爹会骂的啦!”

体型的差距是决定性的差距。

(不,绝对不是这样!)

时光飞转。

那个让人厌恶的身影还是讨厌依旧,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却变得越来越淡。

那个讨人厌的哥哥躺在病床上,似乎是受了很重的伤。

“好了啦,我知道你已经够厉害了。我不会再装作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不会再乱来了,不要再和我比啦,我就是菜啦,别啊,放过我吧!”

(别啊,起来啊!)

(这是我该说的话吧!?)

(给我起来啊,你哪里菜了!爷爷才刚说我的起卦比不过你,爸爸才刚批评我历史没你好,不要得了便宜就藏起来啊!我要打败你的啊!)

“所以说,爸,接受这个结果吧……”

那个臭小子的身影忽然消失了。

我再次身处那个让人迷惘的厅堂当中。

“到头来那个孩子,根本没有保有机关。他对于继承魔法的天赋是,完全地……彻彻底底的零。”

天赋的差距,是决定性的差距。

(结束了呢……)

理所当然。

(是这样……吗……?)

迷惘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那个消息好像让爷爷一瞬间苍老了许多,但在场的另外两个人,好像也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显得多愉快。

后来爷爷去世了。

时间带着我,跟着庄纤跹来到了学院。

桃源国立中级女子魔法学院,是魔法世界在中国地区最强的高中之一,也是唯一一个以高中院校的身份展开匹敌其他学府和研究所的魔法研究的院校。

在这种地方……

保有机关数86,在众多魔法师中属于中等偏上,妥善运用这样的天赋,成为学院中的前十名是理所当然的;有着这样的成绩,又有着阴阳道家的出身,受邀请参加能用到这种天赋的实验,也是理所当然的。

跟着庄纤跹的记忆,我看到她轻而易举地登上学院的顶层,我看到她和叶海田相遇,在叶海田的邀请下,去参加以她为素材的“机关之形”实验。

然而,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因为你是女孩子吗,还是说,就仅仅是碰巧运气不好?……你的内化体质,纯度有点低啊……”

一片狼藉的地下室里,灰头土脸的叶海田对着更加衣衫褴褛的庄纤跹这样说着。

“我去多调查调查内化体质的调整方法和使用方法,再考虑考虑添加一些其他类型的稳定术式。你也累了吧?回去休息休息,也可以自己补充一下控制外有机关的知识,多等几天,我调整好了再继续找你……”

“……”

“啊,终止吗?你真的不打算做了?”

不打算做了。

庄纤跹拒绝了叶海田。

天赋的差距是决定性的。

天赋将庄纤跹裹挟到了桃源学院这个高度,那么……只要顺应这个天赋的数量,说是循序渐进也好,或许其实只是按部就班,总之,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就好了。

父亲本来就是这样要求的吧……

【那个时候的庄纤跹……难道是这样想的吗?】

那之后,庄纤跹再次遇到了我。

我跟着庄纤跹的记忆,再次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发生。

……我跟着庄纤跹的记忆……

……再次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发生……

庄纤跹坐在快餐店里,等来了我,之后又送走了我。

“……”

杯子在拳头中被挤压的声音。

有水声,是可乐吗?

并不是——可乐早就被庄纤跹喝完了。

是冷凝水吗?——那也不可能。

是我的堂妹的泪水。

庄纤跹浑身颤抖着。

那个声音又一次在我的耳畔回响起来……但是,并不是通过庄纤跹的念头传达给我的,我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脱离了我的堂妹的视角,站在她的身后,空虚而徒劳地看着她。

是我自己看着我的堂妹,自己想起来的。

“你必须… …”

“你…… ……”

年龄才不是决定性的差距。

性别才不是决定性的差距。

体格才不是决定性的差距。

魔法的天赋——才不是决定性的差距。

(我必须打败她。)

(我必须向我自己证明我自己!)

庄纤跹甩下干瘪的塑料杯,向夜色中狂奔了出去。

她要去找叶海田!

“小纤!!!”

我玩命地追了出去。

不可以让她再接触到叶海田。

不可以让她继续这样折磨自己。

如果让她再回到机关之形,“空想奥术”就会散播到整个学校。

如果让她再回到机关之形,她本人就会成为“空想奥术”最大的那个牺牲品!

“小纤,小纤!……庄!纤!跹!”

当我追上庄纤跹的时候,行政楼已经倒塌,一只由藤草和花冠编织而成的形体闪着辉光,仿若天使一般。

这是……机关之形的完全体吗?

还是说,只是庄纤跹的想象之中,机关之形成功的样子?

这生物是如此的神圣,如此的壮丽,绝对不愧叶海田曾说过的“神”的模样,不过仍然一两点不变的是,这东西仍然是扭曲缠结的,它的周围,空间也仍然是碎裂的。

“你怎么又追过来了?”

“…?”

“笨蛋老‘姐’,你是来阻止我,接近那个计划的吗?”

出乎意料的是,庄纤跹没有出现在那只“天使”的身边,而是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该说这就是梦境吗?

即使是在梦境里,我也还是被我的堂妹弄了个守株待兔,行动全被她猜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