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明白了,……我试着解释一下。”

叶海田轻笑一声,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好说,你们都看得出来吧?”

“诶……”

“庄纤跹在她里面。”

叶海田看向掩体的外侧。

“我终其一生……”

叶海田没有再看向柴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不,不一定真的是终其一生——但至少是我的前半生,我一直在为机关之形而奋斗。适格的,既天才又持有内化体质的孩子可是很难找的,很难找很难找,太艰难了……所以,就算抛开她是我的学生,我也不可能放着她不管。”

“…………”

众人顿时沉默。

叶海田的这个解释太功利了。

但是,也正是因为太功利了,所以竟然出乎意料的有说服力。

“明白了……”

柴璐痴痴地点了点头。

在她之后,左莉、宁宁、斯蒂兰娜……甚至是我,也不由得一起点头。

这样一来就没有疑点,只剩下去执行它了。

独孤宁宁首先打开她的念话仪:

“准备开始行动吧,左莉同学。我看看附近还有多少同学可以调动的,我们努力组织一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吸引祂的注意力,掩护你们冲——”

“沙嘎…………”

独孤宁宁的脸颊变得煞白,连话都没说完。

阴影越过掩体,遮盖住我们所有人的视野。

存在于掩体之外的,蠕行着的“那个”,现在正在开始摧枯拉朽。

它的体型比刚才更大,复杂度比刚才更高……如果非要我打个胡说八道的比方的话,简直就是从小碟意大利面变成了一大盆的方便面。

“这、这、我们……”

“别想着掩护我们了,宁宁同学!”

左莉扯住独孤宁宁的手腕,看起来已经蓄势待发。

“这家伙还没注意到我们,也没打算直接攻击这边,我们试着绕路,按叶海田老师说的来做就行!”

“不,但是……还是得要人来阻止祂啊?”

独孤宁宁的声音中透出战栗。

“这样下去的话,整个学院都会被毁掉,说不定昏倒的同学没法逃跑也会死掉,那样子的话,计划也没有意义了吧!?”

“……”

“到底、要怎么阻止「祂」啊?”

“噗噗……让学姐来试试如何?”

“啊?”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回过头去一看,那人竟然是司空茉莉!?

“茉莉学姐?”

“学姐~?”…“万法书记大人?”

“茉莉大人?你,你怎么会……!?”

“噗呼呼……因为有讨人厌的家伙拜托过我的缘故,所以才过来的,我已经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了。”

司空茉莉食指轻轻捬嘴,含蓄而知性地笑着。

“你们觉得怎么样?对于你们面前的这个问题,要不要让我来试试?”

“诶……”

“啊,嘛~,当然!我这句话可不是打包票的意思,我也没有自信能百分之百地阻挡它啦,而且也确实不现实。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这件事了吧?”

“不行的,万法书记大人,这并不是能不能百分之百的问题!”

独孤宁宁用力摇了摇头。

“刚才使用毁灭咒术的叶老师都在,她都已经落败了!问题在于这个怪物继承了各种各样的魔法,其中也包括了爻算子同学的反制魔法,即使您是我们唯一的A级,如果持续战斗下去的话……”

“嗯哼?我的称号是什么,小小宁再重复一遍?”

“……”

宁宁顿时错愕。

机关异形越发狂暴起来,无差别地对途经的一切施加攻击,此时此刻的我们,正好来到了它的移动路径上。

“万法……书……记……”

“轰。”

火焰闪现,爆炸声很小,但破空之状竟如长虹贯日。

袭向我们的触须,连同与它同处一条直线上的,机关异形将近九分之一的体积,刹那间全部消失了。

如此干脆利落的攻势……

这就是学院顶尖的存在吗?

拥有最为庞大的才能,理所当然地在所有的乌龟之前奔跑着,最受眷顾的少女。

“所以我说啊,”

司空茉莉维持着面朝我们的姿态,扭头去看自己刚才的杰作,顺便——仿佛秉持对话礼仪似的,任自己的话语被机关异形的哀号打断。

消失的体积马上长了回来,然后有成团的荆棘劈向司空茉莉,而这一次,司空茉莉仍然没有手势动作,只是轻轻敲了敲腰间的魔导书。

“嘶——”

空气凝结的声音……

荆棘冻结在巨大的冰块中,然后变成了钻石尘。

“所以我说啊,重点不是等级,就算是我只有B级的时候,在这种事情面前,我还是会主动地站出来的哟。重点在于‘万法’,是我死记硬背的能力和我的阅读量,难道不是吗?”

司空茉莉将身体转向机关异形。

“所以的所以,噗噗,我说啊……”

司空茉莉悠悠地继续说道。

“抱怨自己才能的量的不足,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觉得自己的才能不足,就非要让才能变多,这件事情就更奇怪了。拿一维的绝对数值来衡量才能,真的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

我们无法回答。

司空茉莉的这段话,似乎并不是在反驳独孤宁宁,并不是对我们说的。

司空茉莉拢着自己的长袍,悠悠向掩体外走去。

“小纤跹啊——”

绿色编发的万法书记抬头看向机关异形。

“我其实一直在听你说的哟,一直在听的,听你从某一天开始,突然说起自己是缺陷制品这件事,说自己比不过我,比不过爷爷,比不过你的堂姐姐……噗噗,你现在有A级上位,说不定可能有S级?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

巨大的怪物臌胀着,刚刚被司空茉莉破坏掉的部分全部恢复,而且长出更多的脓肿,用怪异的杂音回应着司空茉莉。

“不过……那边你本人到底在不在?呼~~还确实很难说呢!不过都差不多啦。”

司空茉莉从自己的袍下取出她的魔导书。

长袍飘舞,魔导书的缎带也在空中划出优雅的曲线——至少与那团蠕动着的混沌比起来,要优雅上了至少一千倍。

“好啦!大家都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