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少女全部出发,就连司空茉莉的战场也渐渐远去之后,叶海田也终于放弃了驻足眺望,颓然崴倒在残破的墙壁旁,仰望天空,发出长长的叹息。

“全都是谎话…………”

叶海田单手扶着额头,失落地自言自语着。

“什么不可能放着她不管,什么胡话,为了造出我想要的神,从姐姐到我自己,从我自己到夏澄,我哪里在乎过什么代价……不缺一个庄纤跹,完全不缺的。我为什么,为什么……要主动去帮她们想解决办法,哈啊,真是……”

机关异形正在远去,但现场也完全算不上安全,尽管如此,叶海田还是没有立刻转移的打算。

“你可以这么思考,解决和收尾也是实验的一部分,对我们也有价值,这么想应该,呵啊啊……好想通一点了吧。”

侧旁忽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不过叶海田好像对这个声音一点儿也不奇怪似的,头也没回,或者说她在回头之前就先做出了反驳: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去管那孩子的死活,先想尽办法去折腾收集数据再说了,不对劲就是不对劲,别帮我找借口了——话说你今天说话还挺流畅,精神挺好的?”

“情况紧急,启用备用结界术式了,所以我身上的负荷会……暂时小一点,你,你就当回光返照。”

身后那人抛过来一瓶纯净水,叶海田转身接住,而出现在眼前的身影确实不出意料——就是人事。

“回光返照,哈,你对自己的用词还是一直这么不客气啊。”

叶海田轻声笑道。

“怎么,这么危急的情况……你竟然还出来散步,看来心情不错?”

“说什么呢。”

人事老师的语气不平不仄,不过听上去也不怎么高兴。

“我,我的办公室都没了,上哪儿睡去。不、不出来散步才比较奇怪吧。”

“哈……”

叶海田顿时一阵哂笑。

“‘没了’啊……看来,您是要来问责了啊。”

“没,你想多了,已经达到目的了。”

“哦?您可看清楚一点,机关之形是以人为形体的神,那个是失控的怪物,要说我的实验有没有成功,那可完全没有哦。”

“是啊,怪物不受控制。难道你觉得一个……呵啊啊,有自我意志的小姑娘,做完实验之后就会听你控制?”

“啊……”

“本来就,呵,没指望你能做到最后一步,达到临界点就行了。”

人事老师往自己的喉咙里灌着矿泉水,语气不悲不喜。

“自己想,很简单的逻辑吧?要是真的非完成不可,多给仪式大厅加几道封印,多叫几个保卫部的过去,这个的成本又不高。”

“……”

叶海田顿时沉默了。

她完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与面前的这个紫发女子对话,只能静静地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柴骏茂被蛊惑,策反闹出来的那批乱……乱乱乱乱篓子,已经闹得魔法界满城风雨了,就算我们成功了也藏不住。倒不如说,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个孩子吸引来的麻烦,更会让我们过犹不及。”

人事老师耸着肩,看向司空茉莉和机关异形的方向。

战场正在毫无规则地移动着,说是行走着的启示录也不为过。

“懂行的眼线已经清得差不多了,这件事情解决之后,我们会对外宣称这是术式祟神化爆炸,而且这也本来就符合祟神的定义——就是个头太大了点。换一句话来说,我们『完全』失败了。你这么想觉得怎么样?”

“……”

叶海田依旧有点想不出该怎么回应人事老师。

叶海田喝下一大口水,沉默了好一会儿。

“也就是说,包括我在内也被你们算计了吗?”

“不,没有。”

人事老师否认得很坚决。

“我们没有故意让你失败,或者说,我还是很想看看机关之形的力量能达到什么界限……而且吧,失败了为了避免学生伤亡还会很辛苦……”

“……”

“算了,嗝,说点正经的。”

人事老师拿水瓶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话锋一转。

“原因——你在现场,到底为什么会失控?”

“失控吗……”

听见人事老师的问题,叶海田收起落魄的表情,再次认真了起来。

“实验之所以失控,直接的原因是,爆炸摧毁了维持内化纯度的机制和扰乱了一小部分裂隙的连接,锚点、庄纤跹与本底意识之间的机关交换失衡,雪崩式反应全局崩溃,数量级太大,以至于以可观测的程度具象在现实世界了。”

“这个我懂……所以说,爆炸是怎么回事?”

“啧……”

叶海田咋舌。

“爆炸的制造者是,学生三舍的宿舍管理员庄遥泠,她直接接触了机关之形的连接素材……”

“这个我也知道。”

“……”

“在你之前就有爆炸报告了,也是她弄的。”

“…………”

“我不懂行,给你提两个猜测,你看怎么样。”

“可以,您请说。”

“庄纤跹是内化体质的持有者,庄遥泠也是内化体质的持有者,而且是剩余纯度的提供者。我妹从她身上拿到原料之后,想办法还原成了她出生前的仪式碎片,交给你施加给了庄纤跹。这些我们都是知道的。”

“正是如此。”

“首先是内化体质,”

人事老师掩着刘海低吟道。

“内化作为典型的内生体质,它的效果必然优先于递归脑和神代花冠,所以分形神代花冠在生效撬开裂隙之前,先被内化体质吸收了。”

“您继续。”

“然后,呵……,庄遥泠是这次实验的纯度提供者,或许可以认为两个人互相共鸣,因此不如说机关之形既由庄纤跹的意识操纵,也可以由庄遥泠的意识控制。那么在她也吸收接管机关之形之后,不慎控制和破坏它,也许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嗯……”

“知识啊,浅薄……比不上你们这些在前沿的,你觉得怎么样?”

“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叶海田微微颔首。

“不过,主要是第一点比较有道理……第二点就实在太牵强了。”

“嗯?”

“庄遥泠的体质没有完全覆盖庄纤跹,两个人的纯度混合起来,就是第三种纯度了,‘共鸣’是不可能的。而且,优先不等于分形神代花冠无法将其穿透,这可是以穿透本底意识为目的设计出来的机制,你可以认为内化体质能够将其吸收,那么它会先穿透内化体质再穿透本底意识,理论上只是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哈啊……”

“当然,这不是说完全否定您的猜测,只是持保留意见而已。”

叶海田耸了耸肩。

“比起那个,我有一个同样牵强的猜测。您要不要也听听?”

“呵……什么猜测?”

“还是庄遥泠。”

“嗯?”

“您应该有她的体检单吧……能否让我仔细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