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数??”

“就是指……”

柴璐交叉十指,顿了顿。

“如果没记错的话,据我所知,这个词单独说的意思,是说无穷序列吧?”

“不……这个我知道啦,我当然知道的!”

左莉用力地摇了摇头。

“但是,咒法级数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组合?”

“左莉学姐,分形是什么?”

“分……”

左莉霎时停顿。

“就是,这个……这个还没有最准确的定义,但是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无止尽的,支离破碎的自相似图形,每一部分上都有全新的整体,就像是科赫雪花一样。实际上在现实里是画不出这种图形的,因为我们总是会停止在我们的精度能够达到的最小的极限的地方,而实际上真正的分形图形,它具有的空间维数也是不完整的,比方说刚才说的科赫雪花曲线,它的维数就既不是一维也不是二维,而是对数4除以对数3,差不多是1.2618……”

“我个人听说过这种说法,破碎的维度和空间的缝隙息息相关,用维度破碎的东西做素材释放魔法就可以穿透缝隙,就可以触及本底意识和世界机关。”

“但是……”

左莉一边露出惊讶的表情一边显出怀疑。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啊,分形图形在现实里是制造不出来的……既然制造不出来,那就算有穿透空间缝隙的理论,也根本做不到啊?”

“所以才说啊,‘递归脑’啊,左莉学姐……”

“诶……”

“左莉学姐听说过这种法术吗?”

“我……我只知道以‘脑’为后缀的,一般都是影响思维的,作为施法辅助来用的法术的来着,具体来说,‘递归脑’什么的,我一直不太敢用,因为不太好终止,很难控制,我一直是用别的手段来替代的……所以也不太熟……”

“总而言之,这个魔法一般是用来……帮助魔法师减少咏唱量和运算量,自行施展重复的法术和递推的法术,是这样吧?”

“是,是这样的……”

左莉点了点头。

“这个法术,老师们总是喜欢说它是历史遗留的残次品,因为它本身没有终止条件,非要用别的手段来截断它的叠加咏唱不可,要么就让魔法师直接力竭昏倒强行终止……诶?诶诶?莫非说初芸她们昏倒也是因为这个?”

“那也不会几乎同时全部昏倒吧。”

我插嘴反驳道。

“诶,也对……”

“左莉学姐,有可能的话耐心听我说吧,据我所知的部分只剩最后几句了——”

“啊,嗯……”

“嗯。接下来的问题,其实是让两个东西组合起来。”

柴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递归脑’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如果用很大的图形放出来,很容易就会被大家察觉了。但是,就像之前叶海田老师说的,以‘阈下知觉’的方式藏在其他的图案里呢?”

“……”

“更进一步,我想,把它作为一个控制每一个阅读者,要求她‘继续施法’的标志,藏在这些分形曲线的末端呢?换一句话说,图案的每一层都是一个层次的术式的条件,在这种暗示下,阅读者把这样的术式无穷无尽地咏唱下去了呢?”

“可、可是……你也说了是无穷无尽的了啊??”

“层次是无穷无尽的,可是尺度在不断缩小啊。”

柴璐抬高声音回应道。

“左莉学姐,有可能的话你仔细跟着我想想?一,加上二分之一,加上四分之一,然后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三十二分之一,这样无穷无尽地加下去,难道结果的数字会是无穷大吗?”

“……”

那当然不是。

这个结果,就连我都知道,是一个有限的数字,而且比想象中更加有限,只不过是区区的“2”而已。

“呜,这……”

左莉在诧异中战栗,不停地倒抽着凉气。

“也就是说,之所以说是帮助空想奥术的使用者获得新的法术,实际上是在她们都不知道的时候利用她们……让她们施法撬开空间的裂隙,去接触世界背面的本底意识吗……”

“话虽如此,但是……”

“但是?”

说到这一步,柴璐反而陷入迷惑:

“……那又怎么样呢?”

“……”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

把数量如此庞大的魔法师拖到同一层空间的裂隙上,那又能怎么样呢,又有谁能统合和利用这种东西呢;统合起来之后还要让各个使用者能够“拥有自己的魔法”,只是撬开裂隙而已,这又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到头来,我们甚至连这个问题都还没解决。

问题仍然陷于死局。

“左莉,再打下叶老师的电话……?”

“嗯?嗯嗯!”

左莉应声而动,但是从手机对面传出来的仍然是忙音。

“要不……要不,我先去把我们的结论告诉玻尔同学,看看她们能不能有什么启发?”

“这倒是有道理……”

“我先打电话看看!”

左莉再次拨通电话,但是这次也是忙音,不出所料,作为风纪委员,斯蒂兰娜的手机也被打炸了。

好在换独孤宁宁的手机号码尝试的时候,这次终于打通了。

“您好,您好,是宁宁同学吧?”

“……”

“……什么?现在建议不来?不,不是不是,是真的有很重要的情报,拜托了!……”

“……”

“……好的,好的,我马上过来!”

一番对话之后,左莉拜托柴璐在这边守着姚初芸,毫不犹豫地跑了出去。

我是宿管员,现在宿舍发生了这么大的混乱,当然也不能随便就跟她出去……不过话虽如此,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还能马上做出任何帮得上忙的事情。

“啧……”

“呜。”

我和柴璐对视数秒,两两无言。

柴璐的知识,到刚才为止就已经是极限了吧?

空想奥术的主使者……利用“递归脑”和“阈下知觉”的组合,让那些使用它的女孩子们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释放了某种以现实的常理来说本来无法实现的“分形魔法”(我现在还不知道该用哪个专业名词来说明它,就姑且这么说吧),利用这种机制穿透了空间的缝隙——

——在这之后的部分,我们就再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从柴璐身边拿起那份空想奥术的副本,再次逆着灯光,一边徒劳地看着一边自言自语。

“……要是能有些追根溯源的法术就好了……”

……要是能根据发生在眼前的魔法现象顺蔓摸瓜,找到法术的原使用者就好了啊。

“?!”

就在这个瞬间,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头脑猛地一颤。

这是……什么东西!?

感觉好像突然有点怪,我下意识地扶住一旁的墙壁,想要撑直身体。

“庄姐?庄姐?……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有什么东西正在涌入我的脑海,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