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但也就在这时,仿佛察觉到了我的心声似的,左莉马上捧着奶昔转过脑袋来,一脸严肃。

“只是理解成骇入而已,不是真的骇入。我没有老师的许可是不会擅自做这种事情的,遥泠姐可不要误会了哦!”

“啊,嘛……”

怎么样都好了。

“那你要那个什么,马硬件和id地址……”

“是硬件码和ip地址啦。”

“好好,硬件码和ip地址,”

较真模式下的左莉还真是我的克星。

“左莉,你要到这两个东西之后,又打算怎么办呢?”

“我打算骇入电信运营商的服务器。”

“呃……”

不是,你给我等等。

“电信什么的,这、这次总是真的骇入了吧……”

“是的!”

“啊噗——”

我差点一口奶昔喷这丫头脸上。

“好理直气壮,怎么偏偏这一次就这么理直气壮了啊!”

“反正是世俗企业嘛。”

左莉一脸认真。

“是世俗企业,魔法这边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根本不存在的不是吗?既然如此,骇入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根本没有的事情了,不存在的对象就不是犯罪,不是吗?”

“我还不被发现就不算犯罪呢。”

“对,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遥泠姐的总结果然比我厉害!——呜痛!”

“总结你个大头鬼啦!”

实在忍无可忍,用力给这个脑回路劈叉的红毛丫头的脑壳儿来了一爆栗。

“骇入就骇入吧,别找那么多借口!话说你骇入电信运营商又是想干嘛?”

“呜呜,当、当然是……”

左莉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委屈。

不过也就在这时,屏幕上忽然一阵弹窗,让她把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过去。

“诶,诶,好了!果然世俗企业还是比政府系统好攻破……遥泠姐先稍等一下哦,让我先来做一下下一步……”

“……”

不是,你给我等一等,你刚才是不是说了某句等同于承认你骇过政府网络的话!?……哇啊算了,这东西还是别深究了……

左莉边操作着电脑边利用灵装进行着什么传入传出,电脑屏幕上的代码重又继续滚动起来,不多时后,新弹出来的窗口上开始出现某些几何图形:有公路,有建筑,有湖泊……是地图?

左莉转过头来,大喝一口奶昔,冲我摇晃着食指。

“遥泠姐你看,我刚才不是说到相关同学们的硬件设备和ip地址嘛。”

“是有这么回事,然后呢?”

“然后,这里面为数不少的同学上网都是用的手机,不……应该说绝大部分都是使用手机上网的。”

左莉认真而得意地解释道。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用硬件码和ip地址换算成她们的电信地址,三者结合在电信运营商那里索取这些同学们的历史定位轨迹,如果找不出什么端倪来的话,那就算了。不过既然遥泠姐这么说了,我觉得应该能找出点所以然来!”

“这样吗……”

“诶诶好了!”

正说话间,电脑屏幕上又弹出一个提示窗。

“资料爬取完毕,地图和映射规则建立完毕……接下来就是一口气把这些情报导进去了,让我看看……”

左莉的双手飞快地在我的键盘上敲打起来。

也许是因为还不习惯我的键盘大小吧,双手的动作,尤其是按回车的右手那边稍微有点怪异的不协调,不过操作速度还是让我望尘莫及。

“让我看看可视化选项挑热力图还是挑什么……嗯就热力图吧!遥泠姐你来看看……”

“我来看……?诶??”

首先展示在我的视野里的,是一张桃源学院所在的城市地图,在左莉的操作之下,地图正在改变颜色。

颜色有红有蓝,似乎分别代表相关的学生在各个区域出现的频率和时长,红色代表高频,蓝色代表不常出现。一开始输入的数据还很少,出现在地图里的颜色杂乱无章,但慢慢地,这些颜色开始逐渐交叠起来,地图中的红色开始聚焦,最终聚集在少数几个地方。

第一个地方自不必说,在城市的最郊区,就是这所桃源魔法学院的所在,但除此之外还有两三个很小很小的红点,它们的颜色和桃院一样红得刺眼,也就是说,左莉输入的各个学生中,几乎所有学生都去过那些地方。

“……”

看来还真找出个所以然来了。

北岛读月说的不是假话。

“这些……到底是什么地方?”

“……”

左莉保持沉默。

小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地图随着她的操作放大,移动,再放大,呈现出相关位置的地名——然后让她的神色显得更加凝重。

“……集会酒吧。”

“啊?”

集会酒吧,那是什么地方?

左莉没有立刻对这个名词做出解释,而是继续发问。

“遥泠姐……我们怎么办?”

“……”

我也陷入沉默。

明天是周末的最后一天,但是我的休假今天一天已经用光了。

“我……明天请个假,我陪你过去。”