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是周末才有时间去的,现在周末已经过去了耶。”

左莉叹道。

“啧……”

这倒是没说错……

现在才星期二,距离周末还有大半个星期。等到了周末,去市内调查当然是最优选项,但是在这之前,我们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等,等等,话说回来,”

一旁的柴璐忽然发问。

“左莉学姐说的集会酒吧是怎么回事?”

“诶?”

左莉猛地一愣。

“这……居然还没跟你们说吗?”

“好像没有……”

柴璐摇了摇头。

“虽然知道左莉学姐和庄姐周末去过城市里了,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做了些什么,回来就做这些调查什么,我也只是知道结论而已……”

“这样啊……那就是我忘记详细解释了。是我的错!我现在马上跟你们说清楚!”

左莉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地解释了起来。

“是这样的,关于为什么会去集会酒吧什么的,是因为我借遥泠姐的电脑,查到了使用过‘空想奥术’的同学们的活动轨迹的缘故,所以特地去城市里进行了这样的调查……”

“嗯……”

“集会酒吧的话,就是似乎有人进行空想奥术的材料交接的地点了。不过……话虽如此,周末的时候我和遥泠姐也只是调查了其中一个而已,另一个还没去过,而且,因为一些意外,得到的情报帮助也不是太大……”

“嗯,嗯……这样啊……”

柴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知道空想奥术利用了阈下知觉,知道空想奥术的传播范围这些事,这一部分就是左莉学姐在周末调查到的没错了吧?”

“嗯嗯,这倒是。”

“那……”

柴璐微微思索。

“我想沿着这个方向做调查,应该还是挺有希望的?这样一来的话……虽说左莉学姐是普通学生,庄姐也是宿管员抽不出时间,那玻尔学姐呢?据我所知的话,既然玻尔学姐是风纪委员,应该可以抽时间尽快去城市里再调查一次吧?”

“没有的,不行。”

“诶诶?”

太过具有冲击性的发言:蒂兰居然直接否定了柴璐的提议。

“这个是为什么?玻尔学姐的话,风纪委员的话,不是应该可以专门去调查的吗……为什么不行??”

“没有的,完全没有,”

但是斯蒂兰娜还是摇头。

“在保卫科的立项的来着,是没有的,请假不便,时间的自己去查的来着,也是没有的……”

“哎诶……”

“居然是这样吗……”

这可就尴尬了。

原来我们在这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到头来全都是在私自行动。

不过也对,这件事从最一开始起,就是斯蒂兰娜因为自己抽不出空来,所以才特地拜托我们的——空想奥术虽然看起来煞有介事,但是没有直接对学校安全构成威胁,也至今没有明显的证据将它的本质揭示出来,既然如此,不被立案才比较正常吧。

“没有办法的来着……呜咻……抱歉,不高兴。”

“没有啦,没有,这也是没办法的嘛,我觉得玻尔学姐没有做错哦。”

“但是,既然如此……在下一个周末到来之前,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

“诶……”

左莉的提问让现场再次显得有些尴尬。

“难道说,难道……”

左莉苦恼地自言自语着。

“难道说,只能回到一开始的思路,去有嫌疑的地方慢慢走访调查了吗?”

“不是不行,但是效率实在有点儿低吧。”

“是啊,所以不太合适啊……”

“真是……”

但是,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

对于空想奥术的原理解析,需要找到原件才行。

然而关于原件,多半早就被那些涉案学生用掉或者销毁掉了,通过对已被逮捕的嫌疑人们进行审讯室很难再有结果的。

在找到新的进展之前,这根本就是个死循环。

难道说真的只能再做人肉式搜索了吗?

但是,正如我刚才说的,不是不行,只是效率实在堪忧,而且,单就我而言,对这件事情还有点抗拒。

上一次拿到口供和图案找了半天,找到灵能科去,倒是真得到了有用的提示,但是这根本不是因为我们的搜索有的放矢的功劳,完全是因为正巧碰上了某个人。

“北岛读月……”

“遥泠姐,你说什么?什么‘毒’……?”

“不不,没什么,自言自语口误。”

居然不自觉读出声了吗。

这也足见那家伙给我留下的印象有多深呐。

她手里居然握着我原本是男孩子的把柄,甚至还有办法直接拆掉我的项链,关于她,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左莉和她接触的。

不过……真的很让人困惑啊。

北岛读月。

灵能科三年级,全校B级之中的最强音,自诩“天邪鬼”的怪异家伙——她到底是干什么的?

她向我给出了关于“空想奥术”的有力建议,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是熟悉空想奥术的,那么她和这个都市传说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空想奥术的使用者吗?

学院第二似乎没有仰仗这种传说的必要。

是空想奥术的制作和散播者吗?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我实在很难将“使事物混乱”的能力和已知的空想奥术联系起来——而且,如果她真的是空想奥术的主使者,以当时的状态,她就可以直接用把柄胁迫我了,根本没必要玩那么多虚的……

……想不透。

“那个,左莉,蒂兰……还有柴璐?问你们个小问题?”

我抬起头,向其余三名少女投去视线。

“一个都市传说,嘛……很小的那种啦,说是传说中灵能科一号楼顶楼经常出现的‘使人迷失的钢琴声’,你们有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