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带一提,左莉替我点的饮料又是奶昔……明明是吃快餐,就好好地给我点可乐啊,我要喝可口可乐啊啊啊啊……

“嗯,那么,你们来找我是想知道些什么呢?”

叶海田等左莉落座,悠悠地问道。

“嗯……”

左莉扶着自己的餐盘,和蒂兰稍稍对视两眼。

“那、那……玻尔同学不擅长的话?就……就我来说咯?”

“左莉~说~~”

“嗯,嗯嗯。”

左莉马上点头,然后浅酿了一口气。

“是这样的,叶老师,我们想向您请教一下‘阈下知觉’的问题。”

“……”

叶海田正在喝雪碧。

听清左莉的问题之后,她眯眼沉默了一下。

“阈下知觉,阈下知觉……这是个很偏门的领域啊……”

“啊,啊啊……就是因为很偏门,所以才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可以请教的老师或者同学,所以才——”

“我学人类史出身的,人类学也懂,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能不能把你们想了解的领域再说细一点?”

“啊嗯……”

左莉的表情一瞬间喜出望外,不过稍纵即逝,她马上更加认真了起来。

“要说说详细一点,从哪里开始说起的话。果然该说是静态视觉方面的阈下知觉,这个阈下知觉是怎么和分形图案联系起来的,这两个东西一起用有什么后果,为什么一起用了之后就可以产生超出已有认知的魔法效果……呜,呜啊啊……搞了半天怎么还是一口气全说出来了,这样不是又等于说完全没有重点了吗!”

“好啦好啦,左莉、左莉学姐,你先冷静……”

柴璐尴尬地戳了戳左莉的胳膊,然后冲叶海田赔笑。

“这个,叶老师,该怎么说呢?因为我们现在遇到的事情真的很怪很麻烦,很难一口气说清楚,这个真的不怪左莉学姐……要,要不,您先说说您所理解的阈下知觉是怎么回事怎么样?”

“啊,那就等于是从头说起啊……”

“占用您的时间真的是很让我抱歉,拜托啦……?”

“嗯……”

叶海田闻言把刚刚送到嘴边的鸡块放了下来,重新喝了一大口雪碧。

“阈下知觉,知觉不用说,剩下还需要理解的,就是望文生义说这个‘阈’,你们都明白阈是什么意思吗?”

“阈~值的来着。”

“嗯嗯,应该说就是‘阈值’的意思吧?”

左莉连连点头。

“阈值这个词本身指的是,使事物发生质变的要素的数量的最小值。放在人的感知上的意思就是,一种现象如果想要引起人的主观察觉,声音也好,图像或者影像也好,都是有一个最小值的,只有超过这种程度的刺激,才会让人清楚地明白它发生了……”

“说得很好,如果刺激的程度低于这个水平呢?”

“那就没法清楚地意识到了。但是……也不能说意识不到就没有任何影响。”

左莉认真地回答道。

“以视频为例,以每秒24帧为标准制作的视频,如果在其中插入1张反常画面的话,这个时长在绝大部分人的感知阈值之下,他们是很难意识到有这张画面出现的……可是话虽如此,那张图片还是对他们的潜意识造成了影响。如果是恐怖图片,会有人报告不适,如果图片中含有某些特殊的信息,意外进入记忆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部分影响,就是所谓的阈下知觉的体现了吧?”

“嗯,你这部分说得也完全没问题。”

叶海田点了点头。

“这应该说是人类意识在现阶段无可避免的缺陷吧,在影像上是长度短于一定限度的帧,在音频上是足够短的乐段,在图像上……就是视角小于一定程度的像素团。当然也是有下限的,总之这部分确实没有异议了,那么关于这个所谓的阈下知觉,到底有什么让你们困惑的呢?”

“唔……”

“它在魔法里有什么运用?”

柴璐继续帮忙问道。

“啊…”

叶海田酝酿半秒,小心地扫视了我们一圈。

“这个,要从哪里说起呢?我先看看你们专攻的方向……”

“……”

“柴璐、玻尔,灵能科,对吧?左莉是心因科。”

“嗯嗯,是的!”

“你们心因科,相比其他的魔法师有一个专长叫‘并行计划’,你们都能理解这个概念吗?”

“嗯……”

“并行计划?那是……?”

这次提问的是柴璐,不过相比起她来,斯蒂兰娜似乎要显得有概念得多。

“左莉同学自己来介绍吧?啊……算了,节约时间,我自己先简单说说。”

叶海田耸了耸肩,把话题重新接过来答道。

“在将多种咒法释放组合在一起的时候,除了一些非常娴熟的魔法师可以借助‘海豚脑’、‘语言分裂’,或者更高级一点的‘双重思维’、‘思维风暴’这类手段,此外一般是只能按顺序来的。但是心因科不一样,在并行计划机制的帮助下,你们可以很轻松地同时释放复数数量的低阶咒法,释放组合魔法的时间不会长于单个魔法——左莉,你说说这是为什么?”

“嗯,这个,这个的具体原因是因为……”

左莉思索一阵,伸出一根手指。

“除了人的嘴巴只能同一时间说一句话之外,人的意识里其实本来就是一直有很多很多成分在并行的,就像明明干正事的时候脑海里却有某处在听歌……就像暂时明明之前还想不起来某件东西掉在哪里了,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却会突然想起来……啊,啊啊说远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作为魔法重要要素之一的部分,「默读」,本来就是可以并行的。”

“是的,说得很好。不愧是唯一的B级心因科,请继续。”

“继续的话。另一方面的重点就是,虽然思维是可以进行很多道并行的,但是实际上,即使经过了一定程度的训练,想要有意识地去控制它们默念多种咒语也是很难的。并行计划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服务的了——”

似乎是因为一口气说得太长,左莉长喘了一口气。

“通过在心因量具里编制的程序,发送声音和视觉图像对施法者施加暗示,借此操纵潜意识同时默念多种必要的咒语……这样子的话,效率就会高多了…………唔……感觉口说还是有点不太清楚,需要我演示一下吗?”

“那就不用了,你讲得已经很好了。”

叶海田轻笑一声,抬手制止了左莉。

“你们几个呢?明白左莉讲的这部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