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这样吗……”

该说是果然没猜错吗。

掌握着“空想奥术”的这三个人,果然和学校里的那些孩子们一样,也已经使用过这个东西了。

换一句话来说,除了学校里的孩子们之外,还有更多更多的,其他人也使用过“空想奥术”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生计所迫啊。不像你们都是家里嫡传的大小姐衣食无忧,我们这些偏门小道的日子可是过得不舒坦得很呐!”

黄毛狞笑着朝旁边啐了一口唾沫。

“那些什么魔法都不会的麻瓜废物,拿着把枪拿着把刀子的就觉得自己好像很牛逼的样子。哈哈,你别说,还真他妈有点牛逼!明明祖上都是靠着我们魔法师才能有今天的样子,现在却反过来不知廉耻地跟我们抢粮!呸——!不拿点新法子来还真是治不了他们……诶?这么说起来,水哥,我们仨合起来不是挺天下无敌的嘛!干嘛非要把这俩女人分开啊,一起放进来抢了不就好了吗?分开了说不定还会害人家去找帮手,哇啊啊痛……!!”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动作快一点少啰嗦,傻逼!”

紫色头发的用力一拳砸在这位金发耳环男的天灵盖上。

“这么大个闹市,我们再怎么找地方能有多隐蔽?放她一个在外面可以去找帮手,两个都放进来就不会有别人来捣乱?最重要的是单放一个进来动作快,完事也快!这边这个当姐姐的一看主要钱财就都在她手上,不搞她搞谁?少他妈继续啰嗦了,给我搞快——”

就在这个瞬间,紫毛的声音被打断了——以另一边的那个大背头,他的身体翻滚的声音为原因被打断了。

“……”

“遥泠姐,稳住!注意保护自己!!”

“你……!?!?”

左莉出现在了天台上。

大背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这……这怎么可能?我的‘空想奥术’封印住的门,可是不仅用六阶以下的魔法完全无法打破,而且也根本不可能让任何声音传出去的啊?!”

“那,那个的原因——虽然声音传不出去,但是你并没有把机械振动也一起隔离掉诶。”

左莉做出完全备战的姿态,不过还是弱弱地朝这个大背头解释了一句。顺带还展开灵装的结构,展示说明似的,轻轻地举了举左手。

“这种振动的话……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靠激光扫描制作的声纹图还原墙对面的声音了哦?虽然我手里没有激光扫描的道具,但是用振动扭尺来捕捉门上的波纹,大概并行三千组左右,还是可以实现差不多的效果的……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至于门打不破什么的,我说……把边上的墙打破,不就,不就行了嘛……”

“……”

沉默。

众人一阵错愕。

心因科专业的左莉让我们所有人都失算了。

至于我,虽然我早就料到左莉迟早会不耐烦冲过来,不过我没料到大背头之前居然用魔法封死了大门和声音,更没有料到即便如此,左莉也来得那么快。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咽喉被扼住的窒息感。

“……!?”

是那个黄毛!?

“大、大水哥!我现在控制住她了,这小丫头为了她姐姐的安危肯定不敢轻举妄动,你们有两个人她只有一个,你们趁现在一起上,她肯定打不过你们!!”

“呜,呜咳……”

别看这黄毛在三人里最话唠最差劲,没想到他在这三人组里也是最会贪便宜的!

既第一时间在我来得及逃跑之前控制住了我,也好让另外两人去面对目前对他们而言“出乎意料”的左莉……虽然这三个家伙本来就从没给过我好印象啦!不过这个男人果然相比起来显得尤其讨厌!

但也就在这个瞬间,我忽然感觉脚下一空……?

“吓啊?”

身旁传来惊呼,是那个黄毛发出来的。

我们脚下的混凝土楼板变成了碎片。

不用说,是左莉的杰作。

“……”

我确实没有想到,左莉居然优先选择来救我。

当然……考虑到左莉身为B级的战斗力和她尤其擅长的移动能力,其实她优先对付谁都无所谓吧?

至于说这个黄毛,我猜他没有“想到”的,或者更准确来说,被他所不小心忘掉的,应该就是左莉早就毫无保留的听完了他们的对话这件事吧?

这个金毛从“空想奥术”中获得的魔法被他自己称作“安泰之印”,当把这个魔法挂载在身上的时候,只要他保持和地面的接触,就永远不会被击倒。那么反过来说——想要击败他,只需要把地面移除掉就行了。

悬空的感觉只持续了大概几百毫秒,然后身后便传来黄毛的闷哼:那当然是因为左莉的攻击。

是飞踢。

毕竟是在城市里,而且还是光天化日的露天场合,直接用破坏性魔法来轰确实是太张扬了。不过左莉的力气也确实够用了。

在这之后,我安全脱离,黄毛昏迷不醒。左莉看着仍还清醒的剩余两位混混,金瞳之中怒火继续绽放。

“你们——”

“啊……”

“哇啊啊啊……”

“——一个都别想跑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