阈下知觉是一个隶属认知行为理论,非常偏门的学科分支。

在那之后,据左莉所说,她问了一长串的人,最后才终于约到一个靠谱的咨询对象。

她首先找自己的了解范围内唯一擅长知觉知识体系的“大牛”,宫桥羽合去问情况,没想到宫桥羽合并不懂这么细枝末节的领域,于是介绍左莉去找另一位懂相关分支的大佬,可是等左莉找到那个大佬之后,却又得知对方只懂声学方面的阈下知觉,而且从来不和式法科的同学合作,完全不懂图案方面的学问……

绕来绕去绕了一大圈,竟然绕回来找到了李海平,最后经李海平之口才知道,同时掌握这几个领域知识的人,在这所学校内有且只有一位,而且还是个访问学者。

经由李海平的介绍,约好了时间,我们才终于有幸见了她一面。

对方约的地点是商店街的快餐店。

经过上次的骚乱,快餐店现在重新整修一新,空间布局和之前看起来还是差不多,不过之前是硬脆材料的部分现在全都换成了柔韧的圆角塑料,连接处也多有加固,看来是不得不吸取教训了吧。

之前那个少女脑袋扎进桌板里的场面哪怕现在回想起来也足以让人感到深深的恐惧……那个九黎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啊真是……

话分两头。

约好时间之后,我和左莉还有柴璐、斯蒂兰娜一同来到快餐店,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极其高挑,褐色头发北方人长相的老师。

不……不对,这个地方说“北方人”真的合适吗?她的长相认真看起来其实被“北方”更北,考虑到之前李海平说她是访问学者,那么应该……

“你们好,拜托李老师跟我约的应该就是你们吧?”

“啊,昂……”

“嗯,嗯嗯!我叫左莉,今天辛苦麻烦老师了!”

“没有那么麻烦,你太客气了,自己也是学校里少有的B级学生吧?大可以放开一点。”

“诶,这个……”

“我叫叶海田,原名太长了,直接用中文名称呼我就行了。应该不用聊太久吧?你们先请坐吧。”

“啊啊,嗯嗯好的!”

“……”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这个长相就说得通了。

这个叶老师应该是俄罗斯那边的人吧。

颧骨和睫毛的长度一看就给人感觉像是来自相当寒冷的地区,她的衣袖即使对于她这样的身高也显得有些过长而厚,这应该也是俄罗斯那边的服装作风,脖子上还挂着一颗狼牙项链……嘛这就应该和民族地区无关了,应该只是个人喜好吧。

当然,虽说相貌给人感觉有浓浓的“异域风情”,这位叶海田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让我觉得挺和善的。

“叶老师,您好您好!我这边叫做柴璐,是灵能科一年级的!”

落座之后,柴璐也跟着开始了自我介绍。

“这边的,斯蒂兰娜·玻尔,灵能科~”

“啊……啊啊,我这边叫庄纤啊呸庄遥泠,不是学生,是宿管。”

我忙不迭跟上一句——如此一来,我们五人就已经互相自我介绍完了。

叶海田在我们之间扫视了一眼。

“嗯,玻尔……你也是那十个B级里的那个,棱镜对吧?”

“是,咻~”

“话说这边的……庄遥泠,你刚才好像有句口误……,莫非你认识那孩子?”

“啊哈哈,差不多吧……稍微有一点儿关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叶海田微微颔首。

“这么说起来,你们这么一大组人来找我,阵容还真是豪华啊……”

“哪有哪有……豪华的是她们三个,我也就一个宿管员嘛。大家都明白,宿管宿管,当管理员就是宿命啦。”

“噗哈……我说的豪华也不是那个意思。你还真是会讲冷笑话。”

叶海田顿时忍俊不禁,虽然我完全看不出来我刚才那句自嘲到底哪里算是冷笑话了。

“嗯,这些且不说,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在说正事之前先买点东西吃吧?还是说我作为老师给你们请次客?”

“哎?那那那那就不必了!”

左莉这个客气到家的丫头首先忙不迭地窜起来,柴璐紧跟其后,至于我和斯蒂兰娜……既然她们俩已经去了,那我们当然……

“辣鸡腿汉堡,沙拉,谢~”

“我我这边就随便点啦,直接用我的卡好了……喂。”

左莉压根没接我的卡,直接跑前台去了。

等会再给她钱吧。

重新看向桌前的叶海田老师,在等候左莉的过程里,随便找两句话比较好。

叶海田的面前堆积着数量级相当庞大的薯条和炸鸡,还有一份超大杯的雪碧——这场景总让我忍不住联想到一些什么。

“叶老师,你为什么要选这边的快餐店来和我们见面呢?”

“嗯,你不喜欢吃鸡肉吗?”

“不……没有抱怨的意思。也挺喜欢吃鸡肉的啦,”

我赶紧摆手。

“只不过,那么多食堂和商店街那么多餐厅,在这之中您居然刚好选择快餐店,还是挺让我惊讶的。——也就随便问问嘛!”

“因为我也挺喜欢吃快餐。”

叶海田轻轻一笑。

“食堂太吵了,而快餐店相比起其他地方,价格还是挺亲民的嘛。何况前几天被毁了重修,也确实是好久没吃过了。”

“哦,哦……原来如此。”

“炸鸡可是人类史中最接近天空的梦想的食物哦,毕竟是可以‘fly’的‘肌’肉嘛。”

“呃……?”

“啊,抱歉抱歉。”

叶海田立刻合掌耸肩。

“试着讲了一个冷笑话,不过果然我比起讲冷笑话还是更适合听冷笑话啊,不会再班门弄斧啦,你请继续吧?”

“呃……”

其实我说到底根本不喜欢讲冷笑话啦。

左莉那边餐种倒是选好了,不过看起来还要稍微等一小会儿,我还是继续再问一句吧。

“那话又说回来,刚才按叶老师的说法,莫非叶老师也认识我的t……也认识庄纤跹?”

“认识的。”

“哦?”

“我是教式法科的嘛,她是我学生,有不少工作都是和她一起完成的。”

“啊……原来如此……”

既然如此,那这段时间庄纤跹居然这么忙,这位叶海田应该有所知情吧?虽说是题外话,不过既然有机会打听,考虑到左莉和柴璐还没……

说曹操曹操到,正当我扭头去看前台情况的时候,左莉已经把买好的快餐端过来了。

那就没办法了,接下来开始说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