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之后的惨剧,真是让人不忍卒睹。

战斗的结果不用说,左莉把这三个无业青年全都打趴下了。不过可惜的是,当她把这仨货打趴下的时候,酒吧老板也察觉到骚乱,上来捞人了。

老板倒是明事理,问清楚情况之后没找我们的麻烦,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我们失去了拷问那三个玩意儿的机会。因此,接下来,引起了这么大的骚乱的我们俩,也已经无法再呆在这间集会酒吧了。就算当这三个混混不存在,厚着脸皮继续下去调查,大部分人估计也早就有了戒备心,绝不可能再告诉我们任何情报。

没有办法,为了避免再惹麻烦,我和左莉只能有多远躲多远,从避风头的角度考虑,另一家集会酒吧最好也暂时别去了,先返回学校吃午饭再说。

吃完饭之后,要说我们去哪里,其实也没有第二个选项可选。

蚊子再小也是肉,我们得把这一次的见闻拿去跟斯蒂兰娜说一下。

见面的地方是在寝室里。

斯蒂兰娜对我们带来的情报也表示惊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校外,城市里的来着……空想奥术的三人的使用!?”

“我们只是说我们见到了三人而已,实际上怎么可能只有我们见到的那三个人……就类似于发现屋子里有一只蟑螂的时候估计已经满屋子蟑螂了……”

“嗯嗯。”

左莉也跟着点头注解。

“那三个臭男人好像还说过之前一直被别人抢生意之类的,从这个角度说,这个都市传说可能已经散播到城市各地了哦!”

“呜咻,麻烦……”

斯蒂兰娜开始露出苦闷的声音。

“城市,其他城市,是无法理解的大扩散事件,城市的魔法办公室,要联系的来着?唔……和外面的家伙打交道,麻烦的麻烦的麻烦的麻烦的……”

“已经知道你觉得很麻烦了,就不用再复读啦……”

“还有的吗?”

“诶……”

“其他情报的来着~还有吗?”

斯蒂兰娜话锋一转。

“传播的方式和使用的方式,传播的传输的其他的细节,或者图案的意义的细节……”

“这个的话……”

斯蒂兰娜的连珠炮让我和左莉一阵为难。

“图案的来着——复印件呢?给你们的那个……”

“这、这个……”

左莉终于语塞。

这个麻烦锅还是让我来背好了。

“关于那个复印件的,呃……出了一些小意外,那张空想奥术的图案,被我们之前提到的那几个混混给撕毁了。”

“意外的,撕毁的……被发现了?”

“不,不是,他们明显直到最后还以为我们是想来买空想奥术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用力地摆了摆手,安抚惊讶的斯蒂兰娜。

“问题是这样的,对方好像发生了一些奇怪的误解……又或者说发生误解的其实是我们?总而言之他们表示,弄到了图案的我们其实距离‘成功’只有最后一步了,为了让我们乖乖听话,所以他们才撕毁我们的图案的。”

“最后一步……”

蒂兰开始陷入迷惑。

“但是的来着,我试过的来着,只有这个,没有产生任何的结果的来着?”

“是啊是啊,所以才确实很奇怪啊!”

左莉连声附和。

“我也不相信,玻尔同学和我全都看不出门道来的东西,这些三流水平的臭男人就能搞清楚啦。嘛不过……他们确实说过第一眼看上去很难看出门道之类的。”

“第一眼看不出~~”

斯蒂兰娜微微转动眼珠。

“看不出的来着,那就听的来着?嗅?闻?摸?”

“图形感觉只能看吧……”

“或者看第二眼?”

“……”

“诶……”

左莉忽然提出一个没头没脑的建议。

但是仔细一想,这个建议好像……

不是有点道理,是非常有道理的样子!

斯蒂兰娜顿时心领神会,一跃到自己的床头去翻箱倒柜起来,把自己的手机抽了出来。

“扫描件~扫描件~~!!”

斯蒂兰娜拖出手机的图片管理器,把存在她的手机里的“空想奥术”同款扫描件找出来,平放在我们三人面前再次仔细审阅起来。

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斯蒂兰娜张开两指,将画面放大。

仍然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放大,再放大——

“……”

“左莉,猜到~?”

“嗯,嗯嗯……稍微,好像,有一点预感……”

再次放大。

“啊……!?”

放大的程度已经接近扫描件分辨率的极限,这次轮到我惊叫出来了。

之前一直被左莉称作“分形”曲线的缝隙里,出现了几组非常模糊的,异常的像素点。

“我、我见过这个东西!!”

“大姐姐见过的~确定?”

“呃诶……”

斯蒂兰娜这么一问,又让我的自信软了下来。

明明感觉自己在哪儿见过的样子,为什么被反问之后,又忽然想不起来了?

但也就在这时,左莉用喟叹声截断了我的疑惑。

“遥泠姐,你确实是见过的哟。”

“诶、你怎么又知道我见过?”

“或者说,我们三个人其实都见过吧——就是在这上面见过,只不过……虽然见到了却不能够写入表层记忆,所以完全不自知吧?”

“……”

“我想,也许,分形曲线根本不是这个空想奥术的全部,甚至有可能连核心都不是……”

左莉继续哀叹,叹气声显得既郁闷又悠长。

“……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个领域是:阈下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