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

叶海田稍显强硬的要求让独孤宁宁楞了一下,不过短暂的犹豫之后,她还是乖乖把自己的念话仪递给了叶海田。

“喂,您好,哦,正好是海平啊,对……这里是叶卡捷琳娜……”

“……”“……”

“……”“……”

一段短暂的交流之后,叶海田摘下念话仪,一句“和我猜得差不多”——然后把念话仪丢还给了独孤宁宁。

“叶海田老师,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机关异形的暴走让这些锚点活性化了……或者通俗一点来说,失控了。机关异形与锚点之间正在进行活跃的魔法交换,空间缺口不再像之前一样受控,正在大幅波动和蔓延。”

“……”

“我这次启动的实验没有占用校外的通道,不知道现在城市里怎么样,不过校内是这样没有错。看来我对这玩意儿暴走的原因,猜测得八九不离十啊……”

“您猜测的是什么?”

“是那些被困住的孩子,她们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在给这玩意儿提供活性。”

叶海田解释道。

“机关异形的的活性刺激那些与它连接的锚点,锚点受到刺激之后,创建出‘新魔法’的外有机关作为回馈。这样就构成了一个子子孙孙无穷匮的正反馈系统——你们之所以把它越打越大,我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也就是说……”

独孤宁宁压了压帽檐。

“要想办法解除那些使用了空想奥术的孩子们,她们和这个怪物的连接?”

“那到底要怎么做呢?”

左莉马上追问道。

“我们都试着拖过的,无论是那个同学,都已经被那种东西钉在原地了,想要把她们从这个网络里拖出来……根本做不到啊?”

“所以说要把空隙填起来,把通过这个渠道侵入锚点的外有机关挤出来。”

“啊?”

“记得那个图案吧?”

叶海田睨左莉一眼,轻笑了一声。

“用来侵入本底意识的媒介,新魔法和机关之形的根本推动力,就是通过它,机关之形的原胚、锚点、锚点周围的空间、本底意识之间的连接才能实现,这道裂隙就是以它为原型创造出来的。”

“老师……老师的意思是?”

“解决它的方法就是它本身。”

“诶?”

“还是那个图案,我现在手头没有那个了,我的副本全存在地下室,绘图程序也是——你们那边应该还存着副本吧?”

叶海田瞟了一眼我,然后瞟了一眼在场的两位风纪委员。

“一张就够了。不要再把它当魔法素材来用,把它当做图纸来用,去用你们的魔法把缝隙填上,把利用缝隙劫持魔法师意识的机关挤出来。如果我现在还能控制中枢的话,就可以直接实现,现在就只能手动操作了。”

“诶……”

左莉愣了愣,也在我和蒂兰、宁宁之间扫了几眼。

“有的,好好地保存着的来着。”

对此给出积极回应的是斯蒂兰娜,她马上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一大沓复印过的“空想奥术”的图案,一股脑全塞给了叶海田。

“别,给我没用。你打算让我用毁灭魔法去拔除锚点吗?会炸死多少人还不知道呢。”

叶海田把空想奥术又全都推了回去。

“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而已,能不能好好执行,其实还说不准呢。”

“那又是什么意思?”

左莉问道。

“是说精密度的问题。”

叶海田继续说道。

“听好了啊,正向操作的时候是往纸上打印图形,用来散播机关之形的图案是用非常高精度的打印机来复制的,至少要2880dpi才行,逆向工程的话也需要同等的精度——而且是以空间坐标为目标——这之中还要比较注意,锚点受到刺激产生的无意识活动也会让空间裂隙出现不可控的振动,不对这个进行补正的话也是很难完美拔除的。能做到吗?”

“……”

周遭一瞬沉寂。就连主动拿出空想奥术的斯蒂兰娜都愣住了。

我记得dpi这个概念,指的是“每英寸长度上的像素点数量”,一般的家用打印机,只要200~400dpi就足够了。要说超过2800dpi,而且还要靠人肉来操作,这到底是什么鬼畜的条件……

“嗯……嗯姆,我想应该没问题!”

“诶诶?!”

左莉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同意这个提议的竟然是她?

“左莉,你真的……确定……??”

“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左莉以笃定的眼神向我做出回应。

“振动补正什么的,我想不会太麻烦——遥泠姐应该还记得吧?分析方法应该能够类比,我只要把振动扭尺这个法术抓取单元置换一下就行了。”

“啊……”

左莉问我记不记得,难道说指的是在城市里的时候……

“如果你说是隔着防火门的那次,那、那个应该……但是前面说的精度呢?啊……啊,懂了……”

左莉之所以把前半个问题直接跳过了,恐怕是因为那在她眼里甚至压根不构成问题吧。

“总之,叶老师……”

左莉再次看向叶海田。

“我想这个问题我应该是可以试试的,还有吗?”

“首要工作就是这个,后面的发展就不好预测了……嗯,不过也不重要了。”

叶海田耸了耸肩。

“把锚点拔除,把裂隙中的外有机关逼回中枢的过程里,机关异形的体量还会进一步增大,这可能会是个大麻烦。但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也会逐渐去活性化,魔法的施展速度和自由度都会下降,再对付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如果你对此有自信的话,这就是你们要做的全部了,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

“那,老师,我还有一个补充问题。”

就在这个瞬间,柴璐忽然举起了手。

“……柴璐?你有什么问题?”

“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大家为什么要信任你?”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父亲的原因,我个人对这类事情非常敏感的。我想,老师已经做出过那种事情,如果并没有真心想帮我们的话,事情可能就很坏了,那就……不止是大家都受伤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