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后,又经过了简单几个回合的互通有无,三位青年团在一起,一边看着我们一边压低声音,嘀嘀咕咕了很久。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商量了些什么,不过从最后结果上来看,他们很熟悉“空想奥术”这个玩意儿,而且最终达成共识:同意了。

“跟我们来。”——领头的那个紫毛跟我们这么简单说了一句,然后领着左莉和我离开酒吧地下,来到另一个楼梯间,带领我们向这栋建筑物的顶楼走去。

“你们来找我们啊,算是找对了。”

在领我们俩上楼的路上,这个紫毛不停地跟我们介绍着。

“我们啊,算是接触这个玩意儿的第一批……嗯,第一手接触者啦,这个东西啊,太好用了,我们最好找个人少的地方单独交易。继续跟我来,等一会儿就到了。”

“……”

不多时后,楼梯到了尽头,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方常闭式防火门,如果没猜错的话,对面应该就是这栋建筑物的天台了吧。

三名男青年互相看了看,然后互相递了个眼色。

大背头打开防火门,回头看向左莉。

“小美女啊,这件事情的话,最好一个一个人的单独说明,你要不要先在这里等着,等你姐姐那边搞完了再说怎么样?”

“唔……”

左莉愣了愣。

我们两个对视一阵,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

我感觉我刚才的演技没出瑕疵,应该没太大问题——左莉好像也是这么想的。

“那、那……也行,遥泠姐就先去吧?”

“好了好了,别磨蹭了,快点过来吧。”

左莉话音刚落,为首的紫毛就露出有些不耐烦的声线,稍显强硬地拽着我的袖子,把我带了出去。

果然是天台。风还挺大的。

大背头关上防火门,然后为了以防万一似的,还专门搬了一堆重物来,把防火门给挡住了。

“好了,好了,嗯……从哪儿说起呢……”

话题首先由紫毛带了起来。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在说完这半句话之后,他的话并没有直接说下去。

他掏出之前左莉交给他看的那张纸片,对着阳光看了看,然后将其撕成了碎片。

“……???”

“真是的,居然连图形都有了,这样看岂不是只有一步之遥了吗。”

“啊……?”

“不过,现在就没有了吧?”

紫发青年天女散花似的抛开碎片,看向我,眼神里透出邪笑。

“好了啊,老实说吧,你现在打算开多少价,让我们帮你把你们的图形印出来?”

“……”

“当然,我们个人建议是不低于你把身上全部值钱的东西加起来这个价,然后,你好不容易弄到的宝贵的空想奥术启动法,我才会好心帮你印哦。”

“什…”

这到底是,什么一个鬼意思……

“什么叫做,好心帮我印啊?这不就是一个,那个什么,测好角度之后随便做个电脑程序就能做出来的‘分形’图形吗?你们、你们拿这个威胁我,我感觉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哈——”

为首的紫毛一阵尴尬,紧接着的是旁边黄毛青年的一阵奚落。

“哈哈哈哈,老大失算了吧。不加解释上手直接威胁可不行啊!”

黄毛边笑边看向我。

“大美女啊,其实这也不怪你,因为那个什么原理,一般人看到这个啊,确实是搞不清楚其中那些个什么奥妙的。这样吧,为了让你能乖乖地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就勉为其难给你解释一下吧……”

“你少他妈的啰嗦。”

紫毛撞开一脸洋洋得意的黄毛男,直接冲上来抓住了我的衣领。

“之前来这边问空想奥术生意的,基本上全都被周围那些个讨厌的地头蛇截单了。好不容易来一个肥肉,外面还有个小丫头指不定会不会叫人来捣乱,老子可没兴趣浪费时间。”

“……!”

揪衣领的力气很大,让我一时间感觉有些呼吸困难。

这群家伙……是我低估了学校之外的世界的危险程度,还是说仅仅是我高估了我和左莉的运气?

“那个什么,你、你们……”

会相信这三个混蛋,乖乖和左莉隔离的我可真是个白痴。那现在可就只能试试拖延时间了。

“你们三个想要勒索我,那我只能说,那我只能……我觉得你们可能找错对象了哦?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我自己根本算不上大小姐什么的,想要从我身上找钱什么的。真的不多哦,真的没什么收获的哦……”

“哈哈哈哈……”

紫毛看起来并不以为然。

“虽然你自己说自己不是大小姐什么的,但是那只是你自己觉得自己在你们学校里不是大小姐啊,相对于我们外面的,俗人魔法师两边不讨好的家伙,那可是只要在桃院的都是肥肉啊!不想受苦的话,还是通通老老实实交出来的比较好哦!!”

“交、就算你说交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