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他妈给我装傻!”

紫毛不耐烦地加大手上的力度。

不过与此同时,这支攥着我的手却折向并不正常的方向——

——我干的。

戏法·次级力量爆发。

抓人总喜欢抓衣领,我得说这也是这类混混特别喜欢犯的低级错误——明明他们是魔法师,我在他们眼里也是魔法师,那把对方的双手空出来,就算说呼吸困难无法发力,那能做的事情也多了去了,因为魔法师打架本来就不一定要靠力气。

既然如此,被我这样挣脱可就是活该。

折腕的疼痛让紫毛一瞬分心,接着一记扫腿接上去,摔倒在地便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当然这对我来说远算不上是结果。

第二发戏法已经在我指缝中备着了:次级速度爆发。

我借此之机从三人的包围圈里冲了出来,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是……

“……”

情况还是有点不妙啊。

逃向原来那个楼梯间的路还是被那三人挡着在,而且大门挡得严实,难保我冲过去之后能第一时间呼叫左莉;而顶楼的其他出口,目前我还一个都看不出来;跳楼逃生不是完全不可行,但是八楼果然还是有点太高了……而且这里是城市而非学院,突然有一个大活人飞檐走壁溜下去,难保不会有其他的麻烦……

不过现在也没有太多可想的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就算说逃跑再不可行,它也是我现在唯一的战术了。

顶楼很宽,按照这几个混混原来的企图,他们不可能在抢了我的财物之后原路返回,由此推断,在顶楼的另一端肯定还有出口,我只需要……

“!?”

但也就在我下定主意,开始贯彻逃跑的瞬间,我的出路已经被挡住了。

“哎哎,大美女,你这可就不地道了。”

那个最会说话的大背头拨弄着鬓角,一边露出为难的表情一边含笑。

“听你自己的故事,你应该确实很想要这个空想奥术的吧?多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啊,现在只需要你付出一点点,一点一点的小成本,你居然就退却了,这到头来不就成了叶公好龙的嘛。我觉得你还是乖乖听话一点比较好哦。”

“你……”

“交易嘛交易,我给你东西和用法,你把差不多的值钱东西给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超出这个范围那可就撕破脸了。弄出乱子来对两边都不好嘛。”

“我觉得这已经都乱套了……”

这简直是扯他妈的淡。

你们一开头就把我和左莉带过来的证据给撕的稀里哗啦了,这让我怎么相信你会好好跟我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没什么好废话的了。

这次和左莉进到城里,虽说我没备武器,为了以防意外,我身上还是多带了不少符咒的,要说唯一的缺陷,也就是裤子口袋比裙子口袋和裙底紧,掏出来稍微麻烦一点儿吧……

……这么说起来,还真让人有点儿想念院赛穿裙子的时候啊。

嘛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虽然不知道大背头是怎么绕到我身后截住我的,不过这三个男人确实又开始慢慢接近,重新形成了对我的包围圈。

我没有回头,因为身后那两组张扬的脚步声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

恐惧的表情挂在我的脸上,我颤颤巍巍地后退一步……

然后使用戏法「践踏」。

这个戏法之前打齐思秦的时候就用过。

我现在不可能真的和这三个混混为敌,真正要务是尽快打开破绽突围,既然如此趁机使用「践踏」可就是再好不过的主意,这个戏法可以短暂地破坏附近其他人的重心,如此一来,我就可以趁机冲破他们,直接朝左莉所在的那个方向……

“砰。”

“……?”

身体前方传来一阵闷哼。

作为我的突破目标的黄毛,根本没有被我撞开,事实上,他……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践踏」的影响的样子?

“咳,你在干什么呢,大妹子?”

“……”

黄毛见我没有回答,简单地环视一圈,然后忽然“啊,啊……原来如此”——如此这般地恍然大悟。

“我说呢,我说呢!你啊,刚才自以为是地用了些‘撼地’或者‘地震术’之类的玩意儿吧?”

“呜……”

八九不离十,实际上并不是「地震术」那种高级货色,只是「践踏」这种零阶戏法而已。

“哎呀,所以说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黄毛开心地大笑。

“因为实在是太好用了,所以基本上就一直挂在身上了,真的,真的,不是故意针对你哦!”

黄毛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自己的右脚,朝自己的左脚狠狠踹了一脚。

——纹丝不动。

“这就是我从空想奥术里获得的成果。我喜欢把这招叫做‘安泰之印’,简单来说呢,就是只要我和地面之间保持接触,你就无法使用任何手段让我脱离地面。”

“没法脱离地面……所以地震术也就无效了对吗……”

“是啊,是啊,不过和传统的黏着、稳定类法术又不太一样,你即使是用别的手段,想要切断或者折断我,让我的身体某一部分脱离地面也是做不到的……哈哈哈哈,很难理解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