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

伊普西龙,ε级,相当于A级中偏弱的水平。我最近一次见到的A级是司空茉莉——她能够精密地到点的操纵一整栋宿舍楼中的一切,闪点爆袭的一切攻势在她面前都毫无意义。

但是,这不是放弃的理由……

“倒不如说……这正是与你为敌的原因才对吧!”

“轰隆————”

在我扶住折凳起身,坚定地向叶海田移动的时候,又一团烈焰在我面前爆炸了。

“……嘶啊……”

我感觉自己的脊背正透出冷汗。

叶海田控制住了这次爆炸的距离,冲击波没有把我吹倒,但这次爆炸的声势明显比刚才更大,刚才爆炸的中心是火黄色,而这一次的爆炸显出刺眼的炽白色。

“就算这样,你也还是不肯放弃吗?”

“我……”

我感觉我的本能正在后方拖拽着我已经湿透的脊背。

我深呼吸着,拧着正在吸收我的汗水的折凳的木扶手。

折凳上自从上次院赛起一直附着着「仇恨反制」,叶海田制造的爆炸如此巨大,她所蕴含的敌意也必然是巨大的,我方存在着胜机,只要能够在她施展攻击的瞬间击中她……

“呼,啊…………”

“啊,我明白了。”

叶海田忽然打断了我的宣言。

“也是,确实是软肋,威力大过头了呢。”

“……?”

“叶卡捷琳娜只懂得破坏和毁灭,不擅长控制咒法威力,看来是被你看出来了呢。你知道我不敢把这里炸坏,所以拿你没办法,那就确实没办法了。”

“你没办法就意味着什么?”

“就意味着,只能认真了啊……”

叶海田忽然脱掉了自己过于宽大的大衣。

“……”

叶海田很快将身体上全部的布料脱得一干二净。

“……你……!?”

健康而不甚丰腴的女性胴体展现在我的眼前,按道理,作为一个本质男性,我此时此刻是应该发呆一下的。而事实是我也确实呆住了,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可能和叶海田的第一、第二性征没有一点儿关系。

“你也知道吧?我在这所学校是教式法的,而刚才展示给你的却是毁灭咒法。”

“……”

叶海田的全身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图腾。

“这就是我的家族不欢迎我的原因,这也是我接下来用来,而且只能用来对付你的手段——那么,来吧。”

“…………”

叶海田手臂和乳下的两组图形闪出光芒,下一瞬间,她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她到哪儿去了,她打算怎么攻击我?

走廊中出现寒意,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种可能,浮现出某些以北欧神话为背景的游戏里,那些身上画满图腾的不死神明向玩家发起狂袭的景象,身体提起十二分的戒备,浑身上下的感官都敏锐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瞬间,我的颈部传来压迫感。

“!?!?”

叶海田出现在我的正面,单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远古记忆·凝知符文,降低环境温度,削弱所有智人的感知和反应速度的魔法。不过我有3%的尼安德特人基因,所以减益幅度比你要少百分之一。”

叶海田冷冷地说着。

“神创论的污点·视心空洞,短时间内加重周围生物的视网膜中心盲区的规模和程度的魔法,好让目标无法注意到正前方的变化而无法做出反应。”

“…………呜咳……”

“Checkmate,这就是结束了。”

第一步……就已经结束了吗?

面前的女人冷冰冰地看着我,手上的力道稳步加大。

我开始感觉呼吸困难,眼前开始发黑。

“凝知符文的效果还在,有点冷,就像尼安德特人还在的时候,莫斯科的冬天。”

叶海田慢悠悠地说着。

“而且我现在正在掐着你的脖子,你的颈静脉血流量几乎断绝,颈动脉和呼吸道也开始失去功能,不出意外的话,大约一分钟后你就会窒息昏迷,这样一来麻烦就解除了。”

“………………”

麻烦……

我是麻烦吗?我……要被“解除”了吗?

“咳,呜……咳啊啊………………”

视野越来越黑暗。

我吃力地扭着脑袋,现在我还能勉强看到走廊的尽头,我知道我的妹妹正被关在那里,叶海田正在对她做着某种实验,在实验结束之后,她就会变成某种“生物”。

“……”

我想要挣扎,但是我的左手打在叶海田的腹部,没有起到效果;我的右手……想要挥舞折凳,但是我竟然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

“…”

我还能做些什么?

力量逐渐消散,折凳掉落在地上,我徒劳地挥舞着右手,在我自己的裙下抽出了一些东西。

是誊写了戏法的符咒吗?不是,尺寸不对,我好像拿错东西了。

这个尺寸是……

“………………!!”

是空想奥术,当时在魅惑少女赵欣雅的身下拿出来的那份,这一份我忘记上缴了。

“嘿——”

我开始笑,非常勉强地笑了。

“你笑什么……?”

叶海田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晚了。

对于这个计划的一切的一切来说,都已经晚了。

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空想奥术”的纸片拿到了我自己面前。

“——”

爆破声撕裂整条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