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际执行方面,叶海田介绍给左莉的计划,仍然还有很大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目前能够找到的直接操作者,只有左莉一个人。

根据保卫部传递过来的最新情报,虽说目前没有收到任何校外发生异常的报告,但仅仅是校内昏倒的学生,就足足有1240人。

把路上的时间和计算、施法的时间加起来,如果平均每个人要花费一分钟,那就要超过16小时,这个速度等同于毫无意义。

当然,左莉在看过保卫部发过来的地图之后,表示绝对不需要这么久,她初步估计每个学生身上需要耗时15秒,把长距离的学生和远距离的学生平均一下,大概每次路程只需要20秒。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需要至少12个小时……

那么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左莉想出了解决办法。

倒不如说……她交出了一份让我们说是瞠目结舌也不为过的答卷。

我无法理解左莉的思考方式,为了让事情显得直观一点,我只能按我自己的方式来勉强解释一下。

我们可以用到的众多资源中,排在首位的是左莉本人,她是拔除锚点,填补空间裂隙的实际操作人,同时也具有比较优秀的移动能力。

然后我们还可以用到其他人。

首先是斯蒂兰娜,她拥有远超于左莉的移动能力,只不过容易受到环境限制,在地面上,尤其是现在,已经混乱不堪到处都是变数的路上,由于缺乏相似性和对称性,可能释放起来更加困难。如果让她直接和左莉互相协助,那么移动速度可以加快六成左右,这样一来大约可以把20秒缩短到13秒。

作业时间由12个小时缩短到9.6个小时左右。

柴璐,她的能力是圆环拟态,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用——而这也正是左莉最让我不可思议的地方了——即使是这种能力也可以在这场危机中派上用场,这实在让我忍不住去想,她也许天生就是该学魔法的料……

正如刚才所说,斯蒂兰娜现在能力所受到的最大的限制就是校园混乱,环境不均匀,这让她很难完全发挥「平行视差」的“操纵相似环境”的能力。

由此推导出来的解决方法是……飞。

左莉用魔法制造球体,柴璐将球体转化成氢气球然后带着大家升空。这不需要高空,只需要低空就已经够了:大气中成分均一,而且基本没有任何其他环境因素的干扰,可以说各个地方都是完全相似的。这就意味着对于斯蒂兰娜来说,只要在她的知觉范围内,想如何移动就如何移动,甚至没有质量的限制,想带着多少人移动,就带着多少人移动。

在这种加成之下,跨宿舍和跨街道的运动将会变得如同栋串门一样轻松,在学生与学生之间的运动时间,将会下降到5秒以下。

这一次的优化结果是6.9个小时。

但这还远不是最优解。

左莉的计算力是有溢出的,经过最初几分钟的实际操作,她表示以自己的计算力,应该可以同一时间拔除大约三个锚点——这正是她将独孤宁宁的力量投入应用的切入点。

正如在劫持案中和在各种指挥中所表现出来的,她拥有某种超距获取和传递情报的能力,通过确定各个昏倒的女孩子的坐标,她将当地的情报传递给左莉,协助左莉运算和拔除。

如此一来,左莉就可以实实在在地每次同一时间拯救附近的三个同学,这之中扣去独孤宁宁确定坐标的损耗,可以把平均作业时间从15秒下降到7秒。

于是6.9个小时这次下降为4.2个小时。

这还不算完,这一次,独孤宁宁的计算力又溢出了——她可以同时监控的坐标远不止2处,这样一来又回到了斯蒂兰娜·玻尔的舞台:她既然可以操纵现象,当然就可以复制左莉的工作,前提只需要控制目标地点的环境与左莉身边相似就行了。

而女孩子们昏倒的场所多半是寝室,我和柴璐可以帮这个忙,虽然我们两个的移动效率比较低,但也可以保证复制一处。

最后的最后,我有内化体质。

让我吸收左莉的用来拔除锚点的法术,那当然是做不到的,因为这件事情的难点不在于法术而在于精度,但是在赶路的过程里吸收其他人的法术,然后在实际作业的时候帮忙,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由我的内化所带来的效率提升当然微不足道,但也至少聊胜于无……实在难以想象,进入认真模式的左莉,竟然连这一点也压榨得干干净净。

由左莉计算,我们的理论耗时应该在3.2个小时左右,因为一开始不熟练耽误的时间,再加上意外耗损等,我们实际消耗的时间是3小时25分钟。

当我们拔除掉所有的锚点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子夜十二点。

“呼咻………………”

“呵啊,呵啊……已经……完成了吗?”

“根据我们保卫部收集到的坐标,应该已经没有剩下的了,”

独孤宁宁看起来和大家一样疲劳,不过应该是性格使然吧,此时此刻的她是看起来最镇静的。

“当然,我们没有城市里的情报就是,不过根据叶海田老师的说法,那应该不包括在内吧。”

“也就是说,这样就,确实完成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呢……”

“哈啊……”

何止是不可思议。

由左莉最初估算的12小时缩短到实际上不到4小时,这般伟大的工作,说是奇迹都不为过。

“那么、接下来……”

在独孤宁宁之后,左莉第二个平复心情,抬头看向远方。

夜空中正在飘落雪花。

那不是因为学院之中真的入冬了,而是因为司空茉莉和机关异形的魔法的余波,事实上在此之前,天空中就已经飘过两次雨了:一次是普通的大雨,一次是晴雨外加月光炮。

“我们……该去那边看看了吧?”

“诶……”

柴璐首先露出惊讶的表情。

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我感觉现在柴璐的胸好像有点儿歪,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应该是累到完全来不及去整的缘故,不过大家也是一样累,好像没有谁发现有哪里不对。

“应该……已经结束了吧?如果叶海田,老师……说得没错,茉莉学姐应该能解决了吧?”

“但是,大家还没有醒来呢……”

“呜诶……”

“而且,小纤也还在那儿……”

左莉仍旧望着远方,发出忧虑的声音。

“事情还没那么简单,不可能不去的吧,遥泠姐,你觉得呢?”

“……”

左莉提出了一个我根本无法回绝的问题。

无论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还是从庄纤跹的角度,我的回答都只能是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