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啊,哈啊,哈啊…………”

新鲜的空气涌入肺腔,新鲜的血液唤醒神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被那么巨大的爆炸波及,叶海田还能掐着我才怪了。

终于缓过来了。

我马上下意识地向妹妹所在的方向移动。

不过叶海田还清醒着。

她的表情充满惊讶,她和我一样,正看向走廊的尽头。

大厅的门被破坏了——事实上,整个走廊都已经被我毁掉了。

此前被金属和电器覆盖着的长廊现在已经彻底崩坏,目光所及,除了这些人造物的残渣以外,只剩下岩层和摇摇欲坠的砂石。

我不顾自己的呼吸还没恢复,拖着折凳,强行抢在叶海田之前奔向庄纤跹的面前。

“小纤,小纤!!”

庄纤跹已经不再悬挂于半空。

大厅有门的保护,没有被彻底破坏,但也已经毁了。

庄纤跹静静地蜷缩在地面的中央,她的身上仍然缠绕着不知名的丝线,但是这些丝线既没有把她吊起来也不再拉扯她的四肢,叶海田的计划,以及这个大厅中曾经运行着的魔法,已经全部终止了。

纤柔的躯体包裹在丝线中,看起来就像是个襁褓中的婴儿。

这全都是我的错。

完全是因为我没有更加用心地去打听我的堂妹的动向,而如果我早知道她是被这个女人拿来……

“给我站住!!”

身后传来叶海田气急败坏的声音,想必是要追上来阻止我吧。

叶海田的脚步很快。

我叹了口气,在被她抓住胳膊的瞬间,直接转过身去。

这里已经被毁了,我已经没有和这个女人打架的必要了。

“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吧?”

“是啊,已经结束了。”

叶海田长长地喟叹。

“所以……”

“所以什么?”

“……哈啊,算了,不怪你,懒得怪你。”

叶海田还是长长地叹气,我挣脱她的手腕,转身走向庄纤跹。

庄纤跹从昏睡中苏醒,缓缓站了起来。

“我,现在……”

“小纤?”

我继续靠近,但是庄纤跹浮了起来。

“你,不在,他,她,过去,那里,才能,未来,我的,没有,继承,意义,赋予,想要,厌恶,消解……”

“……”

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我的妹妹好像没有醒。

庄纤跹的口中重复着无意义的词句,缠绕在她身上的丝线开始生长,但是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直线,而是枝丫似的蔓延。

我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撕泡沫塑料似的摩挲声。

“…………”

丝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宽,有的地方崎岖有的地方臃肿,由一维的线变成有面积的裂隙……

裂隙之中开始长出眼睛……还有晶体、流沙、血肉、电弧、触须、金属和新的“丝线”……无法理解的现象开始迭代,大厅的穹顶开始被撕裂。

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纤……!!!”

我下意识地向庄纤跹跑去,却被叶海田强硬地用魔法拽开。

“快点撤离!”

叶海田将我拖出走廊。

“但是庄纤跹!?”

“现在要担心安全的是你自己!!”

叶海田的力气之大,一只手拎着我的折凳一只手拖着我,竟然将我一口气拖到地上一层。

这个棕发赤膊的女人,摁动楼梯间旁的按钮,启动对讲机大喊了起来:

“全员!立刻!组织疏散!”

我下意识地还想回到楼下,但是疏散和避险的人流却将我裹挟出去。

行政楼轰然倒塌。

行政楼轰然倒塌,在它的废墟上,某种比它更大的“一团”从地底钻了出来。

“遥泠姐,遥泠姐!”

身后传来左莉的声音。

左莉和柴璐逆着疏散的人流,从远处跑了过来。

“你们……”

“我用魔法听到遥泠姐的心声了,所以知道遥泠姐出事了!”

左莉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

“所以,所以……我和柴璐就一起找过来了!一舍的管理员姐姐说你往这边跑了,所以就来了!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边……”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庄纤跹,她……”

“小纤!?”

“叫做机关异形好了。”

叶海田叹息着答道。

她现在正用一件白大褂勉强遮罩着之前裸.露的身体,伫立在我的前方,直视着前方的那个“存在”。

“机关异形,那是什么……”

“我把这个计划叫做机关之形。都市传说里把她称作空想奥术,那是我把它散播出去之后,你们在传播的过程里给她取的名字。”

“什么?这些事情竟然是老师您——”

左莉顿时错愕,一秒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攥紧拳头迈向叶海田。

我有机会去拽住左莉,我没有这么做。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拳头挥到一半的时候,左莉自己停下了。

“您……会帮忙的吧……对吗?”

“啊。”

叶海田看着左莉的拳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该说不愧是心因科的首个B级,这么懂得理智和克制吗?”

“不,不是的……只是您是老师而已……”

左莉偏开视线,垂下拳头,“我不打老师的”——这样小声地追加了一句。

“而且初芸变成了那样,大家全都变成了那样……我知道的,这个事情,已经不是打倒一两个人能解决的了……”

“……”

左莉看向大楼废墟上翻腾着的那种东西,然后注视叶海田。

“叶老师,您会帮忙把大家都救出来的……没错吧?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你……不打算继续问这是什么了吗。”

“不打算的哦,在知道这些事情是由您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左莉叹了口气。

“风纪委员那边有同学认出来了,那种分形魔法阵单独拆分的话,原型是‘神代花冠’,当初劫持宫桥学姐的罪犯用来复制玻尔同学能力的时候用的就是相似的技术,它本质上是一种可以不完美地复制和传导魔法的符号。您利用那种手段把一千人以上的,数以千万计的外有机关集中到某一个人身上,希望通过这种手段直接和世界的背面相连接,以人之形体代行机关的力量,成为可以释放任何魔法的‘神明’。是这样吧?”

“是这样的,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推断的实验的大部分样貌,该说果然还是小瞧你们了吗……”

“然后,”

“然后——”

叶海田也叹了口气,直接接过左莉的话,但又反过来被左莉打断了:

“小纤会怎么样?”

“……”“参与这个计划是她自己的意志吗?您预料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