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

左莉先我一步接过了日记。

小心翼翼地和倒地的赵欣雅之间拉远距离,背身翻开日记本。

在刚翻看前几页的时候,左莉忽然非常害羞似的“噫”了一声,不过忍了忍,并没有因此就把日记本丢掉。接着,在慢慢往下翻的过程里,左莉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样,居然是这样吗……”

“什么样?”

“唔,唔……简单来说……”

左莉将日记本递给斯蒂兰娜,开始斟字酌句。

“大家的传说里说这里从很早起就会魅惑周围经过的同学,让人不由自主地进去做奇怪的事情……这其实是不准确的,因为我们都知道,魅惑法术是指向性的。无差别的区域性魅惑这件事情很难做……”

“嗯……”

“赵欣雅同学,她因为以前遭遇过的某些事故的原因。身体有一个奇怪的体质,这个体质不是魅惑周围人,而是……哎,你看,果然,墨镜!”

“墨镜??”

顺着左莉的指示看出去,在赵欣雅的床头柜上,果然摆着一副深色的墨镜。

“嗯嗯,应该是用来阻隔视线接触的。”

左莉认真地点头。

“这就是说,按这个说法,她的体质就是……让和她清醒的时候有过肢体接触和视线接触的女孩子,呃,呜,咳咳……”

“发~~情,的来着。”

“呜噫……”

“也就是,不受控的兴奋和荷尔蒙亢进,会变得想要做。”

“呜啊啊啊……玻尔同学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啊!”

左莉慌乱不堪地张牙舞爪起来。

“总,总之,她以前怎么样不是重点啦,遥泠姐不要在意那些,直接听我往下说!”

“不……我也没说我想听那些就是了。”

倒不如说为了我的男性意识起见,我根本就一点儿都不想听。

“嗯嗯,那我继续,总而言之——”

左莉点了点头,面色赭红。

“这种条件也挺广的,看上去也就像是范围作用了嘛……所以这个体质给她带来了很多困扰。毕竟我们都知道,没有谁会随随便便自愿的嘛,更何况是作为女孩子和女、女……女女女孩子……”

“呜噫,所以说你继续往下说就是了!”

虽说知道这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两个女孩子在这儿围绕着“女孩子和女孩子‘做’”展开话题还真是个奇观!

得亏柴璐因为害怕不敢进来,不然这话题估计得暴走。

“嗯……然后,赵欣雅同学听说了‘空想奥术’,就想要求助于这个,不过……进展好像并不顺利。”

左莉继续说道。

“她本来想要获得某种协调类的法术,对那些意外的受害者使用,好让她们的生理状态重新受理智的控制,这样就能冷静下来。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的,法术好像搞反了,变成了让理智受生理状态的控制,让那些意外被、被……”

“发,那个,fa情?”

“嗯嗯!发……发发发发!情!的女孩子什么的,结果理智受到影响,就真的发自内心地喜欢上她了!变得发自内心地想要和她做了!不管实验几次都是这样,关于她的都市传说也是这段时间愈演愈烈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好像还有再尝试一次的意图,然后……”

“然后……?”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啊……”

然后,在再一次尝试,或者说,再一次进行“试验”,也就是如我们所见,和走廊外那个女孩子正发生着一些什么的时候,被柴璐找上门来了。

之后,在和柴璐的争斗……当然也可能是争执、争抢之类的,如此这般的过程里,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因,可能是因为怕暴露自己吧,赵学姐当时好像想要影响我,不过……失败了。”

不知什么时候,柴璐也终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然后,她还是威胁我不能把她暴露出去,我、我没有同意……再然后,她,情绪挺激动地,就当场……”

“当场?”

“就,就是那个啦——”

柴璐伸出手指,战战兢兢地指了一下赵欣雅的身下。

顺着看过去,我们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赵欣雅的身体下面压着一张小巧的纸片。

幸运得很,这张纸没有被那些空间裂隙锁住,我轻而易举地将它抽了出来。

“……”

崎岖,分形,螺旋:是空想奥术的图形。

是想要直接用空想奥术对付柴璐,结果发生意外了吗?

“……这次是原件了吗?”

“我……在我看来,我想应该是,了吧?”

柴璐答道。

“这样啊。”

如果真的是原件就太好了。

这样一来至少目的达到了,之后可以拿去研究。

虽然遇到的意外有点儿严重——不过,如果顺利的话,赵欣雅为什么会昏倒这件事情,在研究清楚之后,应该也能有答案吧?

“啊,总之,蒂兰?”

我双手夹住手里的图案,正打算把东西递给斯蒂兰娜,但也就在这时,来电声突然响了起来。

并不是手机的来电声,是斯蒂兰娜的念话仪。

“恰,玻尔的来着~~”

“……”

斯蒂兰娜如往常一样轻言细语接通念话,眉毛却转眼间蹙缩起来。

念话结束,我和左莉、柴璐一起不约而同地凑上去。

“怎么回事??”

“还有。”

“还有?”

“……”

铃声阻止了斯蒂兰娜对我们的问题的解答。

念话仪中声音蜂拥而来,斯蒂兰娜听到一半,索性关掉耳麦,直接打开一面屏幕来阅读文字消息。

带着大红感叹号的消息正在刷屏。

“是类似的事件,还在别的地方,也发生了的来着,很多。”

斯蒂兰娜不停地翻看着纷至沓来的通知。

“很多,很多,很多,非常多,非常非常的多,非常多……”

“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欣雅的崩溃莫非不是孤例?

甚至……如果突然发生这么多的话,莫非……

“玻尔同学,要帮忙吗?!”

左莉焦急发问,换来的是斯蒂兰娜的一阵沉默。

“……”

数秒无言之后,似乎能感觉到斯蒂兰娜的脑袋微微下沉了几厘米。

“请帮忙。”

斯蒂兰娜说道。

“请务必帮忙,安全事件,这不是的来着。这是爆发了……”

“……”“完全蓄谋的校园袭击的来着,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