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天哥,其实我觉得你还算好的了。”

说话间,边上那个紫毛找到切入点,终于把话茬抢了过来。

“我这边做生产的那几个老板,那才是真的,哎……更是俗中俗。只谈钱那已经是靠谱的生意人了,我这边,不给我谈钱,居然给我谈……哎哟不说了不说了,那都是什么跟什么。我是那种人吗?你给我找来的那再漂亮活儿再好,数量再多,那跟有学识有才华的,才子佳人,能比吗??”

“啊,啊,嘛……是呀……”

这紫毛说到“学识”和“才华”的时候,还特地扭头瞥了我一眼,不过不好意思咯……我可是个不懂魔法的普通人,和你嘴里的才华学识还真没啥关系。

而且看你那眼神的目不转睛的方向,你看重的好像也不是才学,是我胸前的这俩棉花糖吧……

哇呃,恶心,恶心心,男人是真的恶心……

要不是来这儿有求于这群家伙,我才不会听这些废话呢。

又是秀钱财地位,又是装作不经意间透露自己美女环绕,展露自己的“抢手程度”好吸引我的注意力的。这些小伎俩是真的好懂啊。

总之我决心姑且附和着,装出一副自己好像很有耐心的样子,等待对话出现转机,好自然而然地把“空想奥术”这个话题带出来。

“……”“……”

“……啊啊,话说回来,美女你这边呢?学校过得怎么样,平时课余喜欢干些什么?”

“诶……”

不着边际的吹牛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黄毛对我发问。

居然就这么中断了,看来是我接话接得不好,让他们觉得我对他们的吹牛内容不怎么感冒,所以打算换套路了吗?

嘛……比起左莉那个傻丫头,我这种本来就是男人的家伙确实是要难骗一点啦。

说实话,非要我来讲自己的故事的话,我个人还真不喜欢这种即将到来的“众星捧月”的感觉……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借此机会塑造塑造我自己的“人设”,方便后续话题展开似乎也不错……

“嗯,咳,嘛……”

空想奥术……

我在心里把这四个字念叨了几遍给我自己催眠。

我现在是一个很想要空想奥术的女孩子,接下来我说的一切都应该围绕着这一点展开……

“我,我……唔,怎么说呢……”

我说话有点儿犹犹豫豫的,不过这可不是因为害羞或者想表现害羞哦。主要还是因为我平常大部分时候都是按着比较男性化的作风来待人接物的,突然要我一本正经地扮演一个弱气的女高中生,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难度。

“你……你们平常经历的故事,说实话真的比我的故事精彩多了啦。我,你们也知道,平常也就是在桃院里面嘛……该干什么干什么,也没什么特别地。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平常也很少有同学会来这里吧……”

“啊,咳,咳,这……”

“……”

那三个男人之中,有两个表情一时间没控制住,好像露出了某种非常微妙的神态。

原来如此,是我说的不对,或者说……是我的最后一句“试探”对了吗?

“哎哎,美女,我觉得不能这么说,真不能这么说。”

那两个没控制住表情的家伙姑且不论,最能说话的那个大背头倒是并没太尴尬,很快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

“毕竟是科班出身的,在我们这些没系统学习过的魔法师眼里,那可是学富五车高岭之花,你们能进桃院学习的,那可都是一等一的贵族大小姐啊。你们的生活怎么会完全没有说头呢?随便讲一讲,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那个什么——都是甘之如饴啊……”

哎呀。

甘之如饴——这家伙成语倒是用得挺信手拈来的,看来和我一样,是个本质文科生啊。

而且这个台阶也给得真是好:大小姐……

我赶紧趁机长叹一声。

“大小姐啊,高岭之花的贵族大小姐……如果真的人人都是大小姐就好了啊……”

“哎哎哎?那当然了,这么美丽动人的美少女,怎么可能不是大小姐呢,我可没有说瞎话哦。”

“可是……出身不好,资质不好,魔法能力和实战能力做不上去,研究能力不好,想要和人合作做研究也被排挤什么的……本来就没资格算大小姐啊……”

这句话可不是说谎。

只不过,不是替我自己说的而已……

话说到这儿,左莉恰好也买饮料回来了,我给她使了个眼色,然后任这段时间见到的和遭遇到的事情涌入脑海,放纵我的情绪飞快地消沉下去。

“……在学校的生活值得一提,在学校的生活多姿多彩,哪有这种事啊,哪像你们这样有五颜六色的故事讲出来听啦。要是学校的生活真那么有乐趣的话,我干嘛还要来这里玩啦!什么值得一说的生活……明明、明明光是保护自己不被压榨,不被那些真正的大小姐欺凌什么的,就已经很,就已经很……呜呜呜呜……”

“哇这,哇唉唉唉唉……”

“遥泠姐……”

也不知道左莉有没有领会我是在演戏,不过举止倒是很配合:落座抚摸我的脑袋,一边说着“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一边把饮料递了过来。

做得好。

“咕噜咕噜咕噜。”

这个时候就应该应景地大干一口饮料,正是所谓借酒消愁,而且还可以借机调整一下情绪和表情——

哇……

好冰,好冰好冰好冰!!

“(你、你你…………怎怎么这么多冰块的啊??)”

“(老板推荐我说超大杯加冰两杯有优惠,所以才这么点的啦……话说遥泠姐演戏专心点啊!)”

“(……行,行行行……)”

难得这丫头还知道我在演戏,话说既然知道在演戏就别给我递这么凉的饮料啊。

喝尽饮料,一边调整状态一边偷偷观察对面三个男人的表情,他们好像都被我过激的反应吓到了,一时间面面相觑,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

果然是情场菜鸟,不过仔细想想我也是个菜鸡,让我来对付他们倒还真挺相得益彰。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既然他们手足无措,那就该让我们在接管话题的主导权,我赶紧再次偷偷戳了一下左莉:

“(……赶紧赶紧,现在可以说了……)”

“……嗯,嗯嗯!”

左莉终于心领神会,把之前被我塞回去的“空想奥术”的线索拿了出来。

“三位大哥,那个……要说遥泠姐刚刚说的那些,其实也就是我们今天到这里来的理由哟……”

“嗯??”“什么什么?”“什么理由?”

面前三个男人一下子扫除尴尬,全都打起了精神,而左莉也趁此机会,把那个奇怪的七边形分形图案展开摊出:

“就是那个呀……你们能教教我们,怎么用这个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