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同学!现在这里非常危险,请不要再靠近了,这会对您的生命安全……”

“我就是机关之形的负责人,让我马上过去!”

在靠近安保部门的路上有风纪委员拦路,叶海田冷声呵斥着,逼迫对方给我们让开了一条路。

机关异形正在移动着,这个玩意儿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由枝丫和触须缠结在一起的,一边蠕行一边蔓生着的不可名状之物。以它的移动路径为轴,保卫部分成了对称的三个小队,每个小队都有二十个成年人和二十名风纪委员……类比中国警备率150分之1来看,这基本上就相当于是全员出动了吧……

似乎可以在其中某个阵列中看到蒂兰和宁宁,叶海田扫了一眼,好像也注意到了她们俩的存在,直接朝宁宁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啊……是叶老师,老师你好!这边很……”

“省去打招呼的话吧。现在现场的情报是不是你在用纠缠实相接管?跟我稍微介绍——”

“轰隆!!!”

叶海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巨大的脉冲声打断了。

电弧从水泥地下喷涌而出,差点把我们全都给震倒。

整块地面都一下子被撕碎了……

“这是……!?”

好家伙,这个地方距离机关异形可是足足有三百米,我还以为风纪委员们是按照安全距离来进行作战的呢!

“这个是……「闪点崩坏」!是在利用地下铺设的高压管线!!”

独孤宁宁马上朝念话仪大喊。

“护盾魔法张开,相关专业的注意绝缘特化!第二小队注意调整距离,…………第一小队马上后撤!你们脚下站的是两千二百伏,很危……!”

话音未落,地面再次崩裂,这次攻击的对象是远处的另一个小队。

与此同时,我们的头顶也再次出现阴影——抬头看去,那竟然是一整团如同列车般巨大的,狰狞的血肉。

“娜娜!”

“——!!!”

巨大的光束划破天空。

是斯蒂兰娜,她用超大出力的激光将这一大团肉块炸成了碎片。

“继续攻击!”

独孤宁宁上气不接下气,看得出来,即使是指挥也消耗了她大量的心力。

“呼……哈啊,所以老师您能注意到,这边真的是很、很危……”

“所以我来跟你们说解决方法啊。你们该不会觉得,靠攻击就能够消灭我背着你们推进的伟大计划,这个计划失控的产物,「机关异形」的存在了吧??”

“哎……?”

独孤宁宁露出惊愕的表情。也正是在这个瞬间,我们的头顶再次布满阴影。

溃烂的血肉断口处长出丝线,丝线膨胀成裂隙,裂隙之中钻出似乎由锅碗瓢盆堆积起来的,以立方米为单位的沉重团块。

仿佛信息量还不够大似的,宁宁的念话仪中还忽然传来不知哪个女孩子的声音。

“宁宁同学,不好了!第二小队的大家,用来攻击的魔法,好像一大半都失效了!”

“啊?…………”

“呼~~~咻!!!”

在独孤宁宁的身旁,斯蒂兰娜扶住自己的发卡,再次迸发激光——但这一次,光柱之中出现奇怪的龟裂,只不到半秒就变成了光粒。

“……!?!?”

刚才的血肉是九黎妍珠的,电弧是周雪宁的,而这个……

……是庄纤跹自己的??

左莉急忙撑起护盾,柴璐惊慌地抛掷球体,叶海田更是直接扬起双手:

“轰轰轰轰————!!!!”

保卫部的崩溃发生在这之后的大约三分钟后。

第五学区的中央一片狼藉,建筑是残的,路是破的,人倒是没多少受伤的,但是队伍也已经被机关异形打得支离破碎。

已经没有老师或者少女还能在开阔地带站立了——所有人只能寻找掩体,而机关异形张牙舞爪地继续蔓延着,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哈啊,哈啊,哈啊……”

我们和宁宁、蒂兰所在的这小半支小队现在正躲在小半堵残破的墙壁后方,幸运得很,机关异形好像短时间对我们这个方向没有兴趣。自从把保卫部打散之后,那玩意儿现在好像只是游荡而已——速度快不快不好说,至少暂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巨大的怪物缓缓伏行着,有的时候蠕动,有的时候爬行,又有的时候像是巨大的沥青翻滚,唯独不变的两点,其一是它每到达一处,周围的物体就碎掉一层;其二是庄纤跹一直蜷缩着悬在它的中心……

“嗯嗯,是的,是的,注意寻找掩体,先注意各自的安全,想办法恢复秩序和组织!……”

独孤宁宁手扶念话仪,还在努力维持着指挥。

“……你说找其他十一枢姬,不,不,不行不行,她们都是编外人员,把普通学生都卷进来什么的……你问我那该怎么办?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所以你明白了吧?”

趁独孤宁宁语塞期间,叶海田看着她哂笑一番,叹了口气。

“虽说机关异形,作为机关之形中道崩殂的副产品是残破的,但是这个东西,套用魔法师的体系还是至少有η级……我是说,A级上位,甚至能碰到S级的门槛。”

“……”

“你们才多少人,你们之中有几个B级,有A级吗?就这,你们觉得真的能摧毁它的实在部分?更何况……难道你们觉得摧毁了它的实在部分就能阻止我的杰作?”

“请您不要为此洋洋自得就是了。事后我们就会就此对您展开问责和公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独孤宁宁叹了口气,关上念话仪,不输气势地看向叶海田。

“不过,如果叶海田老师,您愿意提供解决办法,帮助学校度过这个危机,戴罪立功的话,我们也不是不会考虑这个因素就是……您现在有想法吗?”

“哈,解决办法啊……”

“您有吗?”

“调一下频道,给我去对接校内做抢救的维稳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