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个问题稍微有点……

“这也太普通太大了吧?我、让我来猜猜……燧人氏,普罗米修斯,阿波罗……不对,不是,这说法也太多了,该说这种东西应该是所有文明都有的交汇出来的吧?”

“是尼安德特人开发的。”

“啊?”

“远古的另一种人类,被智人灭绝于万余年前。就是他们,是我的研究方向之一。”

“不,不是……我还是姑且听说过这个东西的啦。被现在的人类彻底吞并掉的那种……”

叶海田的话语让人实在感觉有点儿怪异,我用力地摇摇头想要摆脱尴尬。

“但是,但是,我想我应该没记错吧?主流学界不是都说吗,说尼安德特人不会用火,就是因为不会用火,智力稍低于人类,工具使用也比人类……啊不,‘智人’差,所以才会最终被人类…智人,赶尽杀绝什么的……”

“那是智人的谎言。世俗世界已经有很多傻乎乎的学者发现这个真相了,但是‘尼安德特人’会用火这样的新闻还是全都被打压了下去,别说头条了,你在亲自搜索之前估计连听说都听不到。”

叶海田斩钉截铁地否定道。

“制造火和引燃物质的魔法是在尼安德特人中发轫的,是智人窃取了他们的技术,然后,依靠普及和远远超越他们的繁殖,吞噬了他们。”

“……”

“也就是说,现代人类的兴盛,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掠夺和灭绝上的。”

“就算你这么说……”

“掠夺才是主流,灭绝才是核心。至于传承这件事情……只不过是悲哀的残党们,在面对前者时的一点可悲的自卫手段罢了。”

“我……”

不想同意这种说法。

但是我的魔法知识的储备实在是太少了。

不由自主地想要向我掌握的其他知识领域求助,比方说我所了解的历史轶事之类的……但是……

“…………”

真的很难反驳。

叶海田轻松一笑,仰天轻叹。

“许多年后,当谈到现在的魔法师,谈到现在冥顽不化坚守神秘的隐秘学派,应该也会有许许多多这样的谎言在科学家之间传颂吧……”

“……”

“所以说啊,活下去的方法是什么?是传承——当然可以这样想。”

叶海田说道。

“你要固守自己的东西,更要有源源不断的更加多的自己的东西,增长着的种群才是杀不光的种群——或者,反过来,你亲自去抢夺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庄遥泠,你选择哪一边呢?”

“我……”

“铃————”

清脆的音乐声打断了我俩之间的对话。

好像是叶海田的手机,她的来电铃声居然是很传统的那种纯和弦。

“喂,你好?”

叶海田接通电话,眉角微微抬起。

“哦,哦……行,我马上来。”

这是突然有事吗?

“还有事,就不继续展开了。”

果不其然。

叶海田收起手机,冲我微微一笑。

“和你聊天挺愉快的,之前疑惑的部分得到了解答,谢谢你了。”

“诶……”

“就这样吧,有缘再见。”

“呃,再……再见……”

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单是举起自己的右手,朝叶海田的背影送去空洞的道别。

……刚才叶海田是不是说,疑惑得到了解答之类的?

是说我和庄纤跹的关系的问题吗。

稍微有点怪……她不是早就知道我和庄纤跹是亲戚了吗?

可能是关于我不经意间说出的某些细节,不过到底具体是哪个细节——那无疑是她特地把我叫出来聊天的原因,但对于我来说,知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似乎就没什么重要的了。

我和庄纤跹只不过是兄妹而已。

无论是什么细节,也脱离不了这个范畴。

相比起来,我更在意的反而是,庄纤跹最近到底在忙些啥——等下次和叶海田见面的时候再聊吧。

时候不早了。

左莉她们估计也回宿舍了,我也回去吧。

找了半天,到手的居然不是原件,这件事情未免也太扯淡了。

第二天,在斯蒂兰娜的带领下,我们去风纪委员支部跑了一圈,在新一轮的审问下,我们从九黎妍珠的口中得知,之前在她房子里找到的那个图案还真不是“空想奥术”的原件,是她偷偷找其他用过空想奥术的学生复印的,精度根本不够。

至于原件,九黎妍珠表示那个是消耗品,用过就没了,别想指望从她手上再找出来。

这样一来,问题就又陷入死胡同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

风纪委员支部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好。尤其是左莉,她这个和风纪委员完全没有半点儿关系的丫头,反而是四个人之中尤其消沉的。

“这样一来,不是等于说又回到原点了吗。看上去好像知道了原理似的,但是实际上一点儿用的没有,然后无论是素材还是始作俑者都完全没有半点儿消息的样子……”

“不是,也不能这么说啦……啊,嘛……”

至少我听叶海田快餐店里的那一段,倒是感觉挺豁然开朗的。

不过我是属于不懂魔法的那一类,豁然开朗说不定是错觉。

既然左莉说等于回到原点,那就是回到原点吧。

“也就是说果然还是要找原件,果然还是要顺蔓摸瓜,”

我决定当做第一句话完全没说过,低头认真地帮左莉动动脑筋。

“要不,还是继续之前那个思路。我们之后再去另一个集会酒吧看看?看能不能弄到货,或者说能不能正好逮到有人交接……”

“但是,那是周末才有时间去的,现在周末已经过去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